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精明的头脑
孟太琪2018-05-03 21:083,287

  说这个话的也只有阚莉这个科花了,因为这个几乎是阚莉以后每天一进办公室就必须讲的话了,对于阚莉亲热称呼傅飞为弟弟的事,科里的人早见怪不怪了,如果阚莉和傅飞同意,他们巴不得立即认傅飞为干儿子呢,有这么个非一般人物作自己的干儿子,至少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了,汗,对于老人家,怎能用这个话,应该是认了傅飞为儿子,老yin棍们就不用天天感慨后继无人了。

  傅飞放下手中的病程记录,等阚莉走到他身边站下后,他才道:“姐姐来了,今晨9号床发烧了,我已经处理了,别的患者没什么大碍,还有22床和56床已痊愈,可以出院了。”

  “那你开他们今日出院吧。”阚莉对傅飞很放心,这些小事现在轮不到她出手了。

  傅飞的能力她很清楚,这种小事是不会出差错的,不然科里那些老yin棍也不会天天烦着她要和她换实习生了,不过她哪会同意,自己刚认了个弟弟,而且又这么懂事,她才不会让步呢。

  其实当医生是很闲的,但没多少空余时间是真,一个礼拜要上5天半的班,礼拜六下午和礼拜天可以不用上班,但如果轮到礼拜天值班的话,那就要连着两周都上班了,内科的住院病人很少病危的,一天检查过一次,开开医嘱,记录下病情就OK了,其他的打针吃药的护士会做好的,不用医生操心,一天做完这些,就可以坐在办公室里闲聊了。所以说当医生很闲,但上班时间不能出外面,如果病人出现什么险情需要医生处理,医生不在那就麻烦大了,所以就是没事做,也得在办公室里呆着。

  这样呆着不是很郁闷无聊么,傅飞现在不觉得,与阚莉的聊侃可以打发这个枯燥的生活,更能进一步的了解阚莉,又能增进感情,何乐而不为呢。

  看,这么多人在办公室,傅飞的手又不规矩的搭上阚莉阚莉的小手了,为什么要说又呢,当然是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傅飞在前一个月都不知道做过几遍了。

  有什么好看的,没有看到爷爷在办事么,傅飞翻了个白眼,本还在傻笑的那些无聊老yin棍看见傅飞的不满,看戏的心没了,给傅飞一个大家都是男人,应该心里有数的眼神,无视傅飞的yin威。

  虽然为南海武警总医院是军人医院,但对院里进进出出的人流不甚严格,无论什么时间都可进医院里,听说这是方便住院的患者家属进出,有的患者在半夜得个什么急性病送来,一个患者跟着一大堆家属,如果每天来往的病人家属进医院大门时门卫都要盘问一通,那还得了,说不定流言传开,嫌麻烦的患者不再来南海武警总医院治疗了,这可对医院名声不太好,再说,医院里这么多的工作人员要养,不能单靠那些免费治疗的军人,医院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地方的患者。

  傅飞换回自己的衣服,吕圣轩发给他的篮球服,听说是由院方的工作清洗消毒的,郁闷,医生的白大褂消毒也就得了,不知道篮球服为何也不消毒。

  此时,院篮球队的训练已经结束,傅飞掏出手机一看,离医院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呢,吕圣轩说了,他这段时间不用去上班的,跟着篮球队训练就行,真感谢挂在空中太阳公公,不是他毒辣的阳光,篮球队也不会这么快结束训练。

  突然,傅飞沉吟了下,一会,终于一阵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拽拽口袋,皮夹有带在身上呢,与篮球队的队员告别后,拔腿便向院外走去,他是从医院职工宿舍的小门走出外面的,同样,小门的门卫爷爷也没问他,任由他大摇大摆的出到外面的小街上。

  路还是在嘴巴下的,傅飞从一路人甲知道了这家有宣纸笔墨卖的小超市,有了上次的前车之签,傅飞没问要超大超长的宣纸,一张四人头甩下去,选了小超市里最好的笔墨及为数不多的宣纸,最后超市阿姨还热心的找回了66元6毛呢。

  回到宿舍,杜文涛正在宿舍里哼着小歌儿呢,不用说,这小子肯定又早退了,也不知道是杜文涛幸运还是倒霉,幸运的是他碰到一个不管事的带教医师,如果医师不忙,他随时可以下班,倒霉的也是他碰到一个不管事的带教医师,实习时准学不到知识。看杜文涛张罗的样子,想是打饭回来了,2号宿舍有这么个规定,谁个回来最早就去把5人的饭菜打回来,免得赶上下班时间,医院的食堂拥挤得很。

