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病危通知书
孟太琪2018-05-03 21:073,362

  “咳,小蓝是这里的见习医生,今天刚到内科。”阚莉脸上也红通通的,这种事被自己的学生撞见了是谁都会有点不好意思的,轻轻推开傅飞的手。

  “跟你的?”傅飞道。

  “恩。”阚莉点点头。

  My God,怎么会是跟着阚莉的,希望这个野蛮女子往后不会找自己麻烦吧。

  “阚姐,你说的那位弟弟不是这个流氓吧?”蓝亦晨突然拉着阚莉转到她那边,悄悄的说道,边说边紧盯着傅飞,生怕傅飞给偷听到了。

  就是蓝亦晨再小声,傅飞一样听得清清楚楚,傅飞郁闷了,我真的长得很像流氓吗?他什么表现得让人这么窝心了,不过阚莉的下面的话让他稍微得到些许安慰。

  “恩,小飞不是流氓呀。”阚莉算是承认傅飞是她弟弟了,又为傅飞辩解道。

  “那为什么你们……你们那个……”蓝亦晨一时找不到什么好词语表达出来,吞吞吐吐说不出来。

  “什么那个?”阚莉也装糊涂。

  “我刚看到的,他的手在你的腰上!”蓝亦晨一急,声音难免大了起来。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们只是……只是……”阚莉脸都红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这种事情是越说越糊涂,愈想隐盖愈让人可疑。

  “只是什么,你说啊。”蓝亦晨紧张的追问道,她一点也不理解阚莉现在的心情,真是一个单细胞生物。

  “你谁啊,我们的事需要你来管吗?”傅飞看不下去了,插嘴道。

  “阚姐的事怎不关我的事,你以为你是谁!”蓝亦晨亦不甘示弱,反顶道。

  “我是她弟弟,你又是谁?”傅飞插着腰,挺起肚子道。

  “我外公是这里的院……院内患者,我是来见习的!”蓝亦晨面色有点不正常,不过还是撑着,如果傅飞是阚莉的弟弟,那她挺多只能算阚莉的学生朋友,弟弟与学生,不用说也知道哪个重要了。

  “切,还以为是什么人呢。”

  “你这个流氓!小心我让你实习不下去!”

  “我什么,流氓又怎么?关你鸟事!”傅飞不屑的道。

  “你……走着瞧!” 蓝亦晨气极,指着傅飞,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此时,阚莉不得不出来打团圆了:“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小蓝先吃饭吧。”

  “小飞,你怎么上来了?”阚莉看着傅飞问道。

  “我上来看看你,没累坏吧!”傅飞尽是温柔,手又有点不规矩了。

  “有什么累不累的,还好了,倒是你训练不累么,怎还不午休下。”阚莉拍开傅飞的手,眼角瞄着边上的蓝亦晨。

  “今天你值班嘛,再累也得上来陪姐姐。”

  “扑嚏……”蓝亦晨站起来,抓起饭盒,大声道:“我到值班室里看电视了。”

  阚莉也不拦她,道:“这些菜都拿去吧,我吃饱了。”

  等蓝亦晨出去后,傅飞问道:“她是谁?怎是来见习的?”

  “你呀,人家可是院长的外孙女,性子直了点,你就不懂让着她一点么。”阚莉笑道,她想吓下傅飞。

  “院长了不起吗,大不了不实习了,反正我也不想行医,我可没慈心济世这份心!”傅飞想都不想道,他傅飞什么时候怕过谁来。

  “你不怕,姐姐怕呀,要是炒了姐姐,谁来养我。”

  “我养你!”傅飞心直口快。

  “嗤,现在你还没工作呢,怎么养姐姐,好了,总之回来后好好与小蓝相处,她可要呆在这里到她开学。”蓝亦晨还是一个在校的医学生,趁着学校放暑假的时候来这里见习了,她外公是这里的院长,来这里见习还不是小事一桩。

  “我还真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工作呢?”傅飞挠挠头,尴尬的笑了下,一直以来他就是靠着那点遗产过生活,现在钱也快被他花光了,还真要考虑找个工作赚钱了,不然别说养阚莉,自己都养不了。

  “你没想过留在医院工作么?”阚莉脸色有点期待。

  “这个……这个,也不知道啦,实习结束了再说吧!还不知道有没有医院要我呢!”傅飞打哈哈,其实以他的能力,哪个医院会不要他呢,不过当医生太辛苦,日日夜夜的上班,好象不符合他的性情。

  “你就没想过为我留在这里么?”娇滴的脸庞,忧伤的眼神,让傅飞也要心碎了。

  “不是,不是……我……莉姐,你的意思?”傅飞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说什么也不是自己想要的,但他还是有点高兴的,毕竟阚莉说这话,说明了她接受他了……

