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透过现象看本质
柒木木2019-11-04 15:322,163

  樊殊一边埋头吃饭,一边故作镇定的扯谎:“哦,那块表要几千块呢,我瞧着挺贵重的就给收起来了。”

  “收哪儿了?我最近几天打扫你的房间,都没怎么看到,就是当初装表的包装盒里也是空的……”樊妈一边说,一边仔细盯着樊殊脸上的表情。

  樊爸早年机关单位里面上班,后来辞了工作下海经商,最初的好几年都艰难的很,入不敷出,一家人都靠着樊妈的工资度日,也就最近两三年,樊爸的公司才有了起色,赚了几小笔钱进来。

  对于精打细算的苦日子过惯了的樊妈来说,那么一块腕表几千块呢!她可不得把去向都给问清楚了!

  樊殊见老妈已然摆开了刨根问底的架势,只得开口说:“妈,你别问了,那表我送人了,不在家里放着。”

  樊妈的表情已然愤怒起来:“送谁了?几千块的东西说送就送?你还真拿自己当千金小姐了!”

  樊殊也恼了,老爸的公司现在一年比一年好,家里早就不是以前那样紧张了,至于为了一块表这么发火?

  同时樊殊又很自责,那小鬼抢了她的表的时候,她就应该不顾一切的追上去抢回来!天晓得当时自己再磨叽什么,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被他顺了东西!

  这时樊妈又问:“那表你送谁了?班里的同学?男的还是女的?平时关系怎么样?”

  得!临近更年的老妈将这事想得越发严重了!已经开始猜测她拿着贵重的腕表去钓凯子了!

  樊殊真是哭笑不得又欲哭无泪,她暗恋裴泽三年了,升到了高三才勉强有胆子去跟人套近乎,她倒是情愿能送东西给裴泽以示两人关系不凡。

  见樊殊沉默不语,樊妈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樊殊!你胆子倒是不小!高三那么要紧的时期你给我早恋!你给我等着!看你爸回来了不揍死你!”

  什么叫揍死你,她怎么了?她做错了什么吗?不就是一块表吗!居然为了一个身外之物当妈的要揍死自己亲闺女!

  樊殊当即将饭碗一推,不吃了!径直回房,咣的一声将门摔上。

  本来升了高三压力已经很大,还要被老妈这样猜疑,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好在樊爸是个和蔼的老爸。

  樊爸从公司回来,听了樊妈一阵抱怨之后,劝阻说:“女儿十七了,有她自己的世界了,这高三已经开学,咱们做父母的不能逼太紧……”

  樊殊将耳朵贴着门缝,听了门外客厅里老爸的这些话后,心里放心不少,她就知道,最了解她最疼她的还是老爸。

  有爸的孩子是块宝啊!樊殊熄了灯,躺床睡觉,暗暗决定了,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以答谢老爸。

  时间一晃,高三开学已经一个月了。

  为了摸底这一个月的学习效果,高三年级展开了本学期的第一次月考。

  让人开心的是樊殊在这次月考中的成绩还不错,撇开两个尖子班,平行班里她排名三十。当然了,算上两个尖子班,她只能排一百三十名。

  可是这个名次已经是她高中生涯里最好的了!

  果然是考生父母眼里成绩永远摆第一,月考成绩单一拿回来,樊妈对于樊殊的态度就缓和了不少。

  樊爸也很开心,对樊妈说:“这个周六有场慈善晚宴,不如我们带殊殊一起去,孩子才刚大考一回,也该放松放松。”

  樊妈平日里严厉,心里也是心疼女儿的,听丈夫这么一提议,就答应了下来。

  能去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吃一顿宴席,对于整天埋首习题集中的樊殊来说,是件很欢乐的事情。

  可是当周六来临,她跟着爸妈一起来到晚宴的现场,被酒店侍者请到宴桌旁落座之后。才算彻底体味到宴无好宴,冤家路窄是个什么意思。

  但见这张宴桌的另外半圈,也坐着一个三口之家。

  巧就巧在那三口之家中的孩子,恰就是那天借着给她修车的便利顺走她腕表的那个小男生!

  许是他爸妈不想在晚宴上跌面儿,今晚的他没有穿校服,而是中规中矩的穿着烫熨平整的高档礼服。十二三岁的小少年,身子骨都还没长开呢,即便是穿了规规矩矩的礼服也显得稚嫩的很!

  可是这小男生的皮相极好,脸型堪称完美,五官也特别的好看惹眼。衬着那一身贵气十足的礼服,整个一帅男的坯子。长大了绝对是能迷倒一众女青年的绝世妖孽!

  宴桌上,大人们不疼不痒又圆滑客套的聊着天。樊殊插不上嘴,也不想插嘴,她就这么盯着那小男生。

  透过现象看本质,那小男生皮相再好,也年纪太小,樊殊透过他的外皮看到的只有自己的腕表,今晚他跑不掉了!她说什么也得将她的东西抢回来!

  感觉到樊殊不怎么善意的目光,小男生很是不羁的勾起嘴角扯开一丝诡谲的坏笑,然后他趴在桌沿的两臂移到桌子下面,不知道捣腾着些什么。

  此刻宴桌上大人的话题已经扯到了孩子的学习上面。

  一桌子的豪商大款,就樊爸的公司最小赚的最少,许是女人的虚荣心在作怪,樊妈提起孩子成绩的时候特意粉饰了一下:“我们家樊殊前几天才刚月考过,成绩不太好,只排了个年纪第三十名。”

  整张宴桌的周围就只坐了樊殊和那小男生两个孩子,且都是铭德中学的。

  所以樊妈此话一出,坐在小男生左边的贵妇立即就接了话:“铭中的教学质量很不错,高三能占年纪三十,那明年夏天重点大学是妥妥的了。”

  身价财产比不过对方,能在孩子的成绩上挽回些许脸面,也是不错的,樊妈故作谦虚的摇了摇头:“说不准的,还没考呢,谁知道明年会是个什么情况……”

  小男生妈妈不由唏嘘:“我们家谨言太顽劣了,成绩差的一塌糊涂,今年进铭德的初中部,出了大几万才进去的。”

  樊妈恭维说:“聿总的公司,一天的进项都不知道多少万,孩子身上嘛该花的就不能省……”

继续阅读:第4章 男人裤兜不能乱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撩妻成瘾:总裁请矜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