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卷 千年佳木乌龙骨(下)
月下干戈2020-01-16 11:003,585

  玖儿一句话,成功让一众围观群众皆对她侧目。

  一则是看,这小姑娘年纪也不是很大,穿戴也不是多么奢华,开口就出三千两,可不是个小数目。即便官宦人家,三千两银子也够给个小姐备嫁妆了。

  二则是看,这姑娘怕也是疯了吧,开口就出三千两,买一堆看上去也很寻常的黑木头,干嘛用呢?

  三则是看,她话一出口,只怕得罪了那个绮京城里的富户,这人身边还跟着四五个随从,万一把她当了个胡乱哄抬物价的“托儿”,她一个姑娘家,吃了亏可怎么好???

  基于以上三点,玖儿话一出口,关注度飙升百倍,直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所在。

  “丫头,你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你就敢出三千两来买?你自己值不值个三千两,都还不好说呢!”

  “隔壁街春风院那花魁玉如烟,赎身价也才两千啊妹子!”

  “哈哈哈哈三千是有点多呢……不过姑娘仔细看你长得好像比如烟还勾人,就是这打扮和风情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要是也出个两千,我觉得其实还是值得。”

  “哈哈哈两千,我怎么觉得贵了啊!”

  绮京富商身旁的几个随从,一见是个容貌不错的年轻姑娘,便调笑着开了腔。引得围观的一群爷们哄笑出声。

  原本会买木材这种粗重东西的地方,也没什么姑娘,都是各个府上盖房子造庭院,要不便是各类木器铺过来进货,毕竟清明市集,不纳赋税,各国商贩都来,最能淘到便宜又稀罕的好玩意儿。

  在这种买卖的摊档上出没的,糙爷们多,说话没有个顾及。换了是别的姑娘,被这样嘲讽,甚至还拿青楼姑娘来对比身价,真是要么恼羞成怒要么害怕跑走。洛承锦听了这市井言辞,出奇的却没有不悦。不知为何,他好像更期待身旁玖儿的反应。

  直觉的感到,她对此,不以为忤。

  所以,既然当事人都不觉得如何,他便只是饶有兴味的旁观而已。乐趣十足。

  但是玖儿也不是个一般的姑娘,他跟洛承锦也说过,生来有记忆开始,就是混迹在木工匠人那些糙爷们堆里长大的。

  男人嘛,嘴里平时不干不净,会开点什么样的荤段子玩笑,她都是一清二楚。从小听惯了的。甚至,偶尔女扮男装出去玩一圈,让他装爷们开个生冷不忌的荤笑话,她也是说得出来的。

  如今听那些随从口里说的,也真是不算什么。

  所以,她的反应,与正常人毫无二致,脸不红心不跳,半含着笑,淡定开口:“这木头还真就不是黑沉木,这卖木头的小老板,也实在没有哄骗你。他这东西,开价三千恐怕都是要低了,只是认得的人不多,要得再高就会有价无市罢了。”

  如此,她也不给众人说这木头的品种,直接隔着围观群众朝不远处的洛承锦挥手,“那个……钱!”

  才花了一袋碎银,接着张口又来招呼个三千两。玖儿其实也不确定洛承锦会给是不给,赌一把吧,给就算,不给……她只能自己再去寻找个及时雨来援助一下。

  洛承锦到也是一个大方豪气的人,听闻这不知道什么品种的一堆黑色木料竟然开口就给个三千,他竟是问都没有多问一句,直接走过来,很无所谓的对那卖木材的商贩也低声报出了街巷位置,然他将木料送回府中,又给了个信物,叫人凭此物去府中账房处领三千两银票。

  昭阳王的坐骑是寒霜凛,如此奢华张扬的绝顶良驹,绮京城里也没有几人能骑,这三千两一出手,旋即被人认出了王爷的身份来。

  那么显而易见,这个当街乱花钱的姑娘,自然就是前日里被人疯传,昭阳王当街强抢的民女了……

  街市之上,围观的人群当中,有点眼力的人,当然就都已经看出了端倪。

  从先前要钱给钱、要东西千万两银子随便出手乱买的这份架势看起来,昭阳王对这位街上随便抢回来的姑娘,宠爱得很。

  看来,传言果然不虚。

  强抢的民女,一夜之间,就已经变成宠妾了啊!

  “姑娘,这木头真值那么多钱?你别是瞎买的吧?三千两银子多贵啊!”围观群众里自由好信儿的,忍不住开口问她。

  “怎么会瞎买呢?”玖儿说,“你们没有见识罢了。这木头,可是真真正正的,乌龙骨呢!”

  乌龙骨?

  乌龙骨是什么玩意儿?

  市集上的人交头接耳,嗡嗡嗡的议论,可惜普通绮京城的老板姓,毕竟不是木工里的行家,对于什么木料的品种,最多能说出几个黑檀紫檀黄花梨,鸡翅木水曲柳金丝楠的名称来,若是能分辨得出哪个是哪个,已经算有见地。你要让他再说几个更稀罕的品种出来,怕是不能够了。

  至于乌龙骨,简直听都没有听说过。

  众人摇头,先前打算当作黑沉木来买的那个商贾,也是一头雾水。

  玖儿话已出口,也不打算在人群之中多做逗留,洛承锦适时伸手过来拉她,她便跟着溜边跑走了。

  二人很快牵着马匹融入川流不息的人群当中,继续逛街去了。

  “不想解释点什么吗?”洛承锦带着玖儿往前继续逛街,边走边问。

  “解释?”

