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眸淡倾城2019-05-15 21:083,780

  林妙人握紧罗嘉交给她的匕首,经过一晚上的思考,决定去荣域找裴少祖。

  既然他不仁,休怪她不义。

  刚进荣域,迎面撞到许总监,许总监友好地同林妙人打招呼道:“小林,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在忙什么呢?听裴少说你离职啦?”

  她扯着嘴唇笑了笑:“对,离职了,有一些东西想还给裴少,裴少在办公室吗?”

  “在啊,那你先过去吧,中午有时间一起吃个便饭。”许总监还是如同往常一般热情,并没有把上次林妙人没帮忙的事情放在心里。

  小心藏匿身上的匕首,林妙人亦步亦趋地走进裴少祖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她来过很多次。

  最近一段时间每一次来,都是不同的心境。

  裴少祖看到活蹦乱跳的林妙人,眉头微蹙地说:“你怎么还活着?”

  “罗嘉背叛我?!”裴少祖做戏做了全套。

  她反锁住裴少祖的办公室房间门,默认了裴少祖的话。

  游戏世界里,有着完整自我意识的人或许只有林妙人一个,但有着一点儿自我意识的人,可不止傅卿,林妙人推测,罗嘉也有了一点儿自我意识。

  只不过以前这点儿自我意识效忠于裴少祖,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或许是因为I组织的消亡,或许是因为别的,导致罗嘉有了反心。

  这些都不重要,罗嘉的力量终究有限,真正能胁迫裴少祖的人,怕是只有林妙人自己。

  裴少祖淡然地问:“你来这里做什么?让我杀死你吗?”

  七月七号之前,一切必须尘埃落定。

  死亡这个词汇,频繁出现在林妙人的耳畔,久而久之,她对死亡都没有了恐惧感。

  林妙人仔细打量着办公室内的陈设,似乎跟之前没有区别,她说:“裴老板,我的生日是七月七号吗?”

  裴少祖被林妙人问的一愣,回应道:“不是。”

  每个游戏人物,都由专门的部门设定,长相各有不同,将来游戏推向市场,全息游戏的好处是,进入游戏世界的玩家,将有可能保持跟现实世界完全一致的长相,当然,如果玩家想要跟自身长相有些区别也可以,变美变丑都可以。

  “你的生日呢?”

  裴少祖狐疑地看向林妙人,似是疑惑她问这个做什么。

  她落落大方,“你这么紧张干嘛,我就随便问问。”

  自从年纪大些,裴少祖很少过生日,所以没有多少对生日的概念。

  “我可以要求吃一块儿生日蛋糕吗?”林妙人笑着说:“好久没吃过生日蛋糕了。”生日蛋糕这种甜品,长时间不吃的话真的挺想念那种味道。

  活人的要求,有可能会拒绝,即将成为死人的要求,裴少祖不会拒绝。

  哪怕是游戏世界,外卖行业也不逊色于现实世界,裴少祖专门定了草莓水果蛋糕,林妙人最喜欢吃草莓。

  其实谁都不知道的是,裴少祖也喜欢。

  很多林妙人本身的喜好,都与裴少祖有关系。

  蛋糕很快便送到裴少祖的办公室,简单跟外卖小哥道完谢,林妙人再次扣上办公室房门的锁。

  裴少祖视线在门锁的位置停留一瞬,紧接着移开视线。

  看到蛋糕盒旁边绑着的玫瑰花,林妙人惊咦一声,“今天也不是七夕节啊,怎么会送玫瑰花?”

  把玫瑰花放在桌子上,她拆开蛋糕盒,鲜嫩欲滴的草莓映入眼帘,蛋糕上小标牌写着生日快乐的字样。

  “裴老板?”她拿着切蛋糕的刀示意。

  裴少祖没有动作,显然不想揽切蛋糕的差事。

  因着是塑料刀的关系,蛋糕并不是很好切,她感觉切的很费劲,便询问道:“办公室里我记得有一把水果刀来着,放哪里了?”

  切蛋糕用水果刀?很新奇的切法。

  裴少祖随手把水果刀从桌面上滑到林妙人面前,水果刀切起蛋糕来很是方便,用完之后,她还不忘用纸巾擦拭干净,点评道:“挺锋利嘛。”

  将分好的一块儿蛋糕递给裴少祖,裴少祖拒绝道:“我不喜欢吃奶油。”

  林妙人无奈耸肩,这么美味的蛋糕,只好让她一个人独享了。

  蛋糕的确美味,奶油也没有裴少祖所想象的那么难吃,她扎了一颗草莓,放入嘴巴里,用心咀嚼着。

  房间里很静,吃蛋糕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品尝完一块儿蛋糕后,林妙人才说道:“裴老板,你不尝一尝味道真是太可惜了。”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裴少祖不觉得哪里可惜。

  “看到我活着,你不开心吗?”林妙人神色认真地问。

  裴少祖直直看着林妙人,一字一句地说:“对啊,不开心。”

  因为他知道林妙人不会死,罗嘉不会杀林妙人,所有的一切都在裴少祖的掌控之中。

  其实,她也不开心。

  罗嘉给了她一个希望,一个可以逃离游戏世界的希望,前提是成功杀死裴少祖,可是她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怎么才能顺利杀死裴少祖。

  林妙人轻咬着下嘴唇,她想问一个问题,一个特别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她问:“裴少祖,你喜欢过我吗?”

