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尾
段瑞生2018-06-10 23:007,292

  王群发为人坦诚办事条理清楚。很少说话但出口成章性格内向却不乏外在的美,由于性格近似的原因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那时我刚刚婚后不久,我的妻子原就在我的水法货摊旁边的一家茶叶铺卖茶叶。茶叶铺是他姐姐和姐夫开的,那时的通信没有现在这么便利,茶叶铺里有一部公用电话,我经常光顾茶叶铺打电话接电话,一来二去就熟悉了,时间长了她也给我帮过很多忙,比如要货的饭馆每天打烊以后才会统计出明天需要多少水发货,他们就会把电话打到茶叶铺她就会给我记录下来告诉我铺子里的伙计。

  都是大男大女(她那时25岁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而然就有了感情。那时根本不懂什么感情只是感觉彼此很合得来,看不到对方的时候会想,当时认为这就是爱情。再加上我已经30岁了,老父亲一直在催促我的个人问题。在认识了3-4个月以后我们很快就结婚了。刚结婚时的甜蜜现在回味起来还是令人兴奋不已,我们都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尤其是在她怀孕的那一段时间充满了母性的美,到现在我的脑海里有时还会出现她那时的形象。有人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最美,这话有道理。只可惜那段美好的时光太短暂了, 当一个人怀念某一段曾经度过的经历,怀念的越强列说明那段经历离他越远。怀念是什么?是渴望吗?渴望就是希望某一段经历重新再现,其实人生有很多经历是不可能再现的。重复不是再现,是不可逆的。

  我们的分歧来得很突然,我决定给王群发投资,她极力反对,理由吗就是挣点钱不容易劝我不要再折腾了,安稳过日子。咱这点钱省着花一辈子也够了。这就是她的理论,也可以说是大多数具有传统思维模式女人的想法。平心说,她的这种想法不能说错,但是男人和女人在如何摄取财富这个问题上自古就存在着根本的区别。一个有雄心的男人(或者说野心)当他经过奋斗得到第一笔财富时他会把它看做是基础,是更大财富的基础。女人则不同,她看重的是已取得的。特别是当这个女人结婚以后她的想法就会更加实际,实际到有时为了保护已取得的甚至不顾一切。当然有很多优秀的职业女性是例外。

  在无数次的争吵以后,我还是把钱投给了王群发,只给家里留了不多的生活费。不但如此我还把水发货摊交给一个伙计打理。我带着民工一头扎进了工地。民工头是我同学的舅舅,是天津宝坻县的农民常年在外干建筑活在当地有很高的威信。为人也很豪爽,我找到他以后没费多少口舌他就给我拉起了一支80多人的队伍。讲好完活以后结账,宝坻县是建筑之乡远近闻名民工们不但技术好人也实在,很快就得到了甲方的认可。开工以后一切都很顺利。多次受到监理,甲方的嘉奖。被质监站评为全优工号,样板楼。那一段时间虽然很累可是看着楼房一天一个样,心里充满了成就感。这可能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男人把成就看的比生命还重要。

  我和王群发的合作非常顺利从开工到现在可以说一帆风顺,我们俩的性格接近有分歧的时候也能互相包容。我们都不是把钱看的特别重的人,我刚把钱投给他的时候他对我很感激。总是向我道谢,有一次在饭桌上我对他说,“你没必要总是感激我,我投资也是看好了这个生意。现在生意是咱们两个人在做,你总是对我感激让我很不自在”。那时候我和王群发真是无话不谈,我们几乎吃住在工地和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那真是和民工打成一片了。

