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人格分裂
北棠墨2018-06-19 22:094,031

  视频中,最受瞩目的是小机器人,其次是苏悦,最后才是周洋。

  常人一般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在视频后半段的剪辑呈现中也的确以小机器人和周洋的同屏动作对比为主,那个动作流程、酷炫中带一点萌的小机器人十分惹眼。

  但贺展飞不这样认为。

  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苏悦——能如此流畅且熟练地操控小机器人、使其按照旁边街舞男孩的动作一起随着音乐舞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而女孩却非常自信潇洒地完成了这一高难度的表演。

  经历了那样的事之后,她依旧如此阳光热情,真好。

  贺展飞将注意力收回,目光焦点落到惹眼的小机器人身上时,不由再一次愣住。

  ——那个小机器人的模样,酷似他。

  这种酷似只有当事人才能察觉到,旁观的人如果不被提醒,大概是看不出来的。

  起码,周洋就没注意到,他全程的注意力都在苏悦身上。

  军训最后一晚狂欢过后,便算彻底结束。

  翌日一早,大巴车载着经过磨炼蜕变的莘莘学子们回了学校。

  距离国庆节还有不到七天的时间,学生们又是才开学,所以学校也没给他们安排太多课程,基本上可以在九月底的周六日就提前放国庆假。

  所以真正算下来,就还有三天上课时间。

  这三天,大多是学生们要进一步互相认识,以及认识认识各系各专业给他们上课的教授讲师们。

  从大巴车上下来回到宿舍后,苏悦窝在床上,第一时间跟爸妈视频,想问他们国庆节的安排。

  结果老妈说她十一假期前三天有绘本签售,签售结束则打算坐游轮出去采风半个月,票已经订了;老爸说他们的科学院分部要来A市科学院进行友好的科技学术交流。

  苏母邓云香是名画家,还算小有名气;苏父则是科学院院士,也曾在A市工作过几年,后来有了苏悦就跟妻子定居到B市,B市有科学院分部,而且这两市离得很近,倒是也不影响工作。尤其现在交通如此发达,通讯也十分快捷高效。

  “宝宝,你是要跟妈妈一起出去玩儿还是在A市等爸爸过去陪你?”苏父苏母向女儿抛出了直击心灵的拷问。

  苏悦:“……我要跟同学去玩儿!”

  “宝宝你还真是两不得罪啊!”

  “邓女士你签售要三天呢,我跟着你多无聊啊。而且你一出去采风就如痴如醉根本不记得有个女儿挂件好吗!”苏悦撇撇嘴,戳穿邓女士的故作惋惜。接着她又对苏父道,“还有你,苏先生!你这明明是出差啊,又不是参加科技展,我查过了,A市的国际科技展要年底才展出,你来这边科学院友好交流,肯定一天到晚都闷在科学院,自然也顾不上来陪我了。”

  被女儿说中,苏父笑呵呵地端着茶杯,不说话。

  “这样好啦,等你工作忙完,给我打电话,我到时候赏脸请你去吃饭。在那之前,我先跟同学出去玩儿,踩点看看A市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和好玩的。”

  苏父忙说好。

  苏母则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悦,苏悦无奈叹了口气:“好啦,亲爱的妈咪,拜托你帮我买套护肤品吧,你看我军训两周,都晒黑了!”

  “好好好!”苏母立刻开心起来,“我再帮你买点衣服和化妆品!宝宝终于知道打扮和保养自己了,妈咪很是欣慰!”

  “我以前也知道好吧?”苏悦扶额。

  苏父在旁道:“女儿天生丽质,而且现在化妆有点太早了吧?你是不是想自己买买买没理由才拉女儿下水……”

  邓女士看他一眼,他立刻改口:“老婆买东西哪里需要理由,想买就买,这次出去带我的卡。”

  “我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卡,干嘛带你的?还省了你说三道四。”邓女士傲娇了。

  “哪有哪有,我只是不同意让悦悦这么早就化妆,她那皮肤还嫩着呢,而且不化妆也很美啊!老婆你也是!非常美!悦悦就是继承了你的美貌!”苏父求生欲非常强,很快就掏了卡出来给邓女士,“老婆,我求你,赏脸用我的卡吧!这卡里的小钱钱非常需要你来用掉它们好实现它们存在的价值!”

