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故人相见(四)
Fresh果果2019-05-25 11:225,534

  男孩说,千年前,有人在魔界魔气最重的地方,播下了一粒优钵罗的种子,如今马上就要开花了,只要成功摘下那朵优钵罗,便能瞬间突破勘心之境,省去数百年的修炼。

  于是离草便跟着他去了魍魉谷,决定不论如何也要得到那朵优钵罗。因为只有自身变得强大,她才有护住小泥巴的可能。

  本以为这一路会是万分艰险,但一切却出乎意料的顺利与平静。直到穿过雾霭,那朵闪着神圣幽光、白如凝脂的花出现在面前。整个山谷都被瞬间照亮,包括永远是黑夜的天空。

  优钵罗的周围是宽广的一片波光粼粼的水域,无风却总是掀着浪,层层叠叠,随着每一道波纹向外的扩散,水域便大上一分。那无所不在,仿佛有实体一般缭绕的黑雾便也退去一分。

  男孩走到水域边,便不再往前了,离草此时终于明白了他为何非要让自己来采优钵罗。

  “优钵罗是神界圣物,非至纯至净者无法靠近,如有冒犯,便是业火灼身而死。”男孩说道,从身上取了一把匕首扔了过去,匕首刚接近水域,在半空便岩浆般流淌融化。

  离草冷笑一声:“你觉得,像我这样的会是至纯至净之人?”

  “不知道,就算不是,对我也没损失。选择只在你,愿不愿意以命一试。”男孩看着离草嘴角露出笑意。

  离草看着他三秒,最终还是扬起下巴转身步入水域。脚尖轻触水面的那一刹,心火便被点燃,猛的灼烧疼痛起来,但是她没有回头。脚步继续往前,那朵优钵罗那么美,那一瞬间仿佛幻化成了小泥巴如花的笑颜。离草义无反顾朝着她涉水而去,行走在水面,每一步都荡起一圈涟漪。

  她脏烂的鞋履,身上的布衣,全都犹如燃烧后的灰烬,一层层破碎,化作齑粉,飘散于风中。

  但是她依然没有半分迟缓或犹豫,男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赤裸的美丽背影,和一头飘散的长发,步伐既有少女的风姿绰约,又充满了力量与坚定。

  而随着离优钵罗越来越近,她的身形终究也显现出一丝吃力,满头的秀发也开始蜷缩枯萎,掉了个干净。接着是皮肤,一块块的开始皲裂脱落。

  男孩看不到她的表情,但猜想她此刻应该十分痛苦,不由得微微握紧了手心。

  然而终于,离草还是成功了,她走到了优钵罗面前,站在了光中,自己便也成了光之本身,柔和却又耀眼,让人无法直视。

  男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里面仿佛燃着火。

  离草却不急着摘取优钵罗,而是转身与他隔水相望,缓声道:“好了,你可以让他们出来了。跟了那么久,也累了吧。”

  男孩笑了起来,瞬间整个人气场都不同了,与方才迥然两人。他扬了扬手。只一瞬间,山谷里密密麻麻出现了无数只发光的眼睛,成千上万的魔物将山谷四周围了个严严实实。

  一个紫金双瞳鸳鸯眼的女子缓缓走到了他身边,跪了下去。

  “参见魔君。”那诡异如丝的声音在魍魉谷空灵回荡。

  离草也不由怔了怔,冷嗤一声:“真是没想到,万人惧怕的魔君居然是个小屁孩!”一路太过顺利,男孩举止气质又非同一般,朝夕相处,离草自然看出马脚,但也只是怀疑他或许是魔界的什么人,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就是魔君步攀星。

  步攀星不再掩饰,他小孩的模样,举止却十分恣意狂傲。

  “这并不是我原本的模样,只是当年与某人一战,被他重伤,外表这才退化到孩童状态。这件事除了我的大护法牧诡歌以外,其他人都不知情。”

