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怎么会是他
柒木木2019-11-04 15:332,550

  初春,海市,上午九点半。

  樊殊一路小跑赶到公司,早会已经开了近二十分钟。

  原以为迟到者会吸引会议室里所有人目光,可是樊殊来到位置上坐定,都没有收到一道注目礼。

  所有同事的目光都定在会议室中投影仪投在大荧幕上的图像上。

  图像,确切的说是人像。那是一个特别年轻,特别俊美,身着一身黑色商务正装,五官精致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状似随意的坐在皮椅里,却给人深不可测,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

  樊殊看着那人像有些发懵,怎么会是他!

  愣神了三分钟后,樊殊才想起来向身边的同事吕莉询问:“刚刚会上都讲了些什么?”

  正巧吕莉现在也想找人八卦两句,便凑到樊殊耳边低声说:“咱们所在的这家公司被别人收购了,昨天刚签的收购合同,呶,荧幕上的那位就是咱们公司的新老板。”

  “是……是吗?”樊殊的心里很有些无措和惊讶,更多的还是烦躁。

  他不是去了国外,扬言一辈子都不回来了?为什么才只隔了两年而已,就又出现了,甚至还如此强势的成了她老板!

  早会什么时候结束,自己又是怎么来到办公室里坐好,樊殊一点印象都没有,满心满脑子的想的全都是那个自异国回归的他!

  吕莉的办公桌就在樊殊的右手边,两人是“邻居”,平日里经常一处贫嘴。

  此刻吕莉往樊殊的身边一凑,满脸哀怨的感慨起来:“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知道咱们的新老板多少岁?二十五,才刚刚二十五啊!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能耐了?我们这样的是不是该提前退休了?”

  樊殊白了她一眼:“姑娘,你才二十九岁半,年华大好,何必抬高别个贬低自个儿?”

  吕莉叹息一声:“真想回炉重造一次,若是我今年芳龄二十就好了,正好可以和新老板发展发展地下情……”

  樊殊心里隐隐发凉,世人能很容易的接受男人比女人大五岁的情侣,却将女人比男人大五岁的情侣当做不能长久的异类!

  唉……樊殊强迫自己收了收思绪,就算他回来了,她也不可能与他怎样。她与他之间,除了年龄的差距之外,还隔着其他很多的鸿沟!

  身边传来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吕莉在公司内部网上找到新老板的履历,然后嘴巴就惊成了O状:“新老板在国外居然有着这么多的学位和成果!名下已经开了这么多的公司了!天!怎么可能!他才二十五岁啊!典型的开挂人生呐!”

  樊殊心情复杂的讪讪一笑,是的,他是个天才,是个惊才绝艳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可也是个让人头疼的偏执狂,脾气倔的能逼得人窒息掉。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吕莉都沉静在无比的惊叹和遗憾中,为毛新老板这么年轻,为毛我没有晚生十年,为毛,为毛,这是为毛!

  樊殊这天早退了,提前了一个多小时下班。早上迟到加上下午早退,两头加一块要扣不少工资,可是她顾不上了。她准备辞职换工作。

  不辞职,难道等着被新老板强势的剥削压榨不成?

  从写字楼出来,樊殊想要找个地方静一静,他回来的太突然了,她一点准备都没有。明明说好了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他却突然成了她的新老板!

  她得好好想想,该怎样将丢掉的盔甲重新捡起来,以抵御他近乎偏执和疯狂的强人所难。

  可是来不及了!

  不等樊殊找个地方静一静,已然有着一辆豪车逼进她的视野,吱得一声在她的面前来了个急刹,将她所有的路都堵得死死的!

  车门打开,一双擦得黑亮的皮鞋闯进她的视线,而后是烫熨服帖的黑色西裤,黑色的西装外套,搭配着黑色领带和黑色的衬衣。

  他的眉压得很低,浓黑而凌厉,眉峰傲慢的挑高,给人一种不太好相处的感觉,却五官极为精致,眼鼻口的线条都非常优美,不笑的时候,显得尤为凶狠霸道。

  此人不是别人,恰就是她的新老板!聿谨言!

  一直以来,樊殊都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个名字,以为只要不去想,时间久了就会忘掉。

  可此刻他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她无从躲避,他的名字在她的心里百转千回,呼之欲出。

  不!她不能再与他有任何的关系!好不容易才过了两年正常人的生活。

  她转身欲走,他却一个健步上前,紧紧的攥住她手腕,力道之大,她怀疑自己的手腕成了他泄恨的工具。

  不等她将手抽回来,整个人被他拉得一个趔趄,等她堪堪稳住脚步的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车门旁。车门打开,她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被他塞进了车里。

  一路疾驰,车子在一栋高档公寓楼下停了下来。

  “下车!”他从驾驶座下来,帮她拉开车门。

  樊殊深吸一口气,下车来。既然躲不掉,那不如就跟他好好的说清楚!

  他的这套公寓,面积一点都不小,五口之家住进来都丝毫不显拥挤。他如今,果然是发达了,再不是从前的那个别扭小子了……

  他给她拿了拖鞋,她犹豫了一下,弯腰换鞋。起身的时候,他已经给她倒好了水。

  这般的殷勤态度和他脸上冰冷决绝的表情一点不相符,他到底想干什么?樊殊的心里有些乱。

  接过水杯,准备离他远点,找个安全的地方站着,却不小心绊到自己刚换下来的鞋子,身体瞬间失衡,偏生手里端着个杯子没办法扶墙。

  眼看着就要狼狈摔跤的时候,她跌进了一方温暖的,散发阳光下青草气息的怀抱里。

  他的俊脸一下子就近在咫尺,白皙精致的脸孔,透着隐隐的晦暗不明,幽黑的眸底波光流转,淡漠的眼神下燃烧着她不敢去探究的东西!

  他的吻就是这样突兀的压下来……周遭的一切,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久违的触觉,久违的气息,久违的霸道,久违的偏执态度让樊殊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

  在他将她从地上拔起,横抱起来,朝卧室走去的时候,樊殊终于找回理智,奋力从他怀里逃脱。

  “不!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两年前就已经跟你断了!”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快步朝房门跑。她太清楚他的性子,不是一般的霸道蛮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可事实上,已经来不及了,聿谨言已经追过来,将她抱起:“我没有拿刀子逼你,是你自己走进这里,既然来了,你逃不掉的!”

  樊殊不是他的对手,小时候不是,两年前不是,现在他越发强大,就更不是了。

  她悔得很,方才在路上被他截住的时候,她第一想法不该是和他说清楚,而是立刻报警!

  对于他这样死心眼的,根本与他说不清楚!试图与他说清楚的结果只能是现在这般,被他压在身下,无处可逃!

  卧室的大床上,他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眸子里透出无尽的沧桑和酸楚的悲凉来:“樊殊,求你,别再用那样绝情的方式赶我走,我不能没有你……”

继续阅读:第2章 小同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撩妻成瘾:总裁请矜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