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慵十一2019-10-07 14:513,213

  我虽然心里已经认定了他们不可能打进来,可是依然暗暗期盼着。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坐立不安,听到一点动静心里都在打鼓,可是并没有任何人告诉我外面发生了大事。

  洛寒桐那种狗一样的嗅觉,能发生什么事呢,还有谁的阴谋诡计能敌得过他洛寒桐?

  我托着下巴,对着一本古籍发呆,绮珊这两日已经完全没有消息了,也没有听说哪个宫女死了,应该是逃出去了吧……我身边的人,终于有一个是可以活的。

  正午时分,宫女进来问我:“娘娘,现在要用午膳吗?”

  我看着这小宫女有些眼熟,似乎是在洛寒桐的宜居殿里服侍的一个人,于是回道:“我没胃口。”

  “娘娘,好歹吃一些东西吧,您这几日都瘦了一圈了。”

  “出去。”

  “娘娘,您什么都不吃,陛下知道了会责罚奴婢的。”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无奈,洛寒桐这一招用的真不嫌腻,除了用无辜之人的性命来威胁我,他难道就不会一些别的手段?

  不过他这几日每天都会过来看着我,好像生怕我死了,怎么今日一直到正午都没出现?

  难道前朝真的出事了?洛寒桐直接在金殿上被人杀了?

  我想了想,实在无法思量,于是问宫女:“陛下平日里不是散了朝便会来恋花凌吗?今日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娘娘,刚才容兼公公传话过来,说陛下今日在前朝有事,让娘娘一定好好歇着。”

  好好歇着……

  我想了想,竟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他什么时候来便来了,不来我也不可能去寻他,从来没有着人通报过,怎么今日突然告诉我一定要好好歇着,他到底要干什么,前朝真的出事了?

  这是他的遗言?还是说他怕我会坏了他的事,让我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

  我这样想着,心就忍不住开始乱跳起来,腹中的毒也开始不安分,腹腔又剧烈的疼着,人也没了力气。

  小宫女吓坏了,“娘娘您怎么了?奴婢扶您去休息吧?”

  “我没事,你告诉我,前朝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奴……奴婢不知道……”

  “休要瞒我,在我身边的人都是洛寒桐安排好的,甚至有的人是洛寒桐的杀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小宫女愣了愣,“娘娘……”

  “好了,我不想追究你究竟是谁,你只要告诉我前朝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是……娘娘,今天早朝的时候,突然有几位老臣联名上书,求陛下赦免朵大人的罪责,陛下认为他们意图谋反,想要拿下,没想到前殿的守卫已经完全不听陛下的号令,都站出来和那些老臣为伍。”

  我听着心中暗喜,连忙问:“然后呢?”

  “然后……正殿上的人便分为两个阵营,一些人拥护陛下,另一些人反对陛下,大有……谋反之势。”

  谋反两个字入了我的耳,听着格外舒服,我觉得身上的毒发之症都不那么痛苦了,继续问:“洛寒桐武功精绝,难道还会被几个老臣所迫吗?”

  “陛下他……的确杀了几个老臣,没想到这样一来,拥护他的人反而更少了,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拥戴陛下,宫里的亲兵护卫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都不出来保护陛下,反而和那些外面进来的兵丁一起,把陛下围困在正殿之中了。”

  洛寒桐,被人围困在正殿中,这事情听起来怎么像开玩笑一样呢?他那样的人,武艺也不比师父差多少吧,竟然还会被人困在正殿之中,这事情实在是太不可信。

  我扫了一眼小宫女的脸,见她一脸紧张,于是对她说:“你对我说的这话,恐怕又是洛寒桐的计谋吧……是容兼教你说的?”

  “不是的,娘娘,陛下他真的有危险,容兼公公冒死出来,正在集结死士去救陛下,奴婢武艺不精,所以才被留在恋花凌里,不能去营救陛下。娘娘,真的是陛下说的,让您一定好好歇着,不要轻举妄动。”

  “我不信,前朝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后宫一点动静也没有呢?”

  “娘娘,您不知道……后宫中的娘娘们,除了您,都已经不在了……”

  我愣了一下,“不……不在了?什么意思?”

  “昨夜晚间,除了您之外,后宫中所有的娘娘,都被人杀害了,您还活着,可能是因为……陛下昨晚留宿于此。”

  “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三位娘娘都被人杀了,难道洛寒桐不知道吗?”

