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深夜行动
二月桃花雪2018-06-08 13:023,073

  平嫣跑过去,见他毫发未伤,悬着的心已放了大半。她一直守在外面,只能听见屋子里平平淡淡,毫无冲突的谈话碎声,却看他如今这副心神空荡的样子,更是拿不准到底出了什么事。

  “出什么事了吗?”她轻声问。

  沈钰痕摇了摇头,仿佛才从无边无际的臆想中拔回思想。他闭上眼睛,长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神情无比享受,莫名其妙道:“自由的味道真是太好了。”说着就睁开眼望向平嫣,星眸灿动。就在一念之间,平嫣忽然觉得他变得不一样了,他的笑容深处不再掺杂任何混迹洋场的醺迷,似乎正有一种狂热无所拘束的力量正竭力蕴透着,彻底苏醒,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可以肆意选择方向。

  “对了,那个头领拿出去一张纸,好像还按上了手印,那是什么?”平嫣只好旁敲侧击。

  沈钰痕一手撑颌,歪着头望她,唇畔轻勾的刹那,不禁想起了方才屋子里的那一段对话。

  “这是从犯的供状,只要你签了它,明日再随我们去寿宴上走个过场,我保证不伤你们分毫。你若不签,就算砍了你的手指,我们也会按上个指印。”头领言简意赅,其中一个警卫就将状纸往沈钰痕眼下一递。

  沈钰痕拿起来细看了一遍,真可谓机缘巧妙,富春居命案兜兜转转,居然还是找上了他。纸上内容被编的繁琐,情节曲折,总结起来不过几句话。就是高副队长高占彪之死他也有罪,罪在一时对高队长所行不义愤慨,受主谋蛊惑,助主谋行凶,现今主谋已死,他身为从犯主动自首,特饶一命,望今后改过自新。

  他相信,有了这张状纸,他与林立雪的婚事就八成画不出那一撇了。

  高队长的父亲是青州商会的会长高远,名下有诸多洋行货行等生意大厂,与法租界里管理进出口货物的财政税务长合作匪浅,而高远则通过这个渠道,诱使林恒以权谋私,助自己垄断青州大部分生意。这一套买卖下来,最后作为报酬,将所得利润的三成归赠与林恒。

  沈钰痕虽了解的不是那么清楚,但还是略有眉目,晓得这三脉势力间互相掣肘获利的关系。况且要没有青州这一道中外共谋的产业链,自己父亲在省会俞州各地收购采买的大量茶药怎么可能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转手于人。

  他脑子豁然一通,终是撬通了个中关节。既然这些人选择自己做为这最关键的一步棋,那就只可能是看中自己是林恒的准女婿这一层关系,然后借着高队长之死,一箭三雕。

  摆明了就是要离间隔阂青州的三股巨头。

  “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利用完我之后,就找人杀我灭口呢?”沈钰痕笑着,扬起手在脖子间佯装一勒。

  头领温和的笑着,“这点不用担心,先生对我的主子曾有恩惠,我的主子恩仇分明,只要先生乖乖听话,配合我们的行动,我们绝不会杀害先生的性命。对了,还请先生不要追究我家主子的名讳,我不便透露。”

  他的话孰真孰假,沈钰痕一时也摸不透。

  “其实摆在先生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配合我们,签字画押,明日再一言不发的演场戏。要么我们逼你签字画押,再杀你灭口。这说白了也就是一条路,一条一定是死,一条有可能是生,只要先生足够信得过我们。除此外没别的选择,先生只能赌一赌了。”

  其实他说的不错。除了赌一下他口中那个曾施恩过的主子,沈钰痕真的别无选择。

  只是他初涉故国,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究竟对什么人有过不可磨灭的恩惠。

  他拔掉笔帽,洋洋洒洒地签上了名,又沾了印泥,结结实实地按上了手印。

  其实这是一步四面楚歌的险棋。若失败,他将成为众矢之的。若成功,也会波动一系列利益链条。其中就包括林恒与高远的贸易合作,法租界与青州的矛盾冲突,而沈家囤积的商贸物资也有可能会滞销不前。

  而他正是要利用这一点,才能让林恒对自己怀疑疏远,重新考量林立雪的终身。

  纵使沈家彻底败了,他也能只手翻转。可他一生的婚姻爱情,自由未来却容不得,也经不起践踏。

  只是这些,沈钰痕只字未提。他并不打算告诉平嫣实情,他虽不顾性命的救她,欣赏她,甚至有些萌动的倾慕,但却并不是完整的容纳她,信任她。他一直记得她是大哥的人,一旦此事泄露,大哥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拦。

