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马扎上说八卦
月下干戈2020-01-16 10:594,553

  是你吗?

  这句话,和他们在小杏花巷里初遇时,一摸一样。

  那时莫名其妙,如今恍然大悟。

  玖儿从容自若,抬手挡住洛承锦看向自己的目光,笑道:“我从没去过郑国,也从不知道天下人口耳相传的妖妃名叫赢予,至于这幅画像,更是头一次看见。不知道真正的郑国妖妃是不是果然长得与这幅画像一个模样。你是因为我长得像这幅画里的人,所以才把我从大街上抢回来?”

  “是。”洛承锦直言不讳,答得倒坦白。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听说那郑国妖妃死在王宫大火之中,现在恐怕连一撮灰都不剩了。”玖儿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卷轴上的画像,“这幅工笔画得倒是不错……也不知是出自哪国的画师之手,应该是费了挺大的功夫。”

  “觉得好看?”

  “好看。”玖儿下巴撑腮,点了点头,夜深了,困意袭来,忍都忍不住。

  “哪好看?”洛承锦便要追问。

  “挺精致。”玖儿信口点评:“这一层一层的渲染,连个衣服褶头发丝都画这么考究,一看就是时间堆出来的。这穿戴好看,发髻簪饰也好看,眼角眉梢的神韵更是好看,反正没有不好看的。”

  洛承锦闻言,莞尔。

  “你只说好看,没说像或不像。”

  “像与不像,谁知道呢。这人都烧成灰了,死无对证,我可收不出来。”

  洛承锦闻言,也对这个问题毫不纠缠。

  他很湿大方的收起画卷,对玖儿说,“送你吧。”

  “我?我可不要。”

  玖儿想也不想就拒绝,且是言辞刻薄,“这种费功夫的画儿,也不知是哪个有钱有闲有雅兴的画师画出来的。像我们这种只画木工图纸的人,欣赏不来这样精细的好画。更何况,我要一幅别的女人的画像干什么用?收着没用,挂着奇怪。都说她是妖精变的,难道挂在墙上逢年过节还要给她摆几盘供果么?!”

  玖儿正说得一个头头是道,洛承锦却不知被她的那句话戳到,只见方才刚才还能正常说话聊天的一个人,很突然的转眼就一把抱住玖儿,抗了在肩头,穿过书房直奔了里间卧榻走过去。

  这行为动作都太猝不及防,他那性格看起来就是个张扬有血性的类型,以至于玖儿大约一瞬间也没有别的反应,总之她不反抗也不出声不嚷嚷,和正常该有的情况完全就是不一样。

  洛承锦对她的安静也不意外,看着这个被自己扔到床塌之上却完全没反应没表情的姑娘,凑近了过去。

  玖儿既不说话,也不妄动。作为一个女子,安全距离被侵犯,她的眼神里,却没有丝毫被动的神色。

  直到他们彼此距离近在咫尺,嘴唇几乎就要有所触碰——但偏偏到就是没有碰到。

  就在毫厘之差的位置处,洛承锦停下动作,静止,看她。充满探究的目光里,终于透出了然的神色。

  直到灯花闪了又闪,光影晃动。

  洛承锦笑了,活像一头生猛的狼,惦记了那么久,如今,终于叼着了他喜欢的肉。

  那么笃定,对方一定跑不出他的手心,那么确定这块肉,一定会被他吃到。

  于是,带着这样的笃信,他起身,只留下一句话就迈步走了出去。

  他说:“二更了,你睡吧。”

  玖儿看着洛承锦果然头也不回就起身出门去了,这才从床塌上坐起身来。

  指关节无意识却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着雕花床沿。

  这是她思考问题时候,惯常会有的小动作。

  好像……

  离原本的计划有点偏了方向。

  半路忽然出现的这么一位昭阳王,看起来有点棘手。也未必糊弄得过。

  原本没想过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可是,她居然刚刚还忍不住的有点兴奋了……

  这突如其来的插曲,仿佛有点宣兵夺主的意思,可叫她可怎么睡得着觉?!

