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事出有因
苏晓2018-12-04 13:394,242

  肖风敲门进来,见陈思凯阴着脸抽烟。

  肖风走到陈思凯面前道,“嗨,这是咋了?”

  陈思凯吸上一口烟,把烟蒂掐灭,又点上一根。

  肖风说:“思凯,这出啥事情了,一根接一根的。”

  陈思凯呵呵一笑道,“我们半年的功夫都打了水漂。”

  肖风疑惑道,“什么意思啊?没听懂。”

  陈思凯说:“李总说了,甲方对我们的设计方案不是很满意,要大动。”

  肖风惊愕道,“什么?上次不是说初稿都已经通过了吗?,无非一些细节没有敲定。”

  陈思凯说:“是啊,谁知道这个何总这么难搞。”

  肖风焦急说:“思凯,那现在怎么办?”

  陈思凯吸上一口烟,盯着窗外蔚蓝的天空许久道,“我刚刚跟他们宋经理联系过了,宋经理让我过去一趟面谈。看来情况很是不好。”

  肖风说:“想不到甲方那帮人这么能伪装。”

  陈思凯说,“有事说事情,别一句留一句的。”

  肖风说:“今天我不是去给宋经理还钱吗?宋经理不在,那个林雪在。”肖风在说林雪的时候,眼睛里是发光的,我跟她聊了很久,气氛很好。我现在想,林雪与宋经理是亲密战友,不可能不知道方案要改的事情,没想到她真能装,在我面前一点没有流露出来。

  陈思凯觉得肖风说的有些道理,因为林雪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项目的任何改动肯定是知道的。但是,陈思凯又觉得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是宋经理,有些事情林雪不一定及时得到信息。

  陈思凯说:“肖风,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下结论。等我去见了宋经理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肖风说:“思凯,这次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陈思凯紧皱眉头深呼一口气。

  陈思凯记得一年前一个项目跟这次也是有点相似。当时,陈思凯作为设计团队的总监,忙活了大半了,合同也签了,方案也通过了,但是突然有一天对方提出设计方案有问题,按照合同规定,甲方提出的要求要无条件服从。陈思凯按照对方的要求改了无数次方案,对方就一直不满意。后来得知,甲方想毁约,但又不愿意出违约金。最后,陈思凯所在的公司只能把对方告上法庭,虽然最后胜算,但也是两败俱伤,陈思凯半年的辛苦算是白做。

  陈思凯说:“先别慌,我跟宋经理谈了之后就知道。”

  肖风说:“思凯,要不下午我跟你一起去。”

  陈思凯说:“你去干嘛?”

  肖风说:“我还想看看他们的丑陋嘴脸。”

  陈思凯盯着肖风那严肃的脸突然笑了。

  肖风说:“思凯,你笑什么啊。”

  陈思凯说:“我觉得肖老弟有些意思。”

  肖风说:“怎么讲?”

  陈思凯捏捏手指,肖风掏出香烟递给陈思凯,并点上。

  陈思凯吸上一口道,“你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跟我一起约见宋经理是假,见林雪才是真吧。”

  肖风严肃说:“思凯,这话我就爱听了,我也这个项目的参与者,如今出了问题,我得搞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回头不是还要修改嘛。”

  陈思凯盯着肖风道,“装,你还给我装。”

  肖风说:“我没装,我肖风做事一向以公事放第一,私事第二。”

  陈思凯说:“那好,正好下午有一个客户要过来,你帮我接待一下,怎么样?”

  肖风皱着眉头盯着陈思凯。

  陈思凯看着肖风那像输了钱似的老脸实在没忍住,笑了。

  肖风说:“思凯,这就不地道了,兄弟不是这么做的。”

  陈思凯笑着说:“肖风,那你今天跟我装什么一本正经。想去就直说呗。”

  肖风说:“思凯,我这人面子薄你不知道吗?”

