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禾

  “算了,不说那些了。”克莉丝汀随即转身,向老酒鬼走去。“主管,刚才睡得舒服吧!”

  “还好,就是喝多了,有点上头。”神情凝固,猛地闭上嘴巴。下一刻,显露诧异的神色。“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

  “明白,我明白什么。”

  “难道要我挑明吗!”

  “哦!你这是怀疑我了。”

  “没错。”

  “你是不是弄错了。那张磁卡一直在他们手上捏着。大家可都看到了,而且还有录像为证,怎么可能是我。”

  “没错,那张磁卡一直在我手里捏着。”

  听到声音,众人立即转头,原来是墨涅拉俄斯。现如今,他已经大彻大悟。反正逃不脱关系,又何必祸害别人,而且还是顶头上司。再说了,他不过是从犯,又没亲自下场。凡是明眼人都不会对他严刑逼供。

  “我可以作证。”看神色,阿伽门农似乎有点不情愿。

  “你们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好了。背锅背得如此生硬,也是奇葩。”克莉丝汀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人讶然,众人也是惊诧莫名地盯着克莉丝汀。尤其是爱丽丝,不仅面部涨红,更是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

  转身,面朝老酒鬼。“是你说,还是我来说。”

  老酒鬼没好气地摊开双手,“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克莉丝汀转身说道:“看到没有,向上司好好学学,不到最后不松口。”

  时局艰险,似乎说什么都是错,两人只能保持沉默。

  “说得没错,你们这两个软骨头,多坚持一下会死啊!”听到爱丽丝的指责,两人慌忙火急地给小祖宗磕头告饶。

  或许是下属糟糕的表现让老酒鬼内心郁结。冷哼一声,强硬地说道:“又来使诈,别说不是我做的,就算是我做的,我也不会承认。”

  还没听完,站在角落的汤普森就硬生生地打了个激灵。唉!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按以往的模式,必然要有应手。这尺度,可不好把握啊!次数多了土著会怀疑,次数少了土著同样会怀疑。

  还是以前好,我想搭理就搭理,不想搭理就可以闭上嘴巴做个闷葫芦。现在这情况,什么时候该回应,什么时候该放弃,时时刻刻都要面临艰难的抉择。

  老家伙的苦头,我今天算是尝到了。这滋味可不好受啊!为什么要看破,保持“道法自然”的状态该有多好,完全不用担心搞出纰漏露出马脚。“聪明难糊涂更难”,这话说得真好。老家伙选的路虽然不好走,但为了自己更为了孙女我必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切!老家伙,我是招你还是惹你了。有机会,就变着法地埋汰我。”

  汤普森的言语,就像点燃的引线让老酒鬼彻底爆发了。激愤地挥舞双臂,“冤有头债有主,若是没你,她又怎么会站在我面前。”

  “切!还有你这么算的。”

  “你们在说什么啊!把爱丽丝都给搞糊涂了。”

  众人是为之色变。生孩子那档子事,怎么好解释呢!面面相觑,就是不敢面对爱丽丝好奇的目光。

  张紫琪本想故计重施,用催促的办法糊弄过去。思前想后,还是按下心思。一方面是担心爱丽丝穷追不舍;另一方面也想给在场的诸位一个深刻的教训。磨磨唧唧,拿别人的事不当事。直接把罪魁祸首揪出来不就好了,偏要云里雾里兜圈子,结果把小祖宗给惹出来了吧!

  对此,张紫琪只有一句简短的评语:自作自受,该!

  “想不到,你居然把作案动机给说出来了。”关键时刻,还是克莉丝汀站出来解围。

  听了这话,爱丽丝顿时愣住了。

  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但下一刻老酒鬼就恢复了沉着冷静的状态。“作案!动机!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装傻充愣有什么意思。”

  据克莉丝汀话里的意思,她不是解围,而是确有其事。动机,真的有吗!怎么没听出来。

  “机器对身份的辨识,表面上是磁卡,但究其实质其实是磁卡里存储的数据。读取不到对应的数据,就算是同批次的磁卡也是打不开门的。”

  “你有什么证据?”

  “我就知道你会说这话。虽然我手上没有切实的证据,但要花时间去找,也不要多长时间。备份卡的数量肯定有登记,而且主控电脑的数据库里……。”

  老酒鬼是越听越烦,达到忍耐的极限,干脆摆手吼道:“够了,别说了,我去拿借条了。”

  这话,别人倒没反应,可把汤普森给吓住了。不由在心中暗暗叫苦:真是受不了,才多长时间,怎么又要登场了。

  “借条!”听到自己惊疑的声音,汤普森感觉声调欠了几分火候。

  来不及后悔,就听到老酒鬼粗犷的嗓门。“没错,就是它。只准你偷酒,就不准我拿借条了。”

  “以前那些,难道全是你做的。”

  老酒鬼顿时急了,赶紧说道:“你可别冤枉好人。”

  “好人,亏你说得出口,还要不要脸啊!”

  “跟你明说吧!我早就不要脸了,那玩意又不能当饭吃。”

  “你个贱人。”汤普森气得捂胸,但心里却不这样想。点到即止,意思意思就好了。何必大开大合,搞到最后大家都不好收场。

  “大部分,都是你丢三落四放不见的。三个月前,我要还钱,你不知道把借条放哪了。闹到最后,还不是我给你找到的。”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要没那个心思,又怎么会知道我藏借条的地方。”

  “也不和你磨叽了,反正就那档子事。算上这次,也才……。”老酒鬼立即举起双手,用手指计数。细细盘算,察觉十指都不够用了,神色微变干脆将双手放下。“要不是你逼得紧,我又怎么会出此下策。”

  转身,大义凛然地说道:“小姑娘,别这么看我。那个假人与我无关,我做事光明磊落……。”

  “呸!都成小偷了,还光明磊落,亏你说得出口。”

  “大家都一样,你又何必动怒。真要说起来,如果你没偷酒,我还可以多顶些日子,又怎么会找你举债。”

  “若不是你借钱不还……。”

  “好了,我明白了,你们就别争了。”张紫琪赶紧走到两人中间,伸手劝阻。若是陷入无聊的鸡、蛋之争,想要找到假人今天估计是没指望了。

  老酒鬼皱了皱眉,然后伸手说道:“我看,就是他们。”

  “主管!”两人大声叫道。

  “少废话!除了你们两个还能有谁。”老酒鬼也不掩饰,直接撕下伪善的面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女受难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