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竞选团长
槛外独白2019-12-31 12:593,080

  粉丝团之间的争论连绵不断,持续半个月之久,最后他们一致同意,举办一个团长选拔赛。先从各个团中选出一个权威代表。比赛的问题都是有关何桓磊的问答,答对晋级,答错则直接淘汰。

  苏北被莫名卷进这场纷争中,虽然当时的团长另有其人,但这个团是苏北创造的,而且是何桓磊的第一个粉丝团。而且大部分团内的事情都是她在料理,在职的团长实际名存实亡,所以苏北毫无疑问成为团内呼声最高的参赛代表。起初苏北只是因为何桓磊的电影上映,料想他会收获小波儿粉丝。苏北只是想把喜欢何桓磊的人聚集到一个地方,却怎么也没想到何桓磊凭借第一部电影一炮而红,粉丝团的人数直接一天破万。她喜欢的男生突然一下子被那么多人一同喜欢,苏北有点惊慌的同时,并没有产生嫉妒心理,反倒多了几分自豪敢。

  团长选拔赛定在了周六晚上八点举行,苏北直到7点59分才上线。苏北并没有想要取得胜利的野心,比起站在人群中央高举“何桓磊代表团”这面显眼大旗,她更喜欢躲在人群里和她们一起放肆喊出“何桓磊——爱你一生一世”这个口号。

  苏北却没料到一上线就迸出了数百条自家团内小天使的声援。

  “团长加油,团长是最棒的!”

  “团长在我们喜欢上何桓磊之前就支持着他,这份荣耀是团长应得的。”

  “团长大大这段时间为了维护这个团付出了很多,我们大家都看得到你的努力,相信你能担负得起这个重任,带领我们大家在以后的日子继续支持何桓磊。”

  苏北眼眶微微潮湿,她从来都只是一个人孤独地行走在这条看不到答案的小路上,却在某天出乎意料地来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邀她一起结伴而行。在这条看不到答案的路上突然多了一群小天使的陪伴,苏北更加坚定了要在这条道路上走一辈子的决心。哪怕走到尽头一无所获、哪怕和人群逆流而行、哪怕被全世界反对、哪怕到最后只是空欢喜一场,苏北都会一直走下去,除非有一天,何桓磊亲口对她说:“你不要再继续喜欢我了!”

  “苏北喜欢何桓磊!”她终于可以在挤满人群的街道上光明正大地喊出这句话而不必畏惧会遭人白眼。

  苏北点开何桓磊官网上的比赛页面,她的眼神变得凌厉,足以吞噬一切。

  第一道题。

  何桓磊的生日:

  0819

  苏北迅速输入,不带丝毫犹豫。

  “什么啊,这都答不出来!”群里一片哗然,纷纷数落起那两个误答的ID。

  第二道题。

  何桓磊喜欢的歌手:

  披头士。

  五个人答错,退出比赛。

  “磊少之前在访谈节目里提到过的,这都不知道。”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比赛情况,每当有人答错总会出现“表面奚落对方,实际却在增自家团长士气”的声音。

  苏北想起高一的音乐课上,音乐老师给他们播放何桓磊乐队唱歌的视频,并骄傲地说这是我之前教过的学生。

  第三题、第四题、第五、六、七、、、、、、苏北勾起唇角,不带丝毫犹豫地打出正确答案。

  “团长大大加油,就剩两个人了。”几轮激烈的比赛过后,几十大军纷纷落马,只剩下了苏北和另一个陌生的ID。

  何桓磊最爱的导演:

  北野武。

  “厉害了团长大大,这道题都知道。我怎么从来没听何桓磊说过他喜欢的导演,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江浔呢!”

  苏北苦笑,关于何桓磊的一切,所有公开的与未公开的,她都能一秒钟想到答案。十年,苏北研究何桓磊的喜好,试图把何桓磊喜欢的所有事物一点点渗透到她自己身上。跨过此时二十一岁的苏北接近一半人生的人,竟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苏北毫无疑问赢得了这次比赛。这些年来,苏北尽心竭力做好团长的职责,团内的各项事宜安排的井井有条,各大粉丝团之间从未起过纷争,团员也和家人一样亲密有爱。可不料如今,却是如此光景。

  难道仅仅因为一次未被证实的绯闻,就可以轻易放弃追随整整五年的人?

