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踢馆少爷
麦汐2018-05-28 14:512,444

  “本店的规矩有三,买一毁一,只做熟人,看得顺眼才卖,不顺眼就滚。先生您让我看不顺眼,请自便。否则!后果自负!!”姚婉姮见来者是个纨绔子弟便给了他一脸冰冷。

  “这世上还没我刘瑜买不到的东西。”此人口气甚大,脸上的那一抹玩世不恭更是明显。

  见这人来挑事,素儿竟然是笑盈盈的从柜台里出来,端着茶盘,冲他柔和的说:“先生请喝茶。”

  刘瑜用余光一瞥茶盘上的紫砂杯,哭笑不得:“好毒辣的小丫头。”

  素儿一楞,瞬间变脸呵斥道:“我聚雅斋就从没来过你这种狂妄之人,这里随随便便一件小物件就能让你倾家荡产。你若不走,素儿赏你一杯王水,泼你脸上让你长记性。”

  说完便要端起茶盘上的紫砂杯去泼他。这茶杯里的王水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专门用来腐蚀金属的,比硫酸还厉害,泼身上能直接毁容。要是喝下去……怕是要去半条命吧。

  而刘瑜似乎也非俗人,竟然一眼看出这是王水不算,还无惧茶杯里的王水,一把抓住了素儿的小手,再稳稳当当的把这茶杯放在了边几上,里面的王水竟然是滴水未漏。

  这番不动声色的和素儿的下马威较劲,让素儿是大大吃惊。

  因为素儿虽然年纪不大,可完全不是吃素的,对姚婉姮虽然恭恭敬敬的,但是对别人却相当泼辣,且这丫头身手不凡,一人能撂倒几个汉子,舞刀弄枪无所不能,江湖人称西街小辣椒。

  没有两把刷子,俩弱女子哪里镇得住赫赫有名的聚雅斋?

  可刘瑜竟然轻轻松松就稳住了素儿这么个小辣椒,这让姚婉姮看得是暗暗吃惊。

  “呦呵,一个丫头就够劲儿!这掌柜的怕是更辣吧?”自称刘瑜的家伙活生生把素儿手腕从茶杯上掰开,然后大摇大摆在其中一张太师椅上坐下。

  他这个下马威,让俩女人都暗忖他绝非等闲之辈。

  够嚣张,够凛冽。

  “喂喂喂,这金镶玉太师椅可是万年阴沉金丝楠打造的,自古以来只有王公贵族才有资格坐。你坐了就要买下,今天你要敢摸咱店里任何一样东西,你就得倾家荡产买。”

  这丫头,被他暗胜一筹,只能是对他撒泼起来。

  她知道,对付这种自视甚高还来挑事的人,就要用强买强卖来治他。

  “呵!”只见,这男人从鼻腔中呵出一丝不屑,傲倪的眼神环顾了一下四周,再用一种妄言口气道:“区区几个破铜烂铁也好意思出来做买卖。你们怕是没见过世面吧?”

  “你……”

  素儿这小辣椒第一次吵架失败,气的是小脸通红,把茶盘往边几上一搁,对他咬牙切齿起来。

  聚雅斋随便一样东西拿出去,就能在别的店铺当镇店之宝,他竟然说破铜烂铁?

  “这鸳鸯避梳我是要定了,今日你们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刘瑜的话,让素儿差点吐血。见过强卖的,却没见过强买的。

  “素儿,王水伺候。”姚婉姮绝对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女子,面对这种流氓她不想啰嗦。给他毁个容不过是赔钱罢了,她姚婉姮还真就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和胆。

  就在这个时候……

  啪!一声陶瓷摔碎的声音传来,刘瑜竟然顺手拿起边上博古架上一个青花瓷瓶摔到了地上,毫无怜悯的说:

  “你店里的规矩是买一个,摔一个是吧?那好,今日我刘瑜就把你店里的东西统统给砸掉一半。如何?”

  说完,就顺手再拿起了博古架上一个两尺长的玉如意便要摔!

  “住手!”

  素儿着急了,因为这家伙要砸的可是真品,刚刚被他摔碎那双凤戏云的光绪青花瓷瓶是个假货,也就没有阻拦。

  可这珐琅彩镶玉如意至少价值百万,被他这么一砸,损失可不是一点两点的惨重。

  “这玩意儿摔了也才百余万,无足挂齿,小爷我摔的起。”刘瑜说完,竟然真就狠狠一砸。

  哐当!

  刹那间,这地板上砸出一地玉碎片。素儿是倒抽一口凉气,心疼到了极点。

  “你你你……”

  素儿还没发威,姚婉姮就淡定的开口道:“让他砸。”

  “姐姐,这就是个无赖,他这是犯罪!!!”

  要说被神经病砸掉几百万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可姚婉姮却看出这男人不是俗人,这番大动干戈逼她要鸳鸯避梳,必定也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以,干脆就由着他性子来。

  “呵呵!大气!这么大气的掌柜我刘瑜还第一次见。就冲你这女中豪杰的口气,你店里的一切我都买下了,也包括那避梳。”刘瑜的口气不是一般大,大得离谱。

  这里面的东西,要真按市价全买走的话,得九位数。不是一般小店里那些破铜烂铁。当然,姚婉姮还有不少好货在家里屯着,并未摆放在店里。

  素儿第一次遇到死对头,气的是七窍生烟,一边走进柜台一边气呼呼的说:“姑奶奶今天要让你看看彩虹有几种颜色,刚刚配的王水还有一小缸子呢,这就用来伺候伺候你这位爷。哼!”

  这火辣辣的丫头气的七窍生烟的,真就去取王水了。一杯不够就来一小玻璃缸,谁怕谁啊!!泼死你个死无赖。

  “哈哈哈!”这男人,丝毫没有半点害怕,反而是淡定的坐在太师椅上,一边笑一边……

  哐当!

  这家伙,竟然是毫不客气的,把边几上的刚刚素儿用来沏茶的那一套金沙寺僧紫砂壶一扫而摔,砸了个稀巴烂。

  那一小杯王水也是倒了一地,把地上玉如意上的珐琅彩碎片瞬间灼蚀了一个惨不忍睹。

  虽说紫砂壶在古董中算不上特别值钱的玩意儿,但是,带着非凡背景和故事的物件却会价值翻倍。

  这套双佛象顶盖的紫砂壶可是当初金沙寺僧自己私用的物件,做工及其精湛不说,上面雕刻的两尊佛亦是有着非凡意义,当初许多贵族竞价都没能买上。

  最后是姚婉姮花了高价买来,这么多年,她都是每天沏茶自己用的。

  这玩意儿是私人物品,给多少钱都不卖的。

  这一砸,可把姚婉姮惹怒了。

  “留下五百万,你可以走了。”不过,姚婉姮却没有直接发威,而是继续试探这小子的底。

  因为这小子看他刚刚砸东西的顺序就知道,他识货,一眼便能看出古董真假不算,还知道循序渐进的挑动姚婉姮的逆鳞。

  先是砸个不值钱的,再砸个值不少钱的,最后砸的可是店里唯一不是成双对的私人物品,且他看的出,姚婉姮相当喜爱这套双佛紫砂壶,所以,他这是步步在威逼她,给她颜色看。

  这种行为,是一种高手段的暗暗逼宫,冰雪聪明的姚婉姮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用意。

继续阅读:第3章:女中豪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