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注定要生活在泥潭里
金是2018-05-13 17:401,136

  纵然已经知道他这人心如磐石,但听到这话,苏亦欢的心还是谈谈地刺痛了一下,抬起苍白带笑的脸“这样啊!正好,那些年我也不过当你是苏家一条听话的狗而已!”她不甘示弱地回道。

  两个人,像是关在同笼中的猛狮,非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苏亦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和衣冠楚楚,仿若刚才对她施暴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阴暗潮湿的牢房让他的鼻子很不适应,他拍拍衣袖上面的灰尘,摸了摸鼻子,皱眉睨向苏亦欢“狗?”他冷笑“把你当成一只养在江家的小母狗,这想法不错!”

  上前,拍拍她的脸蛋,“走吧,我的小母狗!”

  苏亦欢瞪着他,眸光淬了毒,心里皲裂,看着他转身离开,若是手里有把刀,她都恨不得插进他的胸膛,结束这场恩怨。

  苏亦承踏出牢门回眸,见她没动,眼神瞬间阴鸷了起来,语气不善,带着威胁“不走?”

  这监牢是地狱,可出去后苏亦承也不会放过她,这两条路,她都不想走,但是,两害相权衡取其轻,出去了至少还有复仇的机会,可在监狱里,将永无天日,更何况,苏亦承得了那种病,她心里也算平衡了一点。苏亦欢经过一番挣扎,心事重重地起身。

  对于她郁郁寡欢眉头紧锁像是在算计什么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异样,但终究也只是给了一个不屑的眼神,便大步流星地离开。

  出来之后,苏亦欢抬眸望了望天空,人生,其实平平谈谈的活着,能够见到太阳也是一种幸福,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只怕她这辈子注定要在阴暗的泥沼里度过了。

  看着苏亦承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等着她,她紧紧地捏着双手,闪过无数次奔跑的念头。

  但最后还是认命地走近,伸手,去拉车门。

  “小欢欢!”一只不甚有力的手拉过她开车门的手。

  苏亦欢转眸,看见眼前的人,眸子瞬间震惊地瞪大“靳元浩!”他不是中枪了吗?不好好待在医院里,跑到警局来做什么?

  来不及询问,人已经被他拉走了,害怕扯到他的伤口,她也不敢挣扎。

  苏亦承从后视镜里面看着手拉手逃跑的两人,如看蝼蚁一般。

  真是不自量力。

  不到五分钟,苏亦承的人就把两人抓了回来。

  “跪下!”靳元浩的膝盖被人踢了一脚,被迫跪下。

  苏亦欢担心他的伤势,连忙蹲下身检查,他胸膛的伤口已经被撕裂了,现在白色的纱布浸满了鲜红的血。

  “你怎么样了?”

  “没事!”语气虚无,像是随时会断气一般。

  苏亦承看着这里两个像亡命鸳鸯一般相扶相携的人,眸光中的阴鸷一点点沉淀,额间的青筋暴露,似笑非笑地看着苏亦欢那张写满了担忧的脸,“欢欢,你是自己上来,还是,需要我下来?”

  对于苏亦承,她很了解,听着那语气,若是她不自己走过去,那遭殃的就不止她了。

  她看向靳元浩,“你先去医院疗伤好吗?”说完,便起身!

  “不要去,小欢欢!”靳元浩抓着苏亦欢的手。

继续阅读:第21章 要死也得拉上苏亦承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薄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