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噩梦
筱雨沐诗2018-07-19 16:402,631

  累吗?在这个金钱至上、虚与委蛇的世界,每一天,每一分钟,甚至每一次眨眼,都有无数生灵挣扎着离开、痛哭着降世,哪有什么可以选择的权利?

  累,怎么会不累。可又有谁在乎呢?

  有人为了自由而活着,有人为了权利而活着,有人为了爱情而活着……有的人,为了别人的死,而活着。

  醉生梦死,向死而生。

  黑暗。无尽的黑暗,像死神的镰刀,触碰着女孩的脸庞。

  经历过死亡吗?害怕吗?恐惧像无数蝼蚁,密密麻麻,爬上女孩的心头。

  伴随着一阵阵战栗,女孩的手慢慢攀上了自己的脸,冰冷的触感传来,满手都是粘稠的液体。

  “啊!”女孩不由一声尖叫,却发现喉咙已经完全失去了声音,无论怎样发狂地用力、呜咽,仍是一片气息流动的声音。她抿了抿干涩的唇,不知何时,整个口腔都已弥漫着血液的锈铁味。原本的身手怎么也使不出来,浑身都软绵绵的。

  “吱呀”,门被打开了,刺眼的光像一根根细细的针尖,直直的刺向女孩的眼球。女孩抬起手臂,想遮住光,却仍是徒劳。

  忽然,火红色的尖细的高跟鞋蹬向女孩的手臂,于瑾红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上扬的嘴角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哟!这不是鼎鼎大名的白家千金白郁然吗?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你瞧瞧,满身都是血,多可怜哪~啧啧啧,可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把你动人的小眼珠挖下来的哦~”于瑾红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酒红色的晚礼服渗透出鬼魅般的色彩。

  “哈哈哈!白郁然,你不知道啊,你越是这样看我,我越是开心呢!”于瑾红笑够了,疯癫地一把抓起白郁然的头发,恶狠狠地摔到了墙上,“嫣然啊,快进来看看这小丫头片子,这样子真是太有意思了!”

  疼。怎么会不疼呢?此时凝固的血液再一次开始流动,脑袋像是装满了石头,有千斤重。此事的白郁然,眼里涌上了血色,额头上的血液再一次流进了眼里。

  在外恭候多时的于嫣然显然已经兴奋起来,拎着一桶水,跨步走了进来。高跟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像是魔鬼的低吼,带给白郁然一阵阵颤抖。

  ”妈咪,我听说盐水对伤口很有好处呢,这可是我特意去深井给我的好姐姐打的呢~”于嫣然鬼魅般的调笑声,让白郁然不由蜷缩起来。

  “正好,”于瑾红的嘴角噙着笑,不慌不忙地从水桶里舀出一瓢水,“你说,这水要是浇下去该是怎样的情景呢?“语毕,母女二人相视,露出了毒蛇般的笑容。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救命!白郁然想喊,想要求救,可是无论怎么用力,喉咙依旧无法发声。她蜷缩着,想把自己的恐惧掩藏起来,想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些,可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哎哟,你这个样子还真实可怜呢,我怎么忍心呢?“于瑾红像一条慵懒的毒蛇,嘶嘶地吐着信子,

  ”妈咪,让我来吧~“于嫣然兴奋的声音再次响起,撒娇一般的语气,如果不是眼中充满着嗜血的兴奋,是多么美好。

  美丽得如同蛇蝎的女人,正用高浓的盐水,一点一点浇着角落里血肉模糊的人。

  “哗!”女人夸张地叫着,诡异的画面任谁看着都要颤抖。

  盐水的浓度高得要命,白郁然只觉得皮肤已经完全被侵蚀,仿佛被火灼烧者,似乎已经开始溃烂,发臭了,钻心的疼痛让白郁然整个人都抽搐起来,死了吧,让她死了吧!白郁然宁可死掉也不要这么苟活着!双手环抱着头,想让自己就此消失。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我还没玩够呢白郁然。”于瑾红的高跟鞋再一次狠狠穿进了白郁然腐烂的皮肤。

  “喂喂喂!你醒醒啊!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于瑾妖娆而上扬的语调,让白郁然打了个颤。

  于嫣然轻笑一声,嘴角带着无尽的讽刺:“怎么?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白家千金啊?”紧接着,又是从头到脚冰凉刺骨的盐水。

  “哈哈,你一定想不到吧!白氏集团被我们殷家收购了!你还指望着白剑毅来救你吧?”于嫣然风轻云淡的掏出手机,手指轻轻滑动几下,炫耀地像白郁然晃了晃,“千金?你看看?”

  一股不安,从白郁然的心里蔓延出来,她当然是不相信的——胤城天一样的白家,怎么可能被短短几年内刚出现的殷氏集团打垮?!

  直到……白郁然从新闻上看到了这样的标题——白氏集团出现财政亏空,CEO白剑毅被捕,殷氏集团收购其名下离歌影城、白氏集团,白剑毅畏罪自杀。

  怎么会!不可能!白剑毅,你不是说过一定要让我恢复女儿身吗!你怎么这么就死了?你对得起母亲吗?!

  此时的白郁然脸上血肉模糊,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盐水,什么是泪水。

  看到这样的白郁然,于瑾红笑容更甚,让人不寒而栗:“你说,白剑毅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女儿呢?不仅放弃了大好学业,当街头混混,居然还为了不联姻,给自己做了变性手术!你爸要是早知道你这样,会不会后悔生下你这个贱种呢?”

  此时的白郁然像个断了线的木偶,静静的倚在墙角,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缓过神来。

  于嫣然不悦地踹了白郁然几脚,似乎对她的反应很是不满:“真是没意思。妈咪,我们先走吧,我还要去跟艺兴挑婚纱呢,一会还有晚宴,要不先把她做了吧,免得再有后顾之忧。”

  艺兴?张艺兴?!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跟于嫣然在一起?!

  白郁然甚至不敢相信,她至亲的哥哥,怎么会跟自己的仇人在一起?她干涸的眼睛再一次泪花闪烁,充满着愤怒与不甘。凭什么?于嫣然到底凭什么?她蛇蝎心肠,怎么配和哥哥在一起?!

  似乎是察觉到了白郁然神情的转变,于瑾红的笑意从嘴角渗开:“你说……如果你哥哥看到你这副模样,会不会来救你呢?”

  “妈咪!”语嫣然不悦的嘟起嘴,一副单纯无害的模样。原来张艺兴就是被这样一张脸欺骗了。

  告诉哥哥?绝对不可以!

  白郁然绝对不能让哥哥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

  她摇着头,疯了一样,将自己紧紧抱住。心中早已溃不成军……他更怕哥哥知道了,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来救她……

  于嫣然突然给了白郁然一脚:“臭婊子!还想着艺兴的心思!”于嫣然不知从哪里掏出手枪,对着白郁然举了起来:“艺兴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抢走他!”于嫣然的眼里笼罩着血色,语气几乎癫狂。

  “嫣然!别激动,对心脏不好!把枪给妈妈,不要脏了你的手。”于瑾红从于嫣然手里抢过手枪,再次举起,漆黑的枪口对着她。

  早就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死掉好了,终于解脱了……

  父亲,母亲,暮……

  我就要来了,你们想我吗?

  我很想你们啊。

  哥哥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错下去了。如果有来生,伤害过我,伤害过你们的人,我统统不会放过!

  “彭!”一声枪响,结束了,这场闹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EXO重生之废柴千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EXO重生之废柴千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