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蓝白校服
满庭柯2018-05-16 17:143,598

  大概是考试前几天谢女王带着谢亭暖去寺庙里拜佛、烧香又添了香火钱的缘故,谢亭暖每一场的考试都如有神助,尤其是这最后一场,看一题会一题,极其的顺利。

  老李给她讲的什么“三短一长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短”,她都不屑于用。

  答完题后,谢亭暖一瞄手表,居然还剩下半个小时,于是她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

  “本场考试结束,请立即放下笔……”

  考试铃声在寂静如雪的考场里陡然响起,好似平静无波的湖面跌落了一块巨石,闷声巨响,水花四溅,千层浪涌。

  惊梦之音,唤醒了沉浸在试卷里的谢亭暖。她搁下笔,看了眼涂满的答题卡,轻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额上的薄薄刘海浮动了一下。

  按要求收拾好答题卷、试题卷、草稿纸,她背靠在座椅上,松懈下来,等着监考老师收卷。

  年轻的监考老师穿着白衬衣黑裙子,戴着蓝色的小牌牌,手微微颤抖着抽走了她的试卷。

  这一刻,寒窗十年,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好似一朝还清了巨债,一身轻松,满心欢喜,在岁月无声的倾轧中被压弯的腰杆重新变得直挺。

  无数考生从一个个考场鱼贯而出。

  谢亭暖在人流中缓步走下主楼梯的层层台阶,忽而侧头,望向天际,此时的天空澄澈湛蓝,夕阳灿烂明亮,瑰丽壮观,大朵大朵的火烧云开遍了天际,仿佛是盛大的礼花,为莘莘学子十二年的努力而庆贺。

  余辉洒下,淡淡的金红光芒映衬着谢亭暖白莹莹的侧脸,线条柔和,目光清澈,虽有几分隐隐的疲惫,但却洋溢着考完后的轻松和飞扬的神采。

  蓝白校服,简单马尾。

  青葱岁月,温婉佳人。

  校门口古老苍翠的梧桐树下,密密麻麻站着一堆翘首以盼的家长,伸长了脖子,个个目光殷切。

  人群中闪过一道白光,无人注意。

  ——

  临近期末,F大的自修室内满满当当的都是善男信女,专注抱佛脚二十年。教室里静悄悄的,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哗哗的翻书声已是轰隆巨响。

  书边上的手机忽而一阵震动,谢庭熠抬眼,搁下笔抛开书,一把抄过手机点开了微信。

  王智:快来领取支付宝红包,复制此消息,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领取!hhdbsfjcbs234

  不是她……

  谢庭熠眉山微隆,薄唇轻抿,垂着眼,长长的浓密睫毛像帘子一样遮挡了眼底的波澜。白皙修长的手指向下划拉了一下,依然没有新消息。

  也许,她还在忙着收拾东西。

  坐在一旁的林萧一直用余光偷偷打量着谢庭熠,灵敏的直觉告诉他,谢庭熠好似有些反常。他戳了戳杜子飞,挤眉弄眼用气声说道:老大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暑意浓重的下午,杜子飞看书看得昏昏沉沉,睡意袭来,低着头用手撑着脑袋虚晃一招,其实眼皮子已经黏在一起会周公去了。被林萧吵醒,他奋力睁大迷迷瞪瞪的小眼睛,不明其意:啥?晚饭吃什么?我什么都吃。

  林萧翻了个白眼,看着他憨厚痴傻的样子忍不住又朝他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以他的智商是怎么考进这所重点大学的。

  随后林萧指尖一片跃动,飞速的建了个群聊,把杜子飞和小布拉了进来。

  改群聊名时,他想了想,输入:老大有情况!!!

  林萧: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老大有点不对劲啊,隔个十来分钟就看一眼手机,一有消息就一惊一乍的,看书也心不在焉的。

  杜子飞这才恍悟,收起手机,大大咧咧的直接转过头去认真的看了看谢庭熠,侧脸还是那么帅,字写的还是那么潇洒。他转过来,低语:没什么不对劲啊。

  林萧的内心是奔溃的:这个傻帽傻叉二愣子,我不认识!

  林萧用食指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架,对小布说:“小布,你去问问?”

  小布意犹未尽的退出和某个学妹的聊天窗口,瞟了瞟无形中散发着压抑气息的谢庭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秒变鸵鸟。

  他缩了缩脑袋,埋进书里,摇头晃脑装腔作势,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一副沉迷其中书呆子的模样。

  “佛曰:‘不可说,呃,不可说。’”

  林萧只觉得自己翻白眼翻得都要抽筋了,他转过头不怀好意的对杜子飞奸笑,露出森森白牙,右手在脖子上比划:你去,不然,死啦死啦滴。

  杜子飞碍于淫威,咽了咽口水,苦哈哈凑近老大,坐在一旁假装看书的林萧和小布则高高竖起了耳朵。

  他压低声音憨憨的说:“老大,你肿么了?这页很难吗,要不我帮你看看?”说着就要侧头过去。

  神级学霸谢庭熠啪的一声合上了书:“不必。”

  ……

  一阵缄默,铺天倒地席卷而来两个字:尴尬。

  林萧和小布只感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倏忽他起身拉开椅子,扔下一句“先走了”,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自修室。

