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蒙眼作画
乘风赏月2020-05-12 17:043,739

  ……

  别墅,院子内。

  古河拿起画笔,对着不远处的莫欣桐说;“莫小姐,今天,我给您创作一副画,就画你吧。这幅画,我免费送给你了!”

  什么?

  竟免费送给我!

  莫欣桐没想到,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要知道,古河随随便便一幅画,市场行情都过百万。

  这,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莫欣桐开心道;“那就谢谢古大师了!”

  “不用客气!”

  古河作为高手,只看了一眼莫欣桐,便记住了她的容貌。

  很快,古河便开始执笔作画。

  作为一个浸淫画道几十年的高手,古河画的很迅速,短短半小时内,一幅画便完成了。

  “爷爷,您的功力又长进了!”

  古晓光见到这幅画,一副崇拜的目光。

  画中的女子,和莫欣桐一模一样。

  不论是神态还是容貌,像极了,简直就像是一张照片般逼真。

  这绝对是一张大师力作的,精品之画!

  莫欣桐见到画中的自己,显得格外的开心。

  她不断激动说;“古大师,您的画,实在是太漂亮了。我愿意花钱购买!”

  “不必了,老朽说赠与你,便不要钱!”

  古河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谢谢古大师。”莫欣桐很是高兴。

  “臭小子,我爷爷画完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古晓光用挑衅的眼神,对着一旁的林枫说。

  “林枫,你会画画吗?不会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咱们回去吧。”

  莫欣桐平白得到一张画,很开心。

  她准备把这张画送給林枫,当做是上次林枫救自己的谢礼。

  “画画?这种舞文弄墨的玩意儿,哥能不会?”

  林枫点起一根香烟,抽了两口,说;“给我拿一个黑布条过来。”

  “你要黑布条干什么?”

  一旁的莫欣桐好奇追问。

  “待会你就知道了。”

  林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古晓光很快給林枫,拿了一张黑布条过来。

  他递给林枫,脸上讥讽说;“臭小子,你拿黑布条想干什么?”

  “古老弟,看好了。”

  林枫看了一眼一旁的古河大师,随后拿起黑布条,绑住了双眼。

  这…

  在场的几人见到这幕,不由道吸了一口寒气…

  天呐!

  他,他要蒙眼作画?

  这,这是疯了吧?

  古晓光还有莫欣桐,两人浑身一震,都认为林枫是疯了的举动。

  古河大师也不禁讥笑了起来,说;“蒙眼作画,画道忘我境界,哪怕是我作画五十余年,也未曾达到这个地步。小子,我倒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

  “爷爷,这小子完全就是装逼的,蒙眼作画,我看他连一只鸡他都画不出来!”

  古晓光脸上带着嘲讽。

  莫欣桐也有些无语,心想,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吗?

  “好了,拿画笔来!”

  林枫双眼蒙着黑布,抬起手,索要画笔。

  古晓光把画笔递给一旁的莫欣桐,他生性高傲,不愿意和林枫有一点肢体接触。

  莫欣桐把画笔递给林枫,忍不住说;“林枫,你,你要画什么?”

  “我要画我心中的山河壮阔!”

  林枫闻言,浑身突然释放出一股惊人的气势。

  他右手持画笔,猛地向画纸一扣。

  然后,右臂猛地爆发出一股力道,画笔在画纸上笔走龙蛇。

  速度极快,一副蔚为壮观的高嵩雄山,渐渐显现。

  这是一副巍峨的高山风景画,画面山势陡峭,江水崩腾,气势磅礴。

  紧接着,林枫画锋一转,手中的画笔突然绘画了一副动人的山村画面。

  山村内,小桥流水,寄托着林枫的思念。

  宛如梨花烟雨江南,浓缩成山丘,泉水,礁石,茅舍,野花,集一体的世外桃源,充满了早春的气息,山花间似乎引来了绚丽的彩蝶飞舞。

  林枫蒙眼作画,他手中的画笔,仿佛是马亮的神笔般。

  每描绘一幅微小的画面,仿佛就活灵活现,跃跃而出。

  原本脸上还挂着嘲讽讥笑的,古晓光还有古河两人,表情已经凝固住了。

  他们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一幅目瞪口呆的表情。

  而一旁的莫欣桐,更是长大嘴巴,一副吃惊到了极致的模样。

  我的天呐!

  这怎么可能!

  林枫这画作的也太漂亮了吧!

  “巍峨山水间,烟雨俏江南,天呐,能绘画的如此气势磅礴,又可以收的委婉精致。这,这份功力,老朽平生作画五十年,生平罕见,生平罕见!”

  要论全场最震惊的,便要属古河大师。

  他已年过古稀,在画道浸淫多年,门徒遍布全国,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

  然而,当见到面前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蒙眼作画,作出一副大气磅礴的山水画后。

  他内心的震撼,可谓是达到了极致,脑海更是如遭雷击般,傻傻的站在原地。

  林枫还在绘画,笔走龙蛇,风姿潇洒。

  林枫拿着画笔,沾着墨,挥毫忘我,画笔一扫,无尽的泼墨风采。

  “好了!”

