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行
慵十一2018-05-25 16:473,192

  可能是因为我再也没有地方可逃了,师父对我比以前缓和了一些,但是大部分时候依然是寡淡清冷的。

  有的时候我看着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会偷偷的想,父亲是怎样结识了这么淡漠的一个人,又是多么深的感情,能够让父亲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他,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深厚的情义,为什么我家人失踪的事情他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我想的头都要炸了,也理不清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只好作罢,试着把身心都埋在练功读书里。

  腊月二十八这日,虽然依旧寒凉,但外面的天气难得的好,阳光照在雪上,晃得人眼前发晕。

  师父唤我过去,不知是天气真的影响到了他的心情还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的气色格外好,似乎苍白如纸的脸都有了一丝血色。

  他对我说,“初浅请你过去,说是有礼物给你。”

  我听得欣喜,正要往外跑,他又说,“我与你同去,正好有事找她。”

  与师父同行,这倒是及难得的。虽然他也会出门,但是极少带我,而我大部分时候都被关在小院里读书,半年多来,除了安大哥和初浅的居所,我哪都没去过,当然,逃出去那几次的不算。

  时值上午,雪阳相融,我看着他走在我前面,他的白衣在明亮的雪地里汇成一道光,闪的我恍惚。

  我像个小傻子一样跟在他后面,觉得这样的景致比春日的烟雨夏日的盛花秋日的落红更好看,突然他转回头看我,我看到那片光里好像绽放了一朵冰雪酿成的灿烂的云。

  他对我招招手,“跟上我。”

  我赶紧跟上去,眼神直直盯着他没留意脚下,扑通一声摔在雪地里,飞起的雪沫溅了我一身,我赶紧爬起来,雪被阳光融在我的头发上,嗒嗒的滴水。

  估计我丢人的样子他早就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轻轻牵了我的小手,说:“走吧。”

  我乖乖的让他修长的手牵着,触感寒凉冷硬,像极了他那张硬板床。

  我怀疑他是不是得了什么苦寒之症,不然怎么会春夏秋冬都这样冷冰冰的呢,可是看他打我的时候那身手敏捷的样子,身体完全没什么问题嘛。

  胡思乱想着到了初浅的挽韵阁,我那些脑子里的东西瞬间被她漂亮的园子惊住了。满园的梅花竟然开的正好,粉的红的花瓣包在一层薄薄的雪里,美得像少女白里透红的面颊。

  不知道初浅请了多么了不起的花匠,可以把梅花也转栽到院子里,我估计应该是个很繁重的活计。

  不过初浅似乎乐于做这样的事情,乐于让自己的小庭院在任何时候都如她一般巧致好看,果然我师父的家人,每一个都是那么不俗。

  初浅早就准备好了在等我,看见师父进去,吓了一跳,嗖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二哥,我没请你来啊。”

  师父放开我的手,径直坐到她的椅子上,冷眼看着我们。

  初浅看着他,可能有些拘束,又不敢离开,只好浅笑着拉着我说:“我准备了几件新衣服给你,看你最近长了身量,身上这衣服都有些短了呢。”

  然后她示意弦音带我去后面试衣服,我知道他们似乎有话要说,虽然好奇内容是什么,也只能忍着跟去了内间。

  初浅给我准备的衣服很齐全,她的品味自然很好,每一件衣服都素雅又不失精致,当我穿上月白蝶纹锦裙,踩着绀蓝散花棉靴,再披上云霏素绒绣花织锦的小斗篷,我觉得镜子里那个俏皮的小女孩似乎也长大了一些。

  弦音在一旁看着我,满眼的喜欢,一边帮我整理衣服一边念叨着:“易落姑娘这么小就出落得如此标致,等以后眉目开了些,岂不是要惊为天人了?”