  “那你是愿意留在这里工作了?”阚莉突然转涕为喜,欢喜地道。

  “我没有家,哪里工作都无所谓的。”女人果然是善变的,傅飞无奈的道。

  “谁说的,姐姐的家不也是你家么。”阚莉说完顿了下,突然害羞起来。

  “谢谢姐姐,姐姐对我真好。” 被阚莉的关心感动了,傅飞倒没想到那一层。

  “主任也很看好你的,我跟主任说说,院里肯定留你在这里工作的。”阚莉眉开眼笑的道,对于傅飞的表现,整个内科医生都有目共睹的,虽然傅飞就读中西医专业,但内科理论知识扎实,在内科进修一年后,内科一般病理他足以游刃有余。

  “不用麻烦姐姐了。”傅飞赶紧拒绝,要是给阚莉这么一讲,那还得了,人家不说自己走后门,也说自己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了。

  “你想反悔?”阚莉瞪着傅飞,如果傅飞敢说是,她的粉拳肯定不客气地招待下去。

  “也不是,这个等到以后再说好吗?”威胁是女人一种手段,傅飞无语。

  “放过你,给我说说你以前是怎么认识小蓝的,以前没听你提起过。”阚莉两手托着下颌,对着傅飞道。

  “这个不用说了吧,也就见一面而已。”傅飞尴尬的笑了下,要是说当时的情况,保证被阚莉笑死,可是他有胆子把实情说出来么。

  “见一面她怎么会这么讨厌你,肯定你对人家做了什么,快说。”很明显,阚莉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傅飞。

  “不说行不行。”傅飞可怜的恳求。

  “不行!”阚莉很坚持。

  “以后再说好不好。”

  “不好!”

  “嘟嘟……嘟嘟……”办公室里的电话声救了傅飞,阚莉拿起电话一听,突然她脸色一变,脸上露出着急状,回个话“我马上就来。”就挂下可电话。

  这个电话只有医院内线才可以打得通的,估计是有什么危重病人了,不然阚莉的也不会这么着急,傅飞忙问:“出了什么事了?”

  “17床患者哮喘发作,不能呼吸,我得过去看下。”阚莉披上白大褂,急急的向外走去。

  哮喘发作而已,又不是什么大问题,需要这么急吗?既然人来了,傅飞从洗手间拿了一件白大褂,也不知道是谁的,披上也跟着进了17床的病房,阚莉正对17床的患者检查,香姐与小丽在旁边忙着打针呢,患者胸部起伏很厉害,一会渐渐降了下来,两眼一闭,两脚一蹬,进入晕迷中。

  怎么还是他?傅飞奇怪的想到,17床的患者就是阚莉管的病人,患者男,48岁,诊断为急性肺炎、肠胃出血性贫血及风湿性关节炎,住院已有一段时间了,在傅飞还没到内科前他已经在这里住院了,病情基本控制住了,现在是恢复期间,他基本上都不行西医治疗了,本来要转去风湿科治疗的,因风湿科患者饱满,所以继续留在内科住院治疗关节炎。可没想到他还有哮喘这个病史,加上肺炎,就有点严重了。

  哮喘这个病死亡率在近年可是急速上升的,由于还哮喘病的病因很复杂,发病机制还不明确,而且缺少有效的治疗药物,几乎发病时都很危险,何况17床身上还带有几种病……

  “医生,我爸怎么样?”说话的是患者的儿子,年纪不是很大,20出头吧,一直留在这里照顾他父亲的,傅飞不知道他叫什么,看他焦急的眼神,想必很紧张他父亲的病情。

  “没事的,先等检查完。”傅飞象征性的安慰下他,这是傅飞到内科来学到的,任何时候都不能惊慌,首先要安慰好患者及家属。

  “马上给氧,准备监视器,病人现在呼吸很弱,准备进入抢救。”阚莉收回听诊器,有点急的说道,“小飞,你给患者打一张病危通知书,要马上签字。”

  “是!你跟我来。”傅飞拉了下患者的家属,匆匆走了出去。

  内科一个月的实习也不是白呆的,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傅飞回到办公室,熟练地打开阚莉的工作站,选中17床的病号,调出“病危通知书”的模版,修改过后,两分钟内打印机就打出了17床的病危通知书。

  拿着通知书,傅飞对站在他后面的家属说道:“在这里签个名。”

  17床的儿子接过通知书的手略发抖着,通知书其实很简单,不外是说患者得了什么病,现在情况非常危险,必要时医生会给予措施或者有伤害性的抢救,大略浏览了一遍,他颤抖的问道:“我爸很危险么。”

  “不用担心,我们会抢救的。”傅飞理解家属的心情,他安慰道,一般来说,急性发作且进入休克的危重病人到需要抢救时刻,是很少是有生还的,但作为医生,总不能在抢救前说病人没救了吧。

继续阅读:039 极限抢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