  林枫取下绑在眼中的黑布,点起一根香烟。

  看着面前这幅画,他不由得笑着说;“好多年没作画了,功夫倒退了不少。如果我二师父知道的话,恐怕要揍我!”

  一旁莫欣桐,看着林枫作出的,这副无比波澜壮阔的山水画,心中对于林枫的崇拜达到了极致。

  太秀美,太富有诗情画意了!

  “古河老弟,你觉得我作的画,怎么样?”

  林枫背着手,淡淡说道。

  “前辈作画,是乃古河生平罕见,让人大开眼界,心生震撼!”

  古河已经对林枫用上了敬称,改口叫前辈。

  能蒙眼作画,画出如此巍峨的山水画,又在大气磅礴的画内,浓缩烟雨江南般的小桥流水。这

  份境界,这份实力,全华夏,都找不出十个来。

  古河虽是江北第一画家,但只能是偏居一偶,在国内根本算不上顶尖。

  而亲眼目睹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实力。

  古河惊为天人,只觉得自己这半辈子作画,都画在了狗屎身上。

  “林枫,你这也太厉害了吧,难道你是隐世的顶尖画家?”

  一旁的莫欣桐,眼中写满了震撼,真难以想象,还有什么是这个家伙不会的。

  论打架,林枫是自己遇到最厉害的人。

  可偏偏这样的暴力分子,居然会懂得琴棋书画中,最难的绘画!

  真难以想象,他的身体里,到底装着什么!

  “服了吗?”

  林枫淡淡开口道,眸子对视着古大师,至始至终都未曾看一眼古晓光。

  古晓光此刻脸色写满了尴尬,刚才他嘲讽林枫最凶,如今被狠狠打脸。

  恨不得在地上,找一个细缝钻进去,简直没脸见人了。

  “服了,我古河服了!”

  古大师朝着林枫深深一拜,说;“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师从何处。我观您北派的锋芒山水画,如此精彩,又有南派顶尖画师的温婉。恕我眼拙,猜测不出来您的身份!”

  “你倒还有点眼力。”

  林枫洗了一口烟,淡淡说;“我师从华夏当代画圣,云轻天!”

  什么?

  您是画圣他老人家的徒弟?

  听到这个消息,古大师身体猛地一颤,直接跪下来了。

  “求前辈收我为徒,古河愿为前辈做牛做马!”

  古河跪地这幕,給了一旁的古晓光还有莫欣桐,极大的震撼。

  古晓光见到自己心目中,无敌的爷爷都跪下来了,他哪有不跪之理?

  当即双腿一软,直接跪下。

  “古大师,您,您怎么跪下来了,快点起来啊!”

  莫欣桐见状,立刻着急的说道。

  毕竟古大师都快七十岁的老人了。

  “莫小姐,您不懂。这一跪,我该跪。在我们华夏,画圣老人家,是当世画道传说中的人物。而林前辈能是画圣的徒弟,当的起我这一跪。林前辈,先前恕我无礼傲慢!”

  古大师跪下来,真诚道歉道。

  “不用了,起来吧,我不收徒!”林枫说。

  “求前辈收我为徒,我古河没资格当画圣的徒弟,愿意当画圣的徒孙!”

  古河磕头跪地,真情流露。

  林枫见状,眼中微凝,似乎也被古河的举动給打动了。

  能以古稀之龄,对作画还如此痴迷。

  这样的人,林枫还是有些欣赏的。

  林枫开口道;“你虽在绘画一道,愚昧痴傻。但我看你如此痴迷,算了,我就勉强收你做记名弟子吧。不过说好了,我可没多少工夫教你画画。”

  听到林枫的话,古大师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说道;“多谢师傅成全!”

  一旁的莫欣桐,看的简直目瞪口呆,大开眼界。

  本意今天来古大师这边购画,谁曾想到,完全成了林枫的个人表演秀。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爷爷,我去看看是谁。”

  古晓光起身说,他已没任何脸面在林枫的面前,让他无比的羞愧。

  古大师点头。

  过了片刻,古晓光陪同两名男子走了过来。

  为首一名男子,身上有股浓浓的上位者气息,精气神爽,官威很重。

  在其身后,是一位魁梧壮汉,男子肌肉高高隆起,眼神犀利,太阳穴高鼓,一看就是高手。

  “古大师,今日我来拜访,特地向您来请教作画!”

  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古河见到此人,笑着说;“原来是王大佬,你好。”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江北的副大佬,王大佬。

  王大佬看着面前,林枫莫欣桐两人,不禁笑着说;“古大师,这是你新收的两位徒弟吗?”

  “王大佬,您,您可别乱说。这,这个年轻人是我的师傅,林大师!”

  古河立马纠正过来。

  什么?

  这个年轻人是你的师傅?

  听到古大师的话,王大佬满脸震惊的表情。

  而王大佬身后的魁梧壮汉,眼中也不禁露出震撼的表情,特意多看林枫几眼。

  “古大师,您莫非在跟我开玩笑吧,您可是我们江北第一画家。”王大佬笑着说。

  古大师立刻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王大佬。

  王大佬闻言,内心之震撼,可想而知。

  他看着林枫,眼中也带着敬畏。

继续阅读:第一百五十二章莫欣桐被蛇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绝美冷艳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