  我被她夸的不好意思,只好咧嘴傻笑,对她说:“弦音姐姐别取笑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看啊。”

  弦音接着说,“都说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看落姑娘是在二公子身边呆久了,所以现在看什么都不觉得好看了。”

  我想想,也对,我师父那样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怕是连最精致的女子也无法和他相较。我成天看见那样一张脸,再看自己,不觉得恶心就已经很不错了。

  初浅为我准备的足足一大包衣服,还有绣着吉祥图案的鞋和枕头,估计是给我过年的。

  我心里偷偷的欢喜着,虽然我随便披一件粗布或是穿着精工细作的衣服都不会让师父改变对我的态度,可我毕竟也是个女孩子,心底里也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像初浅一样漂漂亮亮的。

  我乐颠颠的拉着弦音的手出去,厅中的初家兄妹正对坐饮茶,我师父依然是寡淡着一张脸,完全与年关将至的欢喜氛围不相融,初浅倒是挂着笑,粉嫩的面庞甜美如新酿的枣花蜜糖,让我突然很想把她吃掉。

  他们都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喝茶,师父要说的事情应该已经说完了吧,以他的性格,无论多重要的事十句话以内肯定能说完,所以我试衣服的时间肯定已经足够他讲几十件事了。

  初浅看到我,眼神一亮,“看来我的眼光真的不错,我说你穿着好看,果然,二哥,你看你的落儿,就像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样。”

  师父对这样的话向来没有反应,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喝茶。

  初浅继续对我说:“等下我让人把那些都送到你们院子里去,还有一些你喜欢吃的点心,还有……”

  她正说着,我师父突然起身道:“易落,回去了。”

  初浅一愣,“二哥,让落儿在我这里用午膳吧,你看她的小脸都快瘦没了。”

  师父不做声,轻轻的看了我一眼,吓得我立刻从弦音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小跑到师父身边。

  我偷眼观瞧初浅,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但师父似乎听清了,他回过头,淡淡的说:“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然后转身出了门。

  我赶紧跟上去,结果他走了一步就停下来,又回头看了初浅一眼,“多送些易落爱吃的。”

  我惊得差点瞪掉了自己的眼睛,我这是听错了吗?他说送我爱吃的过来!

  他低头看看我,又轻轻地说了一句,“确实瘦了些。”

  我惊于他奇怪的举动,被他牵着走,头却回过去看初浅,初浅也是一脸没缓过神来的样子,估计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样的话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吧。

  我心底有一些欢喜,似乎师父现在已经越来越有人情味了,说不定以后慢慢的会和大家一样呢。

  我脑子里偷偷的想着师父像安子亦一样闪着明亮的眼睛开怀大笑的样子,那样的他,一定比现在素净的样子更美好吧。

  他的脚步很快,我努力捣腾着自己短短的腿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一路上他也是一句话都不说,甚至都不去看路边的景致,只是老老实实的目视前方,安安静静的走路,那端正的样子却自成一种风景,就像竹林间的轻风。

  我特别想知道他对初浅说了什么,该有多重要的事情才值得这位曲高和寡的二少爷屈尊去到那小阁中亲口对她讲,听他们的意思似乎与我有关,我不敢多想,因为就算我想破了头,他不想告诉我的还是不会告诉我。

  跟着他久了,我也知道怎样才能给自己讨个清净心安了。

  转过一道小路就是我们的小院,门前站着两个人,看打扮应该是是一主一仆。

  那公子穿着海蓝绣棉袍,头挽白玉发簪,面容清秀,气质不俗,我没见过他,但看他的年岁与师父差不多大,又有如此出众的气质,该是与师父相识的。

  他看见我们,立刻笑了,快步过来,我觉得他的步伐有些虚飘,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抱恙。

  师父见到他,微微低了头,拱手一礼,“见过六皇子。”

  我吓了一跳,妈呀,皇子!赶紧也跟着使了个大礼,磕磕巴巴的说:“见……过六皇子。”

  六皇子启彦,我是知道的。以前父亲曾经提过几次,说这个孩子天资聪颖,只是心思太过机敏,反倒总惹了皇帝生疑。而他的母妃出身不高又已经病逝,在宫中无人照拂,所以很不受皇帝的宠爱。

  他今日竟会主动来到初府,看来是与师父有一些交情的。

  没想到,这个我以为一辈子都没人理,以后年纪大了也只能靠我养老送终的师父,竟还真有除了安子亦之外的朋友,而且还是个皇子。

  他们进了屋中谈着什么,师父举止自如,在皇子的面前依然是一副淡如秋水的模样,丝毫没有被对方的身份压住,我端了茶过去,小心翼翼的摆在他们面前,原来给皇子奉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皇亲国戚也是人,也是要喝茶用膳的。

  启彦皇子看了我一眼,笑道:“我记得你从来没有仆从的,怎么突然找了个小孩子服侍你?”

继续阅读:第十章 带你出去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