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金是2018-05-11 21:471,077

  果然是苏亦承!

  再转眸,靳元浩的身子已经慢慢地倒下。

  “靳元浩!”苏亦欢大叫一声,飞奔向他,扶起他的头“靳元浩,你怎么样?不要吓我!”苏亦欢苍白的脸上全是惊魂未定,写满了深深的担忧和紧张。

  靳元浩没有血色的很勉强地挤出了笑“我没事!”

  “你滚开!”一直在一旁的齐珊推开苏亦欢,扶着靳元浩“元浩,你会没事的,没事的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见状,苏亦欢抿了抿唇,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缓过来的警察立马上前给她套上了手铐,她知道,她逃避不掉,靳元浩,还有更多无辜的人会因为她受到伤害,她就是一个不详的人。

  还未完全失去意识的靳元浩余光中满是苏亦欢被带走时的那种面如死灰的脸。

  新城看守所。

  苏亦欢从被带进来开始,就一直面无表情地蜷缩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墙角里,不动不闹,安静得让人发怵。

  下午的时候,铁门嘎吱的声音响起,狱警打开了牢门,一道刺眼的光射进来,映射出她苍白的侧脸。

  苏亦承找了她大半个月,今天又亲眼在后面目睹了她与另一个男人“伉俪情深”的画面,他内心狂躁不已,用了好半天才压制住心中那滔天的怒意。

  他慢慢地靠近那尊好似没有灵魂的石像一般的蜷缩少女,眉宇间满是阴沉。

  “苏亦欢,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是这么的饥渴”他面露鄙夷,睨着始终不曾抬起头来的苏亦欢痛骂道。

  短短半个月,就能有人为她豁出生命,魅力还真是大。

  “啪!”哗啦啦地一叠照片狠狠地砸在苏亦欢的脑门上,那些全都是这段时间靳元浩纠缠苏亦欢的画面。“真是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苏亦承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怒气,对着苏亦欢就是一阵谩骂,毫不留情。

  自己一个人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可回过头来看苏亦欢,她还是那副不死不活无动于衷的样子,苏亦承看着就来气,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无视他,这令他更加恼怒。

  他伸出手,刚碰到她的头发,苏亦欢反应就非常激烈和惊恐地退避,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看着自己僵硬在半空中的手,苏亦承讥笑了一声,“呵!”把他当瘟疫是吧,那他还就偏偏要让她染上瘟疫,要想他一样一直活在地狱里。

  他霍然蹲下身子,伸手长有力的手指狠狠地抬起她的脸,不顾她的剧烈挣扎,用了十分力气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你这个贱人,不给我碰,给谁碰?”

  “嗯?说啊!”

  她的脸被他捏得变形,泛着不同寻常的红紫,眼里氤氲着雾气,看着他,就像看着一只魔鬼。

  想到她与别的男人亲密接触,苏亦承心里就有无边的怒气撤不下来,无处发泄,看着她有丝病态却还是美到极致的脸,感受着手上的触感,竟然流连舍不得放开,心里升起一丝不可把控的欲念。

继续阅读:第19章 江大少这是对我余情未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薄情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