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亲爱的兔子
阿宝2018-06-03 00:178,851

  皋月伊始,热空气像泥石流一样滚滚而来。

  安东尼慵懒地趴在Rabbit Zone店内的橱窗边上,眯眯着眼睛,看着午后窗外燥热而冷清的大街。Rabbit Zone是一家专门经营宠物兔以及兔子用品的宠物店,位于一条商业步行街的一端。店内有两层楼,一楼用于宠物兔及相关用品销售,二楼主要是兔子寄养和兔子商品储存,也是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

  工作日的商业步行街上,阳光灿烂而热烈,只有稀稀疏疏的人来人往,有种莫名的悲壮。隔着窗户,安东尼感到自身仿佛是广寒宫的玉兔,望着遥远的地球,一层橱窗玻璃好像隔着一个宇宙那么远。不过,兔子是喜欢安全感的小动物,它们对于外面遥远的世界并不好奇。

  安东尼是一只进口的赛级荷兰侏儒兔,即便是轮回转世,也不太可能是广寒宫的玉兔了。热情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到安东尼身上,它那一身紫灰色如天鹅绒一般亮丽的毛发愈发熠熠夺目了。一般的兔子毛发只是蓬松柔软,安东尼的毛发是绵密柔软,时刻闪耀着极其华丽的光泽,加上标准的包子脸,小巧的耳朵,拥有完美品相的安东尼毫无疑问成为了Rabbit Zone的镇店之宝,也是这家店唯一可以到处活动的兔子。店主乔伊对安东尼也是格外的宠爱,没事就会跟它说说话,各种亲亲抱抱,爱不释手。

  不过店内其他的兔子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店里还有六只国外进口的赛级种兔,除了日常卖萌惹人讨人喜欢的工作之外,还肩负着繁育的重任。虽然和安东尼一样身价不菲,每天却被关在小小的克力亚格子间展示柜里,另外还有根据销售需要,不定时从兔场送来的普通国产宠物兔,它们会被放在一个大的玻璃柜里,成年以后会被移到格子间展示柜里。

  午后的太阳晒得安东尼暖洋洋的,很快陷入熟睡,店长乔伊则趴在收银台休息。

  “不好意思——有人吗?”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打破了沉睡的空气。

  店长迷迷糊糊起身,揉揉眼睛,“哦——你怎么现在来了?”

  安东尼也微微睁开眼,是这家店的常客张小姐,不过她怎么会在工作日下午,这么尴尬的时间点出现呢?

  “还有一番收割的提摩西吗?”张小姐问道,她家的兔子非常爱店里的一番提摩西草,张小姐每个月都要来买好几箱。

  “有,但是不太多,你要多少箱?”店长乔伊有点为难,下一批提摩西大概过两天才到,现在店里能够用于销售的提摩西草并不多。

  “就两箱吧,天热了,兔子吃的少,马上新草要上市了,我也不想囤太多呢。”张小姐似乎在思考新旧提摩西草交替的时候,到底买多少草会比较合适,毕竟新草上市了,再喂陈草似乎不是一个好饲主。

  “可以,我怕你要五六箱就难办了。我也在等新草,去年的草也不敢囤太多,我去拿草,你稍等。”

  乔伊麻利地去二楼拿草,张小姐走向展示柜,看看她熟悉的兔子们。黑色的银雕侏儒夫妇,布莱尔和恰克,此刻在各自的柜子里安睡;短毛迷你垂耳兔夫妇,灰白色贝拉和玳瑁色的爱德华也在各自的柜子里睡得十分香甜。但是柜子里,没有橘色的侏儒夫妇,丫丫和蛋蛋。丫丫和蛋蛋由于毛色偏向大地的颜色,乔伊就取了两个质朴的名字,本来考虑叫这对侏儒夫妇“二丫”、“二蛋”的,幸亏店员糖糖说二丫”、“二蛋”这个名字不仅乡土还显得兔子笨拙,最后才决定叫“丫丫”和“蛋蛋”的。

  很快,乔伊便抱着两箱草下来了,走到收银台,“我还是直接从您的会员卡里扣款吧?”

  “嗯——”张小姐漫不经心答道,“那个,之前那一对橘色的侏儒兔卖出去了?”

