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安禄山
孤独的行者2019-02-13 20:021,129

  史逸如怔了怔,心道:“原来是安禄由!”安禄山之名,在当时无人不知,史逸如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他是像肥猪一般的大胖子,身穿锁子黄金甲,装模作样,威风凛凛的坐在高头大马上面,在前呼后拥中扬鞭喝道:“儿郎们,不必管路上那些猴崽子,踏死了就算数,快马疾驰,咱家今日要赶到长安给贵妃娘娘拜年呢。”

  原来左年安禄山到长安,极力巴结杨贵妃,尽管他的年岁比杨贵妃大得多,却得杨贵妃收他为养子。他的了甜头,所以今年又赶来给杨贵妃拜年,他一人兼领平卢、范阳两节度使还不满足,尚想钻营杨贵妃的门路,兼领河东节度使呢!他钻营心急,所以一路催军马疾行。

  新年初一,农家都尽情欢乐,聚集在村头村尾的阔人甚多,尤其是儿童们,更像甩了绳的猴儿,到处戏耍,这时便有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在大路上作掷钱的游戏。

  安禄山的扈从疾驰而来,挥起皮鞭,噼噼啪啪池乱打,路边的闲汉,也有几个人着了皮鞭,吓得纷纷奔逃,哪还敢到路上去救护孩子。

  孩子们惊得叫爷喊娘,乱成一片,胆大的、机伶的急忙跑开。却还有三个年级较小的孩子,大概是吓得软了,在大路上连爬带滚的,尚未来得及滚开,眼看就要伤在铁骑之下!

  蓦地一条人影,横里掠来,疾如鹰隼,只见他双手一抓,抓起厂路当中的两个孩子,一摔便摔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当头那骑已经冲了过来,路上还有一个孩子,那人刚抱起孩子,那匹高头大马,离他巴不到二尺之地,只听得“唰”的一声,马背上的骑士一鞭挥下,那匹战马,给他一阻,人立跃起,两只包着铁掌的马蹄也向他踏下来。

  就在这危险之极的一刹那,只见他抱着孩子,脚尖一撑,身子斜飞了出去,皮鞭唰的一声掠过,裂开了他,片衣襟,却没有伤着孩子,那匹战马踏了下来,正是他刚才站立的所在,前后之间,相差个过一瞬。

  史逸如只道这人是段珪璋,这时方才看清楚了,却是一个乡下少年,穿着一件灰色的棉袄,土头土脑的,想不到身手竟是这般矫捷。

  转眼之间这队官军巴经过去,那少年放下了孩子,说:“孩子们受伤了,请哪位叔伯送他们回家吧。”

  这三个孩子的家人正巧在场,急忙跑来察看,只见路边——堆稻草堆中,爬出厂两个孩子,尖声叫道:“妈妈,妈妈。”正足他刚才摔出去的那两个孩子,摔在稻草堆中,虽然受了惊吓,却一点没有受伤。

  众人都抢着上来,看顾孩子,乱哄哄中,那乡下少年却已悄悄走开,待到孩子的家人想起要向恩人道谢的时候,那乡下少年巴不知所在——

  史逸如在这个村子里住了十几年,村子里的人个个他都认得,刚才在紧张之际,无暇辨认,这时回想这少年的面貌,方始觉出他不是本村人,史逸如大为诧异,问:“段兄,你认得这个人吗?”他怀疑自巴看的不清楚,所以在问一问段珪璋,听不到回答,忽地发现段珪璋已经不在他的旁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大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