  “身受重伤?”离草想了想不由冷笑道,“我猜,也是那人在这播下的优钵罗花种子吧。看来你拿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称什么魔君,不过尔尔。”

  “你……”牧诡歌目光如炬的看着离草,离草若不是站在水中央,而是站在她面前,怕是已身首分离。

  步攀星倒是不介意道:“百里清寒想要用优钵罗花荡清我魔界的魔气,这么久以来,试了无数看上去至纯至净的凡人甚至仙人,却都无法靠近。没想到,会遇上你。”

  离草都不用细想,就能猜到他们为了阻止水域的扩大,解除魔界的危机,掳了多少人来实验,又有多少人葬身在这。

  “你可是我的仇人,还差点杀了我的朋友。现在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反悔不摘这优钵罗了。”

  “你不会。”步攀星眼带笑意紧紧的盯着离草,仿佛一只看着猎物的豹子,“我们相处也有一些时日了,我太了解你了。本质上,我们俩是一样的人——”

  步攀星的目光太过深邃和邪佞,离草心底一阵火起,她才跟他不一样!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不过,有一点你说的的确没错,这花,我要定了。”

  离草才不管这花摘了会造成什么后果,这天下的事,仙与魔之争,她一点也不关心!

  说完,离草伸出手,将优钵罗连枝折了下来。一瞬间,花的光芒便消失了,在她掌心中仿佛只是一朵普通的盛开的白莲,然后迅速凋谢,成了一滴晶莹剔透、香气四溢的白色果实。

  离草一口吞了下去,然后那瞬间,她的胸膛光芒暴涨,之前被毁到面目全非的脸开始一点点重新修补完整,长发也如柳条般一丝一缕的抽出,漆黑如瀑。

  牧诡歌见周围水域已经消失,正欲动作,却被步攀星抬手阻止。

  “魔君……”

  “我留着还有用。”步攀星始终聊有兴致的望着离草。

  离草已经完全恢复如初,或者说不能用恢复如初来形容。简直是脱胎换骨,实力大增不说,身高变高,比例变化,连容貌都与曾经不同了,每一个毛孔都简直是完美无缺。

  牧诡歌看着她从一介乡野少女,突然成长得如此貌美诱人,暗自心惊。瞥见步攀星始终目光不移的看着她,更是心中不安。

  离草径直走到牧诡歌面前,直勾勾的看着她,很不客气道:“衣服借我一下。”

  牧诡歌心中不爽到极致,但相比起来,更不愿意步攀星再多看她一眼,只得把身外的薄纱脱下来给她罩上。

  离草完全不把身高只到她腰间的男孩当成男人,看也懒得再多看一眼,穿上后转身便走。

  步攀星道:“你去哪?”

  “离开,找我该找的人。我得了优钵罗花,魔界也解除了一大危机。按之前说的,我们俩两不相欠。你要是想变卦,可以杀了我,不杀的话我就走了。”

  步攀星知道离草是个毫不惜命的人,除非找到她在乎的那个人在哪,否则毫无软肋,威胁对她也没有任何用。

  “再做个交易怎么样?”

  离草摇头:“我现在唯一的愿望是找到我朋友。这个很明显你也办不到,正满世界找她,还能拿什么跟我做交易?你对我已经没用了。”

  牧诡歌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离草。她真是这辈子也没听见有谁,竟然敢这样跟魔君大人说话。

  离草的眼神里冷漠而无畏,又有着一股野兽一样的原始的凶狠,是软硬都不吃的角色。牧诡歌开始后悔自己的疏漏,不管怎么样,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把她弄死的。

  “魔君,真的就这么放她走么?”

