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矛头所指
孟太琪2019-01-20 14:453,532

  宿舍楼的学员都已休息,大家明天还要去上班呢,而且是那种没工资却干最重的活儿,活生生如资本主义剥削工人阶级那样的赤裸,哦,不是,是还惨,他们是真正的免费苦力,如不是来给人当学徒的,恐怕有人会受不了那鸟气拍屁股走人了,此时每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憋着一些怨念的,4人进宿舍没敢弄出什么声响,这个时弄醒了他们,恐怕就会引起公愤,这些怨念爆发,可不下于被人追杀。

  进了宿舍,陈康辉挽起裤腿一看,被击中那个地方早红肿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击中的不不知了,只知击出的力道肯定不小,不过幸好没伤到筋骨,过几天应该就可消肿了。

  杜文涛一倒在床上,感叹道:“太衰了,出去玩一次就被人追杀。”

  “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我们?”陈康辉回到宿舍,心也安了下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

  苏情举手道:“我知道!”

  3人齐望苏情,异口同声道:“说!”敢情他们也在想着这个事呢。

  “因为……”苏情故作沉思状,停口不说,故意在吊几个人的胃口。

  陈康辉第一个忍不住问道:“因为什么?”他可是唯一一个受害人哩,他们三个分毫无损,就他的大腿受了伤,翻滚在地上时手掌也磨破了点皮,虽然没出血,但这也是受伤了。

  “因为老三,所以我们被打了!”苏情摸着下颌,肯定的点着头。

  “三哥?”陈康辉摇摇头,他不相信会是何志强,何志强沉默寡言,除了上班就是在宿舍,没理由是他的。

  “不是他是谁,看他的样子,整天摆着个脸,哪一点不像黑社会的,不被砍才怪!”苏情摆了个BOSS,学着何志强扮冷酷的道。

  陈康辉:“……”

  杜文涛竖起中指,不屑的道:“切!什么理由……”

  “白痴!”何志强翻了白眼转过身,拿起新衣服,想是要去冲凉了。

  突然杜文涛道:“我知道了,肯定是这样的!”

  苏情问道:“什么样?”

  说实话,杜文涛的小道消息很多,而且很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来的,但可靠程度在他们相处以来已经见识过不少了,说不定他还真知道是怎么个回事,何志强止住了脚步,竖起耳朵,愿闻其详,一旁的陈康辉也跃跃欲试,洗耳恭听!

  杜文涛走到门口,向外面四处望了许久,确定外面没人后,他小心的关上门,还嘘了一声,勾着手指示意大家靠近点才可以讲的样子。

  当3人都靠在杜文涛身边时,他又紧张的向四处望着,好像怕被别人听见似的。

  苏情也小声的道:“说吧!”

  杜文涛又嘘了一声,示意大家不要说话,他开始翻床倒柜起来,很仔细的检查房里的每个地方。

  陈康辉看得莫名其妙的,他也小声的问道:“四哥,你做什么?”

  杜文涛回头又嘘了一声,靠进大家很小心的道:“看有没有被人装了窃听器!”

  有这么严重么,弄得紧张吁吁的,搞得自己都迫不及待想知道这个秘密了,事关自己的的老命,能不关心么,可杜文涛他就是不说,苏情忍不住敲了他一下,道:“铐,你以为你是美国总统啊,装窃听器,快说啦。”

  “你要我说的哦。”杜文涛摸着痛处,肃肃表情很认真的道。

  “快说!”

  “被人窃听你负责?”

  “是不是想再挨一下,快说。”

  “好吧,你们要我说的。”杜文涛又勾着手指,等3人都靠到他很进的地方后,小声问道:“你们看到比自己长得帅的男人会怎么样?”

  苏情道:“不爽!”

  何志强:“……”

  陈康辉:“羡慕……”

  杜文涛很满意,故意咳了一声引3人的注意力,又问道:“你们注意看起先围我们那些混混了没有。”

  “嗯。”三人点了点头。

  “他们长得怎么样?是不是相当的猥琐?”

  “嗯。”那几个人普普通通啦,不过既然是想砍自己的人,用猥琐两个字也不为过,三人应道。

  杜文涛双手一摊,道:“那就不得了,用屁股想都知道了!”

  “什么意思?”三人一头雾水,搞得这么隆重就是问这个?

  “笨!……答案就是那些混混看我太帅了不顺眼,所以叫人找回点自尊!”杜文涛说完就跳逃出三人的攻击范围,如此戏弄他们,不相信他们会不生气。

  咚!咚!咚!

  三人姿势极为优雅的扑倒在地上,又飞快爬起来,不约而同飞身抓住杜文涛,你按手我楸脚,把杜文涛按倒在床上。

  “不能打脸,不踢小弟弟!”

  “你这个白痴……”

  “终于有机会敲回我的响头了!”

  “铐,搞得这么神秘浪费了我这么多感情,就是帅也是我不是你!”