  三个室友一路目送,大眼瞪小眼:这是……什么滴情况。

  谢庭熠站在自修室的门外,手一动又翻到了那一页,他盯了快半个小时的书页,整整齐齐的黑色方块铅字上方的空白处,龙飞凤舞的潦草几笔:小埋。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些些无奈。也不知道她考得怎么样了。

  ——

  晚上,谢庭熠从宿舍浴室出来,拿着毛巾擦拭着滴水的头发。黑发湿润,刘海软软的撩到了一边,眉眼间仿佛被一团雾气柔化了,白色睡衣松松垮垮,却难掩颀长的身材,整个人慵懒又闲适。

  杜子飞的项羽被敌方团殴,翘掉了。杜子飞低声骂了一句,一抬眼望见了老大,眼睛一下子直了。

  美男出浴、男色诱人啊,瞧瞧那傲人的身材,精致的五官,脱俗的气质,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见!难怪全校女生都为之神魂颠倒。

  虽说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每见一次,他就受到打击一次。

  杜子飞低头,再看看自己,一个大啤酒肚,好似怀胎四五月,土里土气的白色褂子,和电视上游击队员一模一样,仿佛下一秒就要丢个手榴弹出去,满脸的横肉,油腻腻的,笑起来更是连眼睛也找不到,他一下子心有戚戚然,怪不得母胎单身二十年啊啊啊啊!!!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杜子飞越想越心酸,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老大,难言的复杂。

  “杜子飞,发什么愣啊,敌人都攻到水晶里了。”林萧喊魂似的咆哮,生死关头,他还在发愣。

  “嗯?噢噢噢。”只见己方只有自己一人存活,而敌方三人正在哼哧哼哧攻打自己的水晶,危急关头,杜子飞操纵着项羽火急火燎的冲出泉水。

  奈何双拳难敌四手,还没来得及攻击,项羽一秒晕,二秒残,三秒死。

  碎裂的水晶碎片飞溅。

  “Defeat”。

  冷冰冰的女声响起。输了。

  呃,杜子飞在林萧和小布幽怨又冒火的眼神中心虚的憨憨一笑,挠了挠后脑勺,接住了这五连败。

  谢庭熠兀自上了床,对于游戏,他一向里都提不起兴趣,在他好好学霸的观念里,与其浪费时间打游戏,还不如多看几眼书。

  解锁手机,点开绿油油的APP,置顶的那个屎黄色傻笑头像终于有了动静,头像的右上角冒出一个红点点,圈住小小的一个“2”。

  他不自知的弯起唇角,底心仿佛被一根轻飘飘的白羽毛撩过,丝丝痒意。

  小埋最帅:欧尼酱,小埋被偷拍了!!!!!大哭大哭(表情)我要告他们侵犯我的肖像权。

  自打《干物妹小埋》横空出世,她便走火入魔,药石无医,没日没夜的刷完还不算,自作主张的将他的称呼从人名“哥哥”降级降到了调料名“欧尼酱”,一种不知啥玩意儿的酱,还用一个被她咬了一口的苹果诱惑他叫她小埋,嗯,最后还是被她得逞了。

  随后是一个链接。

  2017年高考于今日下午落下帷幕。

  下午五时,考生陆续走出考场。

  放大图片,只见图中正中间是一个身穿蓝白校服、挽着同伴的手笑得灿烂的谢亭暖,面有疲惫却眸带神采,夕阳斜照着她的侧脸,白莹莹的脸上多了一抹粉嫩,清纯脱俗,青葱可人。

  十七岁,时光格外偏爱的年纪,青春洋溢,无忧无虑,世界精彩纷呈。

  谢庭熠目光柔和,像一汪澄澈的春水,波光点点。

  时光如梭,他的小姑娘仿佛一下子长大了。

  他们是对门的邻居,他比她大了三岁,小时候父母都忙,小学四年级的他牵着一年级的她一起上学放学,后来他上了初中,虽然小学和初中只隔了一条街,十来步路的距离,但是放学时间就比小学晚了一个小时,每次放学他匆匆忙忙跑到小学门口时,小姑娘都安安静静的坐在传达室里,一看见他就蹦蹦跳跳,糯糯的喊他哥哥。

  再后来,他上了高中,课业紧张,改为住校,她也上了初中,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这才结束了历时六年一起上下学的革命友谊。

  这一切,恍如昨日。

  谢庭熠暗落落的保存了这张图,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复:拍得不错。

  谢亭暖捧着手机乐了,相交十多年,难得听他一句婉转含蓄的夸赞,噼哩叭啦打字秒回道:那是,本姑娘可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惧任何抓拍偷拍。

  谢庭熠笑了笑,给点阳光就灿烂,小姑娘仰着脸,一副傲娇的样子就好像浮现在眼前。看样子,高考考的不错,留在本市应该没什么问题。

  憋了一个月,谢亭暖把这段时间的黑暗吐槽了个遍,什么觉睡不醒,书看不完,题刷不尽,这些倒也还好,最痛苦的是饭吃不饱。一天四五顿的吃,还饿!活生生的胖了好多。

  谢庭熠不禁哑然失笑,黑亮的眼睛里像是镶了碎钻,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继续阅读:第2章 挑灯夜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吻住,我们能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