  步攀星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不然呢,我对她没用,她对我那可是用处大了。”

  就这样,离草离开了魔界。

  她既然要找小泥巴,自然不想跟要通过小泥巴来控制杀阡陌的步攀星继续搅在一起。

  优钵罗本是神物,在魔界吸收了无数魔气孕育开花结果。两股力量互相冲撞,换做任何人吃了,都难以驾驭。偏偏吞下的人是离草。她非黑非白,至暗又至纯,本就最为矛盾不过。优钵罗到了她体内很快大部分被吸收,涤荡筋骨。

  只是她根本不懂半分修炼法门和身法招式,如同手持宝器却不懂使用,还是只能像常人一样出掌挥拳的去战斗,只是力量极大、速度极快罢了。但也已经是比曾经强了太多。

  天下之大,离草完全不知道去哪里找小泥巴,但是她知道,找到杀阡陌应该就能找到她。

  让离草没想到的是,关于杀阡陌的消息多如牛毛。

  甚至同一时间,天南地北,似乎哪都有他的身影。不光离草,无数的人也都在疲于奔命的找杀阡陌。后来离草发现,许多消息其实是其他妖在冒充杀阡陌招摇撞骗,也有一些真的是杀阡陌出现,因为他根本目中无人的不隐藏行踪。

  但离草有一个其他人没有的优势便是,她知道杀阡陌长什么样子,其他见过杀阡陌的人,除了鬼笔凄和蒙面人,其他全都被他杀掉了。

  离草扑了好几次空之后,分析了一下杀阡陌出现的一些地点,发现他极其爱美。最后在天下闻名的绸缎庄守株待兔了一个月,终于发现了他的行踪。离草靠着无我符,一直暗中跟踪,却始终没有见到小泥巴,而且似乎连杀阡陌都没有小泥巴的下落,也在找她。等到离草几乎都要绝望的时候,杀阡陌突然赶到了朝雾山。

  那个时候离草就站在不远处,看见了落在鬼笔凄手上的小泥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得知了这么久以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离草大吃一惊。

  原来小泥巴,竟然被变成了妖怪!

  那一刻离草多想上前去与她相认,可是她望着小泥巴的眼睛,发现自己还是没法抵抗万厌咒的影响,她还太弱了。她的出现,对小泥巴只会是伤害和负担。

  那一刻,离草做了决定,她决定跟杀阡陌一样,留在朝雾山。

  如果说杀阡陌是在明处守护小泥巴的话,她就在暗中保护她,陪着她。

  正好御妖大会也是朝雾山招收新人的考核。离草便去参加了比试,并通过了一系列的考验,靠着优钵罗花洗涤过的拥有超强潜力的身体,一举夺魁,并获得了三尊之一云香冢的注意。成功成为了她的入门弟子,化名菖蒲。

  就像小泥巴哪怕变成了妖,她也一眼认出她来。小泥巴也飞速怀疑了她的身份,在她叫着她的名字,拉住她的手不肯放开那一瞬间,离草差点崩溃。

  她是多想像以前一样,用力抱住她啊。她们二人终于像曾经幻想的一样,拜入了仙派,成为同门,可以一起修习,再不会受任何人欺负。可是,她却再也不能与她相认……

  万厌符是其次,步攀星肯定在朝雾山安插的有眼线,若是见自己留在这里,定然生疑。她越与小泥巴亲密,便越是置她于危险之中。不如像现在这样远远的守着她。

  看见小泥巴跟羽甘蓝比试,羽甘蓝输给她的时候,离草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靠着无我符在小泥巴离开断念殿时便跟在她身边,果然撞见羽甘蓝带着尖尖,偷拿了云香冢的一件法宝杨柳枝去找小泥巴麻烦,她便蒙着面将羽甘蓝半途拦下,狠狠修理了一顿。还把她偷盗法宝的事,暴露给云香冢知道,关了她几天禁闭,羽甘蓝这才暂时安分下来。