  有时候特别顺利了并不一定是好事,要不人们常说好事多磨,居安思危哪。这天早上按照工程进度的安排,我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突然一声巨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个民工从楼上跑下来大声喊着;“出事了,出事了”顾不得多问我快步向楼上跑去,按照工程进度今天有一部分民工在五楼顶拆盒子板,(水泥浇灌用的一种辅助材料)我爬到楼顶,几个民工都傻了站在那里。“怎么了”“有一块盒子板掉下去把高压线砸折了”一个民工跟我说。我往下一看楼下围了很多人,王群发正搀着一个老太太说着什么。“你们接着干活吧,我下去看看。”原来楼顶的民工在拆盒子板的时候,有一块盒子板没有按照预定的位置落下。弹出了防护网以外。砸在高压线上。高压线短路喷出了一个大火球和巨大的响声。当时那位老太太正在防护网边上捡拾废钢筋烂铁丝,高压线就在距老太太一尺多远的地方落下,着实吓了老太太一跳。王群发正在给老太太压惊。我知道这回这个祸闯大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第二天城区供电所就来人了,从书包里拿出一张事故单递给我。“你们砸折的这根线是一条军事专用线,造成停电12小时,直接经济损失1000万元以上。你们必须要对你们的行为负刑事责任。对造成的经济损失予以赔偿”。来人严肃地说。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我从楼顶掉下去一样,眼前都黑了。赔是肯定赔不起。刑事责任也肯定躲不过去,怎么办?我在心里一再嘱咐自己一定要冷静。晚上,我把王群发找来,王群发也是一夜没睡。已经戒烟的他抽着烟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能不能通过关系找甲方把承包人的名字改成我的。”“你什么意思”?王群发不解的看着我。“我去扛这个事,反正我还在保外就医期间,这里的事我相信你能处理好,实在不行你可以去求微姐”。“那怎么行,我这不是把你给害了吗?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和我一起干这个”。“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就这样定了”。真的就这样,倾家荡产,生离死别这么大的事我们三言两语就搞定了。后来我和别人提起这事来他们说我豪放。我心里说,我嚎哭的时候你们没看见。其实人最难受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谁难受谁知道。

  我和王群发的投资几乎都赔偿了经济损失,我被停止保外就医收监服刑,后来王群发在微姐的帮助下终于按工期把活干完了,付完民工费所剩无几。

  我刑满释放以后,谢绝了微姐和王群发为我安排好的一切。也谢绝了那些曾经和我一起服刑的狱友向我伸出的慷慨之手。从头开始了我自己的生活。虽然我知道以后的生活不会是一帆风顺,还会有风风雨雨。但是我相信经过这些生活的磨砺再大的风浪我也会从容面对的,虽然我现在生活的很清贫但我感觉很充实。

  第二次入狱是我人生的最低谷。我记得很清楚,入狱一周左右我妻子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我不怪她与我离婚,但是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并且把不到三岁的孩子扔给我的老父亲,我是不会原谅她的。(后来法院并没有判我们离婚,可能是她不要孩子的原因吧。我们的婚姻就这样拖到06年才在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后协议离婚。)再次走出监狱的大门我感觉到我的脚下没有路了。父亲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帮我了,他老了。我的再次入狱对他的打击很大,再加上我的离婚他也非常伤心。看着我和孩子他总是无奈的摇摇头。

  用走投无路形容我现在的处境非常恰当。怎么办?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趴下,我要站起来。我暗暗提醒着自己。老爸看出了我的为难。一天晚上老爸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和一个小本本放在我面前,“把它换成钱,咬牙挺过去”。 “你能行,老爸相信你 ”。我的眼睛模糊了,这是老爸的房产啊。看着老爸的背影我的心里开锅了。不得不佩服老爸的经济眼光和远见,老爸这些年做生意省吃俭用把赚来的钱除了给我办保外花了一些其余都投资在了房产,老爸买下的这几套房产为我日后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很快我就在天津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开了一家“电脑医院”利用我在大学学的电脑知识为计算机用户 装程序 清理主机 恢复硬盘 硬件维护修理等。当时计算机产业方兴未艾家庭 公司 企事业单位一窝蜂的购买电脑,好像有了电脑就是现代化了。那时买一台品牌机价格很昂贵所以大部分的家庭和小公司都是到类似于我这样的电脑公司来组装计算机这样价钱比较便宜。组装计算机的硬件主要来源于北京中关村和深圳的华强北两大硬件市场。组装一台低端机成本在2000元左右,一般在3500元左右出售。利润还是很可观的。除去卖整机,日常维修的利润也是不可小觑的,那时装个系统也要80元老客户也要60元,一个人最少一天要装20个系统。那时还没有Ghost版的装机系统,装一台机子也是很需要时间的,后来我们就研究把一些常用软件和程序集成到系统里这就是后来的Ghost版,当然那时还很不成熟。

