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诚不我欺
燕啼是老可爱2018-07-05 12:312,182

  引使居。

  路引婆婆在寝殿内来回踱步,行过书案,随手执起一本案上的佛书翻过两页又轻轻阖上,心不静气不宁,如何能够诵经安神,突然听得室外起了碎物声响,她急急推门下楼,却见大门仍紧闭,心中所念之人未现身,反倒九狰在下懊恼,而地上,一整套曼陀罗花茶具被摔得粉碎。

  “怎么了,小狰?”路引婆婆关切问道。

  九狰抬头,又忍不住瞥了眼满地的碎渣,还是沮丧:“主人对不起,小狰有些无聊才碰得他们!”

  路引婆婆见他愧疚样,便不忍再说道,“不要紧,小狰毕竟兽体,玩心是天性,几只杯盏罢了,碎了便碎了,下次小心便可。”原本九狰的本事也只够用来修补孟婆的茶碗,曼陀罗盏乃佛盏,他自然还原不得。一语未歇,路引婆婆打算重回二楼寝殿养神,才转身又闻引使居外三里内传来动静,心中有感,这次应是没有听岔,她不由自主绕过九狰瞬移至门边,抬手去了佛栓,谁知才半敞便被外头的阴气重创,身子立时如脱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倒去。

  “主人小心!”九狰不及反应,急遽向前接住他主人,再腾出一手化作掌风,只见方才留隙的门被重重关上,路引婆婆站定后气息仍不稳,九狰输了些精气予她,缓缓将其搀到一边的太师椅上,此时,有敲门声在屋外响起。

  “小狰,你快过去开门!”

  九狰明了,点头即到门边,吸一气问道:“可是白无常神君?”

  过了许久门外才有人应答,初时又像自语:“白无常神君?我不是他,那个无常鬼差他刚刚或作一缕青烟已经散尽了!”

  路引婆婆听言骤然起身,轻语:“是他!”心叹为何每一次扰自己心智的始终只有他,只记上一世匆忙为他引路,还不曾正面看他一眼,留下的多是背影,不想才过二十载,他居然这么快又来了,却不知这一世,他是如何枉死的。许是多了些激动,路引婆婆顿感一阵眩晕,九狰见后及时将她扶正,她随之在九狰耳边交代几句便上了二楼。

  凌霄恍惚间被牵引入了室,有些茫然,见着室内陈设,倒觉宽敞几分,此屋分了三间,虽做古朴却打扫得一尘不染,左室置了茶案,靠近时仍散有余香,两个博古架紧贴后墙,上头未放宝物却搁满了各式样的书籍,右室墙上挂了一幅如来像,跟前还有佛案,上头供了些果蔬,凌霄只觉新奇,原来冥界的人也拜佛。室中有楼梯直通二层,两边扶手下,每一级台阶上都放了同种盆栽,凌霄曾在书上见过,记得此花唤作待霄草。

  “你是凌霄?”路引婆婆面带轻纱从二楼缓步而下。

  “正是,请问可是孟婆?”即使作了鬼还是这样傲然,这世上,也只有夏侯玉书如此了。

  见她摇头,凌霄又问道:“那你是否心悦我?”

  路引婆婆似是被人说中了许久未开的心事,顿时不能言语:“什么?”

  “带我来的无常鬼差说,若不是我失了路,现已轮回转世,言明我不用下地狱,但你并不是孟婆,你虽掩面,可你见我的眼神却是深情不遮,还有,那楼梯上放置的待霄草,难道不是等我的意思?”凌霄挑眉傲娇道。

  路引婆婆被其天真的模样逗笑,看来他这一世,应是情场浪子无疑了,路引婆婆往最后一级台阶处捧起那盆所谓的‘待霄草’,浅笑道:“它叫僧帽花,是我最喜欢的,你不觉得它的样子像极了僧侣的帽子吗?”

  凌霄听后有些尴尬,依旧傲然:“你既无心与我,为何叫那鬼差把我带来,还将大门上了锁,我误会也是情有可原!”

  “这花是叫僧帽花,但你没有误会!”路引婆婆认真道。

  凌霄木然:“什么?”……

  孟婆亭。

  孟婆拿着本草经在认真研读,并未注意此时身侧多了一道白影。

  谢必安径自在旁落座,“凌霄的魂我已带回!”

  孟婆闻言放下本草经,抬眸说道:“这么快,冥府第一鬼将确是名不虚传啊!”

  “姑姑所求之事我已办妥,但不知这安魂术……”

  不等谢必安说完,孟婆便接了去:“大人放心,我孟婆向来说一不二,既然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不知何时桌上多了张冥纸,谢必安将它取来,仔细瞧了眼,见上头乱作一通,确是不解其意,不禁出言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字啊,难道大人不识吗?”孟婆嘲弄道。

  谢必安皱眉,“胡言,仓颉何时造过这些?”

  孟婆故作认真:“这不是仓颉造的,这是阴间的字,鬼画符没听过吗?”

  “姑姑寻我开心倒成瘾了。”谢必安遂将冥纸焚烧。

  孟婆叹气,“只是见着你越来越像你家黑无常大人,看不过去罢了!”

  “我本就是临摹着他而生的,从来是一样的,何来像不像!”谢必安微怒。

  孟婆见他改了神色,便另道:“大人此番擅闯禁地,就不怕他起疑吗?”

  “他不会知道的!”

  ……

  无常殿。

  范无赦回转寝殿,今日的魂倒还算安分。

  “哥哥,你看我将谁带回了!”谢必安嬉笑着从偏殿出来。身后跟着的居然是那个小乞儿,他见着范无赦,立即双膝跪地:“拜见黑无常恩人!”

  “你今日锁魂时,突然说有事要回冥府,难道只是为了他?”范无赦质疑。

  谢必安从容道:“哥哥不知,这小乞儿也是痴心的很,诛城湮灭后,他又在别处造了间无常庙,日日拜我们多是虔诚,未料今日有恶霸上门,他曾允诺你我不再伤人,便死死抱着两尊无常神像不松手反倒任由恶霸欺凌,对我们也算忠心,我已求得阎王恩准,小乞儿以后就在冥府任职,他也是个小鬼差了!”

  谢必安见范无赦不作言语,便让无小七先行退下,转身道:“哥哥怎么了?”

  “黄泉再黑,我也看得清你,弟弟记得安心。”范无赦却是意有所指说了句。

  谢必安听了浅笑,“我会的,哥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常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