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明熙2018-05-16 16:043,836

  “不……不好玩……”

  张剑被打得退到了墙边,他直到这时候才回过味,原来这个络腮胡是个高手啊,这根本是碾压哥的存在!

  “哥,我错了,别打了啊!”认识到实力差距的张剑,不得不发出了讨饶声,再也顾不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毕竟络腮胡的每一巴掌都跟铁掌似的沉重,这是张剑绝对无法承载的痛苦。

  砰咚一声,讨饶依然换来一巴掌的张剑彻底的绝望了,他为了消停络腮胡的怒火,竟然像孙子一般的跪了下去。

  全场哗然,即使在张剑被打得节节后退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谭欣等人也没放弃,特别是申雪丽总觉得心仪之人能够逆袭,但是,奇迹没发生,张剑被络腮胡打得吐血,不只是丢掉了面子,这一跪下,就连尊严都给抛弃掉。

  “小子,你不是拽上天了吗?”络腮胡面对张剑的下跪,冷笑道:“你特么的不是说一只手就打得我们生活不能自理么?来呀,求你打我!”

  咚咚咚!

  张剑听到这些话,吓得都快尿了,实力上的绝对差距让他急忙的磕头如捣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大哥,我再也不装逼了,在您这座大神跟前,我永远是您的孙子,求您饶过我!”

  哈哈……

  张剑的认怂,让小贼等混子发出了猖獗的笑声。

  络腮胡看到了谭欣的美色,立即来了精神,道:“饶过你也行,不过得让你们茶楼的老板娘陪我一晚上,嘻嘻,你同意吗?”

  这……

  张剑虽然怂得一笔,但要把老板娘让出去,还是让他有些犹豫,毕竟谭欣在自己的心目中可是女神,那是以后要人财兼收的准老婆。

  但下一秒,随着络腮胡再次一巴掌扇在张剑的脸上,张剑再次哭喊道:“行,我同意,大哥您别打了!”

  哼!

  听到张剑的话,谭欣鄙夷的哼了一声,周边的不少围观者也纷纷对张剑露出了不屑的目光。

  此时的张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知道自己很不像男人,也明白再也没有机会泡谭欣,可是,这个络腮胡真特么的太强了,强得自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美女,跟我走呗!”络腮胡银荡的给谭欣笑着,觉得只要打怕了张剑,扑倒老板娘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谭欣的面色极为阴沉,她在络腮胡的逼近中,开始惊吓的往后退,但就在这时,一只孔武有力的臂膀从她身后伸了出来,很有力的把谭欣给稳住。

  “他来了!”谭欣心中一喜,知道身后站着的男人肯定是秋昊。

  果不其然,秋昊走了出来,他先把稳了老板娘,随即一步跨到了正欲靠拢的络腮胡跟前。

  “你们要带走欣姐,问过我的意思了吗?”秋昊长身而站,在阳光耀射下的面容充满了冷色。

  “你……”

  “你……你……”

  随着秋昊的出现,络腮胡就像触电般的急速往后倒退,其他混子也像看到了阎王一般的心惊肉跳,每个人嘴里都惊怕得说不全话。

  砰!

  有人第一时间跪了下去,而且就是刚才打得张剑跪地的络腮胡,在围观者震惊不已的注视下,他直接就给面前的秋昊磕着响头,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哥,不,大爷,我不知道您也在这里,我这就带着兄弟们给您磕头。”

  砰砰砰!

  一群混子,除开先前那个小贼不认识秋昊,其他几个也惊恐的跪下去磕头,疾呼着大爷饶命。

  他们一群人永远也忘不了,就在几天前,面前穿着寒酸的这个小年轻把巨无霸黄勇打出屎尿的画面,当时他们一群人的大哥姜云强,可是在事后给兄弟们警告过,以后见到秋昊就得下跪,然后速度的躲得远远的。

  “大哥,这是咋回事呀?”一脸懵逼的小贼搞不懂兄弟们是怎么了,问道:“你们为什么给这货下跪,要不大哥,我去揍这拦路的家伙?”

  磕着头的络腮胡直起身把小贼拉倒在地,紧跟着就是一巴掌扇得小贼牙血四溅。

  “草里奈奈,这是我们老大强哥见到都要跪拜的大爷,你特么的装啥装?”络腮胡打了自己的小弟,怒骂道:“还不赶紧给这位大爷磕头,你这二货!”

  顿时,小弟就知道拦路这人是谁了,他作为络腮胡的小弟,早已经听闻了秋昊不能惹,没想到今天在茶楼里却遇到了这尊煞神,立即吓得裆部发凉,就差尿了的情况下,急急忙忙的给秋昊磕着头。

  围观者们,个个露出了对秋昊畏惧的敬意,特别是对张剑很有好感的申雪丽,越加是心生畏惧。

  本来看到张剑如此糟糕,申雪丽是围观者们里面最难受的一员,她没想到几分钟前还高高在上的张剑,竟然如此怂逼,这让申雪丽很失望。但几分钟之后剧情逆变,出来的秋昊瞬间吓得混子们磕头,这种对比简直是亮瞎了自己的狗眼!

  申雪丽觉得,真得找机会给秋昊谈谈,这时看着站得笔直的秋昊,再看看地上磕头讨饶的张剑,顿时觉得秋昊简直帅到了天际。

  “其实,秋昊蛮帅的!”申雪丽心中暗暗的想着,一颗躁动的芳心立即易主,眼神迷离的看着秋昊都有些痴了。

  一旁目睹了这一切的张剑,好半晌张开嘴说不出话来,他感觉有彻底的凉意袭击了全身,怎么那个可恨的穷屌,竟然是如此恐怖之人?