  后来知道,我们当时能挣钱得益于国人知识产权意识的淡漠,我们每一次破解WINDOWS都是对MICROSOFT知识产权的侵害。可惜那时没有现在的认识,也感觉不到知识产权的存在。我基本上每个月都要跑一趟深圳的华强北电子批发市场,一来是价格比较合适,二来是和这里的硬件批发商合作得很愉快,有事打个电话过来他们就把货备好了很方便。这天我又来到深圳一下飞机刚出机场就下起了大雨,深圳的雨来得快而且急,眨眼的功夫对面就看不见人了。我站在机场出站口是心急火燎啊,看着瓢泼大雨心想什么时候能停啊?就在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我隐约看见玻璃窗外大雨中有人在向我招手嘴里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段XX 段XX, 每个人对自己的名字都有极度的敏感性,可是雨太大了我看不清雨中的人也听不清他喊的是不是我。他好像也看见我在注视他,就这样僵持了有一两分钟,我看见他朝着进口跑去。“哎,我喊你 你怎么不答应呢”话到手到,一只手拍到我肩膀上。我回头一看几乎是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刘育林”

  刘:“你怎么到深圳了”?

  我:“我来深圳采购”。

  我:“你怎么在深圳”?

  刘:“我一直在深圳”。

  刘育林是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中学毕业那年他们全家搬到了南方,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有了联系。他乡遇故知,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十年同窗又分别了十几年,不期而遇抱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亲切。

  夏季的深圳就像是一尊华美的牙雕圣洁的一尘不染。华灯初放更给这座新兴的城市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参加完刘育林为我举行的家宴,我和他漫步在红树林的林荫道上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在家宴上刘育林的父亲对我的教诲。在这里要说明一下,刘育林的父亲当年也在天津的文化部门工作,和我父亲算是同事而且私交不错,所以我和刘育林也算是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回到宾馆我们俩是彻夜长谈,我在监狱的这一段经历刘育林很是同情和不平。说实在的我自己对这段经历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很平静的对待了,我有错在先,不,应该说有罪在先。既然有罪,处理的轻与重也只是形式,更何况那时是特殊时期,在严打的态势下没杀头就已经是宽大了。现在只有这么想了。

  刘:“现在生意怎么样?”

  我:“维持,和以前没法比了。我刚做的时候卖3块硬盘就能赚一块硬盘,现在卖一块硬盘的利润也就是几块钱,甚至还低。随着政府打击盗版的力度不断加大,装盗版程序的单位越来越少,谈不上什么利润了。破解程序也不敢明目张胆了”。

  刘:“想没想过转行?”

  王群发回到了老家河北定州。定州市,位于太行山东麓,华北平原西缘,河北省中部偏西。定州位于京津之翼、保石之间,京广铁路、107国道、京深高速公路纵贯南北,朔黄铁路横穿东西,市区距北京185公里,距天津220公里,距石家庄河北国际机场38公里,距黄骅港165公里,的一个隶属于河北省的一个小城市。和微姐分手时微姐显得很从容,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依依不舍,王群发上车前微姐只说了一句话“过不去了就来找我”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王群发望着微姐的背影不知心里是一股什么滋味,人生真的像演戏,一幕一幕的在转换?那么等待王群发的下一幕是什么?王群发摇摇头无奈的上了车。

