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医生不是神仙
孟太琪2018-05-03 21:083,556

  傅飞正好从浴室走出来的,刚出门口就被一件不知名的东西砸在了脸上,刚冲完凉就被砸了下,傅飞美好的心情打了个折扣,看明罪魁祸首,傅飞大吼道:“老二,不想混了吗!”

  “这个,老大别生气,生气就犯嗔念的,我帮你擦擦……”老大可是2号宿舍的权威,老虎牙前触虎须,还真不要命了,苏情连忙赔笑,伸出一双黑不呜漆的手就往傅飞头上拂去,见风使舵是他的擅长。

  “拿开你的鸟瓜,看你这么识相,今天老大我心情好,不可你计较。”傅飞拍开苏情的手,独自把额头前的长发往后甩了下。

  “是,是,老大宽宏大量,今天这么高兴,是把到大嫂了吧!”苏情果然很识相。

  “是又怎样!”傅飞胸一挺,得意非凡。

  “我都说了,老大出马,肯定马到功成。”苏情此时的表情,十足汉奸见了小日本鬼子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如。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说老二,你也应加把劲了!”傅飞的腰更直了。

  “是!是!正在努力!一定跟上老大的脚步。”苏情的腰更低了,生怕他一站直,又高过傅飞了。

  “马屁精!”杜文涛不齿苏情现在所为,嗤道。

  苏情怒目一瞪杜文涛,杜文涛转过身当没看见。

  “老三也一样,对我家的小秀子好一点,不然饶不了你!”大概杜文涛说话引起傅飞的注意了吧,傅飞突然嘣出了一句。

  “那当然,我不对秀秀好对谁好呢!”杜文涛干笑了几下。

  切,你小子的话可信才怪,还不是和老大一样,吃着嘴里的,瞧着碗里的,还是自己好,就对女神一人好,苏情偷偷向杜文涛竖起了中指。

  “这样就最好咯,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是你吧,一炮三响……”杜文涛低声咕噜。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傅飞也没听清。

  “俺说天气真好,太阳高挂,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正是冲凉的好时光!呃,俺冲凉去鸟!”杜文涛抬脚就溜。

  “……”

  “现在不是晚上了么,哪有什么太阳?”陈康辉突然合上书,奇怪的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经过陈康辉旁边时,杜文涛赏了陈康辉一个响头。

  “老大,四哥又欺负我!”陈康辉有了以往的经验,知道抗议无效,聪明如他就向傅飞告状。

  “他欺负你,你也可以欺负他嘛。”这种打打闹闹的事,有必要管么。

  “可是他是四哥!”陈康辉担心的道。

  “四哥又怎了,做人的宗旨就是只有我欺负别人,没人可以欺负我,管他什么哥,你照扁便是。” 这个老么,什么都不错,就是呆了点,又怕他不开窍,道:“放心,我保证他打不过你。”

  杜文涛不服了,挺起胸,手臂鼓起一个小小的疙瘩,目露凶光道:“怎知道我打不过他!”见着杜文涛的雄风,相比自己稍微瘦弱的身子,陈康辉缩了缩脖子,艰难的咽下口中的唾液。

  恨铁不成钢啊,傅飞无语,自家兄弟开个玩笑都吓得这样,打架又不是靠肌肉就行的,看来真的要给他点信心才行啊,傅飞提示道:“老么,你纯阳气练到几成了。”

  “刚过第三层!”陈康辉小声的说道。

  “靠,到第三层了。”杜文涛羡慕的道。

  什么天理啊,自己苦苦修炼了十多年,现在才不过达到第六层,你才1个多月就第三层了,真是没天理,傅飞心里大哭。

  “老四你呢!”傅飞转向杜文涛。

  “还是第二层,好象到瓶颈了……”杜文涛的声音小得就如蚂蚁的声音,如果不是傅飞耳力好,估计没又没听出他讲什么了。

  “嘿嘿,老么听到了吧,上去K他!”

  “打吧,打吧,太平间离这里不远,运送我负责了!”苏情在旁隔岸观火。

  “那就打吧,上……”杜文涛及陈康辉的不约而同攻向苏情。

  “黑虎掏心!”

  “看我的降龙十八掌,飞龙在天!”

  “横扫千军!”

  “亢龙有悔……”

  “插眼,封喉,撩阴腿……”

  “猴子偷桃!”

  “啊,你们两个卑鄙,老大,救命啊!”

  傅飞对着镜子整了整,看着扭成一团的三人,摇摇道:“你们闹吧,我出去一下!”

