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神秘电话
麦汐2018-05-31 11:062,531

  刘瑜甩了两下手里的带着血的信签纸,道:“这儿!刚刚从武士尸体身上搜出来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再看了一眼在乱糟糟的情况下,还脑子清醒的去尸体上找线索的刘瑜。

  只见,这是一张皱巴巴的信签纸,上面沾着武士的鲜血,血红中,有着一行字。

  这一行字是东洋文。

  虽然是东洋文,但是东洋文字和华夏文字很多字是接近的,所以,即便不识东洋文,也能猜个八分。

  “石头…山洞…寺庙?”王胖子凑过去一看,就碎碎的念了出来。

  “大概意思是,取得避梳,速去洞寺。”姚婉姮一眼便看明白了里面的内容。

  “搜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叫洞寺的地方。”刘瑜看着王胖子,道。

  “不搜!帅爷没吃饱,帅爷要去烤肉肉吃。”说完,这家伙转头就去火堆边上,坐在了红姨身边。这小子,还傲娇起来。

  “嘿嘿,谢谢红姨给帅爷烤肉肉。”说着便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而此时,其中一个红毛小伙子急忙把手机递给了刘瑜,一脸狗腿的说:“洞寺的庙没搜到,这附近三十里外有个村子叫洞寺村,会不会是那里?”红毛很懂看脸色,知道自己头儿现在成了“俘虏”所以努力的想要给自己人整点面子。

  刘瑜一看,再对比了一下手里的字条,道:“走!”

  说完便帅气的转头,走到了王胖子跟前,一把端起了正在燃烧着柴火的铁炉子,直接扛到了皮卡车后面,再霸气的往车厢里一塞,道:“车上慢慢烤你的肉。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额……”王胖子正举着另外一个刚刚烤熟的玉米棒子,再呆呆的看着刘瑜把火炉直接扛到了车上,幽怨的说:“卧槽!帅爷今天是招谁惹谁了?吃个晚饭而已,至于搞那么复杂吗?”

  说完就直接把玉米棒子塞嘴里,再急速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几盘肉和食物,呼拉拉就匆忙上了车。他很了解刘瑜的作风,既然是要急速离开这里,就代表这里不安全了。

  “走走走!”王胖子一边说一边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姚婉姮和小辣椒当然知道事情不妙。所以,收拾好地垫,招呼了一声红姨和竜童,也跟着上车了。

  由于现在皮卡被改装车了房车,所以大家都上了车后斗。刘瑜开车。

  “那个……女侠,俺们呢?”这时候,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朱十眼巴巴的看着姚婉姮。

  “你们要想来就跟在后面跑!车厢塞不下你们那么多人 。”素儿见这群人可怜巴巴,呜呼哀哉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好在姚婉姮刚刚那鹿鳞片只戳伤了他们的腿部,腿部也都是肌肉,没有割到大动脉和要害,所以那都不是大伤,只是会很疼而已。

  “额?好!俺们跑,俺们跑也要跟上大部队!”朱十说完,扯了一下衣领,再抹了一下已经凌乱的发梢,拍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努力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再对着大家说:“小的们,快跑!”

  这模样,实在是萌!

  就这样,刘瑜开车,敞开的车厢里是正在继续淡定烤肉和烤玉米的王胖子,姚婉姮和素儿在旁边心事重重,红姨和竜童坐在边上沉默不语。

  至于正在奔跑的小锄头帮,则跟着跑上了公路,骑上了十几辆哈雷摩托,轰轰轰的就跟在后面,一起去了洞寺村。

  “孩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家都想要得到你?”姚婉姮没有心情吃东西,只关心竜童的来历。至少这个孩子身上,必定有着非凡的秘密,否则不至于连赫赫有名的杰森都被派来抓他走。

  姚婉姮很清楚,明生家族来自东洋,这意味着东洋的某个秘密组织想要得到竜童,因为明生家族只为自己国家的人卖命。

  而杰森那边的雇主却有着一万种可能,至于是谁?这完全是个迷!

  现在,把竜带着,完全就是等于带着一个炸弹,并且还是来历不明杀伤力很强的炸弹,完全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之下炸开。

  至于《南遗天书》的扉页,为什么会写着“见竜现藏”她更是到现在都没法理解。而这几个血字是什么人写的,她更是不知道。

  只可惜,竜童从被抓住之后,就没有再吭声,一直沉默,甚至还有些表情呆滞,神情恍惚的模样。

  不管姚婉姮如何问,他都不吭一声,甚至脸上的表情也一直没有过任何变化。

  “婉儿!跟红姨去国外吧,这里的烂摊子你是收拾不了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红姨总算开口了。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对于红姨最重要的东西,是你。所以红姨不在乎什么鸳鸯避梳,也不在乎什么天书,红姨只在乎你。只有把你带去安全的地方,红姨才能安心。”

  “我需要找到它。只有找到它,我才能找到杀死爸爸的凶手!所以,这件事既然我已经卷进来了,就没打算退出。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姚婉姮是个倔强的女子,这些年虽然她过着平静的生活,可心中无时无刻不装着一件事——那就是,要找到杀害父亲的凶手。

  因为她的父亲的神秘死亡和这本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把天书天天睡在枕头下的缘故。因为,所有的秘密,全都藏在里面。

  只可惜,那天书里的内容,她一点也没法看懂。除了“见竜现藏”她破解不了任何文字。竜是所有事情唯一的线索,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竜,她不可能放弃这唯一的希望。

  哪怕是死,她也要给父亲一个公道,给刚刚被毁灭的姚家一个公道,给被烧毁的西街一个公道,给西街火灾里死掉的那些无辜之人一个公道。

  现在这件事,已经由不得她退出了。这个要命的游戏,既然已经开始了,她就要奉陪到底。

  “可是你势单力薄,红姨担心你对付不了那么大的事情。”红姨平日少言寡语,冷漠淡薄,可对姚婉姮却相当的担忧。

  “请你相信我,我可以的。只要找到那半块避梳,我相信就一定能得到真相。”姚婉姮现在脸上的表情,是严肃的。前所未有的严肃,眉头紧蹙,铁了心的要干这件事。

  红姨看到她铁了心,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沉默。不过,冷酷的眼眸中,竟然是挂着一抹晶莹,仿佛眼中的泪花随时可能滚落下来一般。

  看的出,她的心情很复杂。她比谁都清楚,姚婉姮选择了一条送死的路。她很可能会和她父亲一样,死的不明不白。那种失去亲人的痛,红姨经历了好几次,那种痛,她不想再受了。

  与此同时,郊外三里的地方,一间黑暗的小屋子里,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正在打电话:

  “朱十发来的坐标,是洞寺村。他们已经混进他们的队伍里了。到时候你们里应外合。一定要带走东西和那孩子。另外,东西到手以后,不要留活口。包括蠢货朱十。”

  说完,便挂了电话。

继续阅读:第20章:神秘山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遗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