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庭院幽深府宅门
月下干戈2020-01-16 10:593,434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话说得霸气酷帅,然后想了一想,居然还又添一句,“放心,跟了我,锦衣玉食不会亏待你的!”

  这句话实在是与他“土豪恶霸”的行径遥相辉映,相得益彰。

  只是这似真似假的态度,仿佛纯粹的捉弄促狭,又如兴之所起的玩笑,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玖儿听了这话,便也很接了地气的对洛承锦说:“锦衣玉食先不急,只是我近来为了赶工交货,昨晚就没吃饭,今天早饭那馒头才啃了两口就又摔在地上,到现在眼看过午了,如果能立刻吃个饭,粗茶淡饭我也不会觉得是亏待的。”

  这个要求不过分,洛承锦对吃饭这事儿毫无异议,极有效率的一个眼神过去管事的立即呼风唤雨摆了一桌的食物。

  因为要快,所以算不得什么山珍海味,毕竟寒食节里,家家都是冷灶不开火,王府也不例外,大多都是凉盘。

  但玖儿吃得心满意足。因为饭菜刚摆上桌,洛承锦就被一个据说是从宫里过来传话的太监急匆匆过来请走了。

  这个人走了,玖儿便也暂且不去考虑他的事儿。一心一意,吃饱喝足。

  管事陈九叔人还周全,考虑到她是个女眷,又刚刚入府——且入府的方式还颇为尴尬,所以很快找来了几个女性过来伺候她。

  王大娘,周大娘,张大娘,徐娘半老的老妈妈,三个女人一台戏。

  叽叽喳的从大院门外进来,十分热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我们下头的人,一听说王爷他居然亲自领了一个姑娘回府,简直是太高兴了,我们在这府里总算是派上点用场了,好歹也算不辜负了娘娘安排我们过来的一片苦心。”

  三位老妈妈一路说着话就掀门帘走了进来,“既然是王爷从外面带回来的……那王爷看上的姑娘肯定错不了,长得一定是……水水灵……灵……”

  不知是王是张还是周的一位大娘,走到她身旁,正涛涛不绝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笑吟吟的凑近看了看玖儿的脸蛋。

  大约是看那一头乱发加上一脸灰蒙蒙的样子后不好意思继续夸下去了,于是又去看她的衣着穿戴,一看那短布粗衣的也实在没有看出半点好看的地方,想夸赞几句都不知道从何处下嘴,莫名的就后继无力了。

  “别在这地方站着,还是先给姑娘梳洗一下,让她歇歇吧。想必这一路过来,也是累了。”

  好在另一位大娘脑子转得快,她把这话题引开了。

  此刻晌午已至,正是吃饱犯困的好时间,玖儿很想在那张看起来雕刻得还算精美的床榻之上饱睡一个足觉,无奈身旁老妈妈喋喋不休。

  所谓婆婆妈妈最难缠,所言真是不虚。

  只好由着她们安排,焚香沐浴梳头发,再换了身清爽干净衣裳,几位大娘看着她洗干净的脸,笑得一个个花枝乱颤,取来一套妆奁就想再把妆好好画一画,胭脂水粉都给她抹上。

  玖儿却实在是真困,趴在铜镜上都能睡着。三位大娘无奈了,只得就此离去。

  她们一走,玖儿奔向卧榻倒头就睡,管他身在何处,片刻都没耽搁,十足的劲头要把最近缺的睡眠都补回来,浑然不知自己一躺下究竟过了多久,只一场好梦沉香。

  再一醒来,果然通体舒泰,神清气爽。

  正想舒展舒展筋骨,却听见一个饶有兴味的声音传入耳中。

  “在这么个陌生地方,一睡都能四五个时辰不醒。你倒是心宽。”

  玖儿这才发现房间里尚有别人,毫无意外正是先前那位把她抢回来的王爷。

  也不知他是从什么开始就进来的。

  就站在不远处的花格窗边,外头已是黄昏近晚,杏花微雨,春寒料峭,这人儒带素袍穿得齐整,手边还一盏清茶袅袅,样子风雅别致,姿态可以入画,十分的好看。

  先前又累又困没功夫欣赏,此刻睡得精神饱足,又看到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她实在有点控制不住的心情大好……

  虽然这模样不错的男人其实兴趣奇怪得让人不敢恭维——这样喝着茶看别人呼呼睡大觉,是有多大的雅兴呢?!

  好在玖儿虽然是个姑娘,但她不拘小节惯了。

  别人看他睡觉,她也不很介意。

  毕竟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干木工这行,熬夜赶工是常事,平日里困急眼了时不分草地泥地还是荒郊野地,就连人家墓室的石砖板棺材板上也都睡过,人鬼不惧,睡觉时被多看两眼这种事,根本构不成妨碍!