  苏情又传来一声哀嚎,大叫着:“别走,先救我“老二”再走啊。”

  有点安静!今天内科给傅飞的第一个印象,护士站里就这么几个护士,各自忙着写着什么,走廊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这也许是一个好的开端,没病人就代表着阚莉可以闲着过这一天,工资则照拿。

  不知17床怎么样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吧。经过17床病房时,傅飞望着紧闭的房门,幽暗的灯光从探视窗口射了出来,本能的止下脚步,看起来有点阴深。

  还是不打扰他的休息了,希望他早日康复过来,傅飞心里祈祷。

  现在才晚上7点多吖,莉姐怎会不在办公室内,今天中午没休息,想必累了到值班室休息了吧,傅飞移步到值班室前,敲了敲门。如果是以往,他会直接开门进去了,但阚莉多带了蓝亦晨,给那个小蛮女看到自己不敲门就进去,估计会找他麻烦。

  “谁?”房里传来阚莉虚弱的声音。

  “我,小飞。”怎莉姐声音听起来很累,傅飞傅飞迟疑了下,对着门前的传声器说道。

  “进来吧!”这次,声音听起来比上一句有精神多了。

  傅飞推开门走了进去,阚莉站在窗口前,背对着他望着窗外,傅飞环视了房里一圈,卧室门也是开着,里面空荡荡无一人,傅飞奇怪阚莉值班,怎不见那小蛮女呢,不在更好,省得自己见了她烦心,但又不太确定的问道:“怎就你一人,小蓝呢?”

  “小蓝跟她外公回家了。”阚莉幽幽的说道。

  莉姐的声音怎变得这么多,还有那背后看过去的身影,好象……好象有点落寞的感觉,这是怎么了,傅飞满肚子都是问号,这不像以往的莉姐啊。

  渐渐走进阚莉,傅飞不敢轻易像以往那样的随便触碰阚莉,斜斜的看到了阚莉的侧面,心中一震,一张幽怨的脸庞,空洞无神的双眼望着外面灯火阑珊的夜市,傅飞心中一痛,伸到阚莉肩上却放不下来,颤声问道:“莉姐,怎么了?”

  “他走了!”阚莉突然一转身,趴在阚莉肩膀上低声抽噎起来。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措手不及,但见阚莉如此伤心,傅飞竟然不知应该如何安慰她,再坚强开朗豪爽的女孩子总有那么脆弱的一面,难道莉姐就是因为他才拒绝自己的么,都已经分开了两年了,女孩总是这么多情善感,走了也好,是走了最好,巴不得他滚远点呢。

  傅飞痛惜的道:“走了就走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走了……就永远回不来了!”大概是抽噎的关系吧,阚莉说起话来含舌不清。

  不要怪我趁虚而入,这个是我目前所想到最佳的方法了,傅飞抚着阚莉的柔顺的头发,低声道:“不回来也好,不是还有我陪你么,只要莉姐不嫌弃小飞,小飞会一直陪着莉姐的。”

  “本来好好的,都可以出院的,中午还救回来了,谁知还是走了……”阚莉似乎找到发泄的地方,继续说着。

  “……”傅飞大汗,这是什么跟什么?如果允许的话,傅飞现在就想出去喷血三两再回来,自己很明显会错情了,还表错了情,还好阚莉现在精神不好,没注意到他刚才说了什么。

  “是17床么?”傅飞想确认一下。

  “嗯。”

  果然,郁闷了,还以为自己的真气奏效了呢,想不到17床还是走了,呆在内科一个月,傅飞还是见过了不少伤情离别,这是无法的挽免的,医生不是神仙,不是想救活就救的。

  明白了这一过程,傅飞不知应哭还是笑好,阚莉行医也有三年了,这样的事应该见过不好了吧,怎还会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么个活香香的女人在怀里,没别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为了让自己不在这个时候作出出轨的事情,傅飞稍稍推开阚莉,安慰道:“别伤心了,医院就是这样的!”

  阚莉也许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极为不雅,脱开傅飞的怀里,不敢看着傅飞,又转过身对着窗口,然后道:“你不觉得可惜么,中午救回来了啊!”

  “你在医院比我久吧,怎么还看不开呢!”傅飞也叹了口气,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时,中午救醒了又如何,谁会知道17床什么时候又发作呢,他体弱多病,死了也许是他的解脱吧,不然以后发作了伤人又费钱,对他的家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可是我接病人以来第一次救醒的患者嘛,而且……而且他本就好好的,一下子就走了……”想起刚才自己还趴在傅飞怀里,又是哭又诉的,阚莉脸上红晕渐渐增加,好在背着傅飞,不然还真不知如何面对着傅飞呢,虽然说现在傅飞还是自己的弟弟,但从那晚傅飞表白后,她的心情一直不安静,整天胡思乱想的。

  “其实我也有点不好过,可医院就是这样的,又有什么办法呢。”大喜过后迎来噩耗,17床的家属大概也和自己三年前父母离去时一样的难过吧,但经过三年,特别的来医院实习一个月后的傅飞,见过的生死离别比常人还多,还会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姐姐是不是很没用,连一个病人都救不了?”从背后,傅飞可以看到阚莉双肩轻微的颤动着。

  “哪有,姐姐这么年轻就当了主治医师,谁敢说姐姐没用。”

  “主治医师又如何,17床还是走了!”很显然,傅飞不是安慰人的料子。

  “可你又治好了很多17床一样的患者,这个是一个例外,我们别提他了好吗?”

继续阅读:043 背叛谎言的滋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