  陈思凯眯着眼睛道,“是嘛,肖大哥。”

  突然,肖风哈哈大笑起来。

  肖风说:“姜还是老的辣,我都憋老半天了。”

  陈思凯吸上一口烟道,“我跟你多少年兄弟了,你什么样,我能不知道?”

  肖风撇撇嘴道,“难得在你面前装一回,还是以失败告终。”

  陈思凯说:“肖风,我现在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任务。”

  肖风说:“留守的事情我不干。”

  陈思凯说:“留守的事情怎么能让你干,待会儿我们去宋经理那边,你与林雪套套近乎,我要看看我们的方案到底是什么原因被毙掉的。”

  肖风说:“这个任务保证完成,不过,林雪会告诉我吗?就算告诉,会是实话吗?还有,林雪只是一个跟班的,跟我差不多,能知道多少内幕。”

  陈思凯说:“你就当跟林雪吹牛聊天了,能问出多少来就问出多少来。”

  肖风说:“保证完成任务。”

  肖风开车,陈思凯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总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按理说,李总与何总那是多年的老朋友,如果不想合作,肯定早就掰了。如果是真的自己的方案有问题,那上次的见面会不可能给自己这么高的肯定。陈思凯一路抽烟,一路想,到目的地也没有想明白。下车的时候,肖风没有跟着下来,陈思凯还奇怪,转头看到肖风正往身上喷什么东西。

  陈思凯说:“肖风,什么时候变女人了。”

  肖风从车上下来说,“思凯,问问,身上还有烟味吗?”

  陈思凯疑惑道,“干嘛?”

  肖风嘿嘿一笑道,“我们这一路上抽了不知道多少烟,满身都是烟味,那个林雪讨厌别人抽烟。”

  陈思凯疑惑道,“她跟你讲的?”

  肖风说:“这么私密的问题人家怎么会讲。那天晚上,我注意到林雪看到我们几个抽烟,满脸的嫌弃,而且还借故走开。”

  陈思凯笑笑道,“你在这吹吹风,我先进去了。”

  肖风疑惑道,“怎么了,思凯。”

  陈思凯说:“把你身上的烟味吹掉再进去啊。”话间,陈思凯已经走上台阶走进去。

  肖风赶紧就跟了进去。

  这是陈思凯第一次来宋经理的公司,陈思凯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宋经理办公室。

  陈思凯正要敲门,看到林雪就在宋经理办公室似乎在争吵着什么。

  宋经理办公室。

  宋经理说:“林雪,你也太自作主张了。”

  林雪一脸不悦道,“师哥,我可没有乱做主张,那个陈总监的设计确实有些问题,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宋经理说:“那这件事我知道吗?你为什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就在会议上跟何总提出来。”

  林雪撇撇嘴无话。

  宋经理呵呵一笑道,“你可知道一旦改了方案,所有的工期都要延迟,到时候我们不能如期完成这个项目,何总那边你怎么交代。”

  林雪小声道,“你是经理,当然你去交代。”

  宋凯摇摇头,点上一支烟。

  林雪说:“我走了。”

  宋凯无话。

  林雪从办公室出来看到陈思凯与肖风就站在门口,林雪盯了一眼陈思凯。陈思凯看到林雪的目光,恨不得要把自己给吃了的感觉,陈思凯不由得心里一惊。

  肖风小声说,“思凯,什么情况?”

  陈思凯也纳闷。

  陈思凯说:“先别说了。”

  肖风说:“那你找宋经理,我去找林雪。”肖风话音刚落下,就向着林雪的方向小跑出去。

  陈思凯敲门走进去,宋经理看到陈思凯赶紧让其坐下。

  宋经理说:“陈总监,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

  陈思凯说:“宋经理客气了,我们乙方就是为你们服务的。”

  宋经理说:“我知道,只是这件事如今出了点小意外。”

  陈思凯说:“宋经理,我们的设计方案是哪里有问题吗?”

