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神秘竜童
麦汐2018-05-28 17:542,608

  刘瑜掏出手机,播了一个电话。

  “带进来。”他冷冰冰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话,让姚婉姮是哭笑不得,合着这家伙是在贼喊捉贼?人明明在他手里,他却非要来店里大闹一场,这番不走寻常路的亮相让她对眼前的男人是更多了一份好奇。

  就连素儿也是继续打量着眼前这个不按照套路出牌的家伙,短短几分钟,他便把这里闹了个鸡飞狗跳,仿佛有多大仇怨似的,把这俩巾帼娘子军给镇住了。

  “呜呜!”

  外面出现了一个呜呜声。

  紧接着,便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传来:“嘿嘿,好小子,抓的帅爷我好生辛苦。”

  声音刚落,门口便出现了一个肥硕的身影,油头大耳,红光满面,圆鼓隆咚。并且肩膀上还扛着一个正蠕动的麻袋,那呜呜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砰!

  胖子一进门就直接把麻袋往地上一摔。

  此人,叫王帅,自诩是最圆润最灵活最可爱最帅的天才。

  是跟了刘瑜十几年的好基友,好到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王帅对刘瑜忠心耿耿,两肋插刀,甘愿为他赴汤蹈火,可谓是固若金汤的友谊。

  “喏,你们要的小兔崽子在这里。”胖子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的把人砸了下来。

  “你们你们你们……”素儿急的是一身汗,立即冲上去蹲下解开了麻袋。

  果然,麻袋一解开,里面冒出来的就是被捆绑的竜童,他四肢被捆绑,嘴里塞着臭袜子。

  “有你们这么对一个孩子吗?太歹毒了!”素儿气的是七窍生烟,急忙给他松绑了。

  只见,刘瑜双手抱胸,脸上丝毫没有半点愧疚之心,对素儿道:

  “喂!你们女人为什么只会动不动就同情,而没有一点判断力?我这是在替你们出气,你们倒还怪我了?”

  “什么?出气?有这么折磨一个孩子出气的吗?人渣啊你!看我不去拿王水泼你身上也出出气!”素儿气火辣辣的反驳道。

  “燕返无痕檐失霜。”刘瑜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这话,素儿不知道什么意思。可姚婉姮却暗暗一惊:“飞燕门?”

  她是懂江湖的,一听便知道他说的是那及其隐匿却又偷盗技术相当骇人的门派。

  飞燕门不但偷技强悍,且一代只有一个传人。

  眼前这么个小屁孩不可能是当代贼王。并且,江湖上都知道,近年贼王早就被仇家废掉了双手。

  “快看看柜台。”姚婉姮猜不透这孩子是谁,她看似面不改色,可心中却开始惶恐暗忖:这孩子不可能平白无故来店里。

  素儿一脸不解,走进柜台翻找了一通。

  “天哪……”素儿的表情,简直夸张到了像见鬼。

  姚婉姮一听素儿惊呼,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孩子偷了东西,且用的是飞燕门的绝技——隔空取物。

  这,就有意思了。

  飞燕门的绝技竟然在一个无名小卒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还没等素儿说怎么回事,刘瑜就严厉道:“拿出来。”

  只见,小男孩现在瑟瑟发抖,低下头缩着脑袋,夹着肩膀紧张到了像个恐惧的小狗,伸出那六指手来,颤颤巍巍的放进了裤兜里,在里面掏着……

  “对不起。”

  当他把东西取出以后,姚婉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丢的不是值钱物件,而是——家里的钥匙。

  “你现在可说避梳是谁的了?”刘瑜嘴角微微一勾,就像看小猫小狗一样,盛气凌人的看着小男孩。

  小男孩瑟瑟发抖的低头不语。

  而胖子再也按耐不住,暴躁的插话起来:“小小年纪不学好,非要学偷东西,你偷东西也要找个好欺负的偷啊,你偷咱家瑜爷的东西你这不是找死吗?”

  此话一出,俩女人是面面相觑……

  这是闹的哪一出?鸳鸯避梳就是刘瑜自己的?

  “我告诉你,要不是咱们家瑜爷大人大量,特别交代帅爷我不要对你下狠手,不然以帅爷的身手,非得让你用一百零八种方式死的透透的。”这胖子说话相当牛气。

  “对不起。”这孩子瑟瑟发抖的重复这句话,不敢有多余的话语。

  这时候,两个女人实在是好奇到了极点,可又心疼这么个半大的孩子,所以姚婉姮问道:“孩子,你为什么要……要借别人的东西?”

  姚婉姮对孩子说话很温柔,并且没有直接用“偷”这个词语去伤害他。

  只见,这孩子一听她柔和的语气就禁不住抬头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流下了热泪,那一双碧瞳显得是更加神秘和晶莹了。

  “告诉姐姐。”

  姚婉姮虽然话语温柔,可男孩还是没有再吭声,而是低下头,继续掉着眼泪,似乎他不肯说出来背后隐情。

  这,就让人感觉更是古怪了。

  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竟然精通飞燕门的绝技,当代贼王可是苦练三十年才有这番建树,他才十来岁便至少学到了八成。

  重要的是,他小小年纪竟然也识货,一偷就偷刘瑜的半把鸳鸯避梳,这避梳,可是有着骇人听闻的背景。

  这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偏偏要把避梳送来这家店里典当……这两件事凑一起绝非巧合,而是——预谋。

  这绝非一个孩童能有的谋略,所以,这孩子背后,有人。

  “你们娘们儿就是磨叽,这孩子明显不想搭理你,你咋就不问我帅爷?”这胖子说完撸了一下袖子,一脸小得意的一屁股坐在了另外一张万年阴沉木金丝楠打造的太师椅上,丝毫没有半点客气。

  他至少两百五十斤的吨位,素儿是心疼椅子心疼到了极点,生怕这死胖子把价值连城的椅子坐塌了。

  还没等姚婉姮问,这胖子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他说这孩子,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号,人称小飞鱼,神出鬼没的,没有人知道他为谁卖命,只知道他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准得手。

  虽说说不上哪门哪派,可隔空取物这本事却是真的学到了精髓。

  他今天早上便偷走了刘瑜身上的半块避梳。当时刘瑜已经发现了,为了知道这孩子替谁卖命,所以就尾随到了这里。

  却万万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径直进了鼎鼎大名的聚雅斋。这就让刘瑜更加好奇了。

  所以,这才等小家伙走后进店铺大闹一场。

  胖子则在外面早就抓住了这孩子,准备好好打一顿。

  要是当时这小子从西街古巷逃走,那么姚婉姮家里的钥匙可就……

  听到这里,姚婉姮是一身冷汗。

  店里古董丢了是小事,要是有人进了她的家……那就是大事了。

  现在的姚婉姮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看了一眼这惶恐的孩子,再看了一眼眼前玩世不恭的刘瑜,一颗心仿佛是坐了过山车一般,被刺激得难受无比。

  难怪刘瑜说姚婉姮会心甘情愿倒给他双倍的钱,果不其然,这妄言的家伙没吹牛。

  家里的东西可比店里的价值高出无数倍。重要的是,若《南遗天书》这本古籍落入歹人手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现在的姚婉姮,仿佛是在十分钟之内,经历了几场地震,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她问这孩子。

继续阅读:第5章:引狼入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