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老大藏私了
孟太琪2018-05-03 21:083,521

  蓝亦晨几句话就搞定了她外公,看来院长大人还是满疼爱这个千金大小姐的,挂上电话,蓝亦晨敞开和阚莉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直至经过医院饭堂时,见阚莉不停留继续向前走,蓝亦晨奇怪的问道:“不是要去饭堂吃饭么,怎么不进去?”

  阚莉只顾着向前走,回道:“先回宿舍冲个凉,外面真是热死了。”

  “哦,那就先上莉姐家看看……”

  当蓝亦晨走进阚莉的房间时,她打量了一阵,也奇道:“你一个人住这么个空旷的地方?”

  “嗯,你随便,我先去冲个凉……”阚莉随口应了一声。

  蓝亦晨见着房间里的有两个卧室,突然道:“房子这么大,莉姐一个人住太孤单了,以后我来跟莉姐住好了!外公家人多,挤都挤死了。”

  阚莉已行至卧室门口,正准备打开门进去,突听到蓝亦晨这么一句话,她顿了下来,接口道:“不行!”

  “为什么?难道晚上还有人来?”蓝亦晨紧张的问道,答案似乎要出来了。

  阚莉许久才道:“我一个人住惯了,再说,你外公会放心你住外面么。”

  就差一点点,蓝亦晨恼道:“我在学校还不是一样住校,我这不也和你一起住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外公会不放心的。”阚莉口硬的道,但此时她心思似乎已不知飞哪去了,要是让蓝亦晨进来住,到时肯定有人不依了。

  蓝亦晨亦不放过机会,她好象赖上了这里般道:“不管,我回去跟外公说,外公肯定同意的。”

  阚莉笑了笑,进了她自己的小屋,她也塌实了不少,打开卧室的衣柜拿出一条浴巾,见蓝亦晨也跟着她进了房间,她犹豫了下,蓝亦晨也是女孩,没什么顾虑吧,当着蓝亦晨的面脱下军装,里面只剩下一条薄薄的女士内衣,然后披上浴巾。

  蓝亦晨呆了下,等阚莉披上了浴巾,转身在看着她时,她连忙笑了下,羡慕的道:“莉姐的身材真好!”

  阚莉楞了下,蓝亦晨的话又让她想起昨晚也是在这个房间男人说的那句话,心里一片温暖,学着男人那有点贱贱的笑容,道:“是么,你的也不错啊,要不要一起冲……”

  蓝亦晨抓了抓胸前的衣领,望着阚莉,结结巴巴的道:“不,不用了,我习惯在睡前冲凉!”

  “那你随便吧,我先去冲个凉。”昨日被傅飞那一提,这里何尝不是荒落而逃,昨晚这房间的发生的点点滴滴回返在阚莉的脑海里,是那样的甜蜜,是那么的幸福,不经意的露出了笑容。

  蓝亦晨对着浴室大喊道:“快点哦。”

  “嗯。”不一会,浴室就传来哗哗的水声,那肯定是阚莉已开始了。

  蓝亦晨独自一人无聊的在外面闲瞄着,仔细看完阚莉的大厅,家具虽不豪华但挺齐全实用,也没什么特殊的,这种普通家常摆设的也没入蓝亦晨的法眼,比起她家,这些不过是小巫罢了。

  再打开那个紧闭的卧室,蓝亦晨进房里转了几圈,里面空荡荡的就是有一张床,床上什么都没有,应该很久没人睡过了,她感到一点满意,想道:就这间,我住这里好了,这样还可以摆脱外公一天唠唠叨叨的,两全其美。

  这里摆上一张书桌,这里是化妆台,衣柜就放在这里好了,然后墙上再贴上……等等,刚才莉姐那间卧室里挂的那幅画有点眼熟的,都怪刚才被莉姐吸引住了没注意看,去看看是什么来着。

  蓝亦晨打了个响指,走进阚莉的卧室,眼睛直扫向墙上那幅画,好美!想不到莉姐会如此美……蓝亦晨赞叹了声,她嫌傍晚了房里不够亮,打开房子的灯光,走到画前面慢慢的抚着画面,一边赞叹着。

  当看到画角那行草字,她一样看不懂是什么字,想来这画是某人送给阚莉的,画面里的人就是阚莉,俯抓住女主人公工作时那瞬间的美感,而且似乎画里还注入对女主人公情意绵绵的爱意,要是有人也送自己这么一幅画,自己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不对,莉姐一向都是独来独往的,没听她说有什么追求者,但这幅画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真是他?

  傅飞两个字浮在蓝亦晨的脑海里,她连忙甩甩头,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一个思想龌龊的流氓而已,怎么可能画出如此美的画……

  就是他了,你别忘了科里的人都全在称赞他的天才,而且还写得一手好字,这画画对他来说没什么……

  不可能的……

  “莉姐,你卧室那幅画是谁画的?”

  浴室传来阚莉的声音:“小飞画的,怎么了?”