  宋经理没有立马回答陈思凯的问题,而是问陈思凯喝点什么?陈思凯说来杯白开水就行。宋经理为陈思凯倒了一杯白开水,又点上一支烟。

  宋经理说:“陈总监,您的设计方案问题是没有,只是一些小的细节我们何总出来需要修改一下。”

  陈思凯说:“那没有问题,请问是什么哪个方面的。”

  宋经理说:“这个我们还没有研究出来。”

  陈思凯哦的一声。

  陈思凯不免有些奇怪,都提出问题了,怎么还要研究呢?

  陈思凯说:“宋经理,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不要照顾我面子。俗话说的好,错误越多,越使人进步。”

  宋经理真不知道怎么回答陈思凯,因为林雪所提的问题确实让人有些莫不着头脑,林雪在会上跟何总说,设计公司的整体理念不太符合我们公司的形象,而且这种形象会影响我们公司的整体运营效果。宋经理觉得林雪太扯了,运营效果跟公司整体装修风格有什么关联。但何总又不太懂,当场表态,让宋经理赶紧更进一下。

  宋经理不清楚林雪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会在会议上提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而且还没有提前自己商量。如今,宋经理为难的就是如果重新做设计方案,那工期肯定往后拖,一旦工期往后拖,公司就不能在明年整体搬入新的办公大楼,那样公司的周年庆活动就得被迫放到其他地方举办,那样就违背了何总的宗旨。可是,现如今又怎么才能让何总再次相信如今的设计方案。

  宋经理说:“陈总监,你的设计方案在我看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我们何总最近可能受到其他方面的影响,觉得您的设计方案跟我们公司的整体环境有所差别。”

  陈思凯说:“宋经理,贵公司是互联网公司,属于新型,多受年轻人喜欢,上次设计方案中我特意加了一些青春元素,这样看上去更加有活力。”

  宋经理说:“是啊,当时这个方案何总很是欣赏。”

  陈思凯说:“那你们的意思把这个方面去掉,还是怎么?”

  宋经理说:“不,这样挺好。我就是觉得陈总监能不能出一份情况说明,再把你的设计理念重新梳理一遍,让我们何总再次确认一下?”

  陈思凯奇怪了,不是说有问题吗?怎么还让自己出情况说明,那意思就是自己的设计方案没有问题了?

  陈思凯说:“宋经理,你的话我没有明白。”

  宋经理说:“陈总监,你就按照我的去做好了,出了问题我来担着。”

  陈思凯疑惑的看着宋经理。

  陈思凯说:“宋经理,这不是您担着的问题,这是这个项目黄了,就是我卷铺盖滚蛋的时候。”

  宋经理当然不能把林雪的事情告诉陈思凯,一来会让别人觉得你们公司做事的流程太不正规了,二来觉得会十分不尊重人,属于无理取闹型。

  宋经理说:“陈总监,你放心好了,这事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陈思凯说:“宋经理,我就奇怪了,怎么说来说去,我的设计方案没有问题。”

  宋经理说:“陈总监,你的设计方案是没有问题,不过呢,我们何总的想法一直在变,但变得同时好像又不那么靠谱,所以呢,甲方负责人的责任就落在我的头上。”

  陈思凯突然笑了。

  陈思凯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不懂业务的老板领导着一群懂业务的人,就比如陈思凯公司的李总。

  陈思凯说:“宋经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情况说明我会出,后续的设计方案就跟之前一样继续下去。”

  宋经理说:“皆大欢喜。”

  陈思凯掏出一支香烟递给宋经理说,“来一根,宋经理。”宋经理接过来。

  宋经理松了一口气,陈思凯这一关总算过去了,要不然还真闹出笑话,如今搞定何总就万事大吉了。宋经理觉得林雪如今做事越来越不靠谱,要不是看来师妹的份上,宋经理早就把她调到其他部门去了。

  宫秘史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无理取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的婚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