  “你说丫丫蛋蛋吧?有顾客想订橘色的侏儒,我就安排它们繁殖去了。现在丫丫怀孕了,蛋蛋要陪它待产,它们两只在楼上,您要不要上去看一下?”

  “哦——那不用了,以后再来看,不打扰它们安胎了。”张小姐说着便走到收银台。

  “怎么今天下午突然过来了呢?”店长乔伊一边问,一边将收费单据递给张小姐签字。

  “中午局里突然要开会,就过来这边了,顺路给宝宝买点提摩西草。”张小姐回答有点无奈的语气。

  “有什么紧急情况吗?跟我们老百姓也说一下啊,是楼市有什么新的动态?”乔伊好奇地问道,张小姐是市房管局工作人员,被外派到高铁站广场专班工作,大中午跑回来,看来有什么紧急事情。

  “跟房子无关,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哎——”张小姐疲倦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那是什么事?”店长乔伊整个人都清醒了,睡意也被好奇心驱散开了。

  “您不要到处去说啊——”张小姐欲言又止,想着店长也是很熟悉的人,想着也不是不能说出去的事。

  “我保证不跟别人说!”

  安东尼仍旧趴在橱窗上,开始慢慢清醒,这两人谈话声在空荡荡的店里格外清晰,影响到安东尼睡午觉了。

  “我们产权交易中心的主任被举报了,今天中午开会就是宣布处分决议。”

  “被举报了,是因为什么事情?”

  “因为收了开发商工作人员1000块钱购物卡,有人举报到纪委,现在被警告处分了。”

  “1000块钱购物卡还要举报?什么人举报的,纪委连1000块钱的事情都管吗?”

  “不知道谁举报的。1000块钱购物卡能算贿赂吗?只能算是见面礼吧,根本不能对事情有任何影响啊。”

  “就是啊,你们主任不认识纪委的人吗?”

  “这个不知道了,就算认识纪委那边的人,最多也就是提前告诉你事情,但是事情本身,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张小姐有点疲倦又很困惑,“我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处分决议的工作会,今天还要对处分决议进行民主投票,当时我可尴尬了。主任就坐在前面,我都不知道该不该举手同意处分。毕竟,主任人还是非常好的,这一个警告,对他未来工作来说打击很大吧。”

  “这个举报人也是很无聊。”乔伊很不理解,1000块钱这个金额完全不是托人办事的价格,居然被举报了。

  “哎呦——中午也没休息,下午又要被奇奇怪怪的人骂,头疼呢,走了啊。”张小姐一脸苦笑。

  “慢走啊——”

  突然的,店里又是一片死寂。安东尼迷迷糊糊笑了,店里终于清净了。兔子是晨昏动物,都喜欢下午休息的……

  转眼暮色开始降临,街上又渐渐响起了的人群喧哗声,Rabbit Zone有人低频率进进出出。

  安东尼微微睁开眼,只见外面的天空暗淡了,街上的灯光零星的亮起来了。店员糖糖早就来店里了,也已经给展示柜里的兔子们打扫完卫生了。这家店不知道是因为主要经营较高端的进口兔子及用品的缘故,还是位置在商业步行街角落,人气并不是很旺。开业有一年时间了,有一定固定客户,但日常经营仍旧十分吃力,收入也就勉强够发两个人薪水。工作日基本是店长一个人看店,下午和周末店员糖糖会来帮忙。乔伊一直没有招到有爱心又会照顾兔子的店员,每天都在上班让她非常吃不消,有时候还要外出学习新的养兔技术,十分辛苦。乔伊都怀疑是自己工作太辛苦了,导致判断能力下降,店里的生意才一直好不起来。

  乔伊从初中开始养兔子,起初只是一个单纯喜欢兔子的铲屎官,每次看到可爱的兔子就忍不住要带回家,兔子越来越多,乔伊在兔子饲养方面也有十年多的经验,最后决定把爱好变成工作,于是就有了Rabbit Zone,一家专门的兔子宠物店,爱好归爱好,人还是有赚钱吃饭,乔伊只要一想到宠物店经营问题就深感头疼。

  趴在橱窗的安东尼伸展了一下四肢,支撑起身体做了一个长长的拉伸动作,在身体完全伸展开来之际,它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伸展完后,安东尼惬意地摇了摇头,开始给自己舔毛。兔子与其说是有洁癖,不如说是非常爱臭美的动物了,每天都会花大量时间舔毛、洗脸,好担心自己不可爱了似的。安东尼作为镇店之宝,有着非常高的美容意识,保持一身华丽的紫灰色兔毛时刻闪耀,也是它每天的重点工作。

