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噩梦中惊醒
金是2018-05-01 21:301,089

  他虽然在笑,但苏亦欢却总觉得那很不真实,她慢慢地把头转向对面,黝黑的瞳眸里面赫然映出了两个身影,对面大楼,一男一女,正在呈直线坠落。

  呆愣几秒钟之后,紧接着就听到了两声巨响,然后是尖叫声,失控声,混乱声。

  “怎么样?”苏亦承看着苏亦欢呆滞的面孔“欢欢,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苏亦欢全身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不能呼吸不能动作,僵硬不堪,喘着气看着眼前如此熟悉的面孔,她颤抖着双手挣扎,逃离他的桎梏。

  他松开手,她便如泥一般坍塌在他的面前。

  她模糊着双眼抬眸,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脑海中全是刚才那两个坠落的人,父亲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西服,母亲是鲜红的礼服,是准备参加她的订婚典礼的···

  她按压住暴乱的心脏,连滚带爬地跑出苏亦承的办公室。

  苏亦承皱着眉头,看着这样惊慌失措的苏亦欢,有着瞬间的不解,他不过是为她准备了两只告白气球,真正的好戏还未开场,为何苏亦欢会如此失态,眸光移向窗外,却没有看见气球。

  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面有些几分疑虑,未作思考便跟随着苏亦欢的步伐而去。

  苏亦欢跑到了对面楼下,穿过人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满地的鲜血,脑浆,让人胆寒···纵然血肉模糊,但她也能分辨,那两个人就是她深爱的父母。

  泪水如决堤的江水一般喷涌而出,在隔父母一米远的地方,她崩溃地瘫软在地上,倒在血泊里,看着手上沾染的血迹,全身哆嗦,这,是父母的鲜血。

  他们死不瞑目地睁着双眼······

  “啊——”睡梦中的苏亦欢被噩梦惊醒。

  睁开双眼,看着灯火通明的房间,梦里父亲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还心有余悸。

  从入狱开始,她便噩梦缠身,每晚都不能安稳,本以为出了监狱会好点,可已经出狱一周了,她还是反反复复做着那个梦。

  审判她案件的法官是他高中同学秦世勋的父亲,一年后秦世勋回国,与他父亲一起帮助她翻案,她才能逃离那个人间炼狱。

  站在窗户边,凌晨三点的街头,还是霓虹闪烁,灯火璀璨,曾几何时,她也曾与苏亦承一起站在高处,俯瞰着这一片土地。

  她被警察带走的那天,苏亦承就站在不远处,冷冷地观望着这一切。

  法院审判的时候,她看着那些罪证,无话可说,那些签名的字都是她求着父亲签的····呵呵,原来他早已有预谋,在那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了陷害的材料。

  他从前那些让她沉溺的温柔眼神已经记不住,唯独把入狱前看到的那双阴鸷淬毒的目光深深地映在了脑海,时时警醒着她。

  城市的时钟响了起来,拉回了苏亦欢飘远的思绪,再次抬眸,都已经天亮了。

  带上父亲生前最喜欢的好酒,还有母亲以前最喜欢吃的糕点,苏亦欢来到了父母长眠的墓地。

继续阅读:第3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薄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