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绑架
一颗歪糖2018-05-15 15:392,669

  路边拥挤排列着各类小吃摊,炸丸子,烤香肠,涮串儿……热滚滚的油氤氤地冒着白气,马上,这里就要热闹起来了。

  他坐在马路牙子上,一动也不动,食指和中指间夹了个烟头,燃剩的灰烬积了好长一截,摇摇欲坠。三年了,三年之后,他还是回来了,尽管是以现在这般胡子拉碴的颓废面貌。

  天色变得有些起伏不定,仿佛要下雪了。终于,他有了点动静,抬起手拉了拉黑色的帽檐,然后从地上站起来,把烟头在垃圾桶上黏灭。又裹紧身上的黑色棉袄,尽量把自己缩在里面,揣着手,和小摊贩们一起等待着对面的小学放学。

  学校的门口早就已经站满了来接孩子回家的父母,现在大多数的孩子放学都会有人接,当然,也有一些大点的孩子自己一个人回家。

  放学的铃声响起了,摊贩们摩拳擦掌,开始卖力地吆喝起来。紧接着,就看到学生们陆陆续续从教学楼里出来,向大门口汇集,保安把大门打开,孩子们出校。不一会儿,路对面的各个小摊前,就挤满了伸手递钱买小吃的孩子,或自己一个人,或拉着家长,或成群结伴。

  而他的目标还没有出现,不过他似乎也不着急,依旧耐心地等着。那个孩子总是在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出来,一个人背着大书包,慢悠悠地走向公交站点,然后等车回家,每天如此。

  慢慢地,从教学楼里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少,那个背着大书包的身影出现了。他把一直缩着的脖子伸出来,活动活动发酸的肩胛骨,双手交互在一起使劲搓了搓,下定决心向对面走去。

  他的步子要比那孩子大的多,加上那孩子走路慢,很快地,他就赶上了那孩子。在离公交站点还有十多米的地方,他像个家长一样,很自然地抓住孩子的肩膀,甚至连腰都没有弯一下。背着大书包的男孩抬起头,看向压在帽檐下的脸,一瞬间有些迟疑,嘴上却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抓上了刚刚停靠在路边的车。之后男孩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只感觉抓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颤抖地异常厉害。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吗?”在一个廉价出租房里,头目坐在平板床上,叼着烟,漫不经心地点兑他。

  他当然知道,新来的,总要背点什么债,才能没有退路,才好一心一意地跟着他们混。

  “我这有个现成的目标,家里边很有钱。”头目把手机掏出来,打开相册,随意翻找了几下,停在一个孩子的照片上。然后身子往前靠了靠,把手机举到他面前,头目鼻子里喷出来的烟缭绕在他眼前,有些呛眼。

  “就这个吧。”头目说。

  他眯着眼睛,看向照片,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小声说了句:“明白。”

  是别人把他介绍过来的,在原来的地方待不下去了,才过来的。这里的头目对他不是很信任,不想留他,因为毕竟不是自己人,可是熟人的面子又不能不给,这才答应让他留下来。

  刚来的那段时间,他几乎什么也干不了,整日待在出租房里,帮别人叫点外卖,头目偶尔会来几次,但他也都说不上话,他就好像是个透明的人,没有人叫他去做任何事。

  直到有一天,一通电话打到出租房,这里的人全都带上家伙出去了,当然还是没有人叫他,但是他自己跟在后面出去了。再次回到这出租屋时,他是被抬回来的,大腿上三道翻肉的口子,血淋林地,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终于能和头目说上话了。

  在他伤快养好的时候,头目又来了,把他叫到自己对面,点上一根烟,吧嗒吧嗒地吸着。头目定定地看着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虽然他心里大抵有了主意,但还是吃不太准头目的想法,只能一声不吭,任由头目盯着自己。

  出租房里的其他人都跟看不见这两个人似的,该上网的上网,该打扑克的打扑克,他们都知道,既然头目来了,就不会什么也不让他做。

  如果头目再盯他一会儿,他就要忍不住问了,好在,头目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讲出了开头那句话:“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阵颠簸终于停止了。

  男孩头上的布套被拿了下来,周围只有昏暗的灯光,但男孩还是花了几秒钟,才适应这里的光线。这看起来像是个废弃的仓库,男孩看向四周,然后把目光定焦在了坐在自己前面的那几个人身上。

  看清了男孩正脸,头目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他从马扎上起身,凑近男孩,又看了一阵儿,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后,立马暴跳如雷。

  “这谁啊!”头目用手指着男孩,回头向他问道。

  他看起来很紧张,摸索着想从兜里掏出那张打印好的照片,却说什么也找不到了。

  “我问你这是谁!”头目声音提高,又问了一遍。

  “我——”他没答出来。

  “这也能绑错!”头目冲到他面前,对着他就是一拳头,把他打了一个踉跄。

  头目已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嘴里只是不停地往外骂着脏话,骂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好吧,反正就是要你的“投名状”,谁都一样。”头目对他说,然后走到男孩面前,说道:“把你爸电话号告诉我。”

  “他死了。”

  “死了?”

  “对,死了,三年前。”

  头目啐了一口吐沫:“那把你妈的电话号告诉我!”

  “我们家没有钱。”男孩很镇定。

  头目眼睛都没眨,就扇了男孩一个耳光,力道很大,男孩鼻子里慢慢淌出血来。

  “告诉我!”

  “我们家没有钱。”

  显然,头目的耐心已经快耗光了:“我再问你一遍,说不说。”

  “我们家没有钱。”

  头目摆了摆手,招呼他过来:“行了,你这趟算亏了,什么也拿不到,把他处理了吧!”

  他默默地走到男孩面前,男孩啜动着嘴唇,反复地做着同样的口型,却不出任何声音。他也没理会,把男孩的外套拔下来,上下翻找着,什么也没有找到后,就直接把男孩拽起来,往仓库外拖去,男孩挣扎着。

  仓库外面有一处水沟,水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他蹲下来,封住男孩的嘴,又用腿压住男孩的双手,然后抽出腰间的绳子,绑了上去,狠狠地打了个结,男孩冻得瑟瑟发抖。一切都弄好以后,他站起身来,然后把男孩踢进了水沟里,冰面碎裂的声音传来,他看了看身后的头目几人,头目点了点头,他才走过去,和头目一起离开了。

  男孩的嘴被封住了,连声呼救都没有,夜色里,静悄悄的。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细微的流水声,一个湿淋淋的身影从水面出现,满满爬到岸边,捡起刚刚偷偷被扔下的手机,打通了自己妈妈的电话。

  男孩知道有一种结,看起来很结实,其实是可以解开的,而刚好有人教过他解开的技巧。男孩从小就开始学游泳,水性很好,这样的水沟,根本就淹不到他。

  打过电话后,男孩检查起手机,这手机里只有一条短信:

  “爸爸一定会回来的,相信我。”

  在返回的路上,他蜷缩在后座上,手扶着额头,不住地哆嗦,头目以为他是害怕,而他只是想起男孩反复做出的口型,分明是在喊:“爸爸!爸爸!”

继续阅读:叁:时光存取银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草鱼短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