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首音乐
冰叶2018-05-25 17:112,441

  夕阳西下,已是五更。一轮红日挂在天边,无比美丽。

  屋内。

  地上只有红花,没有绿叶。整个屋里都是一片灿烂的红,无数奇异的花瓣被风吹拂上了床,飘的满屋都是,它们的边缘有淡淡的光彩,仿佛不是凡物。

  一双白嫩的手关上了窗。

  风走了,花瓣也不飞了,屋里变的安静了。

  窗前站着们长发及腰,黑发黑眼的少女,她如此坚定的眼神好像可以看见她心里想的一切,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透明的吊坠,上面还刻着“肆”。她身穿黑裙,赤着脚。

  她复姓梁丘名肆。因为生日是四月四日,所以取名为“肆”。

  梁丘肆回头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少女,又接着看着地上的红花。

  她心里是愤怒的!

  就在昨天,她还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可现在呢?她竟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但一切的一切又都像一个局一样,梁丘肆也不过是一只“笼中鸟”罢了。

  十五天前,五月初五。

  一个小端午节,梁丘肆的父母要去老家,住上一星期,家里只剩下她和洛羽夕。

  五月十二日。

  梁丘肆的父母并没有回来,梁丘肆也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像司空见惯一样。

  其实她是真的司空见惯了,十八年了,她比谁都了解她的父母。

  梁丘肆懒懒散散地躺在床上,她有一百个保证。今晚,她妈妈一定会给她打电话!

  果然,晚11点时,她接到了一通电话,给她打电话的人正是她妈妈。

  “妈?”

  “嗯,小肆,你和羽夕在家乖乖的,爸爸妈妈再住一星期就回来。”

  “哦。”

  “还有啊,你们可注意安全啊,别一天到晚净和你那些朋友出去疯玩。”

  “知道了,我都多大了。”

  “多大也不能一天天净出去玩啊!”

  “知道了,知道了。”

  “嗯,那我挂了。”

  “嗯。”

  五月十九日。

  梁丘肆的心情十分愉悦——爸爸妈妈就要回来了!她边哼歌边刷牙,差点噎到,不过她并未在意。

  “啪嗒!”声音是从羽夕房间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碎掉了。

  梁丘肆擦掉嘴边的泡沫,闻声而来,只见羽夕呆呆的站在床边,眼神空洞,地上是已经摔坏的手机。

  “羽夕,你怎么了?”梁丘肆使劲摇着羽夕的肩膀。

  “爸爸妈妈、、、出车祸了、、、医生已经确定、、、死亡了、、、”羽夕的话断断续续,泪珠大颗大颗地滚下来。

  梁丘肆霎时腿软,瘫倒在地。

  父母的葬礼上,梁丘肆失神地站在那儿,她不相信,那么温柔的父母在眨眼间离开了人世、、、洛羽夕也很悲痛,她虽然是梁丘夫妇领养的孩子,但梁丘夫妇一直把她当做亲生的孩子一样照顾她,关心她。

  葬礼结束后,两个女孩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

  梁丘肆的心像刀割的一样。她始终无法相信,她温柔的父母在眨眼间离开了人世,七天前竟是她与母亲最后一次对话,她无比后悔。

  天气好像随着两个女孩的心情一样,从晴变成了阴。

  两个女孩穿过了小巷后的古街,青墙旁站着一们黑发瞳色偏赤色的少年,少年身穿一身黑,头上还带着黑帽子。

  少年仿佛在等她们一样,看见她们时先笑了一下,便喊道:“极品阴阳石便宜了,最后两块,价格五百,先到先得!”

  呵,最后两块,价格五百,先到先得。也只有富翁才会买吧。当做,也是比较二的。

  梁丘肆看见那个少年时,先是嘴角微微的向上扬了扬,便走了过去,好像完全忘了自己父母双亡的事情。

  洛羽夕的眼睛哭的又红又肿,在她的双眸里完全看不出一丝神色,大颗大颗的泪水不停的往下落,往下落。

  梁丘肆走过去后,洛羽夕头也没抬便跟了上去,因为羽夕心里清楚:无论做什么,走到哪里,死人也终不会复活。

  梁丘肆和洛羽夕走到了少年的铺子里。

  少年好像一看就看穿了两个女孩的心思。

  便道:“死人不可能复活,请节哀顺便。”

  “、、、”

  “买吗?”

  “来两个”说着便从衣兜里掏出手机,说道:“支付宝行吗?微信也可以,实在不行我QQ给你转。”

  “对不起,我只收现金。”还没等梁丘肆说完,少年便抢道。

  “呵~那就算了。”

  梁丘肆刚想转身离开,却被一只白皙的手截住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截住梁丘肆的竟然是洛羽夕。

  但洛羽夕红肿的眼睛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双眸的神色也恢复了,她的眼睛像一眼望不见底的深渊。

  洛羽夕平静的说了一句:“一千是吧?我有。”便从包里掏钱。

  少年微微地笑了笑。

  梁丘肆非常吃惊,心想:今天是父母的葬礼,洛羽夕带那么多钱干嘛?刚才眼睛还肿的像个核桃似的竟然一下子就好了!厉害!

  洛羽夕慢吞吞地从包里掏出零七八碎的一千元,又是纸币,又是硬币。

  “给。”洛羽夕把塞满钱的手伸到少年面前。

  少年笑了:“多谢惠顾。”

  梁丘肆觉得很奇怪,洛羽夕从来没有自己乱花过钱。

  “可以在石头上刻字吗?”洛羽夕的眼睛笑得像弯弯的月牙。“这里不包刻字的。”少年行了个伸士礼,“不过小姐要想刻,我倒也可以帮忙。刻两个10元。”

  “谢谢。”洛羽夕掏出钱,“一个刻肆,一个刻舞。”

  到家之后,梁丘肆问洛羽夕:“你花那么多钱买两块破石头干嘛?”洛羽夕边给石头穿线边回答:“姐,我已经活不下去了。”

  梁丘肆听了很吃惊,洛羽夕慢条斯理地说:“对不起,父母死了,我也不想活了。这条项链就当是最后的纪念物吧、、、”她把项链挂到她和梁丘肆的脖子上。

  梁丘肆一直沉默,许久,她开口了:“其实、、、我也想死、、、”

  回忆终。

  梁丘肆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说道:“刀准备好了吗?”又回头看了看床上坐着的少女。

  洛羽夕身穿白裙,散着长发,褐发褐眼,白皙的脖子上挂着醒目的舞。“好了。”她顺手播了一首音乐。

  两个女孩站在阳台上,不约而同的流起泪、、、

  右手持刀,架在对方脖子上。

  “三、、、二、、、一、、、”刀光一闪,两人脖子上都留下了一个大大血印,鲜血一直向下流淌、、、流淌、、、

  梁丘肆和洛羽夕第一次明白血和泪交织在一起是什么感受,也是最后一次明白,那是一种苦涩的味道,慢慢在你身体里延伸、、、

  她们互杀了、、、

  悲伤的音乐在屋内渗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转世斗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转世斗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