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紫云端2018-05-20 21:441,189

  天很阴,雨淅沥沥的下个不停,雨点重重的打在地上、房檐上还有小男孩此时最想要的雨伞上。小男孩望向窗外他在和自己打赌,打赌爸爸妈妈会不会来接他。

  一阵古老的钟声响起,校门里面涌出一群学生,校门外面散布着五颜六色的小花伞。大部分学生都被家长接走了,只留下一个小男孩孤零零的站在校门口。

  他双手紧紧抱着,脖子缩着,像一只猴似的。风轻轻地荡漾起一片白色的雾气,直往小男孩的裤管里钻,他瑟瑟发抖。一旁的老师很好奇向他这样的家室怎么会没有人来接?正要上前电话响了,老师接起电话慌忙之中向家中跑去。

  他抿了抿冻得发紫的嘴唇看着自己的小皮鞋,面前也出现了一双大皮鞋,他好开心以为是管家来了,下一秒他觉得这不是管家,因为他昨天听见管家走了,不过他还是很开心“不是管家就一定是爸爸吧!”他想,他猛地站起来想给面前的男人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踉跄他发现不是,“你好呀,小朋友你爸爸让我接你回家!”“那我爸爸呢?”“你爸爸在家等你呢!”“那叔叔我们快走吧!”像他这种富裕家庭出生的孩子从来不会知道世界上会有好人和坏人之分他也更不会知道危险正一步步朝他走来。

  车里的温度使小男孩很快睡着了,睡梦中他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但他却不懂他们在讲什么微微的他只听懂一句“他会不去了。”他依旧睡得很香甜。似乎是一声枪响惊醒了他,他从小就害怕听见枪响,姐姐告诉他说:“枪响了就会意味着有一个人不在了。”小男孩自己也不知道在父亲的食指下响了多少这种声音,毕竟他自己也数不清楚。

  他到了一个新的环境,这个环境里没有爸爸、没有妈妈、也没有姐姐更没有长着扎人胡子的管家。他开始大哭,哭着找爸爸、找妈妈换来的却是一句冷冰冰的“你爸爸妈妈死了,放心不久,你就可以见到他们了。”他听不懂“死”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听懂了后半句。他想是不是自己乖一点就可以早点见到爸爸妈妈了,他真的很乖。乖到女主人见了都非常喜欢,女主人每天都把他带在身边,像亲儿子一般疼爱他。他似乎渐渐融入了这个新环境。

  有一天命令下来了,他可以去见他的爸爸妈妈了,他很开心漏出的兴奋是没有人理解的,女主人因为没有孩子所以很想把他留在身边,这个男人告诉她:“你知不知道在他们家有多少人都死在了他爸爸的枪口下,他的儿子不能留!”“为什么孩子又没有错。”“上级已经下达命令了后天这孩子就必须要死,不然我们全家都要没命,哪头轻哪头重你自己衡量吧。”女主人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孩子可是一家的性命又让她怎么办。

  最后的时刻来了,女主人请求那个男人执行命令的地方可以由她定。车上小男孩很开心,他知道自己可以去见爸爸妈妈了,可是他不明白女主人为什么一直在哭,副驾驶座上一个带枪的士兵面色凝重。

  到地方了,他们下了车,小男孩笑着,山谷里回荡着他天真无邪银铃般的笑声,如悦耳的丝竹、如雾中荷香,幽然不觉。

  一声枪响地下没有血迹,女主人依旧哭的那么伤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荡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