  “你花了三千两,买了一堆破木头。难道不该解释?”

  玖儿笑了,于是,她对洛承锦解释说,“看到了心仪的绝顶好木料,对我们这种木工师傅来说,宁可把自己卖了也必须得把木头抬走,不然,人生就过不去这道坎。”

  “那你这是把自己卖了的意思?”洛承锦心道,若是如此,银子花得却真值了。

  玖儿想想,“那也不能这么说。我人是你抢来的不假,你也没花钱啊!何况三千两而已,虽然听起来有点多,但是……刚刚我不是说了么,乌龙骨,有价无市。”玖儿看向洛承锦,没心没肺的笑吟吟说道,“回去我带你仔细品鉴它的好处,绝对比你画的那幅画有欣赏价值。三千两买下来不亏的,非但不亏,赚起来翻个十几二十倍都不止。你只当是投个本钱了吧,回头用这木料做个好东西来,送你。当是回报王爷你今日的破费了。”

  这最后一句话,说得颇为豪爽大方,与刚刚那挥金如土豪掷三千两银子的模样,相得益彰。

  “既然是绝顶好木,有价无市,为何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洛承锦心里想着的是,就算再难得的木料,皇宫里也一定会用得到的。不拘什么木质器皿,箱子柜子,床铺屋宇,用的那些考究细致的木材,他虽然没兴趣全都知道,但好的、贵的,他名字总该是听说过的。

  乌龙骨,却从来没有。

  “因为,这种木料,别的国家都不产。”玖儿说,“种不出来这种树木,自然没有料。而且,它外形不很华贵,木质看起来也寻常。不是皇室喜好的品种。帝王家,大抵还是用金丝楠更多些吧。”

  他二人边走边聊,正商量着在哪家馆子里吃顿好饭,结果前面又有故事。

  一通嘈杂吵嚷,好不热闹。和刚刚买卖木材发生的纠纷比起来,方才那个,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前方一个挺华丽的比武擂台居然就搭在了繁华街市的右手边、一间酒楼的楼门前。

  借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擂台周围的人气高得不可思议。

  仔细看过去,竟然是一个江湖上并不少见的比武招亲的台子。擂台一摆就是并排三个,左右都一样布置着吉庆的大红花朵,远远看过去就特别引人注目。

  招亲的小姐是一个看上去眉目之间颇有点英气的女孩子,穿着一身大红的吉服,却没有遮挡盖头,在她家酒楼的二楼上,倚着栏杆磕着瓜子看热闹。楼下的擂台上,正好就是纠纷的所在。

  原本挺宽阔的长街因为近来的清明市集被做买卖的摊档以及逛街的人流堵得水泄不通。如今这里弄个招亲擂台,又再发生些许纠纷,那就更是没有办法顺畅通过的节奏。

  被堵在这里,进不得出不去,当然最好的选择就是驻足下来看场热闹,做一个合格的围观群众。

  周围那些人窃窃私语之中,透漏了许多谈资笑料。玖儿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这位酒楼上的小姐名叫言素衣,是一个江湖世家千金,因为不满意自己父亲给自己定的亲事,于是就自作主张开了擂台比武招亲,还广发帖子到各门各派去。

  这一招亲可好,招来了不少的江湖世家子弟在此比武打斗,借着清明寒食节市集上的热闹,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在此围观,好多个原本默默无名的江湖少侠都在这几天里成了热议的对象,不小心就成名了……

  可是小姐这么一闹,原本和她定过亲的夫家自然面子上挂不住,门派中人前来兴师问罪,搅了擂台比武招亲的好局,引得收到招亲邀请的江湖侠少们极度不满,两方人马于是就此争执不下。

  那小姐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人躲在楼上,看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几乎就要动刀动剑了。

  言素衣在楼上视野特别好,远远一眼看见洛承锦,笑了。

  她大喊着一声“师兄”,然后便从楼上轻功飞下,一身红衣飘飘欲仙的出现在洛承锦的眼前。

  开口便问,“你也收到我的请帖,来打擂台了么?”

  洛承锦看他,摇了摇头,拒绝得光明磊落,“用不着试探了,既然说了不娶你,我就绝对不食言。”

  言素衣大约对洛承锦的直率坦白早已习惯,被拒绝得如此坦然,她竟也不觉得没有面子,依旧是笑吟吟的,看看落成锦身旁的玖儿,问道,“你当初说是心里有人,如今当街随便抢了一个,据说还是个做木工的……这事儿闹得满城皆知。师兄,别告诉我,这几年来,你心里头装着的那个人,就是这个木工?!”

  言素衣看看玖儿,问她:“你们究竟认识多久了?”

  玖儿闻言,开口为她解惑,答案特别简单。

  她说:“两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