第一章 想念
兰花小姐2018-04-26 15:042,171

  晚上十一点,窗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任子清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哐当一声,一个男人醉汹汹的踹开门走了进来。她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深怕被他发现,可惜,那个男人还是发现了她,一把把她提起来淫笑着把她扔到床上,就覆了上来,她拼命挣扎“你是谁!你这个王八蛋!你快走开!别怪我不客气!”男人嫌她挣扎乱动,一个巴掌就把她扇到一边,“别给脸不要脸了,任子清,你爸欠了我那么多钱,是时候还债了。”

  他淫笑着,动作还在继续,他撕开她的衣服,雪白滑腻的肌肤漏了出来,大好的春光让男的眼睛闪了闪,呵呵一笑,忍不住摸了起来,眯着眼享受着这种触觉。任子清躲来躲去死命挣扎心里把任全文骂了几百遍,可是她的力气哪有那么大,眼泪大颗大颗往外流,在她都要放弃挣扎咬舌自尽的时候抬头间看到床头的烟灰缸,趁他不注意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他砸去。

  男的没有防备,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她嫌弃的推开他,整理好衣服,抱着妈妈的骨灰就离开了。临走都没有看一眼这个让她充满噩梦的房子。她奔跑到街上,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抱着妈妈的骨灰盒眼泪不停地流和雨水混在一起,想去找爸爸,却连爸爸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妈妈临死前才告诉她,任全文不是她的亲爹,可关于她亲生爸爸的一点线索也没有,唯一的联系只有妈妈留给她的玉佩,是爸爸留给妈妈的东西。妈妈啊我该怎么做啊,她喃喃自语。

  滴滴,车的灯光照亮了她,一位男士从里面跑出来,给她打了伞,说道:“小姐,我家先生请你进车里躲躲雨。”

  她抬起苍白的小脸,看了看车里的人,却看不清他的面容,她有点害怕拒绝道:“还是算了吧”

  正准备站起来感谢他的好意,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司机慌忙地正准备拉住她,一双大手突然出现抱住了她,将她抱进了车里。司机赶快也进了车里给了男人一个毛巾问道:“先生,去哪里?”男人仔仔细细看着怀里的人儿,沉声说道“回家”。

  她好像瘦了,苍白的小脸皱着眉头不知道又在为什么烦心,他一边给她擦雨水,一边给管家说道:“让吴医生去家里等着。”他低沉的没有丝毫变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唯有他盯着子清的眼神泄露出他的心疼和想念。

  “先生,这位小姐是有点发烧,可能是因为淋了雨而且心里又有郁结所以才使病情严重,不过在打了点滴喝了药之后就应该退烧了。”吴医生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就让他们都下去了。他看着任子清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用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她的眼睛,小巧的鼻子……“任子清,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手顺势来到她的小嘴,他的眼眸深了深,俯身亲了下去,起初只是小啄,后来情不自禁越吻越深,知道他怀里的人儿因为呼吸不到空气难受的嘤出声,他才放下她。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怕吵醒床上的小人儿,出去接了电话还命令管家照顾好她。

  “深殇,刚刚查到子清的妈妈在不久前出了车祸,肇事者也不见踪影,子清应该是……差点被她的继父欠债的人给欺负了所以情急之下打伤了他逃了出来。”

  纪深殇的眼眸深了深,咬牙切齿地说道“打断他的腿,以后再也别让我看见他。”电话那边的顾承荣笑了“恩,知道了,也只有子清才能让你没法隐藏情绪……”还没等他说完,纪深殇已经挂了电话。只是他没再去任子清的房间而是走到书房去工作。

  第二天太阳照上了任子清的脸,她缓缓醒过来,睁眼发现她居然又回到了这里,看看房间的陈设都没有变化而且干干净净,她突然就红了眼。三年前,他和她刚从c大毕业,一切都那么美好,她还怀了他们的小宝宝,可是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这时,纪深殇推门而入,“醒了?”她不理他,将头转了过去。他在那里站了一会,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叫管家照顾好她就去里公司。

  管家敲了敲门进来说道:“夫人,您好点了没?昨晚先生将您带回来的时候您还发着高烧全身都湿透了……”

  任子清咬了咬唇狠心的说道:“大伯,我早已经不是你们家的夫人了,纪深殇的夫人不是另有其人。”说着就要起身,准备离开。管家立马拦住她,“夫人,先生让我照顾好你,你不能让我难做啊”

  她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早就不是一路人了,当初乔菲儿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他不是还瞒着我包庇她……”

  “夫人,您要知道先生对您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他肯定是有什么苦衷的。”还没等管家说完,她就起身准备走了,“大伯,我得走了,不管怎么说,失去孩子的痛我是没法释怀的,这个仇我迟早会报的。”

  出门以后,她把手机开机发现了好多未接来电都是容长青和简陌笙打来的。她笑了笑,还是他们在担心自己。

  她打电话过去,“喂,你个坏蛋任子清!你居然回来了!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好辛苦!”简陌笙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任子清不得不把电话挪远一点。

  “你当初离开的悄无声息,知不知道深殇有多担心你,他整个人都慌了神。”任子清的上扬的嘴角突然耷拉下来,陷入了回忆里。当初她怀孕四个月被人陷害流产,深殇找到了凶手并送进监狱,她那段时间因为失去孩子精神恍惚之后居然被告知乔菲儿才是害死他孩子的真正凶手,她质问纪深殇,可他什么也不愿意说,她心如死灰才离开了那座城市。

  “任子清!”一声呼声将她拉回了现实。“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

  “在听在听,你在哪?我过去找你。”“不用了,你报你的地址,我开车过来接你。”“我……我在是a区高林大道。”“那不是你和深殇那时候同居的别墅?”简陌笙听她没出声说道“算了算了,等我过来再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