  三人手段无所不用,锤、打、敲、揍、捏、拧……直弄得杜文涛叫爹喊娘,惨不忍睹。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搞什么!”

  “妈的,吵什么!”

  “谁他妈的吵什么吵,不用睡觉吗?”

  “谁这么缺德,这么晚了还在闹?”

  ……

  果然,引起公愤是最不可取的,外面一阵叫骂声袭来,三人才放过了杜文涛。

  “就是,这么没公德心,这么晚了还大吵大闹的,街旁家邻不用睡觉吗?哎呀……”杜文涛还没说完,扯到了刚才不知谁揍到嘴角,一阵痛楚传来,他呲牙埋怨道:“说好不准打脸的……”

  “这是你自找的!”苏情奸笑的对着拳头吹着气,刚才那一阵揍得直叫爽。

  “冲凉!”何志强甩了甩被杜文涛污染过的手,径直闪到一边去了。

  陈康辉偷偷的瞥了杜文涛一眼,发现杜文涛嘴角确实有点青紫了,害怕到时候杜文涛找他出气,他连忙分辨道:“不是我,我只敲了几下头……”

  “敲得过瘾吧?”杜文涛突然靠进陈康辉。

  陈康辉下意识回道:“过瘾!”

  “过瘾,我让你过瘾……”杜文涛用力敲了陈康辉一个响头,陈康辉心虚不敢躲避,又让杜文涛敲了一下,“不是你,你只敲头……”

  “别闹了,说真的,今天挨这么一下还真莫名其妙的,老四你的消息最灵,查探下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被人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打劫?自己几个也不像随身带万儿八千上街的人,再说那些人等援兵一来就准备喊打了,难道现在抢劫的人都是先揍完了再抢,这也不太可能了,那些人分明是想揍他们几个一顿的,话说关于人品长相被人打是不可能,那是为什么呢。

  “难道有人找那些混混打我们?”苏情沉思了下,又道:“不可能呀,我们来这里后都是在医院的,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

  杜文涛反驳道:“谁说不可能?别忘了你得罪了某人?”

  “谁?”苏情不明杜文涛所指。

  杜文涛向2号宿舍的隔壁指了指,小声道:“别忘了这个人一向小事计较,有仇必报的,何况你还和人家争女人!”

  苏情疑虑的道:“姓周的?冰冰又不喜欢这个痞子。”

  杜文涛翻了个白眼,道:“有何不可!”

  不会真的是自己惹的吧,苏情想了下,道:“可是他好象也不是这里的人,今天追我们那些肯定的本地人。”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你不懂吗?”杜文涛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忘记他还是个贵公子了,还以为是个痞子呢!”苏情干笑了下,又道:“除了他,还有有没有别的可能?”

  “有!”

  “是什么?”

  杜文涛压低声音道:“是你的RPWT,所以被人追杀!”

  陈康辉听得半明半白,问道:“RPWT是什么?” 这也问出了苏情的疑问,他也是一头雾水。

  “你们玩过BBS没?”杜文涛神秘的道。

  陈康辉灵光一现,道:“BBS我知道,是论坛!”

  “路过几此,没注意看!”苏情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玩的,没啥意思,被人追杀又关这些什么事了。

  “只要有人发了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看不懂的东西,坛民就会回帖说这是楼主的RPWT!”

  苏情还是不明白这个RPWY是什么意思,但听杜文涛这么一说,估计是没什么好东西了,他握了握拳头,道:“铐,你小子是不是还没挨够,想再来几下!”

  陈康辉还是不懂:“那又是什么意思?”

  杜文涛昂首挺胸,一副老大我最刁的样子,用教训般的语气对陈康辉道:“你四哥我还是纵横网络BBS多年,被人这样回了N次才弄明白是什么意思,这种深奥的含义不是你这个装菜鸟的人懂的,以后跟着四哥学学吧!”

  “切,别扯远了,说那到底还有没有别的可能,人家可是追杀我们几个的,为什么就关我一个的事,你们就没可能了。”苏情打断杜文涛的话,很不屑杜文涛此时的行为,有了点风头就忘了刚才的痛处,被人追杀哩,可不是小事,不弄清楚原因,说不定下次出去还一样被追……

  “我个人清清白白的,可不会关我的事!”杜文涛赶忙澄清,这事说不上自己吧,揽祸事上身不是他的擅长。

  陈康辉想了下,郑重小声的道:“应该也不关我的事吧!”

  苏情一拍大腿道:“军训第一天,老大在饭堂和他有过节呢,为什么不是老大?”

  杜文涛想了下,道:“那更有可能是他了,这个人很小心眼的,总之要小心。”

  苏情哼道:“哼,我要是知道是谁,管他是天王老子,到时候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还不都是你们乱把马子惹的祸。”

  “你不也一样把,还是什么小秀子小秀子,恋童狂!”苏情不屑道。

继续阅读:060 面上开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