  乔伊刚好吃完外卖晚饭,从收银台走出来换糖糖吃外卖晚饭。吃完饭的乔伊来到橱窗前,摸了摸安东尼的头,然后抱了起来,又很使劲亲了安东尼的额头好几下,便带到美容间给它梳毛。安东尼这下很郁闷了,辛辛苦苦舔得干净整齐的毛发,又要被乔伊再打理一次,难道是乔伊对自己美容工作不满意吗?安东尼虽然有所不满,还是乖乖地让乔伊给自己梳理毛发,镇店之宝必须要有隐忍和乖巧的性格,不然也不适合在店内散养,内外兼修也是安东尼需要做到的。

  这时店里走进来一对青年男女,男子高大结实,一张大饼脸上长着相对小气的五官;女子娇小可人,一头蓬松柔软的栗色秀发下,是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乔伊只是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男子跟女子保持着一定距离,表情和行为也不是十分亲昵,不太像是一对恋人。乔伊没有出去接待这对青年男女,在美容间继续给安东尼梳理毛发,美容间是玻璃在店内隔出来的小房间,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店内情况。还是让顾客自己看一下吧,可能也就是随便看看的顾客,给安东尼打理毛发比不确定是否消费的顾客更重要。

  “欸——这只兔子要两万啊?耳朵都没有竖起来,还要两万,兔子有这么贵吗?”男子看着展示柜里的贝拉惊讶地叫道,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贝拉看了一眼这位大惊小怪的顾客,默默地缩到柜子的角落。

  贝拉是一只灰白色暹罗迷你垂耳兔,也是从美国进口的带有耳号的赛级兔,有着完美的包子脸,这个价格和贝拉的品相是非常匹配的。之前有顾客问安东尼的价格,乔伊可是说要十万块。实际上,安东尼只比贝拉,和其他进口赛级兔贵一两百美刀而已,进口兔之所以贵,主要还是因为运输大概就要花掉一万块左右。很明显,乔伊不愿意卖掉安东尼,而其他进口的兔子是可以销售的,这也让其他进口兔子非常羡慕安东尼。安东尼是乔伊最开始单独买的一只进口兔子,那个时候乔伊还没有打算经营宠物店,只是非常喜欢安东尼。而后来这六只进口兔,则是在宠物店开业后买回来的,也是按照颜色和品种配对买的。

  “这几只也是两万啊。”女子指着迷你垂耳兔爱德华和银雕侏儒夫妇说道。

  “不就是个兔子吗!”男子不屑一顾地咧嘴笑道,嘴巴带动着他的小鼻子小眼睛,在他平坦的脸上裂开一样,像炸开的爆米花。

  “这边的便宜一些,只要400块。”女子转向大玻璃柜,里面是毛茸茸的国产垂耳兔、猫猫兔,都没有名字。

  “太贵了!在超市买一只烤兔子也就几十块钱,还是做好的。”爆米花男子还在咧嘴傻笑,一脸自鸣得意的表情,而旁边的女子显然不想搭理他了。

  女子看着玻璃柜里的一只白色凤眼猫猫兔,似乎非常喜爱,忍不住伸手想去触摸,但是够不着。白色凤眼猫猫兔好像明白了女子的心意,开心地跳到女子的身边,站起来,把头伸到了女子手下。

  “好可爱啊——”女子欣喜地轻声尖叫道,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大概没想到这只猫猫兔会跑到她身边了,激动不已,轻轻地抚摸着猫猫兔的头。

  乔伊透过美容间玻璃窗,看到了女子购买兔子的可能性,立即结束手上的事情走了出来,把安东尼放到地上,拍了拍它的屁股,然后走向玻璃柜,安东尼则又欢快地回到橱窗边趴下。

  “这只猫猫兔很乖的,也不挑食,要拿出来看看吗?”乔伊问女子。

  “啊——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它很乖的,很喜欢抱抱呢。”乔伊熟练地把兔子抱了出来,递给女子,女子小心翼翼又欣喜地接了过来,紧张地抱着兔子。

