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严重的孕吐
兰花小姐2018-04-26 15:043,506

  纪深殇的别墅门口传来“咔嚓”一声,管家把打开门,把灰色的行李箱推进来,任子清一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感觉上眼皮开始打下眼皮了。纪深殇脱下外套,挂在大理石落地衣架上,一件深蓝色的紧身衣服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任子清都看呆了,心中窃喜,这样的男人竟是自己老公。

  “累了就上房休息。”

  任子清点点头想起身,刺痛的感觉在肚子上又蔓延开来,才撑起身,又倒了下去,纪深殇边说边走到女人身边坐下,舒展手脚,斜靠在沙发上,这个动作他坐起来丝毫没有流氓地痞的气息,反而潇洒得有种让人赏心悦目的感觉。“肚子饿不饿,想吃饭了吗?”

  任子清摇摇头:“睡一会再说。”

  纪深殇心中疑惑,今天的她没吃什么东西,早饭没吃好,中午又逛了那么久街,现在怎么还不想吃饭?看来生活真是不能自理。

  “难道要我为你才肯吃饭”

  这时肚子的坠疼突然有些强烈,任子清抽了口冷气。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纪深殇听到了。

  他凑近任子清问,“你怎么了?”

  任子清捂着小腹,说道:“可能是胃疼。”纪深殇闻言一语不发地走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任子清小声嘀咕道:“小宝宝不要有事啊,妈妈不想让爸爸担心,你要乖乖,不要让妈妈痛痛好吗,你爸爸不知道妈妈的良苦用心,连安慰的话都没有一句,就知道欺负你妈妈,以后你出来了,记得帮妈妈揍他哦,冰山脸,冷血怪,死面瘫……。。”

  “你在说什么?”纪深殇没有起伏的声音传来,任子清心虚地笑笑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啊。”任子清边说边向房间走去。

  等纪深殇回来的时候,任之清已经蜷缩在被子里呼呼睡着了。他摸摸任之清的脸,帮她拉了拉被子,轻手轻脚地帮她矫正了睡姿,然后上床环抱着任子清,嗅着女人头发传来清幽的发香。纪深殇看着她安静祥和的睡脸,轻轻地叹了口气。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王宇送他们达到医院,主治医生告知夫妻俩怀孕的时候,把纪深殇叫去走廊外面,

  “作为令夫人的主治医生,有些话不得不和你说。因为她经历过一次流产,损伤了她的子宫,并且她的侧腰处也有旧伤,加上流产后一直也没调理得当,所以这时怀孕对她来说是个很大的负担。”

  “要留下这个孩子也是很困难的,要忍受无止境的腹痛和腰痛,月份越大越痛苦。而且一不下心孩子可能就会没有。要是这个孩子没有了,以她的身体状况,以后都很难再要孩子了!”

  主治医生嘱咐道。“你要注意她有没有出血迹象还有腹痛,因为她的子宫的壁有道很大的伤痕,已经非常脆弱了。”

  医生的一番话让纪深殇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他向医生点点头,转身看向窗户,眼睛变得深邃起来。

  这时,任子清醒来睁开第一眼就是看到一张被放大了几倍的俊脸,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恩……殇,你在干嘛?”女人害羞起来,脸颊微微红润。

  “醒了?一天都没吃东西,我给你熬了些皮蛋瘦肉粥。”这时任之清闻着那味道,觉得有些反胃,下意识得抗拒。

  “我知道你没胃口,但多少吃一点,不然身体会经受不了的。”纪深殇舀了一勺粥送到任之清口中,才咽下去就止不住得泛起酸水。任之清想要自己起身坐起来吃,却被纪深殇的另一只手按住:“你别动,就躺着吃。”

  纪深殇态度坚决,任之清瘪瘪嘴,没有再挣扎,乖乖地张开嘴。

  “唔……呕……呕……呕……”她想强忍着,快点吃完,可是没吃几口就有些反胃得忍不住了,拉过一旁的垃圾桶吐了出来,撑着桌子干呕。

  纪深殇马上起身来到她的身边,帮她撩起头发,一下一下顺着背。任子清吐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撑不住桌子,身子往下倒了下去。纪深殇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带入怀中,邹着眉头问道:“还好吗?”怀中的女人惨白的脸上,嘴唇没有一丝血色,额头挂着豆大的汗水,趴在他的胸膛湿了一片,虚弱的点点头。

  “明天去看医生,让医生开点药止吐。”纪深殇继续说道:

  “别吃粥了,先躺下休息。”纪深殇担心的说道。

  “嗯?”虽然吃了吐,但是任子清知道她现在不可以什么都不吃,就算吃不了太多,好歹能吃一点是一点,吸收进去是给宝宝提供营养。

  “再吃一点点吧。”

  “躺下!”

