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胳膊脱臼了
柒木木2019-11-04 15:322,150

  九月底十月初,有个十一黄金周。

  九月三十号的下午上完课,全校就进入了放假状态。

  樊殊收了书包,出了教室,这就准备回家去。

  刚从教学楼下来,就看到裴泽和其他几个学生一起跟着一位戴黑框眼镜的老师的后面,朝着学校的实验室大楼走去。

  唉……学霸们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别人是花钱请家教,他们是被老师捧在手心里当宝贝一样的盯着他们学习。

  看了看天,天色还挺早,不如……也跟着去实验室,找机会和裴泽套个近乎?反正实验室又不是只针对他们尖子班开放。

  这么想的时候樊殊就改换了方向,不远不近的跟着裴泽一行人朝实验大楼走去。

  正是放学高峰,且马上就要开始为期七天的长假,今晚放学了的学生们比平时要活跃的多!

  樊殊没跟多久就被放学高峰的活跃人群给挡了视线,再去找的时候,居然找不见裴泽他们了!

  她加快脚步,跑到实验大楼。一口气爬到高中部常用的实验室,居然实验室的门关着!

  有没有搞错!他们那一群学霸不是来实验室补课?

  樊殊一阵失望,没精打采的下楼来,经过初中部实验室所在楼层的时候,冷不防的听到一阵剧烈的响动。

  好奇之下,她朝着响动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不期然的看到几个初中部的男生正在打架,几个人围殴一个。

  所有的人都放学回家准备过长假,实验楼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如果不想因为打架被教导处抓到,那么这个实验楼还真是个好去处。

  樊殊刚才跟丢了裴泽,这会儿心里挺失落的,没闲心看打架,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恰这时,之间被围殴的那人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狂了一般死命的回击围殴他的那几人,毫无章法一阵猛打狠踢……

  蓦地樊殊愣住,被围殴的那个男生可不就是聿谨言?

  想着自己老爸生意上的很多事情还有求于他老爸,自己曾经一度想要和他一笑泯恩仇,于是樊殊大喊了一声:“教导主任来了!”

  她就知道,对付学校里面打架斗殴不学好的混子来说,教导主任的名号是最管用的。

  果然那几个打人的,一听到教导主任四个字立即就逃窜开来!

  待人都跑不见了,樊殊走到被打肿了唇角的聿谨言的身旁,不无关心的问:“你怎么样?”

  聿谨言抬头一看,看到了樊殊,不无嘲讽的勾了下唇角:“你可真爱管闲事!”

  说话间,扯到了唇角上的伤,疼得他住了嘴。

  “他们为什么打你?你们老师呢?也不管管?”樊殊继续问。

  聿谨言嗤笑一声:“你是幼稚园出来的?怎么这么爱找老师。”

  樊殊懒得跟他贫嘴了,扯了他的胳膊:“走,送你去医院。”校医务室的人八成已经进入放假状态。

  这一扯不要紧,立即扯得他一声闷哼。显然是他的胳膊出事了。

  樊殊忙检查了一下他的这条胳膊,只见这条胳膊既没有伤口也没有骨折,那么他到底哪里不舒服?

  聿谨言极其不耐的抱怨:“你怎么这么迟钝,我的胳膊脱臼了你没看出来?”

  “死小孩!你骂谁迟钝呢!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的成天打架?”樊殊真恨不能在他脑门上狠狠的敲一栗子。

  聿谨言别扭的冷哼一声:“我才没成天打架,他们技不如人斗不过我才出此下策,回头看我不整死他们!定要让他们后悔活在这世上!”

  这小子还真够狠的。樊殊没闲心过问他跟同学间的破事儿,本着要与他一笑泯恶臭的目的,樊殊耐了性子对他说:“铭中附近有家还不错的医院,公交车三四站路而已,你忍着点,我现在带你过去。”

  聿谨言的神情阴阴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说,走远点,谁稀罕你送我去医院。可是,他居然安静了下来,一句话都没再说。

  樊殊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暗道,别扭小孩再狂傲,其实也还只是一个需要人关心的孩子。于是问他:“你家在哪里,等会儿接完了胳膊我送你回家。”

  聿谨言漂亮精致的脸孔上显出几分浓浓的不屑:“谁需要你多事!”

  好吧,樊殊退了一步:“先去医院吧,弄好了你的胳膊,咱们各回各家。”

  出于想帮老爸拉一拉和聿总的关系,她才出手帮他的,可若是太过热心反倒引得他反感,那就适得其反了。再说了,她也没那么多闲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家里头老妈还在等着她回家吃饭呢。

  天色擦黑的时候,两人来到医院。

  一番检查之后确定聿谨言的身体除了左胳膊脱臼之外,其他并无损伤。樊殊这才放心下来。

  接好了关节,两人从医院出来。各回各家。

  回家的公交车上,樊殊不由自主的想起聿谨言。倒是没想到,前两次见面都神气傲娇又狡猾顽劣的臭小子,今天居然会这么狼狈和倒霉,居然被人围殴,还被打得胳膊脱臼!

  呵!再怎么闹也不过是个初一年级的小孩儿。再怎么爱装成熟也掩盖不了的幼稚的真相。真是个顶有趣的小男生。

  樊殊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胡乱扒了一碗饭后,便回屋去写作业了。

  铺天盖地的习题和卷子的包围下,樊殊很快就将傍晚带那聿谨言去医院的事给忘到脑后。

  再次听人提起聿谨言,是十一长假之后的第一个周末。

  周五的晚上樊殊从学校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洗了手,端上饭碗的时候,正好新闻联播开播。

  恰是在新闻联播的播报声中,客厅里坐着的樊妈一边打着手里的毛线一边对樊殊说:“聿太太今天打电话过来,想请你周末的时候去她家给小言补课,我想着教学相长,就答应了。”

  “聿太太?是哪个?”樊殊嘴里吃着饭,含糊的问。

  “聿谨言的妈妈。”樊妈答,“上次那个晚宴上你见过的。”

继续阅读:第6章 记忆力逆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撩妻成瘾:总裁请矜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