  “好软绵绵的啊——像一团棉花糖。”

  “我们家的兔子都很可爱,品相绝对没问题的,身体也很健康,都做了驱虫,断奶之后都喂的进口兔粮。”乔伊很得意地说道。这些小兔子断奶后从兔场带到这里,确实一直吃的进口兔粮,也喂了球虫药,乔伊对于每一只兔子的健康还是非常重视的。

  “好不好养啊,我没有养过兔子呢——”女子语气有点犹豫,但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猫猫兔,很是喜欢。

  “好养啊——就每天喂提摩西草、苜蓿草、兔粮,干净的白开水就可以了,按时打扫卫生,很简单的。到时候也可以加个微信,有什么不懂来店里或者微信说都可以的。”

  “会不会很臭啊,好打扫吗?”

  “科学喂养是不会很臭的,它们会上厕所,厕所里放点垫料,绝对不会臭的。每天把垫料倒掉,清理也很方便。”

  “嗯——”女子面色迟疑,依旧呆呆看着手中的猫猫兔。

  “你不会要买吧?”爆米花男子突然提高声音问道,橱窗那边的安东尼都不禁被吓到,耳朵警惕地竖直了。“等下吃饭看电影带个兔子不方便吧。”男子一脸为难的样子。

  “您买了可以放我们这里,吃完饭看完电影来拿啊?”乔伊有点不悦地向男子解释道。

  “嗯——”女子还是很犹豫,把兔子递给了乔伊,“我想一下吧——”

  “可以啊,没问题的。”乔伊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希望能够尽快把兔子们卖出去的,一般顾客都喜欢小兔子,相对好出售一些,而且每天喂养这些小兔子也要花钱。虽然每一只兔子,到最后肯定有办法卖出去,一直没有卖出去的大兔子,也会有顾客心生怜悯愿意买回去的,不过把小兔子养大再卖出去,经济上有点不合算。

  女子眼神充满着不舍离开店里,爆米花男子则一直絮絮叨叨的,嘟囔着店里的兔子太贵。

  每天都有人来店里,看着兔子喜欢的不得了,然后依依不舍离开,有的人还会拍照,只有少数人会把兔子带回家。安东尼已经习惯了,不过作为店里唯一的非卖品,它不需要面对顾客的挑三拣四。它平静地看着橱窗外行色匆匆的行人,有着急回家的,有下班要赴约的,有着急吃饭的,还有飞驰的送外卖的电瓶车……安东尼在匆匆忙忙的行人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店里的顾客姗姗小姐。

  姗姗是这家店里所有顾客中,安东尼认为最漂亮的女孩子了,像王者荣耀里的貂蝉从游戏里走了出来,而且有种像迷雾一样神秘却又淡淡悲伤的气质。她身材高挑纤细,像瀑布一样丰盈饱满的黑色长发,一张非常清秀的瓜子脸,一双像洋娃娃般又大又水灵、但却似喜非喜的眼睛,两弯似蹙非蹙的细眉,小巧精致的鼻子和嘴巴,美得像言情小说封面上的美人。姗姗素颜有种上个世纪日系美少女的感觉,眼睛里带着难以言说的哀伤。可是姗姗偏偏喜欢化妆,而且热衷较为明亮的妆容,大概是想让亮丽的化妆品掩盖住自己内心深深黑暗与悲伤吧。

  姗姗在这条商业步行街旁边附近的写字楼上班,现在下班会路过这条步行街,以前是不会路过的。

  刚刚下班,姗姗急匆匆地回家,明天要出差了,晚上要收拾行李,时间紧迫。匆忙行走的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把可爱的球宝,她最亲爱的兔子送去Rabbit Zone寄养,还是留在家里让父母帮忙照顾。

  父母总是会给球宝喂白菜、胡萝卜,姗姗说了很多次,但是父母还是会背着姗姗给球宝喂白菜、胡萝卜。倒不是说不能喂蔬菜,只是父母使劲喂单一的蔬菜,容易营养不平衡,尤其是胡萝卜,球宝吃多了会尿液变浓变红色。父母根深蒂固的思想是,兔子就是要吃青菜、胡萝卜的,球宝也很爱吃,怎么不能多喂呢?但是女儿说了,父母也只能听着,然后阳奉阴违,背着女儿偷偷喂。姗姗父母是很疼爱球宝的,球宝为了白菜、胡萝卜使劲卖萌,父母看着也是满心欢喜的。