  “咦?老大你今天回来这么早?”看到傅飞,杜文涛有点惊讶,但手还是不停的摆布着桌上的饭碗。

  傅飞把那卷宣纸往床上一丢,笔墨放到他床头的桌上,头也不抬的说反问道:“准你早回来,就不准我回来么。”

  “当然不是,老大想回来,谁敢挡道。”杜文涛赔笑道,对于老大现在的权威,其他兄弟还是佩服的,不是佩服老大傅飞功夫比他们厉害,傅飞修炼了十多年,他们不过才一个余月的时间,当然是不能相比的了,他们所佩服的就是傅飞日日穿行在三女之间,电话,情话不断,这足够让他们羡慕的了,不过很可惜,无论怎么诱惑,傅飞的泡妞秘籍还是没传给他们,常人说想要让人说出一些事,不外是利诱及威胁,诱惑不行,威胁这事更不用说了,他们几个加起来也比不过他们的师傅老大的一根指头。

  “老大今天怎不陪院花大嫂了,难道被甩了?”杜文涛精明的头脑又乱猜想了。

  “呸,你这个乌鸦嘴,这几天我不用上班了。”

  “唉,早知道是这么个回事,也不知道吕助理看上你什么了,说到篮球,自信还是有的,可为什么吕助理不找我呢,秀秀就知道我是最好的了,也不要天天都听着那个冰女……”杜文涛放好饭碗,独自坐在桌前双手枕着脸叹气起来。

  “早上这么点事,你也知道了?”傅飞孤疑的道,难道他什么时候告诉杜文涛了么,自己怎么不知道。

  “哎,我的秀秀……”一声长叹,听了真让人感到伤心绝望。

  “你们两个不是好好的么,你叹气做什么?”傅飞纳闷了,他明明看到杜文涛前些日子与文秀相处还挺好的呢。

  “我的秀秀当然对我好了,就是秀秀就是对那个冰女言听计从,一直没啥发展了……”杜文涛的眼皮垂了下来,把脸埋进了双手里。

  “靠,一个女孩子都搞不定,以后别说是我傅飞的兄弟……”傅飞停下把弄手中的宣纸,心中疑惑,开始他们不过是开玩笑追自己的一半么,现在怎么弄得死去活来的,难道杜文涛已经陷进去了,这很有可能,看他难过的样子,一定是了。

  “老大,你就教我几招……” 埋在手里的脸露出狡猾的笑容。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想阴我,还早呢,傅飞也精得很,两个多月相处来,傅飞还不知道自己宿舍的几个人是怎么样的人,除了陈康辉及何志强的话可信外,要小心苏情与杜文涛。

  “靠,还是骗不到你……”杜文涛放开双手,脸上尽是忿忿不平。

  “嘿嘿,也不看看我是谁,是你们老大……”傅飞得意笑道。

  “你搞什么?”杜文涛看了眼傅飞,突然道。

  “写字!”傅飞头也不抬道,他要抓紧时间写了,争取在下班时间前搞定,苏情等人一回来就要开饭了。

  “毛笔字?”杜文涛走到傅飞身边。

  “嗯!”傅飞醮上墨水,提气,深呼吸,然后气沉丹田,挥笔一气呵成。

  “是什么字来着?乱七八糟的就像两行杂乱线团。”杜文涛汗颜,说篮球,说美女他就头头是道,对这个艺术的东西,说实话,他没什么细胞,哦,不,是一点细胞也没有。

  倒!

  傅飞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白了杜文涛一眼,杜文涛实在是不给他面子了,这狂草可是他最得意的之作,他杜文涛竟然说成是线团。

  “懒得理你……”

  傅飞小心翼翼把那张墨迹未干的大宣纸移到自己床上,又铺上另一张空白的宣纸。

  这次虽然不像前面那样的快速完成,速度也差不多了,完成后,傅飞看了眼杜文涛,想知道杜文涛是怎么看的。

  杜文涛上上下下看了几次,憋了一句话来:“也没什么嘛,和我写的也差不多……”

  “你也会写毛笔么?”

  “我是说用钢笔写。”

  “……”傅飞无语,钢笔字能与毛笔字相比的么,前者是硬笔,后者是软笔,分明是两回事嘛,不过他至少知道了杜文涛是个毛笔盲,呃,就不跟没艺术细胞的人计较了。

  傅飞看了宿舍墙壁上的钟,自言自语道:“还有15分钟下班,应该够了……”

  “好象一台电脑,是了,房子……咦,好象是医院的办公室……老大你在画什么……”杜文涛好奇的道。

  “别吵……”傅飞沉思了起来,一会,他轻轻的微笑起来,再次提笔往纸上点了几点,再想了几下,然后飞快地唰唰的画了起来。

  “拿酒来。”看得一头雾水的杜文涛被傅飞突然一喝吓了一跳。

继续阅读:052 找对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