  ############################

  事实上,觉得自己会整宿睡不着觉的人,其实睡得一夜踏实,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还迟迟未起。

  玖儿还是很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好话的,反正,如果真的没有路,她就地底下再挖一条机关暗道。

  这种事儿,她倒是擅长得很。

  洛承锦是个掌管炎国军务的王爷,白天自然不可能待在王府里闲转悠。

  他不转悠,那玖儿就非常乐意自己去转悠转悠了。

  试探性的询问了一位管事的,自己可以去哪里,不可以去哪里,什么地方能够随便转转看看。

  这管事的也亲切可爱,居然告诉她,王爷交待过,这王府里,随便转,没有不可去的地方。

  只是请她尽量在府宅内院里转,最远不能出二门外。

  管事的特别解释给她听,二门外男丁多,要出去需得先行告知他们回避。

  再有就是,想出王府那得王爷同意才行。

  玖儿听得直摇头,什么男丁回避,拿她当大家闺秀呢?!木工行业里从师傅到学徒都是一水的纯爷们,她从早到晚见得男人比刨得木头都多。回避个鸟!

  只是这话,对罗承锦说说还罢了,旁的人,就不浪费口舌了。

  “您看,您叫九叔,我叫玖儿,我在家里也排行第九,跟您有点缘分,您不如也来吃点西瓜歇一歇?我这一时片刻没过人聊天,清净得有点心烦。”

  “姑娘说笑了,您是王爷的人,哪敢跟您攀谈。”九叔这人居然还挺有礼数,让玖儿有点意外。

  因为她毕竟是被抢回来的吧,要硬说身份地位,其实压根没有。

  这叫做无名无份。

  玖儿心理琢磨着,这个九叔在王府年头待得多,要套话当然是过上佳人选。于是换了个更合理的说法来跟对方找话,“倒也没什么攀谈不攀谈,就是闲话几句家常,您也给我讲讲王爷的琐事,让我多少了解着点。毕竟初来乍到,性情脾气,我还摸不准。”

  九叔是个王府里伺候多年的人,心思通透,玖儿这么一说,他立刻明白,人家小姑娘原初来乍到,怕自己伺候不好王孙贵胄,所以才要攀谈一二,跟他打听王爷喜好来了。他这才欣然点头,陪着这位姑娘闲聊几句。

  玖儿也就顺便借花献佛请他尝尝王大娘刚刚送来的番邦贡品无籽小西瓜。

  今日阳光正好,杏花开得也繁茂,庭前花树下也不知是谁摆放的一个小马扎,木头打磨得十分光滑圆润,让人一看就想跨上去坐着啃西瓜,真是不错……

  王大娘说了,他们王府里最近兴在寒食节吃桃花饼,微苦带甜的桃花酱馅,再喝上几口熊胆酒,就能压得住桃花妖精的邪气。

  玖儿想着,刚好昨天她在画像里才见了见那位桃花妖,这会儿多喝几口酒,压压那邪气倒也真还不错!

  玖儿一边吃着桃花饼一边和管事的陈九叔说:“九叔,您觉不觉得,您家王爷……有点那个……嗯,与众不同?”

  “那是。”陈九叔居然很自豪的点头,“我家王爷人品贵重,诸位皇子之中也是少有的文武双全,儒雅风流,既能领兵打仗,又能谈诗论道,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额,倒说的不是这个。”玖儿噎了一口桃花饼,斟酌着,还是换个说法吧。“九叔,我指的不是这方面,我是想说,王爷如此人品贵重,文韬武略,那个,可是他的王府中怎么连一个女眷都没有呢?”

  九叔想了想,说:“怎么没有啊?”

  “有谁啊?在哪呢?”她没看见啊。

  “玖姑娘你啊!”

  “可是除了我,就再没有别人了。九叔您不奇怪么?王爷他……应该很招姑娘喜欢吧?满朝文武,就没有往你们这府里送美女的?”

  其实玖儿很想说的是,他是不是没有女人,憋太久了,所以才把审美都降低了,才会当街抢她一个做木工粗活的姑娘。

  “哦,原来你问的是这个啊!”陈九叔恍然大悟,旋即又乐呵呵的笑出声来,“别担心别担心,这事儿上,没人跟您争宠,放心吧!”

