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相互利用
二月桃花雪2019-10-26 14:272,839

  许平嫣左边走,沈钰痕右边跟。絮絮叨叨解释了一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是担心她的安危,还面不改色的发誓,他一点也没听到屋子的争执。

  许平嫣只当身旁跟了团空气,不闻不问走自个的路。下了石梯,见湖水浩渺青碧,湖上垂柳婀娜,她一时觉得心中烦闷,坐到岸边长椅上,默默望着眼前春景。

  沈钰痕住了嘴,双手插着裤子口袋,扬眸望了会儿脉脉荡漾的湖水,又垂眸望了几眼许平嫣。

  他皱着眉头,愈发觉得眼前这女人像是隐匿林间的野鹿,孤僻而神秘,偏巧他尤好打猎,更喜欢拿着借枪与猎物团团转,直到耗尽猎物的求生意识。可这个女人实在太冷,太无牵无挂,不近人情,既不怕他大哥的枪,又不喜他的热络。他真是一点辙也没有。

  “我替大哥向你道歉。我实在没想到大哥会为了一窝端出公馆的奸细而利用你,不过你放心,我和他已经理论过了,他不会再做对你不利的事了。”沈钰痕坐在她旁边,叹了口气。这也是他一直不屑与政客为伍的原因,不惜为自身利益残害国人同胞这样的事,他做不来,更没有兴趣搅合。想着瞅了眼椅子上的行李,“对了,你既然决定不再去戏班子了,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许平嫣侧头望了眼他,眼尾微挑,打量中透着点不屑,像是在说,某人明明发了誓,说没听到屋里的争执,怎么连我不去戏班子这样的事也晓得了?

  沈钰痕捂了嘴,理会到她的意思,目光溜溜的转,干笑两声。

  两人静默了半晌,沈钰痕再按捺不住心里滋长的好奇心,言笑晏晏的问,“那日在五毒山,你昏迷前曾唤了我一声九州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字,我们曾经认识吗?”

  许平嫣盯着他,捏紧了手,那眸子里千变万化,最后只剩一片泪雾蒙蒙。

  沈钰痕顿时慌了阵脚,生怕她哭出来,摸摸索索的掏出了口袋里的一方帕子,正要递给她,她却起身去了湖边,留下一缕背影孤寂。

  沈钰痕撵上去,立在她身后,锲而不舍的问道:“我们果真认识,是不是?可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八年前,许府一家二十八条人命为救他惨死,包括她的父亲母亲,与尚在襁褓的弟弟,而他却是……一点都不记得。

  若不是因为父亲临终的嘱托,她恨不得一刀杀了他。

  是他,间接害的她家破人亡。

  许平嫣怒气冷气蹭蹭的长,目光如刀,刺向他的一瞬,一手重重将他推进湖里。

  此时正倒春寒,湖水刺骨。湖面水花一溅,沈钰痕还未来得及叫,整个人都淹在水下了。他呛了几口湖水,翻腾着游到岸边,两手扒上岸边石阶,想要上去。

  许平嫣一脚狠狠踩在他的手背上,他吃痛,大嘶一声,又跌进湖水里,喝了几口腥气的水,狼狈的浮上水面,手指着许平嫣,气急败坏的喊道:“你这女人,你有病吧你!”

  许平嫣盘着胳膊,望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觉得心里无比痛快,勾唇一笑,勾起行李自顾走了。

  沈钰痕望着那记绝尘的背影,怒火涨得老高,又无可发作,低吼着拍腾了几下水花。

  回到沈家公馆,许平嫣坐在沙发上饮着茶,脑子里不住浮现出沈二少落汤鸡的那副样子,越想越觉得有趣好笑,竟不自觉笑出了声。笑声虽浅,传进她的耳朵里,连她自己都怔了许久。

  只听得一声重重跺门声,许平嫣起身,看见沈钰痕已背身过来紧紧关了门,厉声勒令门外女佣滚得远远的,接着他转身过来,一步步朝许平嫣走过来,眼里红血丝弥漫,咬牙攥拳,浑身湿漉漉的,一步一滩水渍。

