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走为上策
孟太琪2018-05-03 21:083,429

  杜文涛抓着衣袖不顾形象的往脸上抹了起来,这都怪刚才太投入,冒了满头大汗还不自知,等歇下来时才发觉原来这里是这么的骚闷,又是乌烟瘴气的,人呆在里面还真的难受得很。

  “闪人啦……”杜文涛几乎憋住呼吸的对其他人喊道。

  何志强好象也等不了机子重新启动了,他也站了起来,向前台走去。

  苏情望了望几人,走了两人,再玩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他有点失望的道:“我才刚刚尝到爆头的滋味呢,你们不是这么扫兴吧。”

  “不玩了?”敢情陈康辉还游兴未及,还想继续玩下去呢。

  “玩你个头,扮猪吃老虎,还说自己不上网。”杜文涛走到陈康辉身后,冷不及防又给他一个响头,很愤怒的道。

  “我只是说很少上,又不是说没上!”陈康辉挠着刚才被敲的地方,委屈的很。

  “很少上就打得这么好,难道你还是天生的CS天才不成。”

  “我上网只玩CS的,我怎么知道你们也爱玩这个……”

  “靠,你不早说,这样我就跟你组队……”

  “你又不早点问……哇,又打!”

  咚的一声,又是一个响头敲实了。

  结帐当然的负的一方了,开始就讲好了,哪边输哪边付钱的,这么几个小钱,谁给都无所谓了,杜文涛一点也不介意,他不爽的就是竟然输了,而且输到最后没借口……

  网吧是在二楼的,第一层是开着一个小吃店,虽然快半夜了,生意还那样的火暴,里里外外人满为患,许多服装怪异的年轻人还是站在外头啃着烧烤,痛喝着冷饮。

  聊天、酒令、吵闹……呼喝声不断。

  走出网吧,4人两前两后的走出楼梯口,经过那吵杂的人群时,突然,走在后头的陈康辉被一只手拉住了。

  一个醉熏熏的男子靠了过来,只见他打着酒嗝,结结巴巴的道:“借……个……火……”

  一股酒气涌来,陈康辉感到胃里一片翻腾,他甩开那支手,对着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男子道:“对不起,我不抽烟。”

  “那你呢。”那男子转向苏情。

  “我们都没火!”苏情转过身子,拉起陈康辉,不再理那个不醒人事的酒鬼,继续往前走。

  “回来,回……来,火……”背后传来男子结巴的声音

  已快半夜的晚风还散发着丝丝热气,虽然没来时那么闷热,但也差不到哪去,知了也早就不叫了,想必它们已经累坏休息去了。

  通往医院的大道上霓灯闪闪,静悄悄的没几个人影,人们早都躲进了吹着空调冷气的房里,不愿意在这条闷热的街上受那鸟气,偶尔经过的人不是歪着脚步就是一对对搂在一起年纪严重失调的男女,这个就是夜市闭幕前最后的晚景。

  拐进一条比大道窄的一条居民住房空出来的小道,两旁的住房早已熄灯休息了,两边都是黑漆漆的,幸好这条小道不是很长,两头都是连接着大道,大道的霓虹灯照耀下,在小道里还可微微看清同伴的脸庞。

  “后面那几个已经跟我们三条街了,是不是有点问题?”杜文涛回头看了下,然后小声对3人说道。

  “切,我们四个,他们也就是1、2……六个而已,怕什么?”苏情回头飞快的瞥了一眼,不屑的道。

  “他们跟上来了……”大概受到杜文涛的影响,陈康辉抓紧衣领,也紧张的道。

  跟在苏情后面那群人中有一个急走几步,赶到了他们身边,俗话说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越是怕鬼,鬼就专门找上门来,而且还是专门找最怕鬼那个的茬,那人吊儿郎当的往陈康辉面前一站,挡住了4人的道路。

  4人不由提起了精神,警戒的看着挡在他们前面的那个人,此人穿得五颜六色的,头发又染得半红半黄的,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路数,好象真的要找茬了。

  一级戒备!

  虽然比陈康辉矮上半头,却是神气昂扬的,往嘴里插上一根香烟,拇指靠着食指搓了搓,道:“兄弟,借个火……”

  原来又是一个借火的,这么这年头抽烟的都不带火了,都改行借火去了,陈康辉心头一松,他连忙很和气的重复着刚才那话道:“对不起,我不抽烟……”

  “你呢?”小黄头转向杜文涛,气焰嚣张得很。

  在四个高挑的男子面前,他确实有点小,加上头发又染得红黄的,姑且就叫他小黄头吧,愿主保佑小黄头,阿咪豆腐……

  “没有!”对方已渐渐围了过来,杜文涛望着比他还矮上半头的小黄头,想看他到底玩什么把戏,己方也有四人,怕他们做什么,他们也不过是多两人而已。

  “那你有没有……”

  被何志强冷酷毫无感情的眼睛一瞪,小黄头这话一下子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两脚不听使唤的倒退了一步,神色慌张的向四处望了望,见他们的同伙已成包围圈般围在他身边,他立刻站止了脚步,挺了下胸膛,清清喉咙大声道:“你们是混哪的,连个火都没有!”