  玖儿拿帕子擦了擦嘴边的西瓜汁……这聊的都是什么跟什么?!想打探点消息怎么这么费劲!别的不说,再啃一块西瓜专心听八卦吧。

  “其实这件事,绮京城的王公贵族,全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陈九叔对她说:“王爷自从三年前挥兵南下,破了郑国王宫,在王宫里见到了那个天下闻名的郑国妖妃,都说她是妖精变的,我看呐,八九不离十。我们王爷多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据说只是远远的看见那妖妃在宫墙上引火自焚,结果把王爷的魂都给勾走了。王爷回了王府后,除了治军领兵那些事外,其他一概不理,闷头就在房里画那妖精的画像,那一幅画就画了一年多。一年多里,王府多美人他一个也不见,就算见了也说不上三句话就转身走了。到后来索性就全都送了出去,他说看着碍眼,于是就想眼不见为净。别说皇后送来的美人,就是皇上下旨赐婚的王妃,他都硬是抗旨没娶过门。”

  “抗旨不娶?”玖儿这就有点意外了,“王爷连这样忤逆的事情都敢干???皇上不生气?没给他削爵降罪?”

  抗旨不尊,这么打脸的事儿,炎国老皇帝就是再宠爱这个儿子,也不可能轻易饶恕的吧?

  “自然是罚了,但不至于削爵降罪,绮京城里谁不知道王爷从郑国回来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丢了魂儿似的,一看就是妖精迷惑所致,中邪了呗,皇上也不忍苛责,毕竟王爷领兵出征是皇上授意,不想竟出了这样的事情,直到如今皇后还为此埋怨着皇上呢!陛下自己估计也后悔,所以就只能意思意思,罚他闭门修养大半年,取消了先前婚约,然后让皇后娘娘主持,在宫里祭祀一番,还去祭天酬神,又常请了仙道在王府里做了不知道多少法事,大正月里才刚做完一场大的,镇魔降妖……”

  “有这么严重?”玖儿听得瞠目。

  陈六叔摇头晃脑,一副见过大风大浪的模样,娓娓道来:“那是。你们这些年纪轻轻的,不知道这里头的厉害。可别小看这些专门迷惑人的小精小怪,想当年,我小的时候,我们邻村就有一个年轻书生,就是被那树林子里的野狐狸精给迷住了,天天一到深更半夜就往那山林子深处钻,书也不念了,觉也不睡了,整个人都没了魂。后来也是请一个当地对神仙道士给起坛做了法,算出了狐狸精的位置,拿一个空的水罐子贴了降妖灵符放在里头,骗书生带进树林,到底把狐狸精收进去封印住了,那之后,书生才一天天的好起来了。要不然,小命都要没喽……”

  玖儿单手撑腮,听得津津有味,“我的天,九叔您都可以去写鬼怪话本故事了!这要是放在晚上讲,还怪慎人的呢!”

  “活得久了嘛,这些神神鬼鬼的事儿,就经过见过的也多了。王爷的这个事儿,也是我最先看出来的,然后才回禀了皇后娘娘……”陈九叔分外的健谈,一边说,一边笑眯眯和蔼可亲的看着玖儿。“想来皇后娘娘请的这位仙道是非常有本事的,你看,这一来二去,不但桃花妖精给撵走了。还把玖姑娘你给招回来了。王爷把你抢回府里,上至陛下皇后娘娘,下到我们这些府中下人,也就都放心了。娘娘先前有过话的,无论王爷看上了什么人,都是可以入府为妾的。所以玖儿姑娘也不必担心,就算你是王爷从外面带回来的,身份与名分,王爷也是一定会给的。”

  玖儿听完,笑笑的也跟着点头。

  可不是呢,这仙道的确法术超群,直接把她这妖孽精怪,给王爷招家里来了!

  玖儿至此方弄了个明白,原来,王爷当街强抢民女这事儿,在他们这些人眼中,非但没什么错处,反而还是件天大的幸事喜事,仿佛都应该上街挂串鞭炮普天同庆一下。

  “九叔,在聊什么这么高兴?”

  正在此时,洛承锦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玖儿抬眼一看,他正靠在月拱门边上,笑笑的,看着他们。

  “唉呦,王爷回来了!”陈九叔飞速从小马扎上站起身,哼哼哈哈的应承两句,飞快的退下了。中了妖术迷惑的人大抵都不肯承认自己中了妖术,他一个下人,就算年长些,也是不敢倚老卖老在王爷跟前信口胡言。

  而洛承锦显然对陈九叔也当半个家人看待,对于他喜欢闲扯八卦的毛病,无可无不可,完全不想责难,由着他退下去。

  却是走到玖儿跟前,对她说,“今天天气不错,想不想出门去转转?寒食又加上清明,这种时候,绮京城都有大市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