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行医拆招
于是2019-06-28 11:211,738

  何若依何皎所言,依旧乔装静观其变,只何皎这一去便如石沉大海,久也不闻回音,她如处身荆棘丛里,芒刺缠身,一刻也不得安生。

  这短短的光景也真是难熬,忽听楼下骚乱躁动,隔门向外观看,两下各色人等皆在,唯独不见兄长踪影,只得强捺心绪看着,彼时人围得层层叠叠,嘈杂议论,她根本摸不清其中情形,待巧儿姐、白琪追逐缠斗,这方看清重伤的竟是兄长何皎,她飞身跃下二楼,举目游视四下,揽起何皎游视四下求助,却见无一人熟识,无一人可依赖,心头禁不住一灰,死死抱着奄奄一息的何皎,嘤嘤而泣。

  见她哭得伤情,众人也不禁一阵唏嘘,突然一条人影打人群后飞蹿出来,他手持一杆精钢判官笔,径向何皎咽喉点去,此际何皎毫无反抗之力,何若犹自哭得发怔,再想招架、躲闪已然迟了。便在那人欺身落笔的一瞬,忽闻“当”的一声尽数交鸣,闪目看时却是那盲眼妇人鬼影似的闪到何氏兄妹近前,提拐弹开了判官笔。

  “卫大人,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妇人双手握着盲杖慢条斯理的说。

  卫戍惊讶的打量着眼前这貌不惊人的老妇,她的神机妙算卫戍是早已领略过的,但她武艺臻于斯境是卫戍万万没料到的,他颤着声问:“你到底是谁?”

  妇人嘻嘻一笑,说道:“这怎么能说得清呢?给你算命时,我就是知阴阳的算卦先生。吃饭时,我就是花钱买米的食客赶路时,我就是行色匆匆的路人。若只说当下,我只是个过路投店的客人。”

  何皎适才一剑刺得不轻,卫戍的伤口仍在渗血,但他丝毫不以为意,死死盯着妇人,突然觉得她有些面熟,

  “阿姑救命!”

  何若瞧见妇人,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揽住妇人的腿已哭得如个泪人:“阿姑,求你救救我哥哥。”

  妇人一面替何若拭泪,一面柔声劝慰道:“你不要担心,洛阳何家于我有恩,我断无撩开手不管的道理。”

  “洛阳何家?”吴瞎子脱口问道,“受伤的是谁?”

  妇人并不理会他,只缓缓的从何若怀中接过何皎,除去何皎前胸外衣,精确无比的摸到了何皎伤口,只用中指、食指在前胸伤口上轻轻一抹,可煞的作怪,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竟恢复如初,看不出任何异样。众人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已是惊诧到了极点,发出一阵啧啧赞叹。

  卫戍却是不依不饶,死盯着妇人,半晌才咯咯笑道:“想不到先生不但深谙易理,竟还是枯骨生肉的在世华佗,佩服佩服。 ”

  “说不上,他命不该绝,即便我不来救,也自由他人来助,这是命数,该死的活不了,不该死的想死也死不成。”妇人头也不抬的翻过何皎的身子,抬指在后背伤口又是一抹。

  卫戍发一声冷笑:“哦?是吗?我也给他卜了一挂,他今儿冤家路窄,怕保不住性命。”他说着突然纵身到了妇人近前,伸手便去揽抓何皎。忽然,他觉得一个人用手轻轻拦住了,虽然力道不强,但运足了力气也摆脱不掉这只手,定神看时,竟是那个妇人抓住了自己。

  卫戍知道遇到了劲敌,几尽周折才摆脱纠缠,忙退后一步平捺一下心火,冷不防探笔便戳何皎,料想这一下即便要不了何皎的命,至少也要扎他个血流满面。不想妇人看也不看他一眼,趁那判官笔将到未到时,伶伶丁丁挪了一小步,毫不出奇步法,卫戍凌厉狠毒的一招就此走空。

  妇人扳起何皎的肩头,撬开吐着血沫子的嘴,塞进一颗丹丸,用手按了按何皎的脑后和下颌,这才满意的咂了咂嘴,对一旁的何若说道:“暂时不妨事了。伤势虽重,服了药先护住心。何若,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的办法说到底只能应急,得慢慢调治,得两三年才能痊愈……”

  她口中絮絮叨叨,从容不迫,全将一旁的卫戍作了空气。卫戍一击未中,早变了颜色,还要持笔去打,却见妇人理也不理他,兀自喋喋不休,不由得十分难堪,举在半空的判官笔收也不是,打也不是。

  他十分尴尬,听妇人还要往下再说,卫戍不耐发的一口截断:“井水不犯河水,我只打何皎,当心了!得罪了!”说着举判官笔对着何皎猛力砸了过去。

  妇人似乎不经意的一侧身,刚好护住了何皎,“呯”的一声,这一笔着着实实打在妇人的鬓角上,卫戍只觉得好像打在一尊生铁铸成的佛像上,右手灼热胀痛难忍,手中的判官笔几乎抓握不住。他这一击志在必得,运足了力气,竟震破了自己的虎口。

  卫戍看着妇人,惊得面如死灰,妇人的鬓角被打得塌陷足有一寸,却连皮也不曾破一丝,塌陷的鬓角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复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玄摩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玄摩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