  小宫女的眼睛闪了闪,突然冒出一丝幽幽的光,让我有些害怕,“因为这些事情都是偷偷进行的,不仅娘娘们死了,连他们三位宫中所有的人都死了,连个给陛下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陛下直接从恋花凌去往前殿上朝,自然不知道。”

  我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奇怪,觉得有些不对劲,试探着问她:“你不是洛寒桐的人,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宫女脸上的表情终于完全暴露出来,“娘娘慧眼,奴婢是东亭公子的属下。”

  “洛东亭?”

  “是。”

  “你的意思是说,洛东亭现在已经把洛寒桐围困起来了?”

  她脸上带着笑容,“是,娘娘,相信这个时候弓箭手已经就位了,现在只要一个人出面,就能让东亭公子顺理成章的取代如今这位陛下,成为锡戎的新君。”

  “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吗?”

  她点点头,“娘娘,昨晚,我们的人已经帮您找到了被陛下保管好的凤印,如今您只要去大殿上对文武百官讲明一切,我们这位陛下,便再无翻身之日了。”

  我想了想,突然开口问她:“你在宫里多久了?”

  “回娘娘的话,奴婢自小被安排入洛府,跟在当今的陛下身边做个服侍的小奴仆,后来又跟着一同入王爷府,又入宫,想必在陛下身边也有十年了。”

  我看着这个女子阴气中带着一丝骄傲的脸孔,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寒,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洛寒桐这个螳螂杀了洛鸿影,却不知道身后还有一位比他更隐忍,更懂得伪装的黄雀已经先他一步安排好了一切,而我,自以为让朵大人一手选出的最合适的人选,也只不过是人家故意给我造成的假象吧……

  就好像我之前自信的以为洛寒桐不会发现我的小手段,洛寒桐可能也是躲在暗处习惯了,只偷偷窥视算计光明之处的人,却没有看见比他藏身处更加阴冷黑暗的角落里,有个人已经盯紧了他。

  难怪洛寒桐发现了那么多事情,却还是没有发现洛东亭,这个人的心机,到底有多深呢……

  小宫女见我在发呆,轻轻的唤我:“娘娘,您还好吗?”

  “没事。”

  “娘娘,如果您还能坚持住的话,奴婢现在就陪您去正殿吧,大事不宜迟,说不定,还能逼问出您体内之毒的解药呢。”

  “我不需要解药,我若是想要解药,早就能自己去取了。”

  “娘娘,您……”

  我扶着桌子站起来,勉强撑着身子,对小宫女说:“无论你们杀了谁,做了什么,都与我无关,归根结底,我和洛东亭的目的是一样的,那就是让洛寒桐滚下这个王位,顺便取了他的性命,所以,我会跟你去的。”

  那宫女笑了,“那……奴婢帮娘娘梳妆吧。”

  “不用了,我这样子不是挺好的吗?把凤印带着,我们走吧。”

  那宫女似乎急不可耐,搀着我的手往外走着。

  恋花凌中自然还有一些人是洛寒桐的,见到我要出去,便上前阻拦,“娘娘,陛下吩咐了,您不能出门。”

  我身边的宫女二话不说,直接抽出袖中匕首刺向那人的喉咙,那奴才完全没有料到为何一句话便有人要杀他,根本没有防备,一刀被切断了喉咙,刀口里噗噗的往外冒血,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我伸手拦住她,“你干什么,怎么随随便便就害人性命呢?”

  她完全不管我的话,又飞身和另外两个冲过来的仆从打斗在一处,招招致命,不出几下,对方便倒地不起。

  我拼劲了全力飞身过去拦住她,“你再杀人,便杀了我吧……”

  “娘娘,他们可是洛寒桐的人。”

  “该死的人是洛寒桐,不是他们。”

  那宫女叹了口气,几下把身后的人打倒在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下刀,拉着我跑出了恋花凌的门。

  我刚才挡她一招,几乎累的要吐血了,如今跑了几步便再也动不得身,幸好门口准备了一个简单的轿撵,小宫女把我扶上去,两个彪形大汉抬起轿撵,健步如飞,不知道是因为我太轻还是因为他们太心急,我感觉这两个人都快飞起来了。

  轿撵在正殿的一边落了下来,我几乎是靠在小宫女的身上走了几步,转过一道墙,我立刻就惊呆了,我做梦都想不到,王宫里,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等到烟暖雨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