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时光存取银行
一颗歪糖2018-05-16 13:364,054

  你知道,在整个宇宙已知的时间范围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表达时间的个体吗?

  五年前,这条广告语在大街小巷之间突然爆火时,他都只当作是哗众取丑的噱头,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同大多数人一样,时间存取银行已经变成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那条广告语说的可能比较晦涩,其实,这一切说起来,倒是挺容易理解的。时间并不是个统一的整体,说白了,就好比每一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条线,宏观上的时间就是由无数条线组成的。而每一条线都可以进行截取和延长,也只有时间线重合的人才能经历宏观上相同的时间。

  一家公司看准了这个商机,抢先注册了专利,成立了时间存取银行,人们可以将自己觉得没用的时间存起来,等需要的时候再取出来。这中间,只需要支付微少的费用,但时间存取也是有风险的,死亡属于时间线上的不可预测事件,一旦发生死亡,时间线便会终止,那些没有取出来的时间也再要不回来了。

  刚开始,时间存取银行试营业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敢尝试,毕竟这一切听起来太过骇人听闻,这已经超出人们正常认知的范围了。但是,这听起来又实在是有诱惑力,现在社会的节奏很快,有些事情在规定的时间根本就做不完,如果能利用以前没用的时间来做有用的事情,效率会提高很多。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时间存取银行开业了,现在,几乎已经遍地都是了,人们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方式。而这一切的转变,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在二十一世纪,无论听起来多么骇人的东西,最后都有可能成真。

   

  可纵然有了时间存取银行,也依旧改变不了他现在的局面,时间可以控制,生活却不能被控制。他有时候会想,如果可以控制生活就好了,哪怕一次,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很快,他就从走神中缓过来,心想自己又浪费时间了,应该把这点走神的时间存起来。这时,电脑桌面上弹出一条消息,打开一看,是主管发过来的新任务,周围的同事同时发出抱怨声,看来今天又要去支取时间了。

  下午休息的时候,他和同事一起到公司楼下的时间存取银行支取时间。

  在路上,同事和他聊天。

  “欸,你今天打算支取几个小时?”

  “三个小时吧,我刚刚看了主管发的新任务,三个小时之内肯定能做完,你哪?”

  “我支取六个小时。”

  “六个小时?这么多,你剩下的时间用来干嘛?”

  “不知道,随便做点什么,娱乐一下。”

  “这么浪费!我可是巴不得快点做完工作,然后把时间存起来哪!”

  “我说你也别太拼了,好歹娱乐一下啊,也不能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工作吧!”

  “我一个人在这边住,有什么好娱乐的,不像你,和女朋友一起。”

  “说到女朋友,我也是为了等她,她现在的时间比我慢了六个小时,我们俩的时间线已经有两天没重合了,等我补完这六个小时,就能看到她了。”

  “真好,有什么计划么?”

  “计划啊,应该会一起去看个电影吧,好久没看电影了。”

  说话间,两人到了时间存取银行,在自动存取机上扫描过自己的身份证,便会出现自己的时间线。选择支取按钮,输入想要支取的时间,点击确认就可以了,特别简单。他在操作的时候,看到屏幕上自己的时间线,发现自己已经比宏观时间快了二十五个小时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两个半小时他就做完了任务,再看向慢悠悠的同事,他敲了敲桌子。

  “嘿!”

  同事转过头来:“你做完了?”

  “对。”

  “你不是支取了三个小时吗?还剩半个小时,要存回去吗?”

  他想了想,“不了,我再和你待一会儿,过会儿我就比你快三个小时了,明早我来上班时,你还在呼呼大睡哪!下次再重合,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要是真想见我,就多支取三个小时嘛。”

  “好,我记着。”

  说完,他拿出手机来,刷了一会儿朋友圈,上面的内容少之又少,看来和自己时间重合的人不多。百无聊赖之际,又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刚从通讯录里调出家里的电话,才想起来,父母肯定是按照宏观时间生活的,电话只有在时间线重合的时候才能打通。父母那一辈儿的人,对这些新鲜的事物总是没有什么尝试的欲望,更何况,他们不需要工作,时间对他们来说,无所谓有用没用。

  他放下手机,对着电脑屏幕,时间突然多了出来,自己还有点不适应。想给家里打个电话都打不了,父母也真是的,有什么不敢尝试的,自己存取了这么多次,不也什么事都没有。他们就不能多存些时间,和自己的时间线重合吗!反正他们的时间也没有用。自己这么努力地工作,不也是为了给他们更好的生活吗!还总是要求自己多陪陪他们,哪有时间啊!

   

  接下来的日子和往常一样,他特别盼着主管的时间能比自己慢,这样自己就能稍微放松一下了。但是,也不知道他们主管是怎么做到的,时间线要么和他重合,要么比他快,永远先自己一步把任务留好,再定时发出来。

  他昨天夜里又存了三个小时,睡到一半突然就怎么也睡不着了,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索性就跑到小区里的时间自助存取机上,把这三个小时又存起来了。现在,他已经比宏观时间快了二十八个小时了。

  突然,同事群里面弹出一条消息,他赶紧点进去看,和他时间线重合的人本来就不多,大家都很少在群里讲话的,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

  “小陈出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

  他在脑袋里过了一下,今天早晨还见到过小陈,怎么会突然出车祸哪?

