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一切尽在不言中
孟太琪2018-05-03 21:093,260

  “我答应小雪明天早上就去她们那里的,我不能食言,我是白天过去的,他们应该没这么猖狂吧。”傅飞沉吟了下才说道。

  杜文涛也点点头道:“嗯,总之要小心点。”

  兄弟的关心,傅飞当然感动了,他道:“我会小心的,晚了,大家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苏情今天修炼有突破了,精神好得很,见傅飞要走,他忙道:“急什么,还没到12点呢,我们不聊这个,聊其他的也可以吧。”

  傅飞头也不回道:“医院还要求10点半休息呢,现在都11点多了,今天打了场篮球还真有点累了,睡觉吧。”

  “不用睡这么早吧,不如说说你们比赛的事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高手或者漂亮妹妹的……”

  “什么高手,有高手我们还能拿冠军么,睡了……”

  ZZZZ……

  下了诺言就得执行,这是一个好男人做人的准则,看似一句话,做起来可难着很,稍有不注意,男人就犯禁了。

  傅飞既答应李雪君今天一起床就去人民医院,那就不用说了,一蹦起就赶车去嘛,从傅飞今早的一切行动证明他不是个好男人,因为他食言了,是的,但傅飞作为一个食言的男人,是要原谅的,因为他起床了后不是马上就去南海市人民医院,而是刷刷牙洗洗脸了,打了个电话给阚莉问请假的情况,路上搭车时候还顺便吃了早餐……

  车到了站,傅飞舒了口气,没啥状况嘛,苏情他们担心是多余的了,世风化下,白天哪来这么猖狂的混混,晚上也许会有还差不多,混混不都是晚上出来活动的么。

  傅飞轻车纯熟拐了两个弯便到了刘佳欣租住的小屋前,门是锁着的,傅飞看看了时间,已快9点了,刘佳欣现在应该是在上班了,那就不打扰她先,先见见小宝贝也好。

  傅飞是有房门钥匙,刘佳欣当然不会没事换个锁的,所以傅飞很轻易的走进了房里,客厅的摆设还是像以前他来时一样没变,傅飞眼神如电,发觉了一个异样,那就是卧室门口多了一双鞋子,他当然认得这一双是李雪君最爱穿的平底胶鞋,这个小妮子不会还窝在被窝里睡懒觉吧,以往在学校她都起很早的呀。

  卧室的门没反锁,傅飞轻轻一扭就打开了,首先入目便是刘佳欣闺房正中的那张大床,傅飞当然没空欣赏那张木雕床是如何古雅,即使那张床曾经留下他和刘佳欣欢爱的痕迹,因为傅飞确实没想错,他的小宝贝李雪君身子成弓状猫在床上,身上整齐的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单,只露出那张粉嫩可爱的小脸。

  傅飞轻手轻脚走到床前,耳朵传来李雪君有点沉重的呼吸声,傅飞轻笑了下,这个小妮子看来还在熟睡着呢。

  傅飞静静的站定在床前,仔细的欣赏着久违的李雪君那张俏丽的小脸,一切还是那熟悉的脸庞,睡姿也是这个样子,傅飞突然一楞,李雪君的脸似乎比以往瘦了点,才分开两个多月的时间,她就瘦了,自己不在身边了这小妮子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该打!

  傅飞用手在李雪君的脸上轻轻拍了拍,“小雪,小雪。”傅飞轻轻叫到,并且还捏了下李雪君尖挺却又圆滑的小鼻子。

  李雪君并没如傅飞所愿醒来,她似睡时被蚊子盯了,小手在脸上一扫,嘴巴动了动,呼吸声反而加重了。

  “小雪,小雪。”傅飞加大了点声音,但还是没平常那样大声,并伸手摇了摇李雪君的半露的肩膀。

  “别吵,人家还要睡……”李雪君翻了个身,脸转过另一个方向,还是弓着身子,又继续沉睡下去。

  “这小妮子还真恋床,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还睡得这么死。”傅飞轻笑了下,这次他没在叫李雪君,反而帮李雪君盖好被单,又静看了一会,才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吁~傅飞拉上卧室的门后,大力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客厅随便坐了下来,无聊的环顾的房间的四周,老样子,房子没因多住了一个人而变化。

  这个屋子是一室一厅布置的,外加厨房及卫生间,很标准的单人房,坐了一会,傅飞起来把另外的两个小间也看了看,哇,终于发现了个最具有重大意义的改变,那就是厨房里的餐器有人用过了,锅里还油亮油亮的呢,今天中午有口福喽,傅飞大喜,回到客厅便套出手机,拨了刘佳欣的号码。