  姗姗越想却越烦躁,喂蔬菜倒也还好,父母万一纵容球宝吃人类的零食怎么办?父母看着球宝可爱想要吃零食,肯定忍不住会给它的,这可能引发球宝肠胃问题。送到宠物店,球宝的饮食就比较令人安心,但每天就不能像在家里那么自由自在到处玩耍了。

  怎么办呢?要出差一个月,万一这期间父母给球宝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怎么办,送去宠物店的话,球宝天天在笼子里,没人跟它玩耍,会寂寞、会抑郁吧。

  姗姗感到头昏脑胀、呼吸变得困难,感到外部有什么东西使劲挤压着自己。

  姗姗突然站住了,隐隐约约想了起来,自己好像失恋了。樱花刚刚开放的时候,还说要男神给自己和樱花拍照的,然后一切就戛然而止了。以前都是男神接送自己上下班的,难怪最近要自己搭乘地铁了,原来是失恋了啊。

  明明失恋了快两个月,姗姗好像一直没有接受这个事实。怎么会失恋呢?男神明明很爱自己的,对自己很好的,还说过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男神答应过自己的,不管她有什么坏毛病都会包容的,即使姗姗都是缺点、一无是处他也会永远爱姗姗的。

  是真的失恋了吗?

  怎么回事呢,男神为什么要和自己分手、怎么会失恋了呢?好像是昨天,不,也许就是下午还思考过这个问题,姗姗其实一直知道自己失恋了,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也许正是因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她才觉得好像被抛弃是昨天的事情吧,不,她一直都没有接受被分手的事实。

  不,不,姗姗冒了一身冷汗,她拼命去想球宝,对的,毛绒绒的球宝,要照顾好球宝。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

  地铁站,疲惫一天的各色人群拥挤在一起,散发出各种味道,快要消退的香水后味,附在衣服上一天的汗臭味,某种食物残留的余味,姗姗只能靠想着球宝,行尸走肉一般进入地铁站内。

  安东尼看着离去的姗姗,脑中也是一片空白,似乎只是在麻木地看着一个行人。

  “安东尼,开饭喽——”乔伊在收银台呼唤着,安东尼猛地起身,向收银台跳跃而去。对于兔子而言,没有什么比食物更让它们振奋的。

  店里来了一位穿着很高级的女性,五官像混血儿一样立体,身材高挑,大波浪卷发,欧美风格的妆容,像一位干练的职业女强人。

  “您这边可以寄养老年兔子吗?”女子先开口问道。

  “嗯——几岁了,身体怎么样?”乔伊是第一次听到要求寄养老年兔子的,不由得比较慎重。

  “8岁,今年三月份做的体检,各种指标非常好,一直以来也很健康,牙齿、肠胃都没有出现过大问题。”女子神情严肃有点紧张的样子,“我要出差一段时间,它毕竟8岁了,我需要找更专业的护理,您这边可以吗?”

  “我养过最大的兔子是9岁多,还差两个月满十岁,老年兔的照顾确实要更加小心,如果您家兔子真的非常健康,寄养当然没问题,我养了十几年的兔子,小病都可以自己治好,常用药品店里都有。大病的话,我也能尽快送去宠物医院,我们跟宠物医院的医生也比较熟……不过,最好能先让我看一下您的兔子,怕有什么问题……”

  “那我明天晚上带过来给您看一下吧,您这边喂的是什么兔粮和草,是寄养在这个格子里吗?”

  “我们这边有店里从国外定制的兔粮,也有品高和爱宝两个牌子的兔粮,一般喂的是用APD种子种的国产提摩西草,另外也有进口的APD、牧草之王,您要是不满意也可以自己带兔子喜欢的粮草,我们帮忙喂。寄养间在二楼我带您去看看?”

  乔伊示意糖糖看着店里,自己要上楼去了。

  “二楼倒是蛮安静的,监控也有。兔粮我自己带,草就用你们这里的吧。”

  “没问题。”

  “你们会给寄养的兔子放风吗?”