  不可能,肯定是搞错了,绝壁是哪里出了BUG!

  张剑打死也不信一个穷屌能有这种恐怖的威慑力,他朝着老板娘看去,发现谭欣看着秋昊的目光充满了信任;又看到申雪丽的移情别恋目光,这再次严重的打击到了张剑,他一口气没缓上来,直接吐血三斗。

  噗嗤,噗嗤……

  张剑狂吐鲜血不止,却根本没人去多看他一眼。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投射在了秋昊身上,人们在震撼、在观望、在等待秋昊会做出对络腮胡等人怎样的宣判!

  “大爷,我们不知道您在茶楼上班,求饶恕,求放过!”带头大哥络腮胡,看到了秋昊胸口上的工作牌,这货把头继续磕碰得砰砰响,由于太用力而导致额出血,但依旧一下接一下的领着小弟们磕拜,讨饶道:“大爷,我不该招惹老板娘,请您高抬贵手,饶过我们吧!”

  秋昊不语,神色冰冷的看着这几个被震慑住灵魂的混子们,他心中极为讨厌欺负女人的男性,但师傅让自己低调存在于溪海市的话还在脑中回荡,想着刚来溪海市就闹出了几场震撼混子心灵的闹剧,他其实不想把事情闹大。

  既然看到络腮胡等人在磕头求饶,秋昊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紧了紧剑眉,方才问着谭欣:“欣姐,他们虽然是混子很多时候招惹是非,但现在他们不顾尊严的求饶,你看怎么处理?”

  秋昊把难题交给了妖媚的老板娘,而谭欣也是出身社会许久的生意人,自然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明白以后这群混子再也不敢来滋事的情况下,她眨巴着迷人的大眼睛,朝着秋昊莞尔一笑:“人是你制服的,还是你决定吧!”

  好一个不愿意轻易得罪人的女人,一句话就把球又踢回给了秋昊。

  秋昊挠了挠头皮,给等待宣判的众人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一群人回去以后,马上告诉你们强哥,要他从今往后不许在溪海市胡作非为,最好是改头换面的好好做人,否则下次再让我遇到,我会……”

  后面的话,秋昊还没说完全,络腮胡等人立即是是是的接话,看到秋昊真没有强留的意思,络腮胡再也不想多待一秒钟,领着小弟们仓惶逃离。

  跑开的时候,络腮胡还不忘回头看秋昊有没有追上来,心里在暗暗的发誓,回去后就规劝强哥改恶从商,千万不要再遇到秋昊,真是尼玛的吓死人了,那会儿要不是强憋着,估计自己都吓尿了!

  混子等人离去,茶楼外依旧不消停,围观者一部分在看着憨笑摸头的秋昊,对这穿着寒酸的小子多出了无形的敬畏;也有一部分人在看着先前牛叉哄哄的张剑,都想看看现如今恨不得撞死当场的这货如何收场。

  “欣姐,我……”

  在他人的注视下,张剑知道自己满脸鲜血的模样很丢人,但他还是存着一丝侥幸的心思,给老板娘说道:“我不是故意要怂的,真的是那个络腮胡太强大了,我……”

  张剑的话还没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又放在了秋昊身上,说啥呢?说那个络腮胡太强大,但那家伙看到秋昊直接就跪了,到底是络腮胡太强大,还是你张剑太渺小?

  “我……”张剑看出了众人的小心思,感觉受到了一亿点的伤害与暴击,他萎顿的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顾不得去拭擦脸上的血迹,知道再也不好意思待在茶楼,只好准备落寞的离去。

  可就在这时,秋昊突然看着萎靡不振的张剑,出口道:“欣姐,其实剑哥也是在为茶楼出力,他刚才不得已才说的那些话,如果可以的话,请欣姐思量一下,看是不是能把剑哥继续留下?”

  我去!

  张剑听到这话,难以置信的看向了秋昊,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种时刻居然会是这家伙在老板娘面前求情。

  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张剑阴暗的心理,自然不像秋昊那般宰相肚能撑船的豁然,他惊讶过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层面上,直觉认定求情的秋昊肯定不怀好意。

  至于秋昊,他是刚出大山毫无阴险心思的淳朴之人,哪知道自己看着张剑如此可怜而出声求情,却再一次引发了对方的质疑与憎恶。

  他还走到了张剑的跟前,伸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点点头道:“剑哥,留下来吧,人不能跌倒一次就被否定,我相信你!”

  心胸豁达如秋昊者,虽然知道张剑对自己有些不待见,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张剑,在不懂世事与人心的秋昊眼中,人嘛,不可能每个都那么阴暗。

  “那好,张剑,你留下吧!”谭欣很给秋昊面子,说完这句话便走回了茶楼。

  秋昊心存善念的笑着,他再次拍拍张剑的肩膀,鼓励道:“剑哥,加油!”

  但遗憾的是,张剑却在心里暗暗的咒骂,看到秋昊与其他人相继返回茶楼里,他的牙齿咬得咕咕作响,并没有因为秋昊求情留下自己而有一丝一毫的感激,反而恶向胆边生,觉得造成今日自己这种窘况都是秋昊造成的。

  “劳资最讨厌扮猪吃老虎的人了,秋昊,你等着,我不敢跟你来暗的,劳资整阴的弄死你!”茶楼外,张剑狠狠的抹了一把生疼的脸蛋,看到腥红的血迹之后,越加的对秋昊恨之入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混世小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混世小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