鹬蚌争番僧得渔利 怀鬼胎双矮各东西
清风绿荷池2019-06-20 10:243,545

  第十二章:鹬蚌争番僧得渔利,怀鬼胎双矮各东西

  眼下,昙邕大师与天照大御神卑弥呼的战斗已见分晓。二人分立两边,昙邕大师收敛了自身的“极乐净土”,然而他的本命法宝九环七彩琉璃杖的杖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面色惨白的他嘴角处溢出了丝丝的血迹,将其胸前的僧袍都染红了一片。那朵净土佛莲就悬浮在了昙邕的头顶,一道道佛光照下,镇压住了他此时不断恶化的伤势。

  在昙邕大师的身侧,分别是鹤林真人夫妇与弹星真人张仙,此刻这三人的神情也是异常的难看。原来在刚刚的一战中,鹤林真人夫妇与弹星真人张仙见昙邕大师势处下风、屡屡不敌,于是愤然出手。但几人都是重伤在身,关键时刻,多亏了弹星真人突施得手,一记聚星鹤沙正中天照大御神的白光大日。并没有料到聚星鹤沙能克制一切星辰之力的天照,在张真人的全力一击之下,实实地吃了个大亏。

  看着头顶上那轮光芒暗淡的白光大日,天照大御神卑弥呼很是懊恼。在她的计划中,处于全盛状态的己方二人本是可以轻易地拿下这几个中原修士的,但巫神相柳的变数却使得一切都失控了。此刻的她,当真是骑虎难下……

  “轰!”一只亩许方圆的金光大手出现在了半空。然而,它的目标并不是这边的哪一个人。金光大手划破天际,向着散落在漫天的界元晶碎片就狠狠地抓了过去。

  变故突起,这是所有人都未能预料到的。那金光大手瞬发即至,眨眼间就已经有数片的界元碎晶被它捞了去。

  两方在此打生打死,岂能容忍有第三方在一旁坐收渔利。这一刻,激战中的双方都默契的各自收了手,齐齐拦截向了那只金光大手。那大手的主人似乎知道自己敌不过众人的合力,在第一次得手之后就急忙收回了法力。

  众人顺着金光大手收回的方向望去,山巅之上一个白胖细目,耳带金环,身穿红、白、黑三色僧袍的藏边番僧正在隔空回望着众人。

  “喂,这一和尚,你是什么人?”当先发问的是天照大御神。在刚刚的一战中,她只是伤损了部分的真元,此时的她堪称是当下众人之中战力最强的一个了。就连天照自己都没有想到,实际修为只有窥虚中期的她,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隐隐地压在了洞虚初期的昙邕大和尚的头上。一想到这里,天照的心中不自觉地就产生了一种颐指气使的优越感!

  “这一矬鬼,你都说了贫僧是个和尚,那还问什么?”那番僧毫不客气,一句话如冷水浇头,顿时将天照大御神卑弥呼的气势又打回到了原点。看着这个初入窥虚的后辈,天照真恨不得一掌就将其拍死。

  “大胆……”

  “这位大师,在下有礼了。”黄二爷毫不客气地就打断了天照大御神的话,“在下乃是辽东九顶铁刹山悬石洞冯真人座下黄护法,敢问大师贵上下?”

  “护法有礼。”那番僧见黄二爷说话客气,自也上身略躬还了一个问讯说道,“贫僧小号——杨•琏•真•珈。”

  “哦,原来是杨……杨……杨琏真珈?!”听到那番僧的回答,黄二爷原本谦和的面容骤地一变,紧接着两条枯黄的眉毛猛然就竖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杨琏真珈!”听到这个名字,除了“东瀛双矮”,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怒目横眉。

  鹤林真人上前一步,问道:“哦?大师可是悉掘南宋六陵的杨琏真珈?”

  “不才,正是小僧。”

  “不才?不才……尔何止不才!”鹤林真人闻言大怒。

  原来这杨琏真珈本事党项族人,曾经师从吐蕃萨迦派高僧八思巴帝师。当年元朝的开国皇帝忽必烈十分宠信杨琏真珈,任命他为江南释教总摄,总揽南朝各种宗教事务。

  杨琏真珈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深得其师尊八思巴帝师的宠爱,授予他本派的无上秘法——大金刚手诀。

  大金刚手诀乃是修炼金刚手菩萨金身的无上秘法。金刚手菩萨是忉利天中,诸天圣贤显化伏魔菩萨金身的力之化身。据佛经记载,自古至今只有大势至菩萨、普贤菩萨与大日如来三位圣贤将此法诀炼至大成,具有无限的法力。正所谓佛门具足大力,能降伏四魔。四魔者——烦恼魔、五蕴魔、死亡魔、天子魔。佛门广大,法力无边,非有大智慧、大功德、大毅力、大福缘者,难以具足圆觉成就此法。

  杨琏真珈自从得传此法,终日勤习不辍。然而,此等佛门大法岂能是在短时间之内就可有所成就的。就连杨琏真珈的师尊八思巴帝师修炼一生,直至圆寂还只是刚刚入门。

  杨琏真珈虽然天资悟性极佳,但性格乖张,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为了能早日有所成就,不惜妄造杀孽,以旁门邪法辅助修炼大金刚手诀。为了增加自身的福缘气运,他更是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盗掘了南宋六帝及诸多王工大臣的陵墓,以其诸多天命极贵之人的骸骨炼成了一座白骨浮屠——镇本。