  一个小混混衣着与小黄头也差不多,长相还特别的猥琐,站在小黄头后头挤手弄脚狐假虎威,一样气焰嚣张的道:“就是,借个火而已,你们也太不给面子吧!”

  一个一个的打量,个个都是气势昂扬的,目光很明显的不友好,白痴也看出这些人好象故意找茬的,苏情踏前一步,逼到小黄头跟前,两眼眯成一线,然后突然一睁紧盯着小黄头,沉声道:“你想怎么样?”

  那目光如电直射小黄头心头上,小黄头心头一颤,打了个罗嗦,忖道:不是说是四个外地来的实习医生么,怎么个个看起来比他们更像道上的,难道那人给的消息有误,钱虽然重要,有钱却没命花就不值得了。

  在兄弟面前他可丢不起这个脸,小黄头在短短时间内转了几个念头,强装镇定的挺着胸,使出他自己觉得很有威势的声音答非所问道:“你们哪条道上的,划下道来。”

  苏情望了下他的三个兄弟,紧张吁吁的陈康辉像个文质彬彬的现代书生,杜文涛一脸平静顾自打量那些真正的混混呢,看他一身名牌休闲衣装,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但怎么看也不像个混混呀,倒是老三何志强,整天冷着脸装酷,对着谁都是这样,如果苏情不是习惯了他那幅臭脸,何志强倒真像个混黑社会的,而且今天何志强还穿着黑衣黑裤,分明扮人装黑社会来着。

  而自己这样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阳光型帅哥,怎么可能像个混黑社会的呢,这肯定是何志强那张臭脸惹的祸了,苏情转念一想,自己早就不爽何志强整天摆着那张臭脸了,何不借这个机会这样这样,哈哈,到时候何志强就糗大了。

  苏情忍住心中的得意,又对小黄头道:“我们很像混的吗?你看看,哪个像混的。”边说还特意指着何志强一下,分明想分散小黄头的注意力。

  “你了,还有谁?”小黄头毫不犹豫的道。

  “我!你见过有这么帅的混混吗?”苏情目露凶光,瞪着小黄头吼道。

  突然苏情大发脾气吓了小黄头一跳,他连忙跳开一步,囔道:“就你就像……”

  “我靠……”苏情左手挽起右手的袖口,一副准备开打的样子。

  这形势一下子变了,怎么要来找茬的反而被人找茬了,这还不像混的吗?当苏情挽袖口时,旁边的几个混混也摆出了架势,一场混战即将上演。

  这气氛一变,陈康辉连忙走上前抓着苏情的衣角,有点结巴的道:“二哥,我们还是走吧!”

  “干吗?”苏情不爽的拍开陈康辉的手。

  “明天还要上班呢,我们还是走吧!”陈康辉又拉住了苏情,如果刚才是劝人的语气,那现在几乎是请求的语气了。

  杜文涛也觉得没必要惹麻烦,自己几个人还要在这里实习一年,根据他的资料,这里附近确实有黑帮活动,好象还是某大黑帮的分堂来着,如果这些人是那个帮的人,惹上了以后就不好脱身了,于是他道:“二哥,玩够了吧,也应该回去了!”

  还二哥二哥的叫呢,那个一直不说话的酷哥想必就是他们的老大了,果然有老大的样子,冷酷不说,什么事都不用他动手动口,看来这四人真的也是道上的了,小黄头警惕的看着他们几个,一有动静就立即先动手,这世道就是先动手吃香,后动手吃亏。

  怎么老三今天也怕事了,这不像他平时的性格,苏情回头对上杜文涛,发现杜文涛正偷偷向他使眼色的,再看陈康辉,很明显不想自己惹事了,再说杜文涛这小子办事都挺准的,他不要自己闹,想必也有他的道理。

  综合这些在一起,自己没必要搞下去了,苏情整整了衣装,肃肃表情,让自己看起来确实也满酷,满像一个大哥的样子,然后清清喉咙道:“那,我们走吧!”

  突然,小黄头眼睛一亮,脸上露出欣喜的神情,呸的一声吐掉嘴上的香烟,露出凶狠的目光,狠狠的道:“走?嘿嘿,现在晚了!”

  小黄头刚说完,那六人又靠了过来,握着拳头,似乎想动手了。

  怎么刚才还有点懦弱的小混混听到自己要走就一下子又变得嚣张了,自己不想惹事了他反倒好,敢情吃了豹子胆了,以为多自己两人就怕了你,苏情又向前迈进一步,正准备再来个下马威,见那小黄头竟毫无畏惧对着他喊道:“有种就别走!”赫?还挺嚣张的,也不就这么六个么,四个照打你们六个。

继续阅读:058 击中了大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