  “这倒是叫你给猜对了,像我们这种工匠出身的,不单心宽,而且不矫情,哪里都能睡得好。不像你们这些王公贵族,换个枕头都得辗转半宿。”

  玖儿一边说一边揉了揉脖子,睡得久了,浑身无力,撑着胳膊坐起身来。

  洛承锦索性走近到床塌边上,笑着对她说,“其实,我也不矫情,哪里都能睡得,不挑地方。”

  说完了,就又凑得近些,细看玖儿的眉眼。

  “我有那么好看?”玖儿忽然发问,“你大街上才看一眼,就把我抢走?又趁我睡着看个不停,现在又这么凑过来……”

  事实上,她当时的装扮,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而是像鬼不像鬼的问题。所以,她笃定这人的所作所为,定有因由。

  “嗯,挺好看的。”洛承锦却睁着眼睛随意扯谎,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我生平头一回干这样的事,足以证明你有多好看。大街上就那么一眼,我就看上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

  “开心……当然开心。只是你身为王族,又身在皇都,就不再考虑一下影响么?当街强抢民女,这种事情,坊间传言编派出来,都能入话本了,应该是不会太好听。我听说昭阳王在炎国是很有人望的,你万一日后继承个皇位什么的,就不怕污损了一世英名?”

  “好听不好听,不过就是说书人赚几个赏钱,听书人得一点饭后喝茶的笑料谈资,本王会在意么。再说皇位是我兄长的,跟我有什么关系,继承不了。”洛承锦话说得那叫一个轻描淡写,风言风语这种事情,对他仿佛丝毫也没有影响。什么功名利禄前程锦绣,甚至是未来的皇位都是不值钱的破玩意儿一样。

  十足一个风流纨绔子的架势,外带点土匪恶霸点痞气。

  他此刻看玖儿的眼神十足的放肆不羁,只是这么近的距离,倒很奇怪的不显压迫。

  他说:“我看你多少也是见过些许市面的姑娘,难道还真相信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种荒唐笑话?你难道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贵族王孙,杀人放火都是平常?如你所言,我向来名声人望也都还不错,军功么……也算显赫,不敛财不暴戾,不嗜杀不好赌,仔细想想,好像也太过完美了。如果再连个女色都不爱……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这人如此得意的自夸自赞,听得玖儿一时还真有点没法打断他了。

  只听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索性我如今就把缺点暴露给天下人看看也无妨。做一回当街强抢民女的恶行,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年纪轻轻的皇族贵胄,谁没为一两个美人冲动鲁莽过,这种风流韵事,坊间传传罢了,进了宫墙之内,不值一哂。”

  不知为何,玖儿听到此处特别想给他来点掌声,如此精彩绝伦的歪理,简直让人无法反驳!

  “既然王爷如此的英明神武,又不介意坊间的风流传言,那我好像的确担心的有点多余了。”

  “不多余。”罗承锦说,“你为我担心,我挺高兴……还有问题吗?”

  “没有。”

  他笑,“那我今晚睡这里,你也没有问题?”

  这话问得,赤裸裸的调戏。

  除非不是良家妇女,否则,有谁是不介意的呢?!

  “我说有问题,你走么?”

  “不走。”洛承锦倒是性格爽朗,看上去十分坦率,“你是我抢回来的,如今大半个绮京城恐怕都已经传遍了。我今晚不睡在这,明天怎么跟天下人交待?连父皇母后那里,都没法解释。”

  “怎么?你这还是奉天承运皇帝昭曰的?强抢民女之后,还得给天下人一个交待,这说法听着可真新鲜。”

  玖儿错开半个身子,与洛承锦拉开距离,然后也不管他是高兴或者不高兴,兀自从卧榻的另一边闪身下了床。

  这一觉睡得真是耗费光阴,居然一整天都过去了,随便拢了拢散在一边的长发,利落的单用一根木雕云卷钗挽住,十分随性,就如她的性格一般,不注重那些金雕玉砌的累赘。

  她踱步在房间里四下走动,先前进来时,也没顾得上仔细看看这间屋子。

  如此才算好好的欣赏欣赏。

  一边看,一边思考。

  虽然这昭阳王不请自来实在突然,而且看起来是个很麻烦难缠的家伙,但玖儿觉得,人生中有点意外也是个不错的事情,说不定还可以善加利用。

  何况他长得实在不错,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所以,她说:“既然无论我怎么想你也不走,那我就不介意了。”

  洛承锦竟然爽朗豪迈的说:“你不介意最好。有些事情, 我喜欢你情我愿的。”

  “你情我愿?”玖儿回头看他,故作诧异,“王爷当街强抢民女,我以为你比较喜欢不情不愿的。”

  洛承锦笑得十足一个浪荡公子,表情说不上是认真还是不认真,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恨不得揍他一拳。

  他说:“不情不愿的,其实,我也喜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机关城之妖妃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