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又出事了
墨子白2018-05-29 17:351,097

  墨容澉见她又开始打摆子,瑟瑟抖个不停,心里有些厌烦,撩起袍子转身就走。

  瞧见他走远,白千帆吊在嗓子眼的一口气才悠悠吐出来,拍着胸口直道好险。她躲在树后边都让楚王给看到了,看来往后还得寻些好去处才行。

  墨容澉在的时侯,她是真怕,但他一走,她立刻生龙活虎,为了抚慰自己这颗受伤的小心脏,她捡了一把石头打水漂,一下,两下,三下,沉了。

  没打好,再来,手一甩,又一颗石子贴着水面扔出去,一,二,三,四,五,不错,她自娱自乐,拍着巴掌直乐。

  墨容澉走出老远,突然放慢脚步,走到树后探头看了一眼,湖边白千帆正拍着巴掌乐不可吱的跳着,眉开眼笑,跳得小辩都扬起来。

  他勾了唇角,挑起一抹冷笑,就知道她那摆子打得虚,明摆着装的呗,小小年纪,装神弄神有一套,怪不得白如廪把她嫁过来。

  他把手负在身后,慢慢踱着步子,心里思忖着,白如廪那个老滑头把她嫁过来,倒底是何用意?小雏鹰虽小,也是会啄人的。

  接下这门亲的时侯,他没想过这个问题,横竖两家不对付,白家小姐嫁过来只有自取其辱的份,但看到白千帆,他连折磨她的兴趣都没有了,一个干瘦巴巴的小丫头片子,实在不值得他下手。扔在后院自个过吧,哪天他不高兴了,一封休书将她退回去便是了。

  但事情的发展出乎他意料之外,死人了,死在揽月阁里。这下他有了兴致,毕竟棋逢对手才有意思。

  然而,墨容澉还没想出什么法子来试一试白千帆,揽月阁又出事了。

  当时是晚上,绮红绿荷正服侍他洗漱,郝平贯急匆匆来禀告,“王爷,不好了,揽月阁又,又出事了。”

  墨容澉坐在椅子上洗脚,心里沉了一下,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慢条斯理的问,“出了什么事?”

  “王妃的丫鬟,唤做青秀的死了。”

  “怎么死的?”

  “这个……”郝平贯额上冒了汗,“暂时不知,她就倒在路边,黑灯瞎火的,谁也没瞧见,夜间巡逻的小厮被绊了一下才发现的。”

  “现在人呢?”

  “奴才命人把现场封锁起来,谁也不让动,先过来禀告王爷,请王爷示下。”

  “嗯,”墨容澉说,“本王去看看。”

  本来准备歇着了,外袍都脱了,绮红绿荷又替他穿戴起来。郝平贯打着灯笼走在前面,宁九和贾桐一左一右跟在身后。

  一行人匆匆赶到现场,这里是离揽月阁不远的一处假山,四角执起火把,照得这块地方亮如白昼。

  揽月阁离得近,得到消息早到了,正围在边上窃窃私语。火光下,映着一张张惊惶失措的脸。

  墨容澉一眼就看到了白千帆,跟上次一样,她站在人群后边,尽量减低着自己的存在感。按理说那小小的身板被前面的婆子丫鬟们挡住了,又是晚上,要一眼看到不容易,可墨容澉眼睛毒,愣是透过身体与身体的缝隙瞧见了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有王妃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家有王妃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