  南海市人民医院外三科医师办公室里,刘佳欣两眼微红,好象睡眠不足的样子,时不时就打了个盹。她无精打采的坐在电脑前,她打开的工作站里某个患者的病程记录,输入的记录删了又删,从她开始工作到现在,一个病程记录都还没完成,一次又一次,她好象永远不会耐烦的输进去然后再删除……

  一般来说,当天巡视完各个患者后,医生必须把各个患者的状况记录下来,这也就是所谓的病程记录,严格来说,病程记录的这样记录的,其实有的医生还是偷懒的,或者因忙别的事情,当天的病程记录也可留到明天或者后天写,但有一种还是例外的,那就是危重病人的病程记录,要随时记录的,绝对不能偷懒,如没记录,患者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医生的麻烦就大了。

  昨天是刘佳欣的导师值班,今天早上只要巡视完所管的病人便可提前下班休息的,因此她的导师在巡视完病人后,吩咐刘佳欣写完各个患者今天的病程记录,便匆忙离开了办公室。也就是说,刘佳欣只要写完所有的病程记录便可下班,当然想不写便下班也可,这没什么大不了,最多降低在导师眼里的印象分罢了。

  胡俊一打上班开始就很注意刘佳欣了,今日刘佳欣反常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他很想上去问个怎么了,但又拉不下面子,因为现在整个科室都已知道他对刘佳欣有意,也知道落花有意随流水,而流水无心恋落花,刘佳欣对他一向不冷不热,那还是在工作上的问题,如是私人问题,刘佳欣无不冷着脸。他知道,因他的才能高傲,他已经够遭人妒忌了,如果现在他上去表示关心,刘佳欣也不会领情,反会让科室里的那些同时给他冷眼色,惹来的也会是同事无情的嘲笑而已,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只有在等,静静的一个人漫漫的等待机会的来临。

  这时,刘佳欣的手机响了,刘佳欣下意识的套出手机听电话,“喂”字刚落音,突然她面露欣喜的道:“阿飞……啊,你到了……”

  办公室很大,虽然相隔有好几米的距离,而且还有点杂声,早竖起耳朵的胡俊还是把刘佳欣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顿时明白了什么时候佳人才会面展笑容,他神色一黯,心中苦味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接着听到刘佳欣说道:“依你,我现在就回去。”他更是绝望,满腔的妒忌心涌上心头,脸上不受控制的扭曲了一下,但很快被恢复了,胡俊仔细瞥了旁边一眼,发现同事们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他松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继续敲写他的病历。

  刘佳欣挂上电话,瞥了一墙上的挂钟,回头把工作站里的病历大致浏览了下,发现自己还待需写几份病程记录,她犹豫了会,最后还是决定关了工作站。

  胡俊目送着刘佳欣起身至走出了办公室,他知道,今天刘佳欣不会出现在科室里了,可恨自己不是阚莉的导师,不然他就会有许多借口留下刘佳欣而不让她如此轻易下班,随着刘佳欣身影消失在胡俊的视线,他怔怔的楞了起来,直到他的学生叫了他一声,才回神过来,拼命狠狠的敲打着键盘来掩饰并发泄他心中的怨念。

  几百米的路程,在刘佳欣几乎用小跑的速度下,不一会便遥遥看到她租住的小屋,屋门前傅飞早在那里倚门向着她招手,望着熟悉的人影,刘佳欣心中百感交集,微红的眼睛闪着汪汪的水迹,她急忙再加快脚步,向着傅飞奔去。

  “阿飞……”

  “欣欣……”

  一丁点的距离,永远不会像电影那样,两人夸张地飞奔半把个钟头才深情相拥,傅飞一直倚着门口没动,当刘佳欣踏步接近他时,他才移步向前,自然着伸手轻握住刘佳欣那双柔软娇嫩的双手,深情地盯着小别几日的俏脸,一切感情也表现在了他的脸上。

  刘佳欣亦同样含情脉脉凝望着她的男人,感受着男人宽厚结实的手掌带给她暖入心扉的温度,恍如再见多年未见的情人一样,甜美幸福一下子充实了她整个心房,除了他,没有一个男人能带给他这样的感觉。

  已爬上半空的太阳公公害羞了,悄悄躲进了天空唯一一块巴掌大的云彩,躁热的夏风也似在祝福这对有情人,送来了春风般的清凉气息……

  此时不须言语,俩人紧握的双手默默的打量着对方,这个世界就好象只有他们俩个再无其他人,他们的心房也似乎只有对方再也不能容下其他人,一切尽在这无语中。

  “你憔悴了。”

  “你变黑了。”

  “你好象瘦了。”

  “你也是……”

继续阅读:069 奉陪到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牌小医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