  “我知道这么问显得有些突兀,你也可以不回答……”问完话的林妙人着急忙慌地补救着。

  “没有。”裴少祖轻轻地眨了眨眼睛,毫不犹豫地回复。

  林妙人眼睛里一下子没有了亮光,喃喃道:“这样的啊……”

  没有小王子,没有玫瑰花,也没有被驯服的狐狸。

  她深呼了口气,“我……我一直喜欢着你。”

  走到山的尽头,山的尽头是他,走到海的尽头,海的尽头是他,美不胜收是他,毕生难忘也是他。

  古人说,眼里是山,看什么都是山,眼里是海,看什么都是海,她看过山,也看过海,为什么看什么都是裴少祖呢。

  昨天晚上,林妙人躺在床上,想了许久。

  她是小小的私人司机时,裴少祖是高不可攀的荣域老总,后来她成为游戏世界里一组异常数据,裴少祖是整个游戏世界的老板。

  两人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平等的,她一直在仰望着裴少祖。

  现实世界,林妙人没有去过,她挺想去的,去看看裴少祖生活的现实世界,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那里的人会像游戏世界里的人一样随和吗?

  游戏世界里有太多她不舍的东西,现实世界有着她向往的生活,孰轻孰重,无法抉择。

  裴少祖听到林妙人说喜欢,嘴唇翕动说了句:“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他不知道她为他饱受折磨,喜欢的人一次次想要让她去死的感觉,裴少祖不可能知道,她原本生活平淡幸福,遇到裴少祖的那一刻,变了。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做什么都是错的。

  原本得到的所有尽成泡沫,到最后,林妙人一无所有了。

  裴少祖瞳色深深,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昨天罗嘉说的话,给了林妙人希望,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去往现实世界,跟游戏世界会很不一样,她的人生会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哎。

  多么美好的字眼。

  她语气中带着恳求的意味,她轻声问:“裴少祖,你可以抱抱我吗?”

  他们好像没有拥抱过。

  坐在椅子上的裴少祖,眼睛漆黑如墨,如同一潭深不可测的潭水,静静地看着面前柔弱无助的林妙人。

  他没有说话,直接站起身,走到林妙人面前。

  林妙人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水果刀的方位,这样的小动作没有逃过裴少祖的眼睛,他眼底情绪翻涌,全部隐藏在金丝边眼镜片下,张开双臂,做出要拥抱林妙人的姿势。

  被小心藏匿的特殊道具匕首,林妙人偷偷拿了出来,手固定着匕首,一边是匕首的尖,另一边是匕首的柄,一面天堂,一面地狱。

  随着身体越贴越紧,饶是隔着衣服,裴少祖仍旧感觉出来自己肚子上似乎抵着什么东西,他知道抵着的是什么。

  林妙人终究成功入了赌局。

  《天局》,与天下棋尚能胜天半子,何况与人下棋。

  裴少祖想着,以自己生命为代价,或许可以帮林妙人胜天半子,原本只能存在于游戏世界的林妙人,有可能去往现实世界呢。

  她执意想去,他只好帮她啊。

  裴少祖用力抱紧林妙人,匕首吃力一下子顶进身体里,他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吃惊地看向腹部,却看到匕首尖的那一面,对着的是林妙人。

  林妙人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抹鲜血,脸上的表情异常痛苦。

  “林妙人,你……”裴少祖似是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他把受伤的林妙人放倒在地上,眼睛里尽是担心,同时还掺杂着痛苦,他拳头紧攥,作为《模拟人生》游戏创始人,GM宫凡的领导,裴少祖自然清楚,宫凡制造的特殊道具,有着怎样的威力。

  游戏世界里的医生,无法救活林妙人的生命,该死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妙人死去。

  裴少祖慌乱地说:“你别怕,我是游戏的创始人,你相信我,你不会死的。”

  林妙人知道裴少祖在安慰她,这样的安慰她听着真的觉得很暖心,昨天晚上她就决定了,既然那么多人想让她死,那她何必活着。

  刚才眼角余光瞥到水果刀旁边的玫瑰花,她莫名觉得有点儿甜,小王子很喜欢的那朵玫瑰花,她通过其它途径得到了。

  她看到裴少祖眼眶红红的样子,不禁在想,裴少祖昨天讲的那个故事,被驯服的狐狸,是不是就是裴少祖本人啊。

  林妙人甜甜地笑着,“裴少祖,我很开心。”

  不知所措的裴少祖根本不明白林妙人在开心什么,昨天罗嘉不是和林妙人讲的很清楚了吗?这把特殊道具水果刀,不仅可以了结林妙人的生命,还可以了结他的。

  水果刀也准备好了啊,用来自杀最好不过。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裴少祖眸子里隐匿着巨大的痛苦,他不想接受这样的结局,他是游戏的创始人,一定可以修改结局的。

  “你昨天讲的小王子的故事,我听懂了喔。”林妙人调皮地说:“裴少祖,怎么办?我不想要玫瑰花了,我想做那个被你驯服的小狐狸呀。”

  说完后,林妙人的身体开始一点点消失不见,她笑靥如花地看着裴少祖,瞳孔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然后,身体消散在世间。

  宫凡先生制造的特殊道具,果然名不虚传。

  【全文完】

继续阅读:尾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通往未知的私家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