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女婴
孤独的行者2019-09-19 17:531,236

  他把这群鸟赶开,从水里捞起席包,拿到草坡上解开一看,只听得一声啼哭,里面原来是一个女婴。

  这个男人心想:“这女婴不知道是被什么人抛弃的,有那么多鸟把他衔出水来,将来一定是一个大富大贵的人。我现在把他抱回去抚养,倘或将来成为贵人,我也就有了依靠了。”于是解下布衫,把这个女婴包好了抱在怀里。琢磨了半天到哪里去避难,最后决定上褒城去逃奔朋友。

  宣王自从杀了卖桑弓箕袋的妇人,以为童谣说的话已然应验,心里踏实了,也没有商量太原发兵的事。

  从此连着好几年没有发生什么事儿。到了周宣王四十三年,时值大祭,宣王临时住在斋宫里。这天夜里二更时分,斋宫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宣王忽然看见了一个美貌的女子,从西边方向慢慢地走了过来,一直走进斋宫里面。

  宣王怪她冒犯了斋禁,一边大声呵斥,一边急忙呼唤手下的人把他捉住,可叫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答应。

  那个女子一点也害怕的意思也没有,走进太庙里边,大笑了三声,又大哭了三声,然后不慌不忙,把那七位先王的牌位,捆成了一捆儿,拿着往东走了。

  宣王从床上爬起来一个人向前追赶,忽然吓醒了,原来是做了一个梦。自己觉得心神恍惚,勉强走进太庙里行礼,礼仪一完,就回到斋宫里换了衣服,派手下人悄悄把太史伯阳父叫来,把梦里看见的都告诉了他。

  伯阳父说:“三年前的那几句童谣,你难道忘了吗?我始终说:‘预示着要有女人祸国,妖气也没有完全除掉。’卦辞上也有又笑又哭的话,大王你如今又做了这个梦,这些全都对上号了。”

  宣王说:“以前杀的那个妇人,难道还不足以消除‘檿弧箕箙’的预言吗?”

  伯阳父又回答说:“天道深奥难测,到时候才能验证。一个普通的村妇和国家的兴亡气数又有什么关系呢?”

  宣王木呆呆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忽然想起三年前,曾命上大夫杜伯监督司市官查访妖女,到现在全无下落。

  大祭之后,便马上回朝,百官前来问候。

  宣王问杜伯:“那个妖女的消息,为什么迟迟不来向我报告?”

  杜伯回答说:“我以为妖妇已经被正法了,童瑶也应验了,恐怕没完没了的搜索,会惊扰国都里的百姓,因此就中途停止了。”

  宣王听了气得差点儿没有跳起来,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地向我报告?分明是拿我的命令不当回事儿,行动全由自己作主。像你这样不忠实的臣子,留着有什么用?”说完大声呼叫两边的武士:“把他给我推出朝门,斩首示众!”

  直吓得文武百官一个个面如土色。忽然文官这边走出一位官员来,一把拉住了杜伯,连声说:“不行。不行!”

  宣王一看这个人,正是下大夫左儒——他是杜伯的好朋友,俩人是一块被举荐当官的。

  只见左儒跪下给宣王磕头之后说:“我听说尧当政时闹了九年的水灾,也没有影响他称帝,汤当政时赶上七年的旱灾,也不妨碍他当王。上天的变化尚且没有什么妨害,人妖的事又怎么可以全信呢?大王如果杀了杜伯,我恐怕老百姓把这没影儿的话到处传播让外族的人听了,也会对咱们产生轻视怠慢之心。还望大王把他宽恕了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申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