  “你怎么了?刚才他们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平嫣有些狐疑。

  沈钰痕挑眉笑了下,一派真诚,“其实也没什么,他们只说明日要将我带去林叔叔的寿宴,具体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们没说,我也猜不到。”

  从他的口吻神态间,平嫣确实抽不出什么值得怀疑的蛛丝马迹。她虽不再多问,但心底的一根弦却仿佛正被小心翼翼的拨动着,扰得她心神不宁。

  显而易见,沈钰痕的话一定有所隐瞒。

  而且根据他不时从神态表情中流露出来的轻松,他隐瞒的那部分,对他来说一定是有利的。

  云巅之上,霜月中天,幽深雾起的僻巷中,一阵枝叶颤动的乱响凭空乍起,引得乌泱泱的一群栖鸟受了惊,躁乱不宁的扑扇着翅膀,鸣声嘹亮,撕破静夜。

  此声将歇,顿时有几声不远不近的夜莺孤叫传来。

  平嫣在山里采了几天的药,自然很熟悉夜莺的叫声,也知道夜莺这种鸟习性谨慎,隐蔽山林,是不可能出没在人家居住的街头巷尾的。

  那一阵有些怪异的鸟叫声之后,身在暗处的十几个侍从纷纷举枪围了过来,密不透风的挡在屋门前,警惕四望。

  平嫣已经猜到是他们找到这里来了,索性就安安稳稳的坐下来,淡淡望了眼沈钰痕,提起桌上的茶盏慢慢啜着。

  他脸色有些异样,平嫣推过去一盏茶给他,目光深深,小声道:“二少爷,你说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是大少爷来救我们了?”

  “也许是吧。”沈钰痕反应的很快,接过茶,一口闷了。

  他放下茶杯的一刹那,屋顶梁间的几个瓦片出其不意的坠下来,脆生生的摔成几瓣。侍从们颇有组织分工,一些动作灵敏的冲入屋子里,一些留在院子里巡梭不定。

  不知是谁大喊了声着火了,话音未落,巨大的热浪就裹着呛鼻的汽油味从屋子的各个角落里传来。借着一阵复一阵的风力,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浪高过一浪的火舌就从后墙外迅速窜升了起来,直烧到屋顶上,瓦片脱落间,大大小小的火团和着砖块,一个接一个的砸下来。

  平嫣站在火焰里,泥胎木偶似的,一动不动。

  沈钰痕急着去拉她,刚碰到她的手,就被她狠狠甩来。她像只弓箭下受惊的兔子,一溜烟钻进桌子底下,埋着脸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环住自己。

  两个大汉捉住沈钰痕的身子,将他往外拖,他动弹不得,吼出的声音却渐渐劈了,“快!出来,桃嫣!桃嫣!出来啊!”

  滚滚火浪中,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泪流满面。

  有木梁掉下来,砸碎了桌子一角,她又往里面缩了缩,沉默地流泪,脸色煞白如纸。

  当年也是这样的大火,烧死了她所有的亲人,烧毁了她的一生。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那所庭院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烧成灰烬。自那以后,那一场熊熊燃烧的大火就成了她的心魔,梦魇,那一簇簇火苗,像是自地狱深处伸出的魔爪,扼住她的咽喉,撕烂她的血肉。

  “桃嫣!”他的嘶叫淹没在大火的席卷声中。

  几颗子弹刺破火焰,旁边几个大汉闷哼一声,皆大睁着眼直直朝后栽去。又有几响枪声传来,侍从们人心惶惶,上膛围靠,朝门外开枪。借此混乱,沈钰痕挣脱挟制,弯下身子一把将平嫣拽了出来,护在怀里。

  不作多说,甩了最大的力气,一把将她推出门去。

  平嫣几个踉跄,滚到外面的地上。她像是丢了魂魄般,衣发凌乱的平躺在地上。半夜下了霜,她的后背贴着土地,潮湿而冰冷,她望着凄清的月亮,眼眶里的泪溢出来,像白茫茫的雾气,遮住她的视线。仿佛她再也看不清那些肆虐的,汹涌的,灼灼的火海。

  当年的,现在的。

  隐约中,有一个人俯身下来,像是沈大少。她只知道伸出手去牢牢拽住他的袖子,虚弱至极的张口,声如蚊纳,一直不停的重复,“救,救……沈钰痕,救……沈……钰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