  “哦…………”任子清只好乖乖躺下。

  纪深殇抬了一盘热气腾腾的水来放在桌子上,然后伸手去撩开任子清的衣服,用毛巾浸泡热水轻轻为她擦干身上的汗。纪深殇怕动作太大,会扯到她的肚子,所以把手放在任子清肚子上轻轻揉。

  “殇,我自己来吧,你还没吃饭呢。”任子清想要阻止,却被纪深殇一把把手拍掉,“我不饿。”

  感受到纪深殇手掌的温度和轻柔的动作,任子清舒服的闭上眼睛,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爆炸了。纪深殇看着她,就像看到一个小猫咪一样的表情,只剩下没学“喵喵”地叫了,他轻轻地笑了。

  “舒服点了吗”纪深殇摸摸任子清的头发,

  “好多了”任子清微微喘着气,捂着肚子。

  “我叫管家去了一杯热牛奶来,可以喝吗?”

  “我还想吃个煎蛋”被纪深殇弄得好舒服的任子清顿时胃口也好了。

  纪深殇抚起任子清歪坐着,向厨房走去。

  任子清坐着百无聊赖,走向厨房,靠在墙上看着纪深殇,厨房里温暖的黄色灯光照在纪深殇坚实挺拔的背上,映得整个人都十分柔和。他穿着她买的那条粉色的小白兔围裙在煎蛋,当他伸起那指骨分明的手,打开头顶上的橱柜拿盘子的时候,任子清心动了几下。其实纪深殇算对她很好的了,表面十分冷峻但是很体贴很温柔。一会儿,纪深殇端着热牛奶和还在盘子里滋滋作响的煎蛋走了出来,看着卖相和口感都很好。

  任子清坐到桌子旁,一阵香味传来,

  “就在你离开的三年里,我每天都想你,想到不行的时候我就去厨房切菜,就这样,我学会了烹饪。”

  “这是一个冷笑话吗?纪大公子?”听到他说的这句话,任子清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加上想起他为她做菜时的温馨场面,顿时胃口大开,喝了半杯牛奶吃光了煎蛋,看着任子清这么捧场,纪深殇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晚饭过后,纪深殇洗澡去了,任之清打开电视,随便转换着台,实在无聊,便起身走到大客厅阳台外。这天的晚上,月光盈盈,风轻轻吹着云,云慢慢飘着,任之清仰头凝望这深蓝色的天空,杂乱的思绪顿时被吹飞,身心一时清爽了许多。思绪又飘到了跟纪深殇在大学的时候。

  那时的纪深殇还不像现在这么焦点,任子清第一次见到他时,只见那是一个穿着件耐克的灰色T恤,穿着一条黑色的裤子,白色的耐克鞋,一双没有焦点的死鱼眼,看上去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斯文少年。他眼神淡漠,没有一丝温度,安静走路,像是一个不被打扰的灵魂,充满了神秘感。

  但这是在外人面前的形象,实质是个臭毒舌,以至于后来任子清跟纪深殇在一起了,经常被他那张嘴气的够呛。

  有一次,纪深殇对任子清说“你最近胖了。”

  “你才胖,你全家都胖。”女孩子自然最讨厌别人说她胖,这是雷区啊,可纪大少爷偏偏要踩。

  “怎么,说你胖了,害怕没人要了。”这时任之清正想回嘴,纪深殇就抢了说,

  “没人要你,我勉强要了呗。”连个情话都要那么腹黑,这人只能是纪深殇了。那些年他陪她爬过的山,下过的海,一起吃过的美食,一起看过的电影,都是她视如珍宝的回忆。

  纪深殇洗完澡出来,良久,看向客厅四处不见她的人影,急急忙忙去找人,害怕她突然又不见了。

  “任子清?”

  “你在哪?”

  任子清听见纪深殇的叫声,回过头来想要回应,看到纪深殇就站在阳台门口处,安静地看着她,眼神充满了温柔。

  她对他莞尔一笑,他在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惊艳二字。

  今晚正值十五,月亮盘圆明亮,他看着她,月光洒在她身上,粉色的睡裙和她那白里通红的皮肤相得映彰,像个如花如梦的仙子,夜风撩起了她耳边的碎发,向着纪深殇的方向飘来,增添了无限的优美。她失神地望着这幅唯美的画面,沉醉不知时间。

  见纪深殇久久还在站着,没有要动的意思,任子清无趣地转身回去,抬头继续看着天空,找寻那一颗颗夜空中最亮的星。

  突然人被纪深殇从身后轻轻抱住了,任子清本能地想要往回转身,不料被抱的更紧了,仿佛要把她镶进身体里。

  纪深殇将头埋在她的颈间,闻着她的清香,而他的鼻息落在她的脖子处,暖暖的,湿湿的,让任子清感到酥酥麻麻,身下人不禁软了下去。

  “清儿,谢谢你!”月光照在他坚毅的脸上,笔直的鼻子在光照耀下显得更加硬朗,纪深殇磁性的声音响起。

  任子清微微愣住,问道:“谢我什么?”

  “谢谢你陪在我身边!”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小生命。”薄薄的嘴唇微微向上勾起一个弧度。

  任子清转身看向他,心中怦怦乱跳,这种情话纪深殇从来不曾说过。一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嘴巴一张一合想要吐出话来,却始终吐不出,微微蹙着眉。

  纪深殇看着她那迷人的唇瓣,再也忍不住地吻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寸相思一寸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