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良人何方
怼怼包2018-09-03 16:281,542

  时刻关注着年韵反应的宇文志看到年韵的动作,微微一愣。<p>  随后忍不住勾唇笑了笑,真是有趣。<p>  将及弱冠的年时迁微微皱了皱眉头,英武的面容上有些皲裂的痕迹,看向宇文志的目光多了一丝凝重,话语中已然带了一丝年长者的威压,“汾阳王世子,可否借一步谈话。”<p>  “好。”宇文志笑着回答。<p>  年韵倒是想留下听来着,可惜被年时迁用目光赶走了。<p>  二人说的小声,离远了又听不到,只得放弃。<p>  年时迁比宇文志稍高一筹,身高上有优势,气势上也压了十五岁的宇文志不少,可是宇文志始终笑着,犹如一堵软墙,怎么打都不会动。<p>  “世子,目的太明显,那就过了。”谁不知道汾阳王安的什么心。<p>  宇文志笑容微敛,沉声道,“我是认真的。”<p>  语气真诚,年时迁蹙眉。<p>  “舍妹还小,配不上世子。”<p>  宇文志轻柔笑道,“没关系的,我可以等……”<p>  年时迁刚硬,现下半接手南阳王的事物,看的比宇文志多,可是十五岁的宇文志在他面前却像是看不透,不知道是藏得太好,还是因为他已经袒露真诚。<p>  “既然可以等,那就该安静的等。”年时迁不想与他多说话,宇文志如此大张旗鼓的来一朝,只怕皇上心中就会将猜疑放到南阳王身上,“汾阳王世子要走,本世子就不送了。”<p>  话说的不留情面。<p>  但是藩王之间,本该如此,特意交好,才是大忌讳。南阳王虽然是异姓王出身,历代爵位世袭下来,忠厚也传承了,绝无谋逆之心。<p>  宇文志骑猪来,骑猪走。<p>  年韵悄悄的贴在墙头看了一眼,宇文志骑猪的模样颇有些张果老骑驴的风姿,逍逍遥遥看起来好像有些那么个仙风道骨,游历各国,似乎很好玩。毕竟那么多年,益郡她已经玩腻了!<p>  掩盖下自己的小心思,偷偷的回房,路过南阳王的书房,听到里头传来声音,不由得侧耳倾听。<p>  “汾阳王世子目的不纯,大张旗鼓来此一朝,父亲必会受到影响。”<p>  “我年四重忠心耿耿,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惧那些流言。”<p>  “可是宇文志的目的是小妹,想来是想通过小妹与我们结藩,若是小妹受了伤……”<p>  听到他们提起了自己,年韵顿了顿。<p>  半晌后,垂下眸子,也没意思听他们继续说了。汾阳王世子又如何,骑猪的模样再帅也不是她的良人。<p>  望着天,有些怅然,天苍苍野茫茫本郡主的良婿在何方。<p>  接下来的日子,在年四重和年时迁刻意的阻拦下,年韵未再收到宇文志的任何礼物。<p>  院子里的日天和日地倒是很和谐。<p>  日地趴在日天的头上,小尾巴一扫一扫的,扫过日天本来就小的眼睛,年韵皱眉看着他俩转身回房绣图去了。<p>  绣图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绣图。<p>  就是一只猫一只狗,也许是年韵天赋异禀,总之绣出来就是活灵活现的。年关要到了,年韵就着将绣了日天和日地的手帕让人送给宇文昊,让他看看他儿子如今的怂样儿。<p>  但是很久,宇文昊都没有任何答复,连话都没让人传一句,人生有些无聊。<p>  太子表哥没跟她刷好感度了,汾阳王世子也消失无踪,最小的三哥昨日也开始去了练武场,翻过年她也快十一岁了,娘是不是该考虑给她议亲了?<p>  谁也想不到,活了三个半辈子的宁兴郡主,思春了。<p>  毕竟人长大了总是要习惯孤独的,章佳氏要操持南阳王府很忙,年韵也蹭过去学着操持王府,也正好要过年了南阳王府的花该换了,年韵穿的厚厚的,带着丫鬟欺雪去了花草市场挑冬天开不败的花。<p>  连着走了没两步,突然面前搬着花坛的人,迎面撞上。<p>  而顺手的,那人就将花坛放在她手中,年韵只听到一阵熟悉的轻笑。<p>  “姑娘长得好看,这坛花就送给姑娘了。”<p>  年韵眨眨眼。<p>  宇文志?<p>  “哪儿来的登徒子!竟敢调戏郡主!”欺雪怒了,看着年韵手中抱着的光秃秃的只有枝丫的花,“凋花一坛,郡主扔了吧。”<p>  年韵摸着坛底的纸条,心下一动,轻轻的勾了勾唇,“不了,抱回去放着吧。”

继续阅读:第19章 老鹿撞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郡主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