  两年过去了,王群发结了婚生了子,住上全村最好的房子,还注册了一家玉器瓷器工艺品公司,凭着王群发娴熟精湛的技艺灵活的头脑和扎实苦干的性格很快公司就盈利颇丰。定州玉器在东汉中山简王刘焉墓(河北定县)、中山穆王刘畅墓(河北定县)等出土的玉器为代表,有镂空白玉仙人奔马、玉熊、玉鹰、玉辟邪、龙螭乳丁纹玉璧、鸡心玉佩、玉人、角形玉环以及玉具剑等。定州的瓷器更是远近闻名,定窑是我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为五大名窑之首,它是继唐代的邢窑白瓷之后兴起的一大瓷窑体系。主要产地在今曲阳县的涧磁村及东燕川村、西燕川村一带,因该地区唐宋时期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窑。定窑原为民窑,北宋中后期开始烧造宫廷用瓷。

  虽然生意和各方面都挺好,可是王群发还是快乐不起来,他总是感觉欠我的。在王群发眼里当初我把所有的责任揽下来一脚迈入监狱,就像电影里大义凛然英勇就义一样,他自己就像出卖英雄的汉奸。人有愧于人的时候最难受。王群发有时也会想起微姐,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生理上也想,他已经习惯了和微姐被动式的做爱方式,微姐是过来人很会掌握节奏,拿捏男人的冲动在自己得到满足的同时让男人也很舒服。加上微姐很注重保养,皮肤很光滑性感十足。每一次做爱前微姐都会把卧室的灯光调到柔和档上她喜欢开着灯做爱。微姐从浴室出来一点遮掩也没有……此处删除200字。 王群发的妻子也很漂亮略显丰腴的身材,可能是刚生完孩子的缘故吧,典型的河北人的性格,勤劳朴实,疼丈夫爱孩子。从来不和王群发吵架,对这个家和丈夫百分之一百一的满意,这能从她嘴角的笑容看得出来。王群发的妻子叫梅子。梅子的家境在当地很富足,她的叔叔在澳门是排名前几位的富豪而且她这个叔叔和她父亲感情非常好。梅子的叔叔膝下无儿无女把梅子当作自己的亲生看待,疼爱有加。梅子也对这个叔叔特别的亲近,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刘育林希望我投资电梯维保,他详细给我讲了电梯维保的基本流程,听起来是个很好的项目,利润也很可观,可是我对这个行业一窍不通心里感觉没底。刘说“我知道,不熟悉的行业你不敢碰,可是面对纷杂的社会我们知道和熟悉的行业又有几个?不懂可以去学,只有不断的丰富自己的知识面才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刘育林说的有道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知道的行业了解的门道能有几个,大部分都是在生活中逐步的了解和认识的。我仔细的了解了电梯维保的流程和具体操作,和刘育林订好了筹集资金到时参加电梯维保竞标。

  可是这时候我家里出事了。老爸病了,大夫说是老年综合症晚期,大夫说老爷子的身体素质不错要不然挺不到现在。我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一样。我不敢告诉老爷子实情,可是老爷子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反而总是在安慰我:

  “没事 你别担心,别看我70多岁了,体格不比你差”。

  “你的事忙得怎么样了”?

  “我的事都忙完了,现在我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照顾您”。

  “你不用照顾我,把你的事情料理好再把我孙子照顾好

  就行了”。

  老爸还和过去一样总是想着别人,我心里酸酸的。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感觉一阵茫然,老爸辛苦了一辈子到现在自己都病成这样了还在想着我。人这一辈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下一代?我们自己哪??