  他正在气头上,正面交锋吃亏的必然是她。许平嫣寻个岔道正要跑出门,却被他大手一拽,整个人都摊倒在了沙发上。

  沈钰痕欺身下来,禁止她动弹。

  她脸上一下烧了起来,直热到耳朵根。

  沈钰痕的眼神如豺狼虎豹一般,怒气汹汹地,额前头发一缕缕成簇,发尖上的水珠晶莹冰冷,啪嗒嗒地滴在许平嫣的脸上。

  许平嫣大肆挣扎着。

  他想起走这一路来众人的指指点点,又看着这女人一副不知悔改的硬气样子,不觉更怒,扬起青筋暴起的拳头,一拳正欲砸下去。

  许平嫣缓缓闭上那双倔强而清冽的眸子,唇边竟有了一丝抽搐的害怕。

  沈钰痕的拳头如何也落不下去了,眼前昏昏涨涨的,身上一冷一热的交替着。他甩了甩头,身子一沉,就重重压在了许平嫣的身上,如梦低吟道:“我不会放过你。”

  许平嫣推开他,坐起来整理衣裳,听得他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喊着冷,叫着娘,模样很可怜。她想起自己在小时候的深夜里,也是这样,只有月光听得到她对爹娘的呼唤,心里一下子变得酸软,遂拿起毛毯,仔细裹在他的身上。

  沈钰痕一把攥住她的手,贴在脸上,脸上烧得通红,眼角有泪落下来,泣声道:“娘,不要死,娘,不要死。”

  许平嫣没有抽出手,只呆呆望着他,指尖颤抖着,抚过他高挺的鼻梁,眼下泪如珠,“九州哥哥,我该怎么恨你?我又怎么能不恨你?”

  沈威请了西洋大夫来看,给沈钰痕扎了退烧小针,开了药,当晚他出了几场大汗,一觉睡到隔日中午。

  女佣已经给沈钰痕打包好了一箱行李,沈威一袭简装素袍,不容反驳的下了死命令,说这次他务必要与大哥同去青州,一来见识世面,谋求职务,二来要与打娘胎里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林立雪打好照面,联络感情。

  沈钰痕正要激昂反抗,就被老爸拧着耳朵塞到了汽车上,啪得一关门,自车玻璃外扬起拐杖尖,作出要一番痛打的架势来。

  沈威一生娶了两个太太,一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正方太太王纹君,一个是自由恋爱的二房姨奶奶戚幻月。戚幻月是沈钰痕的生身母亲,早早死了,沈钰痕自小由沈太太抚养,沈太太对这个庶子扑了全副心肝,两人不是母子,更胜似母子。

  沈太太先简单嘱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沈钰成与儿媳徐婉青几句话,大多不离照顾好儿媳愈发显怀的身子,接着拿帕子抹着泪,事无巨细的将沈钰痕的衣食住行安排了一通。

  沈大少将徐婉青安置妥当,下了车,双手背着,一直皱眉望着公馆的大门。

  李庸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垂头道:“少爷快走吧,再晚就找不到落脚的歇息地了,我看嫣小姐她是不会来了。”

  沈大少脱下军帽揉了下额头,又往门里看一眼,转身进了车后座,李庸坐上驾驶,发动引擎。前后三辆汽车轰轰响地发动,尾气一串。

  沈大少临走前又往门里看了一眼,见一缕窈窕的影子亭亭走来。他大声叫了声停车,便跳门下来,正在小憩的徐婉青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抬眼望向窗外,看见自己的丈夫正在车门外迎接昨日的那个女人,且眉目俱有笑意兴奋。她扭着腰身,也颇有兴致的仔细打量着车外女子,望着望着,一缕落寞就悄然爬上心间。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沈大少浅笑着,眼睛里有日光逗留。

  许平嫣回以客气的一笑,“你利用我这把刀,我利用你的权势,听起来还有些意思。”

  沈大少朗声一笑,眼里莫名狡黠,“你大可安心的走,不必再去街上打听那个挂在菜市口上尸体的下落,我已经寻人安葬了他,还给了你那个白横师兄一大笔钱,让他自己去寻柳师父。”

  许平嫣心里一浮,压下愠怒,笑得无害,可上下牙齿已咬在了一处,原来他一直在监视自己。

  沈大少笑了笑,眸子里黑黝黝的,荡着波纹。他看透许平嫣皮囊下的细微神色,探身轻道:“女人不要发怒,会容易老。更不要闷怒,更容易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相思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