  “没什么,很漂亮……”真的是他,那就不用问了,科里的流言就是真的了,发觉自己的反抗越来越无力,蓝亦晨脸上一片发白。

  夜,丝丝的晚风吹不散白日留下的闷热,宁静的夜晚唯一的醒者知了似乎也耐不住这个燥闷的天气,它们不停的啼叫着,打破了这个宁静的夜晚。

  2号宿舍天花板上的两个吊扇吱吱的转动着,似乎也在抗议让它们这样无止境的运作,给下面那4个赤着胳膊的男人运送微微的气流。

  “靠,快受不了,越吹越热,没法子静下来。”说话的正是南海五狼的老二苏情,如果他身上没有一条遮羞短裤,那他就完全赤裸裸的了,只见他从床上跳起,烦躁的走来走去,活生生是前日傅飞的情景。

  “这个医院也够小气的了,房里也不安个空调,光这两个吊扇挺个屁用,越吹越热……”苏情行至门口,刚拉开紧闭的房门,外面一阵热浪袭来,显得格外燥热,砰的一声他又把门给合上了,“靠,外面还这么热……”

  人的心情也如天气般烦躁,苏情咒骂着这个该死的天气,都晚上了还是那样的闷热,来实习也有两个来月了,别说雨天,就是阴天都没见过,白日烈日暴晒过后的水泥板,到晚上了散发着丝丝热气,热能比房里更甚。

  “办公室里有空调,想吹就上去吹呗!”苏情的暴躁影响了其他人,杜文涛收功后呼了一口大气,不紧不慢的道。

  “嗯。”陈康辉也同时收了功,感受着体内真气的流动,他缓缓的移到床边,两只脚伸下摆动着,附议了一声。

  另一张床上的何志强也睁开了眼睛,黑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直直的盯着前方,也许他对面的那堵墙上有两只蚂蚁在打架,而他已修炼至夜视的程度,能清晰的看到两只蚂蚁的斗架的动作,他要从中领悟到其中的动作精髓,从而自创一套自己酷酷的蚂蚁神功,不然他为何能在这个燥热的天气里还如此聚精会神呢。

  “靠,今天是个八婆值班,要我上去办公室对着她,我不如在这里热死……”苏情不耐烦的吼了一声,他有时间不用上班,何苦要去办公室里受罪呢,如果来了什么急诊病人,说不定还会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来呢,最重要的他要留在宿舍修炼呢,第五层吖,不知他何年何月才能得尝所望,但这个燥热的天气很严重的影响了他的修炼,他不咒骂这个该死的天气才怪。

  “二哥怎不试试修炼下,我在修炼的时候没觉得热呀,还觉得炼得越来越快……”如果硬从外相来看,此时陈康辉比他们三个斯文多了,至少他身上还挂着一件男士汗衣,并且他确实不像苏情一样满头冒汗的。

  “你真的不觉得热?”苏情行至陈康辉面前,摸了摸陈康辉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呀?”

  “我没呀,你看看三哥,不也没流汗么。”陈康辉拍掉苏情的手,指了指何志强。

  苏情看了看何志强,又仔细扫了杜文涛及陈康辉,发现陈康辉说的不错,顾自道:“是哦,还真奇了,你们两个没事,就我和老四直冒汗……”

  “我一运行第三层心法后就不觉得热了呀,你们也试试看。”陈康辉也不明其因,干脆把自己不觉得热的原因说了出来,希望能帮到苏情两个。

  “什么狗屁第三层,都一个月了第二层还没见底呢。”苏情再仔细看了眼陈康辉,眼里露出羡慕的眼神,既然陈康辉是因为那样才不怕热的,那何志强呢,他不是也这么快到了第三层了吧,苏情转向何志强,用询问的眼神望着他,希望他能给个答案。

  “老三你不是也到了吧?”

  何志强点了点头没说话,他目光一直没改变,眼珠随着点头转动着,还是紧盯着那堵墙,真不知那墙到底有什么东西,难道还真的有两只蚂蚁打架不成。

  “没天理啊,身为一代天才的我怎么还比不过一个呆子和一个木头,老天没眼,难道就不知道我是多么的需要到第五层的吗,现在连个第二都没过……”

  “想必是老大藏私了,只教他们两个,没教我们。”杜文涛也凑了过来,随口便下了个定论。

  “不会吧,我对老大那么的忠心耿耿,老大怎能这样对我,伤了我心啊……”苏情表情很夸张,一把眼泪抹着一把鼻涕,如让外人看见肯定无不同情。

  “老大都教你们什么了,都快拿出来!”杜文涛凶狠的看着陈康辉,紧扣的拳头传来砰砰指关节暴响。

  “老大教我们时你们也不在么。”陈康辉摊着手,无辜的看着陈康辉。

  “那为什么你们都到第三层了,我们还是第二层,别和我说资质什么的,我不相信这个的……”这第二层还是在傅飞的帮助下达到的,以后再练进步都好慢,四人都同时开始修炼的,没理由他们快,自己未见任何进步,杜文涛渐渐逼近,拳头的声响更大了。

  “心!”何志强突然走下床,经过苏情身边时丢下了一个字。

  “心?什么意思?”苏情望着何志强的背影,突然发觉何志强像极了傅飞,都有点高深莫测。

继续阅读:056 扮猪吃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