  苏悦在屏幕那头哈哈笑,邓女士也忍俊不禁,接过卡,又扭头亲了一下苏父的脸。苏父乐呵呵地继续端着茶杯听母女两个聊天。

  三人都各自对好了行程,又闲聊几句才切断视频。

  晏秋等人也都已经分别跟家里人说了国庆的安排。

  “真好,我们可以一起度假了!”黄鹂很开心,偷偷给周洋发了条信息——苏悦国庆跟我们一起出去玩,你这个领队可要安排好啊!

  周洋很快回道:“没问题!多谢小黄鹂!”还配了个【亲亲】的表情。

  黄鹂回给他一个【鄙视】的表情。

  周洋嘴角露出笑容。

  “又跟哪个女孩子聊天呢?”贺鸿儒笑着问。

  这会儿周洋正在贺展飞家,来蹭饭的——军训期间的大锅饭让他十分想念贺鸿儒的大餐。

  “同学啦,约了国庆节出去玩儿!”周洋问贺鸿儒,“姨父,A市都有什么地方可以玩?”

  “那可多了,你去楼上让你表哥给你找找,我记得之前做过一本旅游攻略书,应该在书房。”贺鸿儒嘱托道,“要是你能把你表哥也忽悠出去一起玩,姨父给你包个大红包,就当旅游经费了!”

  周洋目光一亮:“真的?那我去试试!”

  他刚才跟贺鸿儒说过,想约贺展飞一起出游,但贺展飞拒绝了。贺鸿儒还蛮想让贺展飞跟同龄人多接触接触,所以鼓励周洋继续去游说贺展飞。

  周洋蹬蹬蹬跑上楼去,看起来对这个任务兴致高昂。

  贺鸿儒笑了笑,开始在厨房准备午餐。

  他今天正好调休——上午的时候才带贺展飞去看过医生。

  上周贺展飞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贺鸿儒没空出时间陪,贺展飞也没要他陪,但这次不一样,这次贺展飞要看的是精神科,他不放心,尽管贺展飞情况已经比三年前稳定许多,贺鸿儒还是想多陪陪儿子。

  想到三年前的事,贺鸿儒表情有些黯然。

  三年前,贺展飞和他的弟弟贺展翼还在美国随他们的母亲生活在一起,这两个儿子受他影响,从小就十分喜欢科技,美国那边的科技研究又更丰富多彩,所以两个孩子兴趣浓厚、成长也十分迅速,先后组装了很多小机器人,后来也参加了不少国际赛事,包括暴力机器人比赛和机甲大赛。

  但一场意外改变了一切。

  三年前的那场国际机甲赛事中,两个儿子组装的机甲意外发生爆炸,当时正在机甲内部检测的小儿子不幸去世,大儿子受爆炸波及也受了伤,在医院住了很久。

  机甲意外发生后,大儿子和妻子的精神都崩溃了。

  贺鸿儒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两人都慢慢恢复过来,还特地把贺展飞接回国亲自照顾——因为贺展飞的情况比他的母亲要严重许多。

  贺鸿儒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其实已经有点晚了。

  大儿子自责于自己没能保护好弟弟,精神陷入极大的分裂状态,而导致这一情况的罪魁祸首,是他的母亲、自己的妻子——母亲总是更偏爱小儿子一点,尽管两个儿子出生时间之差连五分钟都不到,但她依旧更偏爱小儿子。或许也跟小儿子活泼开朗的性格有关吧。

  妻子偏执地认为不幸离开他们的是大儿子,而在医院躺了三个月醒来的才是小儿子——这让原本就自责的大儿子更加自责,他竟然也不拆穿他的母亲,完全把自己代入成弟弟,陪伴安慰母亲,甚至还参加了母亲为“哥哥贺展飞”举行的葬礼。

  贺鸿儒最开始也被他骗了,以为去世的真的是大儿子,毕竟两个儿子是双胞胎,长相一致,身高体型也相差无几,能够加以区分的就是他们不同的性格——但大儿子苏醒后完全代入了小儿子的性格!