  怕黄昏不觉又黄昏。我去给老爸缴费等我回来远远的就见病房出出进进的医护人员我心头一紧,这时老爸的主治医生从病房出来朝我无奈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是怎么进的病房,看见护士正在把白布单子往老爸头上盖,我一步冲过去护士扭回身抱住我说:“老爷子走得很安详,你不要打搅他好吗?你要冷静”。

  我看着老爸安详的面容不知怎么回事我却没有哭,就像看着老爸在睡觉。人在最悲伤时的表现也不都是一样的。我感觉我的大厦倾倒了。没有老爸做后盾的我能撑起这片天吗?

  我一头扎进了电梯维保的行业竞争中。不停的竞标丢标再竞标再丢标。终于中标了,维保深圳某知名品牌的电梯。为了这次中标我几乎竭尽全力,几百万的风险抵押金是我的全部家当也是我的全部希望。

  别误会,我不是在写自传,也不是想展示什么。只是想把我想不明白的事和大家说说,其实我很弱智,正因为如此,我想不明白的事或许大家能想明白。四十岁按理说是不惑之年,可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怎么惑愈来愈多了。从这点看来我确实是弱智。不是谦虚!

  我有过面壁的经历,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点面对着墙盘腿而坐,说来令人难以置信。实在是地方太小了,宽不足1.1米长不足2.2米。除去一扇小门,就是四面无情的墙,还有一盏闪着微光的长明灯,它最大的作用就是使你分不出昼夜。人处在这样的环境,大脑的思维都是停滞的。虽然灯光很暗但还是感觉很刺眼,其实人的器官是很脆弱的。墙根有几个蚂蚁奋力的推着一小块玉米面渣。我能想象得到它们很兴奋。动物和人类的区别不是很大,当人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中枢神经也会很兴奋,为了这,些许片刻的兴奋有时不惜牺牲一切,不顾一切甚至丧心病狂。往往不惜代价换来的兴奋却很短暂,一瞬即逝。

  欲望是与生俱来的。欲望本身无可非议,正因为有欲望人们才创造了不朽的奇迹。关键是实现欲望的途径。蚂蚁为了获取那微不足道的食物(对于它们来说可能是巨大的)付出了艰辛的劳动而后兴奋不已。人在欲望获得满足的时候往往还有一种失落感,这种失落感是什么?是更大的欲望涌上了心头,所以古人有知足者长乐的感叹。无论是睿智还是弱智,这些道理都很简单。只是忽略了,没有去想它。

  当我们站在高山上欣赏那秀美风光的时候,脚下是万丈深渊,除去想寻短见和不慎者以外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越雷池一步,为什么?因为那是生命的底线。因为我们可以预见到一旦失足将威胁生命,这一点就充分证明了底线在人心目中的作用。我很欣赏底线这种说法。以前我们总听人说做人要有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底线。做人是不可以没有原则的!

  可惜愚蠢的我明白的太晚了,以至于身陷囹圄将要付出青春甚至生命才明白这个道理。有时候人是需要静思的,我总在想古人面壁在想什么?那时的人与人之间也是尔虞我诈吗?朋友甚或亲人都不能相互信任。信任是什么?我们总是把信任理解为时间和了解,认识的时间长所以相互了解。仔细推敲一下,认识的时间越长只能说明你对过去的已发生的很了解,对未发生的一无所知。那么未发生的是什么?是感觉。是凭着已发生的,臆测未发生的一种感觉吗?

  最近又看了一些钱钟书老先生的作品确实感觉到了老先生对生活的体验,那是咀嚼后留在口中的余香,而这余香只有在咀嚼后才能感觉得到。我从监狱走出来的时候只有一个欲望那就是吃点好的,当我坐在豪华的酒店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时反而没有了胃口。那时我身无分文却满脑子充满了幻想,多的不知从何下手。十几年风风雨雨的走过来现在却突然不知该干什么了。唉!我不清楚我自己。真是愚蠢到家了。

  各位看官:出狱以后连续做了几次手术我的手已经基本恢复了,而且还拿了驾照。这就是老天对我的眷顾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四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