  苏北心下黯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不能入睡,打开手机已经是晚上11点。

  苏北悄悄走下床拉开一半窗帘,窗外是漆黑一片的夜色,只有几个昏黄的路灯依稀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苏北拿起手机和塞在包里的耳机,在睡衣外套了件灰色运动长衫,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季夕烟突然喃喃地说了句什么,苏北愣了愣,回头望了望在床上熟睡的季夕烟,方才明白方才不过只是一句梦话。“好好睡,我出去散散心。”苏北关门前对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的季夕烟轻轻地说。

  黑暗世界中的空气不似白天的浮躁,夜色中弥漫着一股能够催人静下心的安慰剂。苏北裹紧身上的毛衫,深深吸了一大口气,顿时感觉心情愉快了不少。苏北大步走到操场,沿着橡胶跑道慢慢踱步。橘色灯光下的暗红跑道颜色愈发老旧,上面伴有无数人踩踏过的痕迹。这里的跑道残留着苏北四年的足迹,也许还有许许多多个人的四年。

  大一,从开学起苏北每天都会在校园里兜兜转转。时常听到新生抱怨说影院占地面积太大、而且路线设计复杂难辨。苏北在一个月内帮很多迷路的新生找到路,却始终没找到过他。但苏北并未停止闲逛,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遇到了正在跑道上来回踱步的何桓磊。只见何桓磊穿了件普通的黑色连帽衫,越发显得身影消瘦。他一只手揣进裤兜儿,一只手里拿着剧本。那时候的何桓磊已经夺得三大赏的影帝,却没有因为年少成名而心浮气躁,每个角色都认真揣摩,经常被合作过的导演夸奖他比新人都要敬业的态度。何桓磊神情专注地望着手里的剧本,苏北只敢远远地跟在他一米开外,连走近点的勇气都没有

  苏北陪着何桓磊绕过一圈又一圈的操场,却在他放下剧本的时候急忙逃走。

  大学四年,那是苏北唯一一次跟何桓磊近距离接触。苏北从那以后的每个早晨,雷打不动地出现在那条路上,一走就是四年。

  浓烈刺鼻的烟雾味道钻进苏北的鼻腔,苏北四下张望,发现操场的西北角正在冒出点点火光。苏北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失火了吧!于是匆匆朝那个方向跑过去,脚下的拖鞋由于打滑没能抓稳地面,苏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刺骨钻心的疼痛从膝盖蔓延到心脏,苏北强忍住眼泪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在剧烈地疼痛中一瘸一拐的朝火光的方向快步走去。

  十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围坐在一起,中间是一个冒着火光的大铁盆。里面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依稀看得到几张纸片。苏北站在她们身后半米处,环顾四周,她们的左面是学校的公示板,里面贴有往届学长学姐表演时候的照片。

  苏北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但不敢确认。她朝公示板走近,慌张地寻找某样东西。

  “你是谁?”一个双眼红肿的女生不耐烦地询问,语气带有明显的驱逐意味。苏北没有回应,上上下下的扫描公示板,还是没能找到那样东西。苏北心下确认了火盆里正在燃烧的究竟是什么,恨不得直接用手把熊熊火焰熄灭掉。苏北在心里生出一股无名怒火,但对方的怒气明显比她还大,十几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盯得她心里发毛。

  苏北突然心生一计,清了清嗓子,模仿高三时凌肃开班会发言时的语气,假模假样地说道:“我是学生会的季夕烟,学校严令禁止校内生火。你们是哪个班的?学号报上来,全都记过处分!”

  那群女生看见苏北一本正经的庄严架势,又加上做贼心虚,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有什么心思怀疑真假。开始还有一两个女生不屑一顾,仗着人多气势强站起来准备冲苏北发火,可当同伴一个两个纷纷起身逃跑时,便一下子怂了下来,赶忙逃走。

  苏北等到最后一个人走远,急忙蹲下身子,不顾灼热的火焰用手直接把铁盆翻转了过来。猛烈的火焰霎时熄灭,但为时已晚,照片已经燃烧殆尽。黑乎乎的一团烧糊掉的碎屑中,依稀残留下一丝完整的小部分身影。苏北把完好的部分一一挑拣了出来,竟还有一个何桓磊戴学士帽的半身照,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喜使得苏北又哭又笑,黑乎乎的手掌连带泪水一同涂抹到了脸上,不久苏北的脸也变成了脏兮兮的小花猫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走!我要跟你表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走!我要跟你表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