  如果不是有天晚上贺鸿儒在酒窖看见贺展飞对着贺展翼生前最喜欢的玩具借酒浇愁以及痛苦自虐,他还没发现事情的真相!

  “展飞?”贺鸿儒仿佛当头棒喝,他把贺展飞手里带电流刺激的小机器人强硬拿走,痛心地试探呼唤他的名字——他原本的名字。

  贺展飞跪在地上痛苦地抓着他的衣袖,哽咽道:“爸,是我害死了展翼……是我没能保护好他……死的人应该是我……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妈妈……”

  贺鸿儒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崩溃的大儿子哄入睡,但第二天,贺展飞再次以贺展翼的性格出现,陪伴妈妈,照常去给“哥哥”扫墓,还安慰贺鸿儒“哥哥去世了,你们还有我啊,请节哀”,贺鸿儒试探问前一天晚上的事,他竟然完全没印象!

  这下子,贺鸿儒越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之前他原本还报有希望,认为大儿子是为了配合妻子才故意以弟弟的性格示人,但现在,他不确定了。

  因为照贺展飞的情况来看——他很大可能是精神崩溃,似乎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贺鸿儒立刻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如雷轰顶——贺展飞因为太过自责,竟分裂出小儿子的人格,来代替他原本的人格!

  这种情况下,贺鸿儒最先要做的,就是把儿子跟妻子分开。

  医生也有分析贺展飞的病因,说是病人自己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是内因,而家人的影响则是外因。

  后来,贺鸿儒将妻子送去疗养院,谎称国内的机器人和机甲没有美国那么发达普及,儿子肯定不会再涉足这些危险的领域,要带儿子回国。

  回国后,他又特别注重引导贺展飞的精神和情绪,除了精神科医生,还约了知名的心理医生给儿子进行疏导,这才慢慢将贺展飞的病情稳定下来。

  不过一年多之前,小儿子人格再次出现,竟离家出走半年,虽然贺鸿儒终于把人找了回来,贺展飞精神情绪又都恢复如常,但他还是不放心。

  ……

  好在今天的结果显示,贺展飞精神稳定,医生也夸赞他照顾儿子照顾得不错。

  贺展飞开车回来的路上还轻松安慰他:“爸,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真的没事了。”

  “是是是,没事了没事了。”贺鸿儒笑道,“以后咱可以隔一年再来检查一次,你妈妈那边……咱们能不过去就不过去,免得她的情绪影响到你,你觉得可以吗?”

  提到妈妈,贺展飞的表情有几分黯淡,随后他点点头:“好,爸你安排就好。”

  ……

  锅里的水烧开了,这声音打断了贺鸿儒的思绪,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波动,看着菜板上被他无意识切坏的菜,贺鸿儒摇摇头苦笑,最终决定改做一个大杂烩。

  其实他之所以鼓励周洋去游说大儿子出去玩,是因为国庆期间他要跟B市分部来的科学团队进行学术研究,为期一周,这一周肯定会特别忙,甚至可能吃住都在院里。

  虽然大儿子的检查结果还不错,但他还是不想让他一个人闷在家里。

  跟同学们出去散散心,多好啊!

  贺鸿儒抬头望了一眼楼上贺展飞房间的方向,内心期待着周洋能够劝说成功。

继续阅读:第011章 贺展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闹,接受我的治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