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未来
两卷经2018-06-05 15:462,344

  身为修真界十大修真宗门之一,灵泉山府的府主修为境界自然是不可估量的,小草可能知道,但是他没有跟任鸣解说,任鸣现如今连念力和灵力都分不太清,更不必说估量这位府主的境界是如何高深的了。

  但反正应该是蛮厉害的就对了,任鸣在心中如是想着,反正对方的实力越强,也就证明了自己的靠山越厉害,这是好事一件。

  一直仰头有些累了,任鸣也就放弃了继续“瞻仰”浮空岛的念头,四下闲逛了一阵,广场上人多,但是出了广场,人数倒是渐渐稀少了下来。

  此时任鸣绕着方才外门弟子居住的围墙直走,走出来那片青石广场的范围,而来到了一条有着碎石铺设的小路上面。

  虽然只是一些细碎石头铺设,但是任鸣看去却发现眼前的石头其实都是经过打磨之后的,光滑异常,就算光脚行走其上也不用担心刮伤脚部,倒是让任鸣感慨了一下仙老爷们的无聊品质。

  有那磨石头的时间还不如多种些灵谷呐,那东西出来后可都是灵石啊,就像眼前这片地,任鸣看了一圈,凭借着还没有忘得一干二净的灵植夫素养,也能知晓眼前这片土地是一片肥沃的土地,但是却只是被一堆石头堆成了一条小路,这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败家行为啊。

  想到灵植夫,任鸣就又想到了那四块灵石。

  突然觉得心好痛,任鸣露出心酸的神色。

  经过自己询问,看到小草那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表情,任鸣就知晓了自己借出去的东西完全没有被索回,十二年过去了,那些灵石绝对打了水漂,飞的无影无踪了。

  还是不要再想了,任鸣狠狠的甩了甩头,想着就痛心。

  小路幽深,但总是有尽头的,任鸣顺着小路走啊走啊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日头终究是彻底沉了下去,悄悄爬出来的月亮挥洒着月光,月光犹如凝霜,洒在路上,披在树上,使得它们褪去了金色的衣衫,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银色薄纱一般。

  任鸣看着这可以称作诗情画意的场景,不过他却并没有想要聊发少年狂,也没有诗意大发,反而觉得有些苦恼。

  曲径幽深,岔路横生,顺着小路行走,本就不识的任鸣算是彻底的体会了一把跟着感觉走的感觉。

  如果……没有迷路的话,想来这一段路途会变得更开心吧。

  是的,他迷路了……。

  任鸣扶着旁边的一颗树木,神色还算是平静,依靠着坐在一块石头之上,舒缓一下长久行走的酸痛。

  所以说,自己这趟行为该怎么总结呢?任鸣心中思考着,自己大白天睡觉,导致晚上睡不着,然后傍晚出来闲逛,特意挑了一个人少景好的地方走,随心而动,然后现在天色以黑,自己却迷路了。

  小草自从自己睡醒就一直联系不上,不知是不是也在睡觉。

  那么……可以这么理解,那就是自己大晚上放弃了自己的洞府,而跑到了一个无人山头过夜。

  “唉。”任鸣叹了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后方的道路,天色很沉,只能瞧清就近的小路,再往远了瞧着就有些困难了。

  而且因为自己跟着感觉走,似乎……完全忘记了记路这件事情。

  自己到底转了几个弯来着?

  …

  …

  灵泉山府设长老一职,但其中门门路路甚多,所以也有着甚多的分类。

  而其中,客卿长老只能算作是外围的长老,如果真做了个对比的话,可以理解成是弟子中的外门弟子那般。

  这样的长老对于宗门并没有什么归属感,而宗门会对他们提供的帮助也颇为有限。

  所以有些长老就会攒下些功绩,从而提升自己的地位。

  而就算如此,想要去掉客卿这两个字,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有人终身为之努力,却也没有多少进步。

  而两者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开坛讲法说修行。

  其中有三,首先,就是开坛。

  所谓开坛,并不是单单指一个天坛,而是一个代称,先头说过,灵泉山府的大体构造格局是一种九峰相拢的局面,中间围绕一处宽广土地,用于宗门演武修炼与大部分弟子的起居。

  而在这片宽广土地上,高低山峰有些许,只是不如九峰那般惊人的高耸,所以显得愈发矮小。

  而在中央圣土居东之地,有这么一座山峰。

  这个山峰大概百米多高,形似利剑,剑刃指天,像是要刺破这天空一般,顺着崖壁攀爬而上,在山巅之处,有一块凸起的岩石。

  这块岩石凸起几位陡峭,几乎大半都悬在空中,岩石也就只有一人站的大小,四周罡风冷冽,一般修为之人根本站不住脚,只怕一上去就会被吹落不知道何方,落的个粉身碎骨的下场,故而这里也显得极有个性。

  而修行本就是一件有个性的事情,所以讲法这种事情就是需要这种个性的场地,才可以显出魅力,所以不知从何时起,大家把这里就是讲法之地。

  久而久之,这种个性也就成了传统,流传下来。

  其次,就是讲法。

  讲法者,需求甚高,首先修为方面必须达到三生境修为,这里原因有二,一是只有三生境的修者,才可以稳定站在台上,而如果修为略逊,恐怕站在其上都要心惊胆战小心翼翼,那还谈何讲法。

  二是因为讲法者结束之后,几乎就是确定为长老者了,所以三生境的修为也定的不算高。

  除开修为,想要讲法者,需多方考核,接受宗门委托任务之后,获得功绩,才可以参加考核,至于考核,也是从忠贞,品行的各个方面多方认证,这也是为了防止心术不正者,或是外类妖族者混入宗门高层之中。

  经过这些,方才可以获得讲法的资格,才可以站在那块岩石之上,开坛讲法。

  其三,就是说修行了。

  这里不难理解,说修行,可以指修炼心得,可以指修行方式等等不一而足,有投机取巧者,甚至可以将一些诸如炼丹炼器之类,没有具体要求,比较宽松。

  而今天,人流涌动向上,看着前方此时正空着的岩石平台,站在这里,都可以听见呼啸风声,可见其上罡风之大。

  而众人的表情却是有些诡异。

  似是尴尬,似是嘲讽,似是不屑,可谓是拥有尽有了。

  只因今天开坛讲法之人,在开坛讲法开始之时,似乎是史无前例的……迟到了。

  场中寂静,无人敢言,只剩风声。

  风萧萧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路旷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