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兮遇险
无楼2020-06-19 01:032,215

  白心月不同于苏歆渝,苏歆渝睡觉是穿着睡衣睡,而白心月……

  冬天虽然冷,可她住的小区还是蛮新的,去年因为暖气不热的问题还上了新闻,所以今年的地暖格外的暖和。

  “上来呀?”白心月招呼时鸣。

  蹲在墙角的时鸣狂摇狗头。

  会心的一笑,白心月掀开毛毯光着小脚丫跳下床,抱起时鸣就给扔床上去了。

  时鸣傻眼了,连忙抓起白心月的毛毯盖在自己身上,一双狗眼死死盯着再次爬上床来的白心月。

  随后一把抢过毛毯,还伸手在时鸣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傻富贵!”

  用毛毯把她自己跟时鸣一起盖上,白心月一把就将处于警惕状态的时鸣给拉了过去,然后抱着它躺了下去。

  ……

  “富贵,你知道吗?”侧躺着,面向时鸣,白心月忽然变得有些黯然,小声的对时鸣说道:“抱着点东西睡觉,我特踏实。”

  “老子难受!”时鸣很想告诉她。

  沉寂了一会儿,白心月又幽幽的说道:“以前是被我男人抱着,可现在他去抱着别的女人,哄别的女人睡去了……”

  闻言时鸣一怔,心中有些不忿的嘀咕道,怎么让我遇到的女人都这么矫情……其实设身处地的想想,时鸣并非觉得她们矫情,而是觉得她们可怜,自己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可怜人家。

  毕竟残酷的修仙界,同情心泛滥才是真的矫情。

  所以他只是不愿承认自己矫情。

  “我想过很多次他后悔了,还会回来找我的画面,当时我还想呢,他敢回来我就敢把他赶出去,可是……日子一久,我……”

  说着说着,白心月的眼泪就下来了,可能意识到自己太不争气,她伸手擦掉了掉下的泪珠,迫使自己破涕为笑。

  “日子一久,我还怪想他呢。”

  白心月完全把时鸣当成了自己倾诉的对象,毕竟它只是一条狗,听得懂听不懂的都无所谓,反正他也不会说出去。

  时鸣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强颜欢笑,又是一个可怜人……

  时鸣想要安慰安慰她,可自己又不能发出人言,于是开始想,狗应该怎样去安慰人。

  想这个并不难,他融合掉的这条狗的灵魂里,这个动作做了无数次了,早就变成本能的了。

  按着狗的思维,时鸣伸出长长的舌头向白心月的脸。

  小脸顿时就红了,她有些羞臊的把嘴嘟起来说时鸣:“富贵,不许!”

  “睡吧!”时鸣心中低语。

  一阵无形的光波以时鸣为中心散开,随后全部没入了白心月的身体内。

  她睡了!

  开着灯!

  时鸣盯着她看了会儿,随手将床头的灯按灭了。

  那阵心悸让他实在无心欣赏了。

  他知道,那是远处的苏歆渝睡不着了,她的心在难过,因为他或者说因为它。

  拉起毛毯将白心月暴露在空气中的娇躯盖好,时鸣走下了床,他坐回墙角的地板上,开始了修炼,开始了慢慢修复受到重创的神魂。

  这个世间,做神仙难,做人也难,就算做一条狗,也他么的这么难,尤为甚者是做一条女人养的狗。

  ……

  ……

  白天,包子铺继续开张。

  繁华的便民市场总是人满为患。

  时鸣不在包子铺门口躺着了,而是躲进了包子铺的里间。

  表面看上去他是在睡觉,其实他是在利用难得清净的时间修炼。

  白心月跟弟弟小杰一直在忙碌,从早上五点开始调馅、和面、捏包子、烧水、刷洗笼屉、蒸包子……等包子做好了又开始忙碌的卖包子,等包子卖完了,又开始打扫店铺跟清洗灶具……

  这一忙就又到了华灯初上。

  两姐弟根本顾不上管时鸣,只是小杰偶尔急匆匆的从时鸣身边经过,忍不住叨唠一句:“傻狗,除了吃就是睡!”

  时鸣本来还想回骂两声,可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骂他他也不知道,看在他们忙成狗的份上,暂且不跟他计较了。

  姐弟俩的生活现状,就像一个小社会的缩影,并非如小说里写的那样,人人开卡宴、开法拉利。

  他们忙碌着,同时也享受着,为多卖一笼屉包子,为多挣20块钱。

  ……

  今天傍晚,小女孩小兮来的晚了些。

  时鸣听到白心月还问她来着。

  “小兮今天怎么这么晚了?啊……五毛。”

  “今天给妈妈按摩来着。”

  “哦,小兮真懂事,给…今天姐姐多奖励你一个。”

  “谢谢姐姐,姐姐再见!”

  “小兮再见……小兮你的包子。”

  小姑娘没要多得的那个奖励,这让时鸣有些意外。

  执拗的心灵再幼小也是无比强大的,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不应该是她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有的,她不仅仅是因为自卑怕人看不起,而更多的是透进骨子里的那股坚强的气质。

  时鸣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喜欢这个小女孩了,皆因她倔强的性格跟小时候的自己很像。

  “姐,你先忙我去个厕所。”小兮一走基本上他们就可以收拾收拾关门了,这时小杰对白心月说道。

  “去吧,回来的时候顺便在张大妈那买把青菜回来,今晚上咱们炒个青菜吃。”白心月应道。

  “好嘞。”

  小杰临走看了眼抬起头来的时鸣,时鸣对他咧嘴一笑,然后吹了声口哨……

  “艹!傻狗!”小杰一溜烟的向厕所跑去。

  这时,闲暇下来的白心月才有时间,擦了擦沁在额头的汗珠,随后将三个肉包子放在时鸣身前的桌子上。

  “富贵饿了你就先吃。”

  闻言,时鸣慢慢散去灵力,把刚才吸收的灵气在体内运转一遍就可以开吃了。

  “姐!”这时,小杰忽然去而复返,且还慌慌张张的:“不好了。”

  “怎么了?”厕所离的并不远,白心月知道自己弟弟总是毛手毛脚的,肯定忘带纸了,于是打趣道:“厕所不见了?”

  “不是,是小兮……”

  “小兮怎么了?”

  “被人……被人贩子抓走了!”小杰是跑回来的,一时还平复不了,说着话喘着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曾是一只哈士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