  眼看要到下山除魔的日子,离草因为刚进朝雾山,什么都还没有学,云香冢并不打算派她跟其他弟子一起下山封印锁妖塔。

  离草着急,说了许久,才终于得到云香冢的首肯。

  说起来,她对自己这个师父十分无语,平日里看着那是高高在上,美貌端庄的朝雾山三尊之一。但私底下,永远是大醉酩酊的状态,销魂殿里,不如无念殿热闹,就住了她、羽甘蓝、尖尖、还有云香冢四人。她有次夜里,在草丛里遇到昏睡不醒的云香冢还吓一大跳。那之后,羽甘蓝就把这个任务扔给她了,她得经常四处找,把失踪不知醉倒在何处的师父给扛回殿里。

  云香冢虽然有些不靠谱,但总的还算一个合格的师父,只要是清醒的状态,便会细心教导离草。有优钵罗的加持,离草的修为一日千里,云香冢觉得奇怪问起,她也只说是在山中吃了奇花异果,那之后力气速度变得极快。云香冢当是她的福缘,并不怀疑。只说那力量还未完全化开,百里外有一个叫九龙洞的地方,那里的温泉和地热十分特别,应该对她的调理有奇效,离草便去了。

  九龙洞里全是奇形怪状的钟乳石,雾气迷蒙。离草在洞口施了简单的结界,走了进去,面前是极大的一个月牙形深池,离草缓缓脱衣下水,泡在热腾腾的水中长长的吐一口气,正当身心放松之时,突然听到远处一声轻笑。

  离草双眼圆睁,透过重重雾气,这才发现对面池壁慵懒的靠了一个人,同样在水里泡着,只是掩去了所有气息,导致她根本没有发现。

  离草一动不动,眼中杀机毕露。

  对面的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他的发湿了,垂在眼前,遮住了半张脸,胸膛无比宽广,剑眉极粗,眼角上扬,鼻子高挺,轮廓深邃,霸气中又带了一丝玩世不恭的邪气。尽管浸没在水中,依然让人觉得很有攻击性,犹如一把无论如何也藏不住杀气和血光的重剑。

  “好久不见。”男子扬起一边嘴角说道。

  离草心中一惊,不明白对方怎么会认识自己。这样的人自己如果见过,是肯定不会忘的。

  但是凝视那熟悉的眼神,她很快反应过来。

  “原来是你!”

  “我的名字叫步攀星。”

  离草危险的眯起眼睛:“看来你的伤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变回来了。”

  “并没有,只是这温泉对身体比较好,恢复样貌个一炷香时间倒是问题不大。”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参加朝雾山的比试,还被云香冢收为弟子。要找你并不难吧?你之前吃了优钵罗,云香冢察觉你体内气息混乱,却又不知为何,必然会指点你来九龙洞。你既然离了朝雾山又往这个方向,我就先来一步等着你便是。怎么,不找你朋友了,打算就留在朝雾山学艺?”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离草知道,他想通过自己找到小泥巴,就像自己通过杀阡陌找到小泥巴一样,以后她必须更加小心!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杀阡陌么?”步攀星手撑着头靠在池壁上,尽管相隔甚远,气息依然十分有压迫性。

  “以前不知道,现在自然能猜到。你要凤凰心,才能恢复伤势,变回现在这个样子。”

  步攀星挑眉:“就是喜欢跟你说话,从来不用多废半点口舌。”

  离草冷嗤一声:“可是我不喜欢跟你说话。”说完从池子里起身,穿衣准备离开。

  “你倒是不害羞。”

  “你又不是没见过。”离草忿了回去。

  步攀星紧紧盯着她眼神玩味:“你们下山封印锁妖塔的过程中,会遇见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可以替代凤凰心恢复我的伤势。”

  离草的脚步顿住:“你想让我帮你把东西拿来。”

  “对,这样整个魔界就再也不会追杀火凤,到处找你朋友了。你觉得,这个交易如何。”

  离草沉默了片刻:“什么东西?”

  “你只要见了,自然知道。”

  离草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步攀星眼露笑意,他知道,以离草的性格和实力,一定会万无一失的把那件东西,交到自己手上。

  PS:这章插入一下小离草最近到底都在干嘛,下章小泥巴他们就出来啦!下山开启新篇章吼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奇缘之杀阡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