  对了,小陈今天好不容易和一个客户的时间线重合了,上午跑出去和客户见面了,一定是太着急,路上出了车祸。他和其他几位时间线重合的同事也顾不得工作了,赶紧往医院赶去。

  他好久不来医院了,到了医院大厅,才发现不管是病人还是医护人员,都很少,估计是没有多少人和自己的时间线重合吧。

  急匆匆地来到医护人员所指示的抢救间,不知道是送来的太晚,还是小陈伤势太重。过了一会儿,抢救间指示灯亮起,医生出来后,便宣布抢救失败。

  “为什么只有两名医生在进行抢救?”他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同事的离去。

  “两名已经很多了,我们也是听从上面的分配安排,在时间存取银行存储了二十八个小时,才能和你们的时间线重合。现在每个人的时间线都不一样,我们医院的人手已经要不够用了,原则上,我们也只能保证在宏观时间后的四十八小时之内,有医护人员的时间线存在。”

  他不能反驳什么,医生说的没有错,医院已经尽力了。小陈的离去,不能归结于医院,听医护人员讲,他们几乎打遍了小陈手机里的每一部电话,父母,妻子,朋友,同事,只有他们是和小陈时间线重合的。

   

  同事们聚在医院的走廊,商量着怎么料理小陈的后事,医院里就有时间存取机,只要输入名字,便可以查询到对应的时间线。现在需要查到小陈父母还有妻子的时间线,好去通知他们,而小陈的时间线永远断了。

  小陈妻子的时间比他们晚了四个小时,小陈父母的时间比他们晚了十二个小时,看来小陈的父母还是存储了时间的,比起自己的父母来,他们更愿意尝试新事物。

  他现在有点疲惫,同事的离开对他的打击的确挺大,虽然他的时间很宝贵。可是,他还是愿意到时间存取银行去支取十二个小时,等待和小陈父母的时间线重合,来通知二位老人这个不幸的消息。

  同事们分别去支取时间,等待不同时间线的到来。

  十二个小时,他先回了公司,把工作做完,然后开始等待时间的流逝。他在朋友圈上发了这条消息,零星几个人回复,对小陈的离去感到突然。

  十个小时,朋友圈上的内容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原来有那么多人的时间都比自己慢。

  九个小时,他在电脑上看了两部电影,是前段时间上映的,自己一直没有去看。

  五个小时,他有点饿了,跑到楼下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一盒泡面,泡上水,囫囵吃了。

  四个小时,他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昨天夜里缺的觉似乎又被补了回来。

  一个小时,他醒了,拿出手机,坐在桌前,开始等待。

  终于,时间线重合了,他拨打小陈父母家的电话,嘟嘟响了几声后,是一个女声接的电话,听起来挺年轻,并不像小陈的母亲。

   

  “你好。”

  “你好,我是小陈的同事,想找一下小陈的母亲,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饮泣声:“我是小陈的妹妹,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他隐约觉得事情不对,但还是说了。

  小陈的妹妹似乎卡住了,电话那头一阵静默,突然爆发出一阵绝望的哭声:“怎么会这样?天呐,我还没来得及把消息告诉他,他怎么也……我的天呐!”

  原来小陈的妈妈也遭遇了不幸,小陈的妹妹一直在料理小陈妈妈的后事,本想等料理完之后,去时间存取银行存储十二个小时,和小陈的时间线重合。然后告诉他这个消息,没想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女孩要怎么承受这一切啊!

  他也有些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突然间,他像想到了什么,疯也似的跑下楼去。

  时间存取银行里,少数几个客户看着一个男人在自助存取机前,一边操作,一遍颤抖着,好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十六个小时,他取出了十六个小时,然后开着车,向家里赶去。

  两个小时后,他到了家,他拿出钥匙,打开家门,他的时间还是比父母快了十四个小时。时间线不重合,所以即使在同一个空间,也看不到对方。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从未感到时间有如此漫长,双手不停的颤抖,脑海里总是闪过不好的影像。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觉得时间已经停住了,怎么会这么慢,快一点,快一点,他不停地催促着。

  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他已经有些僵硬了,时间流逝的声音在他脑海中被不断放大,再放大。后来,他就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再醒来时,他揉了揉眼睛,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身上盖了一条毯子,他支起身,眼前模糊的场景慢慢清晰起来。

  母亲和父亲正在往餐桌上端菜,见他醒了,母亲连忙走到沙发前,一边把毯子收起来,一边对他说:“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自己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着凉了怎么办,来,快吃饭吧!”

  他直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母亲见他呆呆的,和父亲笑着说道:“这孩子怎么了?睡糊涂了吧?”

  在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后,他,一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突然就哭了。

继续阅读:肆:短途迁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草鱼短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