  “不忙的话会给它们轮流放风,忙的话,可能无法顾及。您的兔子我们会注意让它活动一下,但是老年兔子骨骼也比较脆弱,我们也不能保证很长的运动时间。”

  “那我明天晚上带它过来吧,没问题就在您这里寄养。”女子对寄养环境似乎比较满意,考察了店里的情况就离去了。倒是乔伊比较紧张,想着要不要在寄养兔笼里多放几块毛毯,万一老兔子哪儿闪了一下,引起纠纷就麻烦了。

  乔伊在收银台思考着老兔子的防护问题,呆滞地看着进进出出随意的顾客,心里觉得别扭。这些人进来随便看看,玩一下小兔子就走了,有的女孩子会拍拍照,真正消费的顾客太少了。而且有的顾客手不干净,害得小兔子们染上细菌,一些小朋友还会吓到兔子。得想办法处理一下!

  直到姗姗来了,乔伊才走出沉思。

  姗姗和她的父亲带着兔笼子和一大堆兔子用品来到店里,乔伊和糖糖赶紧来帮忙。姗姗还是决定把球宝寄养在宠物店里,她也经常带球宝来店里做毛发修理,也相信乔伊能够给球宝提供很好的照顾。姗姗把球宝抱着怀里狠狠地亲,眼眶都红了,她真的很舍不得球宝。

  同时,之前来过的女子和爆米花男子又来到店里了,一时之间店里变得非常热闹。

  爆米花男子依旧惊奇地看着店里的各种产品,“一包兔粮居然要159块钱!太黑心了吧,喂点胡萝卜不就完了吗?”店里所有的人似乎都有点嫌恶这个爆米花一样的男子。

  爆米花男看到美丽的姗姗,忍不住还多看了几眼,完全不顾跟自己同行的女子。

  乔伊让糖糖帮忙办理寄养手术,自己去接待返回的女子。

  “考虑得怎么样了?”乔伊很得意地口气,既然女子再次返回,这只猫猫兔应该可以卖出去了。

  “我就要这只白色的猫猫兔,还需要买什么别的东西吗?”

  “你需要兔笼、兔粮、草,我给你配一份新手套餐啊。”乔伊熟练地开始忙活起来。玻璃柜里的小兔子们聚在一起,享受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兔子有什么好养的,还是养狗好,大黑背,那多拉风。”爆米花男子自己在那里说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满脸得意的表情。

  “这是兔子的信息卡,然后您填一下您的基本信息,加一下微信,有事情好联系。”

  “好的。”

  “欸——你这里怎么有只兔子到处跑啊?”爆米花男子对着安东尼笑呵呵地问道,安东尼并不想引起爆米花男子的注意力,赶紧蹦蹦跳跳回到收银台。

  “一共是1560元,是支付宝还是微信?”乔伊问道,看了一下女子,又看了一下男子。不过这个爆米花男子并没有要付钱的意思。

  “支付宝吧,这个填好了。”

  “1560块!”爆米花男子又开始惊呼,女子脸上写满了尴尬他好像不理解一样,继续道:“1560块钱,可以吃几顿不错的饭了,就一只兔子?”

  爆米花男子完全感受不到其他人正用鄙夷的颜色看着他,像个大猩猩莫名其妙地傻笑。

  “这个男的一辈子也找不到女朋友了。”在给姗姗办理寄养手续的糖糖小声嘀咕道。

  姗姗泪眼朦胧地跟球宝分开了,画面就像新白娘子传奇里许仙和白娘子在雷峰塔前分别一样痛苦。不过因为有个傻乎乎的爆米花男子,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猫猫兔的新主人叫小敏,乔伊交代了养兔子事项之后,小敏要带猫猫兔回家了。这个爆米花男子竟然像个没事人一样,直接走出去。

  “喂——你帮我拿一下啊。”小敏说话的声音都崩溃了。

  “我在家里从来不拿重物。”爆米花男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你帮忙拿一下这个袋子可以吧?笼子我自己拿!”

  “我手无缚鸡之力啊——”爆米花男子还是笑嘻嘻的。

  小敏很生气地望着爆米花男子,两人僵持着,爆米花男子傻乎乎的笑容也消失了。

  “好吧好吧,我就拿着一袋吧,要请我喝奶茶啊。”

  小敏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估计后悔跟这个傻子一起出门了。乔伊和糖糖也忍不住笑了,世上总有一些奇葩男啊。

继续阅读:第2章 亲爱的妈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兔子在你的时光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