  然而,佛门的金刚手菩萨金身,乃是佛门弟子不断内修己身,明净圆通,外诛邪魔,普度众生,经红尘过往,历诸般劫数,慧心不痴,法心不迷,海修慈悲功德,广度世间苦厄,以不迷外道,降魔护法的大决心、大神通而衍化出的菩萨金身。而杨琏真珈为了取巧,则是不分正邪,诛杀一切外道。以残暴之后的凶煞怨戾为基础,再以修炼金刚手菩萨金身的法门炼化诸般业力,形成了一个非佛非魔的异类。

  当杨琏真珈发现了他的修炼有所不妥之时,却然为时已晚,他的心已入魔日深。此时的他已然不会去反省自身的错误了,而是将这一切都归结在了他的师父八思巴帝师的身上。杨琏真珈认为他的师父并没有将完整的大金刚手诀传授给他。于是杨琏真珈暗地里害死了八思巴帝师,叛出了萨迦派成为了正道修士追杀的魔头!

  鹤林真人彭耜本是南宋时的修者,与这杨琏真珈亦是仿年。对其盗掘南宋诸陵深感愤然,不由分说,劈手就是一道剑气斩了过去。

  见剑气斩来,杨琏真珈也不惊慌,左手一抬,掌中金光流转,一把就朝着剑气抓了过去。“砰”的一声,剑气被一抓即溃,杨琏真珈双手合十,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微微颔笑。

  在场之人具非等闲之辈,他们都能看出这杨琏真珈只是初入窥虚的巅峰,而鹤林真人则实实在在的是窥虚后期的高手。而今虽是有道伤在身,但双方差距颇大,对方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鹤林真人的一击。

  “嗡”一道白色镜光射出,天照大御神卑弥呼出手了。以她的性格,又怎会甘心为他人做嫁衣。眼下,她只想将面前的这个番僧小辈抽魂炼魄,以解其心头恨。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一句话间,杨琏真珈的双手已变换了数手法决。紧接着,暗金色的光华大作,一个身高丈六,肤色暗金的菩萨法相显现而出。只见他头戴五股骷髅冠,赤发上扬,须眉如火,獠牙外露,舌卷三寸,三只通红的怪眼圆睁怒瞪。左手当胸施忿怒拳印,持金刚钩索,右手微抬施期勉印,持金刚宝杵。身上蓝缎为衬,虎皮围腰,双足右屈左伸,威立在莲花日轮座上,于般若烈焰中安住。

  镜光射到,法相金身脚下的般若火腾然而起,将八咫镜所放的光芒瞬间蒸发。

  “啊?!”天照大御神一见此景,顿时相当惊异。她绝不相信一个初入窥虚的小人物,能如此轻易地就接下了她的一击。她可不像鹤林真人那样重伤在身,刚刚的一战只是让她损耗了部分的真元。窥虚中期的她与眼前的番僧虽说只相差一个小境界,但同是返虚期的修士,每一步的差距却都是天地之别。

  “南无阿弥陀佛,这是上界金刚手菩萨法相,可以降服一切魔道。然而此法相却不正宗,杀性甚重,且毫无灵动,想必只是徒具其形,非我佛门正法!”昙邕大师一见之下,立刻道出了其中的玄机。

  “徒具其形?”杨琏真珈听了昙邕大师的评价颇不以为然,“想那死鬼八思巴临死之时也未能有本上人的成就,将上界金刚手菩萨的真身显化而出。虽只是法相初成,但收拾你们这几个残兵败将,自当是绰绰有余了!”

  说着,杨琏真珈法诀连催,双手如穿花蝴蝶般连连变化。随着一道道的法诀打出,那尊金刚手菩萨的法相也开始逐渐大放光明……

  “不好!不能让他的肉身与法相融合!”昙邕大师一语未毕,已将身旁破损的九环七彩琉璃杖祭了出去。

  然而为时已晚。当杨琏真珈的最后一个法诀打完之后,他的身体骤然消失。一阵暗金色的华光闪过,那尊金刚手菩萨的法相金身突然胀大了百倍,二目神光暴射,双眼转动间俨然灵动异常——法我合一!

  “哈哈哈,尔等休怪本上人意狠心毒,怪只怪自家皆有伤在身。”说着,杨琏真珈所化的金刚手菩萨大手如山岳般压下,向着一众人狠狠地就盖了过去……

  眼见大手压来,天照在闪躲间向着又恢复了原状,只剩下了一条手臂的素盏鸣尊传音道:“这僧人很是诡异,再拖下去中原修者定会越聚越多,我们很难应付。”说着她遁光一旋,向着东方就飞逃而走。飞遁间,天照将身前八咫镜横扫,镜光掠过,有十余片界元晶的碎片被其用宝镜收走。素盏鸣尊看着远去的姐姐天照大御神卑弥呼,他并没有急着跟去,而是眼珠转动间向着南边飞遁而走……

  “逃得好!他们还能逃,本上人估计你们连逃的力气都没有了吧?”

  “想必你一早就潜藏在了附近吧?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昙邕大师道,“无妨,还请诸位缠住这妖僧一刻,贫僧自有办法降他!”

继续阅读:高义僧舍死伏魔举 降玉人明分劫后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世见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